您的位置 : 莱克文学网 > 小说库 > 待他年

更新时间:2020年06月29日

待他年全文免费阅读_竹下寺中一老翁小说

待他年

作者:竹下寺中一老翁分类:其他小说类型:强强

赵诩,颍川郡公世子,出身一品士族,来年便可科考的太学生,性恢廓,好交游。却不料一道圣旨将他赐婚给年方十五的四皇子轩辕晦。此时,太后一手遮天,后党遍布朝野;皇帝有心无力,宗室凋零大半。赐婚,已是皇帝能为爱子打算的最后一步。这桩婚事,不仅是场交易,更可谓首开先河——启朝虽有男妻,可娶男妻者不可继承家业,宗室内更未有娶男妻的先例;自世祖轩辕昭旻后,宗室不得就藩,而轩辕晦却得以带着王妃北上肃州,暂离长安,以待来日。皇室衰微,社稷危殆,神州沈陆,不堪回首……待他年,他二人能否整顿乾坤,重整山河?待他年,本是做戏的二人又该何去何从?---------------------我是看似严肃实则逗逼的文案结束分界线----------------------预警:慎入!!!!灵感来源于辛弃疾水龙吟。近来有点邪性,特别想放飞自我,加上又有童鞋强烈要求,便飞到八万英尺高空,写了这么个男妻文。情节上没逻辑,政斗上很幼稚,战争上极外行,不知道会不会写崩了,只能保证试试……存稿不够,基本周更。如果这次放飞后还没取关,甚至愿意追文的小伙伴,估计不是文荒到极致,就大概是真爱了……...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一到醴泉,刚进城门就有驿夫候着,无比谄媚地将他们迎进官驿。

“禀王爷,”驿夫对赵诩点头哈腰,“咱们这虽不是个大驿,但在西北驿路上已算是个大驿了,请王爷放心,小的们已将这里收拾的干净齐整……”

“大胆!”轩辕晦的贴身公公守宁低声叱责道,“每日迎来送往,也不像个没见识的,想不到连王爷都能认错,这位才是肃王!”

赵诩低头莞尔,一旁的轩辕晦面色早已黑了。

这倒是守宁冤枉了驿夫,他二人都穿着便服,赵诩又比轩辕晦虚长一些,自是更高大英挺,难怪驿夫认错。

“你也别为难他了,”赵诩打圆场,“请他带路吧。”

驿夫感激不尽地看他一眼,“谢这位大人……”

轩辕晦忽然出声打断他,“这是本王的王妃。”

倒是个不肯吃亏的,赵诩同情地看了眼蒙在原地的驿夫,率先迈步上楼。

这些驿夫们消息灵通的很,听闻肃王夫夫新婚燕尔,便为他们备了间披红挂绿的上房,就差在榻上洒些花生红枣图个彩头了。

简单洗漱罢,二人并肩站在那张铺着红绸的长榻上,面面相觑。

“十九郎,”轩辕晦一副十分为难的模样,“虽说你我是逢场作戏,可做戏也要做像些,你以为?”

赵诩淡淡一笑,“别说驿夫们,就是咱们随行的那帮子人里,也是人多口杂,为防万一,也只能委屈王爷了。”

轩辕晦点头,忽而道:“十九郎,你我相识不久,本王的秉性恐怕你尚不了解。虽说此番未与你相商便定下婚事,在你看来或许是有些独断专行,可这乃是形势所迫,绝非本王本意。”

所有随从都被屏退,除去几位赭衣护卫,门外空无一人。前些日子兵荒马乱,想来轩辕晦今日终于找到时机,准备开诚布公了。

“我确实有几问,想请王爷解惑。”

轩辕晦亲自斟了两杯清茶放在案上,“请。”

“其一,臣虽不才,可也有自知之明。通晓经书、擅长谋略的世家子弟绝不止臣一人,为何王爷偏偏选了臣?”

“其二,延揽臣的办法不少,为何一定要选这离经叛道的法子?”

“其三,王爷大费周章地招揽臣,要的到底是封地里的长史家臣、治世里的宰辅肱骨……”他顿了顿,眯起那双狐狸似的眼眸,“还是乱世里纵横捭阖的谋臣策士呢?”

他一连三个问题抛过来,轩辕晦只觉无法招架,苦笑道:“世人说你辩才无碍,倒是低估了你。”

赵诩皮笑肉不笑,“不敢欺瞒王爷,臣自小奉行‘敏于行,讷于言’。”

连日焦心劳顿,轩辕晦几乎是颓然地将自己砸到榻上,看着雕花床板,“十九郎应还记得,父皇曾说过当时本王是在三个世家子里挑中了你。除你之外的两人,一是博陵崔静笏,另一人是范阳卢渊。”

“都是太学生。”

轩辕晦叹息,“与腿脚不便的二哥相比,太后对我简直忌惮到了骨子里。想要光明正大的延揽人才,无疑是痴人说梦。若只是为我做事的能吏,大可到封地慢慢招揽,或是父皇见缝插针地通过吏部送来;可若是与我共商大计的心腹……恐怕出不了长安城就被邓党察觉。先前太后要立轩辕昀,父皇借机提出让我就藩,太后虽是允了,可也只会想尽一切办法让我这个王爷有名无实。”

“可心腹注定不止一个,难道之后王爷看中了谁,就都要纳了不成?”赵诩只觉匪夷所思。

轩辕晦自嘲一笑,“也不怕十九郎笑话,现下跟着本王的这百十号人,大概三成是细作,三成是首尾两端的文臣,三成是谋略不足的武夫,还有一成是粗使宦官宫婢。换句话说,能让本王坦诚相见的,只有你……而与你成亲,更可确保你不会轻易背弃。”

赵诩笼着双手,居高临下地看他,一言不发。

轩辕晦自顾自道:“你那最后一问,恐怕眼下本王也想不清楚。邓氏经营数代,门人姻亲盘根错节、遍布朝野。若是有朝一日,他们按捺不住不臣之心,天下乱了,本王断不会任人宰割,到那时你便是本王的良平郭荀;而若是祖宗庇佑,邓氏安分守己,三皇兄又是个明君,那么本王自会放你离去,让你去做萧曹房杜;倘若本王不幸中道殂没,那本王只求你能看在相知一场的份上,收殓了本王的尸骨归葬长安……”

“那为何不是崔静笏与卢渊?”

轩辕晦翻身看他,笑了笑,“世家子里,你三人都堪称一时之选。然而,崔静笏不通庶务,卢渊清高脱俗,敛财聚财、招兵买马、收买人心,他们又有哪样比得上你?别的不说,十九郎这些年自己积攒的庄子铺子田地,恐怕比肃王府全部家当都多的多吧?”

利用人都如此理直气壮,赵诩怒极反笑,“人不出头,财不露富,此言果然不虚。”

他动了气,轩辕晦反而愉悦起来,“更何况,颍川赵氏自德泽年间便以不倒翁闻名,本王倒想看看此番被迫上了肃州这艘注定会沉的破船,颍川赵氏是否还能全身而退。”

“当然,”轩辕晦凤眼微挑,故作轻佻地细细打量他,“马上玉郎春应醉,满身香雪落梅花。肃王初见王妃便惊为天人,情难自抑,便不顾律法伦常,苦苦求来这桩亲事。若非一等一的美男子,如何让人信服?”

轩辕晦不过十五,赵诩自己也就刚刚十七,靠这么点敌友不明、良莠不齐的人马,若要成事,简直难如登天。

刚刚入瓮的他懂,早已身在局内的轩辕晦不会不懂。

可他并未留在京中做个趋利避害保平安的富贵王爷,而是毅然决然地来了这蛮荒之地。

就凭这点,就足够让赵诩相信——轩辕氏虽衰,然天命未改。

赵诩豁然一笑,褪去外衫爬到榻上,在他身旁躺下,“良宵苦短,臣头次侍寝,还请王爷怜惜。”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