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莱克文学网 > 小说库 > [魔道祖师]桃花何处寻

更新时间:2020年06月29日

[魔道祖师]桃花何处寻全文免费阅读_肖施小说

[魔道祖师]桃花何处寻

作者:肖施分类:其他小说类型:乔装改扮

全文在chang佩已经完结!被锁章节也可以看!这里打算把坑填上,大家可以直接去围观全文【ps,高速公鹿在微博ps,同名,愿意继续看的小可爱们欢迎围观!①魔道蓝大BG文,不喜慎入②剧情动漫小说内容结合,更多尊重墨香铜臭的小说原著③原著未讲明的地方可能有私设④本文属于长篇 慢热文 全篇1v1  她是江家二小姐她也是乌家唯一剩下的独女肩带桃花胎记 出生就注定不凡而此人却偏偏不相信命运她八岁时  在一场夜猎中被救“唔……阿娘,你今天做的鱼不点也不好吃……咬不动……”“那是我的抹额……”她十一岁时 女扮男装蓝家求学“喂!蓝忘机,我今日要好好教训教训你,给阿羡报仇!”“在下是蓝曦臣。”“告辞。”她十四岁时 射日之征大放光彩“蓝曦臣,上次没来得急和你说,彩衣镇时谢谢你。”“不必谢,自是应该的。”她十七岁时 乱葬岗白骨皆倾覆“你说,我是不是……生来就是个灾星……至亲之人都会一一离开我……对不对?”“一点也不。”“蓝曦臣!我要飞高高!”“嗯。”“蓝曦臣!要抱抱!”“好。”“嘿嘿!那那那那再亲一个?唔!”她没心没肺,戏精傍身他温雅如玉,拒绝不忍但凡所有要求,只要你说,曦臣必有应...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江澄还记得那年他和魏无羡刚从外面摘莲蓬回来,就看到一个小小的人在新栽的桃树下蹲着,披散着得头发几乎都拖在地上,怀里抱着比她自己还高的两柄剑,肩膀一抽一抽的似乎是在哭泣。

二人相互看了看,这不是江枫眠刚刚从乌家带回来的堂妹么,怎么偏偏让他们俩碰上了,若是江厌离在分分钟哄好不在话下,可现在两人手都不知道该放到哪里,况且四岁的小孩子要怎么哄?

眼下他们手里只有莲蓬,可身为哥哥的怎能坐视不管,于是江澄一把把旁边的人推了出去。

魏无羡踉跄了几步,回头狠狠的瞪了江澄一眼,随后笑嘻嘻的走到江夭夭的旁边蹲下,把一支莲蓬塞到她的眼前道:“别难过啦,这个给你吃。”

此时的魏无羡和江夭夭根本就不怎么熟,他才被江家收养不到一年,甚至二人都没见过面,倒是一旁的江澄,明明这是他带血缘关系的堂妹,他居然不来哄。

我不会啊,江澄用眼神告诉他,搞得魏无羡直翻白眼。

年幼的江夭夭吸下鼻子开口道:“……大骗子……这个东西哪里能吃……”

她本就奶里奶气的声音加上鼻音就更讲不清了,胡乱擦干脸上的眼泪,有些兴趣的瞅着魏无羡手里那根绿绿的莲蓬,愣是没看出来一点能吃的样子。

她也不是没有见过,还记得很清楚,那明明就是在莲花湖里长得最多的东西,可这位黑发的大哥哥的样子不像在骗人,她不禁开始好奇。

“真的能吃相信我,我不会骗人的。”

魏无羡眨着无辜的双眼说,江澄也附和着的点点头。

见面熟的堂哥都点了头,她也就不再顾虑的相信能吃了,可小小的她脸上全是对莲蓬的嫌弃,却无可奈何饿的咕咕叫的肚子……

只见,江夭夭拿起莲蓬一口就咬了上去。

这一咬,莲蓬就没了一小半,顿时满嘴苦涩,表情极为丰富,仿佛受尽了委屈般,一屁股坐在地上,不再偷偷的哭泣直接放开了哭声,“哇啊啊……骗人,大骗子……!”

两人完全没料到她这样胡乱的吃法,甚至还无缘无故背上了黑锅。

魏无羡道:“这、这怎么就大骗子了,莲蓬哪里是你这么吃的。”

江澄还吃惊着:“我从未见过莲蓬还能这么吃的……”

江夭夭全数听不进去,就坐在原地嗷嗷大哭,哭的一旁路过的少女匆忙赶来,她身穿淡紫色襦裙,那二位少年一见是她便送了口气,这不正是江家的大小姐,江宗主与虞夫人的第一个孩子,江厌离。

她就见堂妹坐在树下大哭着,围着的是她的两个弟弟,地上还有只被咬了一大口的莲蓬。

江厌离过去轻抚着江夭夭的头发,看她哭的眼睛又红又肿的,令人心疼,一双小手还倔强的把眼泪摸得到处都是,江厌离轻声道:“阿夭,乖,不哭了,不哭了。”

江夭夭咬着嘴,一抽一抽得扑进江厌离的怀里道:“阿、阿姐……”

魏无羡道:“师姐,你可来了,她哭了好久好久了。”

江厌离安慰的拍着小人的后背,旁边站着的两个小少年也是欲哭无泪,若不是江厌离来救场都不知道该怎么办好。

江夭夭哭的时间太久有些打嗝,江厌离为她拍去衣服上的土,道:“好了好了不哭了,阿澄阿羡没事的,你俩帮我拿着这两柄剑好了……阿夭不哭了,在哭就不好看了噢。”

“哇啊啊啊、阿夭最好看了。”

“嗯,那不哭了。”

江夭夭点头把眼泪擦干,乖乖的由着江厌离牵着她的手,她也紧紧抓着,她想娘亲想阿爹了,小小年纪的她都知道了,娘亲丢了她再也找不到了,可她想娘亲了怎么办……

两位少年面面相窥,认命的一人拾起一剑。

江澄刚刚拿起其中一柄银剑就发觉,此剑比他们平日里用的练习剑沉多了,他道:“好沉,这剑好眼熟,好像是小叔的剑。”

“沉么,我试试。”

魏无羡则拾起了另一柄黑剑,没想象中的沉,下一秒脸上的笑容就僵硬袭来,他只觉得一震头皮发麻,从后背渗出丝丝凉气,仿佛赤身置于阴邪之地,额上冒出冷汗,他深吸几口气才缓和了些窒息感。

江澄见他如此道:“不会吧,你那个比这个还沉?”

魏无羡摇摇头道:“还好,别管沉不沉了,我们快跟上师姐吧。”

江厌离拉着江夭夭走在前面,两位少年抱着剑跟在后面,突然最小的那个肚子叫了起来,江厌离笑道:“阿夭可是饿了,正巧我刚刚做了锅莲藕排骨汤,我们一起去吃吧。”

她吸鼻子,轻哼出单音:“嗯。”

魏无羡和江澄听说有莲藕排骨汤,一扫刚才的犹豫,可也没快乐多久,等到了堂中他们就发现了,江夭夭的大碗里全都是大块大块的排骨,而他们两个的碗里只有莲藕,肉只有寥寥几块。

江澄抗议道:“姐,不带这样的吧。”

魏无羡直勾勾的瞅着排骨道:“师姐,羡羡才三岁,也想吃排骨。”

江厌离道:“抗议无效,你们要照顾妹妹的。”

江夭夭吃排骨的起劲,完全忽视旁边两个哥哥眼巴巴的眼神,魏无羡冲江澄飘去一个眼神:我们能哭么,哭完了,是不是也有这么多肉吃。

江澄回道:不可能,不被打死就万事大吉了。

江厌离神秘兮兮的从背后拿出来一个盘子,里面盛的都是莲子。

“阿夭,你看着这是莲子,是从刚才那个莲蓬上剥下来的哦。”江厌离把盘子放到江夭夭面前,还指了指旁边的几朵莲蓬,在她疑惑的眼神中从上面扒下一个后剥开,江夭夭从不知道还可以这样,嘴巴长得大大的,拿过江厌离手中刚剥好的直接塞进了嘴里。

唔……味道还不错。

后来,江夭夭再也没吃过那么好吃的一棵莲子。

不知时光过了多久,那棵新栽的桃树都凋谢了几轮,它见证了江夭夭的成长,也见证了她被两个哥哥带的越来越偏。

说来也奇怪这人儿啊,偏偏被江枫眠宠着就算了,虞夫人对她都要比亲儿子还好,若出事,向来都说那两个大的,从来不训小的。

听旁人说道,是因为江二夫人同江大夫人自小就认识,两人皆是一家独女,亲近得都可算得上结拜姐妹,就连江厌离和江夭夭要是同犯了错,准保罚厌离都不罚阿夭,再说厌离也向着妹妹也定不会让妹妹受伤或是被罚。

而江夭夭跟江澄、魏无羡混熟了以后,简直就是个小跟屁虫,什么骑射啊什么比赛啊,她都要跟着,小他们差不多五岁的江夭夭,肯定免不了会被他们笑话,若是被两人碰见了听见了,那就只能他们自己认命了。

所以说这云梦江家,最不能得罪的不是江宗主,更不是虞夫人,而是那个最小的最无害的……

又是一年夏天,莲花坞的树都已长得郁郁葱葱,耳边蝉鸣不断,坞外池塘的莲花开的正盛,放眼望去一片绿中夹杂着或粉或黄或白的点缀,似是一副道不出的难得美画。

莲花坞的夏天很热,可池塘也很多,若是懂得享受的话,在池塘边的树荫下磕着三两瓜子,赏着眼前美景,不知有多惬意。

校场上几名少年正在不务正业,因为虞夫人有事出了门,而江枫眠不知道在干嘛,而那几个小伙子爱折腾,所以本该好好训练,结果现在集体手里拿着跟带网的长杆,比赛起了捉蜻蜓。

一群十多岁的少年各显本事,混在他们其中的还有个小的。

“时间到。”在一旁阴凉处的江厌离冲他们喊道。

少年们纷纷停下动作,数着自己网袋里的蜻蜓,有的面露愁容有的笑容灿烂,因为他们说好了的。

倒数第三的要去江枫眠的房里偷一支毛笔,倒数第二的人去饭堂偷三个西瓜,倒数第一的则去虞夫人的那里偷一根发簪……虽然有人听说虞夫人此时不在坞内,但此时万一事后被知道了,那可是要人命的啊。

江夭夭看看自己的网袋,唔,貌似挺少。

“哇!”一名弟子感叹道,“大师兄抓了足足十多只!”

一旁的江厌离道:“是呢,阿羡好厉害。”

魏无羡听到别人的夸奖骄傲的笑了笑,旁边的江澄则出声不屑道:“厉害什么,我差不多少抓到了十多只呢!”

明明是整倒数的人的游戏,江澄倒是不想落任何人一头的斗上谁数量多了。

“那也很厉害呀,”江厌离夸完魏无羡也夸了江澄,“夭夭呢?”

“我的网,好像被缠住了。”

江夭夭比他们都矮一个头,特别好找,她正在和她的网袋做斗争,因为刚才捉的太欢于是都缠在了一起。魏无羡见此便过去帮她,三下五除二的就弄开了,别看她年龄最小,可袋里却并不是一只都没有。

魏无羡道:“我来数数,一、二、三、四、五、六,一共六只,阿夭不错啊。”

江夭夭嘿嘿笑着,江厌离拍手叫好着道:“我像阿夭这么大的时候一个都捉不到呢。”

“那肯定是那些蜻蜓不长眼。”魏无羡说完,江澄接道:“对,并不是姐你的问题,怪蜻蜓。”

江夭夭把网袋递给江厌离,乖巧道:“你们这群马屁精……阿姐阿姐这些都送给你,这下算你也抓到了蜻蜓啦,就不用羡慕别人的啦。”

一群少年都在打趣着他们师姐,虽然她仙资不好,但是却备受莲花坞所有人的喜爱,这便是最好的了。

“都数完了,那到底谁倒数啊,快公布!”

“公布啦公布啦。”众人围了过来,“第一魏无羡十二只,第二江澄十一只,…………,第六名江夭夭六只,第七名六师弟三只,第八名七师弟一只,没了。”

大家集体为七师弟和六师弟默哀,江夭夭丝毫没有察觉到自己就是倒数第三,从容的道:“你俩放心的去吧,我会给你们烧纸钱的。”然后她就听见旁边三个人嚷嚷着。

江澄道:“夭夭倒数第三哟!”

魏无羡:“夭夭要去偷毛笔咯!”

江厌离:“小心阿夭偷毛笔的时候,告诉阿爹你们在校场不练习偷偷捉蜻蜓。”

两人默默闭嘴,江夭夭还一脸懵:“诶,是我?偷毛笔?”

五师兄道:“就算师妹你小我们四五岁,刚刚你可是主动要参与和我们玩捉蜻蜓的,总不能说话不算数吧。”

“去就去,等着!”

江夭夭是觉得这三个惩罚对她来说简直容易的不能再容易,她都可以正大光明的从她大伯书房直接进去拿一根笔出来都没事,可那群人一口一个绝对不能作弊,吵得江夭夭答应下来,众人见她点头了也就安静了。

她悄悄地靠近江枫眠的书房,听里面没有什么动静,应该是没有人吧……

刚刚想要推窗翻进去就听里面传来了一个男声道:“彭城的事情怎么样了么?”

这声音是江枫眠,他在书房。

江夭夭好奇起来,彭城什么事情让她大伯这么关心。

“听当地人说,那城北的林子有些古怪,当地人都不敢进去,最近有好几名不小心误入其中的,进去就没有了消息,甚至没有一人返回,听去过的人说林子里有一大片花海,让人迷失方向,出来了也不知道自己身处何处,有人说是神,有人说是邪祟,传的神乎其神的。”

江夭夭勾了勾嘴角,听来似乎是有什么有趣的事情发生了。

她也不小了,都八岁了,可是大伯还从来没带他去过一次夜猎,另外那两个去过的混小子老是在她面前炫耀来炫耀去的,江夭夭心里非常不平衡。

她把耳朵贴得更近,试图听的更清楚些,就听江枫眠道:“这种类似于鬼打墙的现象不排除有阴魂作祟的嫌疑,不过却没有任何人有什么异常之处,倒是奇怪。”

阴魂作祟?听起来就很有趣,江夭夭心里突然有了一个念头——她要去见识见识。

“听说蓝家已经派去了些门生,我们要安排么?”

“这个,我们就不……”

“等等!就不什么!要去!要去的!”

她既然听到,便也坐不住,不管怎样,她都想去彭城看看。

明明是叫她悄悄地偷只笔,结果现在她一冲动直接翻进了窗户,江枫眠差点被突然蹦出来的江夭夭吓了一跳,看她一脸兴奋的样子就知道她全都听到了。

“哎,夭夭,很危险的,再说……”

“江伯伯,不危险不危险,你说什么我都听到了,不就是有阴魂作祟嘛,有阴魂就代表阴气重呀,大夏天得多凉快啊,也省的那些师兄们一天天的带我出去偷瓜吃,那老牛头天天来都快把莲花坞门槛踏平了,您就让我们去吧,这样我们还能消停几天呢。”

江夭夭打断江枫眠的话,把从大人们那里学来的基本都用上了。她大伯就是优柔寡断的才把伯母气成这样,看他张嘴还想说些什么,江夭夭抢先道:“好嘛大伯!人家那么大还没去夜猎过一次,阿姐阿澄阿羡也都去过,就剩下我没去了,他们都笑话我……你说危险?我刚刚都听到了,你说没有什么危险的,别懵我啦,阿羡阿澄两个人那么厉害还保护不了我一个么,再说你别看我小,但是我也是很厉害的,桃花铃我都会用了,乌家秘术那本书我也看了大半了,这不一直没有机会实用嘛,别说剑太重,我早就能拿动了,就大伯你天天把我当小孩,我刚刚还捉到了好多只蜻蜓呢,比六师兄七师兄都厉害呢,就是长这么大连个彭城的林子都没去过,真的好可怜,让我去吧大伯。”

“你啊你,你也就说话一套一套的最厉害了。”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