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莱克文学网 > 小说库 > Harriet·Potter

更新时间:2020年06月29日

Harriet·Potter全文免费阅读_苏浅浅喵小说

Harriet·Potter

作者:苏浅浅喵分类:其他小说类型:西方名著

准备开现代美国背景的纯爱文《赴火》,请大家多多支持喔~微博:苏浅浅喵读者群事宜请看微博置顶,欢迎来玩~*封面感谢时城封面铺子的青釉太太,我的几乎所有封面都是青釉太太做的,非常感谢她的辛劳~“如果这场战争一定会有牺牲的话,那就是我和你,伏地魔。”——Harriet·Potter,大难不死的女孩。  食用说明 *铁三角及金妮·韦斯莱全部性转,性转角色的名字以英文呈现。*将会有两个结局,HE线和BE线。HE线的CP为Harriet X 德拉科·马尔福。*第一部与原著重合度比较高,心急且想看到cp进展的请从第二部开始看,对原著党和电影党影响不大。*作者的心愿是写出一个就像是原著的平行宇宙版本的故事,剧情慢热,不苏不爽,让我们用七本书来看看Harriet·Potter会成为怎样一个不一样的救世主原著中的诸多遗憾会被弥补,但故事不可能永远圆满无缺。希望这篇文能让同样热爱哈利·波特的你喜欢。...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Harriet在破釜酒吧门外截住了海格,海格看起来好多了。但显然,Harriet看起来并不好,因为海格一看到她,便立刻皱着眉头问道,“你怎么了?”

“没什么。”Harriet下意识地回答道,想了想,她又改口问道,“海格,我的父母是哪个学院的?”

“哈,你还知道学院的事情了。你的父母都是格兰芬多的,他们还曾经都是格兰芬多的男女学生主席呢。”

Harriet决定还是不要对海格说出马尔福对于格兰芬多学院的评价,于是又问道:“那斯莱特林是所有学院里面最好的吗?”

“谁跟你这么说的?”海格显得十分惊讶,“谁都知道斯莱特林的人是出了名的诡计多谋,心怀叵测。没有哪一个后来变坏的男女巫师不是从斯莱特林出来的,没有哪一个不是,Hattie,包括黑魔头。”

Harriet沉默了,马尔福虽然看起来就是个被宠坏的纨绔子弟,但是要把他联想到一个杀人如麻,心狠手辣的黑巫师身上,她觉得有些困难。

“海格!真没想到能在这里看到你!”一声热情的呼喊从小巷对面传来,只见一个红头发,胖墩墩的女人站在一家魔药原料店前冲海格挥手,在她的身后,有一对长得一模一样的双胞胎正一人拿着一只乌鸦标本进行一场无声而激烈的比赛。

“你好!韦斯莱太太!”海格也友好地朝她挥了挥手,带着Harriet向她走去。

“在这里见到你真好,海格,我今天是打算带双胞胎出来置购一些……弗雷迪!乔治!你们两个给我住手!要是你们把那玩意给弄坏了,我是不会给钱的!”

Harriet眼睁睁地看着眼前的这个女人从上一秒还对着她和海格和蔼可亲的笑容,瞬间切换到下一秒对着双胞胎凶神恶煞的表情。

“对不起,妈妈。”双胞胎一起露出了一个顽皮的笑容,异口同声地对他们的妈妈说道。

“这些孩子,太不让人省心了。”韦斯莱太太摇头叹息着,接着又有些好奇地看着Harriet,“海格,你在这里干嘛呢?这个女孩子是……?”

海格看了看Harriet,Harriet没说什么,她仍然不确定人们听到自己的名字会有什么反应,而眼下她不想招惹任何一点不必要的注意力。

“我,我在带着这个孩子到处转转,转转。”海格干笑了笑,“Hattie,这是韦斯莱太太,韦斯莱太太,这是小Hattie。”

韦斯莱太太马上给了Harriet一个拥抱,还在她的双颊上亲了亲。

“也是今年去上霍格沃茨,对吧?”韦斯莱太太笑眯眯地说道,“你上学需要的东西都买好了吗?要是有什么没买到的,尽管跟我说,我带你去买。对了,Hattie,这是我的儿子们,弗雷迪和乔治,一对捣蛋鬼,他们今年在霍格沃茨上三年级。我还有另外五个孩子,两个已经毕业了,其他都还在上学。”

“嗨,Hattie,可爱的小妹妹。”双胞胎的其中一个冲Harriet眨了眨眼睛,露出一个贼兮兮的笑容,她觉得自己脸霎时就烧了起来,“你要是在学校遇到什么不懂的事情……”

“或者不愉快的事情……”双胞胎的另一个接腔道

“或者愉快但是不懂的事情……”

“都可以来找我们噢。”最后一句是一起说出来的,还伴随着一模一样的挤眉弄眼。

“弗雷迪!乔治!”韦斯莱太太喝止了双胞胎,有些不好意思地冲Harriet说,“他们就是爱开玩笑,其实他们没什么恶意。”

Harriet笑着摇了摇头,她觉得双胞胎很有意思。

“海格,不如我带这个孩子去购物吧?”韦斯莱太太突然对海格说道,“我看着孩子已经买好了校服了,可在学校总要有些常服放假的时候穿……”

Harriet感激地看了韦斯莱太太一眼,她知道海格肯定是不会对这些事情上心的,他之前连带她去理发店都不肯。Harriet摸了摸揣在衣袋里的钱袋,心想自己的父母应该不会介意自己把接下来一个学期的零用都花在购物上面。毕竟,他们要是还活着,也会为她这么做的。

海格看了看满脸期待的Harriet,有些无奈地应诺了,显然,他还是觉得Harriet穿现在的衣服就很好看,没什么需要购物的必要。不过,临走前他要走了Harriet的必需品单子。“我去帮你把剩下来的零零碎碎的小东西买完,等你购物完,就直接来破釜酒吧找我吧。”海格如是说。

韦斯莱太太带着Harriet来到了一家叫做风雅牌的巫师服装店,双胞胎则被韦斯莱太太打发到一旁的冰激淋店去了。“这里面的服装虽然在款式和风格上没有麻瓜的服装店多种多样,但胜在剪裁雅致,用料讲究。亲爱的,如果只是平时在学校穿的话,可以挑一两件这样的。”说着,韦斯莱太太递过去了一套像贵族女子中学的校服一般的衣服,搭配着一件酒红色的西服外套,和一件酒红色带银色滚边的斗篷。Harriet开开心心地拿进试衣间试穿了,试穿前还悄悄地翻出了价格标牌,发现自己口袋里的钱足以买上十几套,便安心地穿上了。

“真好看。”Harriet从试衣间走出来,韦斯莱太太立刻笑着称赞道,“你的父母看到你这样,一定会非常开心的。”

“我没有父母。”Harriet说道,“我的父母在我很小的时候就被……就……就出事去世了。”

“噢,亲爱的,我很抱歉……”韦斯莱太太立刻就道歉了,她歉意地看着Harriet,握住了她的手,“这就是为什么海格带着你在对角巷买东西吗,亲爱的?”

Harriet点了点头。

“对不起,亲爱的,我没想那么多。我以为海格是你父母的朋友,他们很忙,于是就让海格带你来买东西。真对不起。”韦斯莱太太轻轻地抱住了Harriet。

“没事的。”Harriet反搂住韦斯莱太太,这是她平生第一次,有一位女性长辈对她展现出温柔而深切的善意,她一时间有一些不舍得放开。

“噢,我可怜的孩子……”韦斯莱太太喃喃念叨着,拂开Harriet的刘海,想给Harriet一个额吻,她在那一刹那呆住了,Harriet也一瞬间反应过来,紧张地注视着韦斯莱太太。

“Hattie,亲爱的,你是Harriet·Potter。”韦斯莱太太轻声说道,下一刻,出乎Harriet意料的,韦斯莱太太紧紧地抱住了Harriet,“亲爱的,你受苦了。欢迎回到魔法世界,欢迎回到我们的世界,我们都期待已久了。”

直到看到韦斯莱太太泪水盈面的脸,Harriet才真正明白了自己的名字对于这个世界来说意味着什么。这是她之前无法明白的,她很害怕人们听到她的名字的那一刻就开始把她当作一个伟大的英雄来崇拜,期待从她身上看到种种她并不具有的能力,而这让她对这个未知的世界充满了排斥。然而此刻,韦斯莱太太第一次切实让她感受到,她的父母是真实存在过的,他们的事迹也是真实存在过的,所有的一切都是真实的。

而她,终于回家了。

在那之后,韦斯莱太太又带着Harriet一起试了好多套衣服。直到弗雷迪和乔治来找她们,威胁要把冰激凌店吃空,韦斯莱太太和Harriet才依依不舍地离开了服装店。Harriet从未像这样爽快地购过物,简直止不住脸上的笑意。从服装店出来,韦斯莱太太又带着Harriet转进了一家巫师理发店,弗雷迪和乔治不满地抱怨他们两个一定是捡来的,而Harriet才是亲生的,但很快就饶有兴致地坐下来,观看理发师是如何跟Harriet的头发做搏斗。

一个小时以后,理发师宣告失败,弗雷迪和乔治早就在沙发上呼呼大睡了。Harriet垂头丧气地盯着镜子里顶着一头鸟窝的自己,韦斯莱太太则在跟理发师激烈地争辩着。

“肯定有什么是我们能做的,我是不会让这孩子顶着这样糟糕的发型回学校的。”韦斯莱夫人气势汹汹地说道。

“那我们只能让这孩子的孩子的头发更长一点了。”理发巫师气哼哼地用魔杖收拾着满地梳子的残骸,显然对于自己的失败非常不悦,也许是因为Harriet的身份,他不敢把气撒在别处,在镜子里与Harriet的视线相遇的时候,他立刻就换上了耐心的笑容。

Harriet从来没有留过长发,但她也承认现阶段是没有任何能打败她的头发的方法的,于是理发师往她头发上倒了厚厚的一层生发剂,十几二十分钟以后,Harriet的头发就长过了肩膀,垂到了脊背中央。

理发巫师满意地看着原本乱七八糟,东翘西翘的头发总算肯服帖地待在Harriet背上了,便开始为她打理头发。尽管在Harriet的强烈要求下,理发巫师终于勉强留下刘海,但却把Harriet的刘海剪的很薄,任何人只要仔细点看都能看到她的伤疤。

最后,理发巫师无论如何也不肯收费,声称为Harriet剪发是他一生的荣幸,让Harriet十分尴尬,赶在理发巫师还没来得及说别的什么以前逃离了这家理发店。唯一让她感到欣慰的是,双胞胎发现她就是大名鼎鼎的Harriet之后,对她的态度倒没有什么改变,仍然时不时地开她的玩笑。

“好了,亲爱的,你还需要买什么吗?不要担心魔药原料那些,我想海格会帮你买好的。”从理发店走出来,韦斯莱太太亲切地问道。

“我想,我还需要一根魔杖。” Harriet回忆着那张必需品清单上的项目,回答道。

“那就得去奥利凡德了,那可是你能找到的最好的买魔杖的地方,来,亲爱的,走这边。”

当他们来到巷尾这家又破又小的商店的时候,韦斯莱太太推了推Harriet,“亲爱的,进去吧。我们就不进去了,但是我们会在外面等你的。”

Harriet想让韦斯莱太太跟她一起去,但韦斯莱太太却摇了摇头。

“亲爱的,你去吧,奥利凡德是最厉害的,他会帮你找到一根最适合你的魔杖的。”

Harriet尽管有些疑惑,但也只好一个人走进了奥利凡德。

这间店十分的安静,门关上的那一刻,所有对角巷的喧闹都一同被关在了门外。Harriet此时已经换上了之前买的一套新衣服,那件褪色的格子裙被她毫不犹豫地丢进了垃圾桶,她摸了摸自己梳得妥帖的头发,在柜台上擦得锃亮的铭牌上注视着自己的倒影,不知怎的,她突然非常希望自己是以这个形象遇到的马尔福。

“下午好。”一个轻柔的声音在Harriet面前响起,吓了Harriet一跳。一个老头不知道什么时候突然来到了柜台后面,他那对颜色很浅的大眼睛深深地注视着Harriet。

“下,下午好。”

“是的,这是一个很好的下午。我终于见到你了,Harriet小姐,我想着时间也差不多了。”

他走近了一些,更细致地打量着Harriet的面庞。

“你有你母亲的眼睛,Harriet小姐,一模一样。当年我卖给她她的第一根魔杖的情景就像昨天发生的一样清晰。她走进这家店的时候,就跟你走进来的样子完全一样,她也是对着我的招牌打量自己,她也一样被我吓了一跳,她那时候眼里的好奇和那种火光四射的活力也跟你现在一样,Harriet小姐,我卖给了她一根柳条做的,十又四分之一英寸长的魔杖,挥起来飕飕响,是一根施魔法的好魔杖。

“你同时也有你父亲的五官,但他非常不一样,他大剌剌地冲进我的商店,有一种天不怕地不怕的劲头。我卖给了他一根桃花心木,十一英寸长的魔杖。非常坚韧,魔力也强,用于变形术再好不过了。你看,Harriet小姐,人们不是到我这里来挑选魔杖,而是到我这里来被魔杖挑选。我能看得出,你也许继承了你父亲的皮相,但底下栖息着的灵魂,却是继承自你的母亲。”

“您说的好像您很了解我的父母一样。”Harriet吃惊地询问道,这是第一次有人这么告诉她关于她父母和她之间的相似之处。”

“我只见过你的父母一次,Harriet小姐。但我了解我的魔杖。”奥利凡德先生笑了笑,他的笑容有种神秘的气息在里面,让Harriet汗毛直竖,“以及……这个。”他伸出一根细细的手指,指了指Harriet头上的伤疤,“我得道歉,这是我卖掉的其中一根魔杖干的。不过,废话不多说,让我们来试试一些魔杖吧?”

Harriet觉得那天下午,她把奥利凡德店里所有的魔杖都挥了个遍,才找到她自己那根魔杖。有一半的奥利凡德让她试试看的魔杖,她刚抓在手上一秒钟,就被奥利凡德抢了过去,另一半的魔杖被她挥了挥之后,也都被奥利凡德否定了。

“试试看这个吧。”最后,奥利凡德提议道,“非凡的组合,冬青木,凤凰羽毛,十一英寸,不错,也柔韧。”

Harriet刚一接过魔杖,就有一种奇妙的感觉,像握着一位好朋友的手一般,指尖感觉暖烘烘的,她轻轻一挥,只见一道红光,杖头上火星四溅。奥利凡德高兴得拍起手来。

“就是这根了,Harriet小姐,就是这根了。天啊,这真是太奇妙了,太奇妙了。”

Harriet忍不住问奥利凡德他是什么意思,奥利凡德用他那双无神的眼睛看着她,轻声说:

“是这样的,Harriet小姐,我从一只凤凰上取了两根尾羽,一根用来做了这根魔杖,另外一根用来做了那根给你留下这个伤疤的魔杖。魔杖选择巫师,Harriet小姐,你要牢记这一点,这两根兄弟魔杖都选择了非凡的巫师,无论好坏。你会成就一番大事的,黑魔头也成就了一番事业,尽管那非常非常可怕。”

买下了魔杖以后,Harriet走出了商店,韦斯莱太太迎上来,连同双胞胎一起把她送回破釜酒吧。Harriet没有跟他们说自己的魔杖的来源,还有奥利凡德说的那一番话,她直觉这在魔法世界并不是一件常见的事情,更不是一件值得到处宣扬的事情。但这并不妨碍她走回破釜酒吧的路上,一直在思考奥利凡德的话,尤其是那一段关于她的父母的话。一时间,她有冲动问问韦斯莱太太看她是否认识自己的父母,但想了又想,她终究什么都没说。

回到破釜酒吧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海格一见到她,就兴奋地指了指在桌子放着的一个巨大的鸟笼,一只漂亮的雪枭正栖息在笼子里,一双琥珀色的大眼睛静静地看着他。

”哇!”Harriet惊喜地跑过去,隔着笼子逗着雪枭,开心得合不拢嘴,“海格,这是你买给我的吗?”

“我倒想给你买呢,有人捷足先登了。”海格说道,我回到破釜酒吧的时候,酒吧老板汤姆就说这只雪枭被送到了店里,并指明给Harriet·Potter小姐做生日礼物。看来你有一个秘密仰慕者啊,Hattie。”

“可是,谁会送我这样的东西呢?还知道我来到了对角巷。”Harriet不解地问道。

“我要是你,我就不会计较那么多。”海格灌下一大口黄油啤酒,“我说过,你在我们的世界可是一个大名人!我的意思是,谁都有可能想私下送你一份礼物,祝贺你进入霍格沃茨……或者打败了那个连名字都不能说的魔头。如果送礼的人希望保持匿名,那几乎是不可能查出他的名字的。这是一份好礼物,Harriet,你会喜欢的。”

那天晚上,在海格把Harriet送回德思礼家,并给了她九月一号在伦敦国王十字车站搭车的火车票以后,Harriet疲倦地蜷缩着在她小小的床铺上,注视着她的雪枭安静地在笼中熟睡,她非常确定,她很喜欢这份生日礼物。

这是她有生以来,第一样她得到的完完全全属于她的,生日礼物。

她伸出手,指尖探进笼中,轻轻抚摸着雪枭顺滑的背羽,雪枭抖了抖翅膀,抬起双眼,默默地看着她的新主人,然后侧过了她的脑袋,轻轻地在Harriet手上蹭了蹭。

Harriet笑了,“我要给你起名叫海德薇。”她低声说道,“我给你起名字了,所以,请别从我身边飞走好吗?”

海德薇眨了眨眼睛,转过头咬了咬Harriet的手指,像是叫她放心。

“如果明天早上醒来,你还留着我身边,我就相信你,霍格沃茨,对角巷,海格,都不是一个梦。”Harriet呢喃着,手从笼边垂下,陷入了香甜的睡梦之中。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