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莱克文学网 > 小说库 > 我成为七个白月光的替身之后

更新时间:2020年06月29日

我成为七个白月光的替身之后全文免费阅读_音蜗小说

我成为七个白月光的替身之后

作者:音蜗分类:其他小说类型:天之骄子

入坑须知:本文将永远不会二次更新。笔名音蜗下的所有未完结文,也就此弃更。                  作者已笔名自杀,已退圈。                  三个月后,自动解V,收益全部返还。                  辜负诸位的喜欢,抱歉。【避雷:主角贪财,利己,真小人,不能接受请勿阅读。作者提醒你,天下小说千千万,这本不行马上换。】古代文杀手男主1:我武功天下第一,但我爱的人喜欢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现代文总裁男主2:我家财几千个亿,但我爱的人视金钱如粪土修仙文师尊男主3:我已渡劫飞升成仙,但我爱的人却甘愿做个生老病死的常人权谋文皇帝男主4:我手掌天下权,但我爱的人只求闲云野鹤粗茶淡饭    叶白宁:我不高傲不清冷,视钱财如爹娘,还有一张和他一模一样的脸,你武功天下第一我就出去装比,你家财千万贯我就挥金如土,你手掌天下权我就卖官鬻爵,你渡劫飞升成仙我就开宗立派广收貌美女弟子。得不到白月光,一模一样的饭粒子考虑下?       男主1234567:……好本文又名:我的男人心里有个白月光我悲痛欲绝的花着他的钱用着他的手下撩着他的妹儿走上了人生巅峰真的好痛苦啊!      傍上七个金大腿之后我选择了抠他们腿上的金粉      白月光是喝花露水的仙女但我是吃钱的妖艳贱货      白月光:你放弃吧,无论你怎么样我都不会爱你的      男主:【落寞脸】      叶白宁:他不爱你你还有我啊,哈尼帮人家把这个这个还有这个这个买下来吧~    CP:毫无自知之明妖艳贱货替身受X狂炫酷霸吊妻奴忠犬攻(1V1)...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妈妈。”

拨弄着算盘的花娘抬头,见到穿着薄红衣裳的姝宁,怔了一下。

“我想歇息几天。”也不知是没有涂胭脂还是怎地,姝宁没有往日那股艳丽的风情劲儿。

“哦,歇息几天。”花娘看了一眼楼上,“那个人他……”

“他走了。”

花娘拍了拍胸口,松了一口气,要是那人还留在楼里,她就真不知道怎么办了,“你歇息几天吧,有客人,我帮你挡一挡,但是,若是那李公子过来——”花娘也是为昨夜舍了姝宁,心中有几分愧疚,今日听他说要歇息,也没有像平日那样推三阻四。

“李公子那边,我自己去说。”姝宁道。

花娘拨弄着算盘上的玉珠子,“那你回去休息吧。”她当是姝宁昨夜,被折腾的惨了,毕竟那带着刀的江湖人,一看就不是个会怜惜人的主,“要妈妈给你请个大夫看看吗?”

“不用了,我歇息歇息就好了。”姝宁也不领她的情,说完这一声,就上楼去了。

他回了楼上,将门上的牌子翻过去之后,才走进房里。

现在正是白天,姑娘们都在歇息,整个楼里都安静的很。姝宁房间里,却有些喧闹,看一眼才发现,是金珠子推开窗户,坐在窗栏上磕着瓜子。窗外隔岸市集的喧闹声,不时会传进房中。

“吱呀——”是姝宁反身将门关上的声音。

金珠子头也不回,“公子回来了,跟妈妈说好了么?”

“说好了,这几天,我都不必接客了。”姝宁听到窗外,一些孩童放风筝的嬉笑声,眉头狠狠的一皱。

金珠子刚好吐完最后一个瓜子的壳儿,拍了拍手,从窗户上跳下来,把窗子关上了,“那现在开始吧——请公子将衣裳脱了。”

姝宁自十四岁开始卖身,自然不会有什么羞耻感。他听金珠子这样说,伸手就将身上那件薄红的衣裳脱了下来。

姝宁细腰长腿,身姿娉婷,尤其是肩胛腰腹处,那些刺上去的花,更显的他肤如凝脂,姿容妩媚。金珠子走过去,摸了摸他肩膀后,那朵因为反复被恩客吮吻而显得模糊不少的海棠,喃喃说了句,“过几日,还要重新替你刺一下。”

“嗯。”姝宁站在金珠子面前,任凭他打量。

“还有,那些红衣裳可以丢了。那人我打听好了,身份可比尚书公子尊贵多了——往后,你改穿白的。”金珠子一双手掌,在姝宁腰脊上捏捏掐掐,本来男子做这个行当不易,身段更是比女子更难保养,姝宁也是如此,全靠着金珠子提点敦促,“公子最近,多喝些茶,少吃些甜腻糕点。腰太宽,穿白衣可不好看。”

姝宁听得出,金珠子是嫌他近来长胖了。也怪那李公子,前些日子带他去游湖,山珍海味,他哪里把持的住。

用手掌,在他腰上丈量的金珠子,忽然收手,弯下身去,从地上捡起一段红绸,在姝宁腰上系了几圈,而后两手一错,勒的姝宁险些背过气去。

“公子这两天,还是别吃东西了。”金珠子将红绸,在姝宁背后系好,然后抖开他的衣裳,给他披上。

姝宁实在被勒的不轻,扶着桌子,喘气都费劲儿。

“公子这两天,还要多看看书,那人是睿王爷的儿子,喜读诗书,对音律方面,也颇有研究。”

姝宁用胳膊撑着桌子,扭过头看金珠子,“我连字也不识,怎么看书。”

金珠子摸了摸下巴,像是没看到姝宁现在的辛苦似的。

“非要读什么诗书?我跳舞不行么。”姝宁唯一拿得出手的,便也只有跳舞了。

“你爱吃甜糕,我塞你满嘴酸枣行么?”金珠子白了他一眼。

姝宁想要发作,但现在他腰上勒着红绸,大声点说话,都聚不起来气。

“你也不用读书——我写几首诗给你,你强背下来,就行了。到时候,看我脸色行事。”金珠子也不可能从头教他识字,也只能想这个折中的法子。

姝宁没什么异议,反正什么事,都是金珠子安排好的,他只要按着金珠子说的做,那事情就一定能成。

“除了诗词音律之外,还有一件事,你要注意了。”金珠子正色道。

“什么事?”

“那睿王爷的儿子,和李公子可不是一个嗜好,那些风骚的手段,你先都收一收。”那些,都还是金珠子教姝宁的。本来么,姝宁长的,算不上顶好看,但能将在狂蜂浪蝶里打转的尚书公子迷成这样,自然与他行事独立,风骚轻佻有关,“文人么——矜持些,你要与他欲拒还迎,隔靴搔痒。”说完,金珠子看姝宁还是一脸懵懂之色,就直接搬了凳子,在他面前坐下来,“过两天,李公子要纳一房小妾,那时候,你写封书信过去。”

“书信?你不是说,让我先不管李公子,专心……”

金珠子说,“我的公子呀,你不懂一个词,叫明修栈道暗度陈仓吗?”

姝宁还真的不懂。

金珠子用手指沾了茶水,在桌子上划拉,“李公子昨夜能带他来这里,已经说明两人关系亲厚,你现在舍了李公子,上了他的床,即便成事,他为了与李公子的情谊,也不会将你放到台面上来。但若是李公子纳妾,你写封绝交信过去,这事就不一样了。”金珠子在桌子上,画了一个三角,“李公子若是舍了新纳的妾,来找你,就显出你在他心中分量的不寻常。若是不来找你,他也会对你有几分愧疚。”

姝宁点了点头。

“不论如何,你都可以借着此事端几天姿态。”金珠子手指沾了茶水,在桌子上划过,发出刺刺的声响,“你端的姿态越足,钓他钓的越牢。”

姝宁张口刚想说话,金珠子就并指抵唇,‘嘘’了一声,“公子,你按我说的做就是,不会错的。”

“之后再怎么办,一直这样钓着他吗?我怕李公子,不是那么好耐心的人。”

“之后的事,一切听我。先将眼前的做好再说。”

姝宁又觉得被勒紧的腰,隐隐痛了起来。

金珠子看他痛苦姿态,说,“你还是先适应适应吧,今晚,我来找你,教你房中术,嗯?”

……

月明星稀,正是红烛高照时。

花楼里迎来送往,白日里休息够的姑娘们,此刻描眉画唇,扶着恩客的手臂,娇滴滴的说着讨巧的话。灯火通明,衣香鬓影,怪不得叫销金窟,怪不得叫英雄冢。

靠在屋顶上的罹决,忽然睁开了眼睛。他看到从厨房里,提着个木桶走出来的金珠子。罹决看着他忙碌了一会儿,最后擦了擦湿淋淋的手,进了楼里。只是那里有个人,金珠子也停下来,和他站在拱门那里低语。

“金珠子,水缸里的水打满了吗?”是花楼里龟奴的声音。

金珠子乖乖巧巧的回答,“打满了。”

“去把柴也劈了。”

“这……”金珠子声音偶写为难,“公子叫我晚上,伺候他沐浴,我要是误了时辰,会被责骂的。”

“行了,那你去吧。”姝宁公子,是这楼里最大的摇钱树,谁能开罪的起?

金珠子答应一声,溜进楼里去了。罹决又闭目在屋顶上站了一会儿,等流云被吹散开,月光重新朗照下来的时候,他已经不见了。

金珠子轻手轻脚的溜上了楼,进房间,见蜡烛都还没有点,就吹亮了火折子,点上蜡烛。姝宁察觉到光线,知道是金珠子来了,掀开帘子望了过来。

“公子今天吃了吗?”

姝宁摇头,他从前过惯了苦日子,如今借着金珠子当了花魁享受人间富贵之后,凡是金珠子说的,无不依从。

“吃两口糕点吧。”金珠子也不想这么折腾他,只是以色侍人,没了色,拿什么侍人。

姝宁看着金珠子端了碟糕点过来,勉强吃了两口,就被勒在腰间的红绸,逼的再也吞咽不下去了。

金珠子又喂他喝了口茶水,姝宁抿了一口,润了嘴唇,说,“好了。”金珠子就把糕点茶水放回去了。

“你说教我房中术。”姝宁按年纪来看,已经有些大了,想要留住恩客,确实需要一些法子。

“我这不是来了吗?”金珠子看着躺在床上的姝宁,扯着半边嘴唇笑了笑。

姝宁垂着眼睫,靠在床上,金珠子按着他的肩膀,将帐子放下来,像是闲聊一般,“公子在楼里几年了?”

“六年了。”

“那公子应该知道,男男女女,说是内媚之躯的,除了极个别几个,其余吹了蜡烛,都是一样的。”金珠子刚才在后院打水,手冰冰凉凉的,他怕冷,就把手放到姝宁身上。

姝宁被他手冰的皱了下眉头,但嘴巴却还是在回他的话,“是。”

即便再好的身体,做个几年生意,也尝不出滋味了。

“有的美人老了,叫美人迟暮,有的美人老了,叫风情万种。知道为什么吗?”金珠子将手翻了个面,贴在姝宁的身体上。

姝宁咬牙,还是没发作,“为什么?”

“媚态。”

姝宁对这两个字,颇有体会,因为当初,他就是是金珠子一个动作一个动作的教,一个眼神一个眼神的练,方才到了如今艳压群芳的地步。但他也清楚的知道,他只是套了金珠子给他做的一层假皮,才做的花魁,这层假皮被剥下,那花魁之名,也就不复存在。

金珠子抬脚跨坐在姝宁腰上,少年的身躯,并不算沉重,但姝宁束着腰,此时忽然被压一下,还是忍不住皱了眉头。

金珠子等他适应,而后道,“公子把我当李公子试试。”

姝宁有些不懂他的意思。

金珠子低下头,颇是轻佻的,将他鬓发挽到耳后,而后附在他耳边道,“就是,公子在李公子面前怎样,现在在我面前就怎样。”姝宁耳廓,都是他说话时呼出的热气,他热气弄得他痒痒的,他侧头躲避的时候,正巧望见了金珠子的眼睛。

那双黑漆漆,平日里一眼可以望到底的眼睛,此时里面,藏着一片难以揣度的雾气。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