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莱克文学网 > 小说库 > (综影视)秦晚轮回之旅

更新时间:2020年06月29日

(综影视)秦晚轮回之旅全文免费阅读_秦江晚晏小说

(综影视)秦晚轮回之旅

作者:秦江晚晏分类:其他小说类型:

缘更+修文我对不起大家,坑了这么久,哭哭。但你们不可以打我哦,我会biubiubiu这么久没写,感觉自己文风都变了,以前为什么这么矫情!!!现在再写估计是个沙雕了。...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黄河远上白云间,一片孤城万仞山。海外浮仙岛,剑仙叶孤城。你这个地方真不错。”

“当然不错,安心养伤。”

他们孤高清冷眼中只有剑的叶城主竟然抱回来了一个女人!

一夜的时间,这个消息传遍了整个城主府。众人对于唯一有幸得到叶城主青眼有加的女子甚为好奇,纷纷从伺候秦晚身边的丫鬟们打探消息。城主府的丫鬟素质还是不错的,没有对临时的主子品头论足闲言碎语,别人问及也只是说了四个字,绝代佳人。

叶孤城把秦晚安置在离他所住白云轩不远的霞飞阁,这里风景甚好,飞檐绿瓦、亭台水榭,室内布置清幽典雅却不失韵味,一应陈设明显是上了心的,秦晚对此很满意。

叶孤城盯着纸上的字思绪却有些放空,当那天秦晚说了她的名字后,秀丽孤高的脸上有些错愕,他没想到享誉江湖的鬼手圣医和清影剑竟是他捡回来的小姑娘。

白云城虽偏居一隅远在海外,但有一个号称武林剑仙的城主,他们对中原武林的消息自然上心。江湖传言大多不可信,对于最近江湖传的沸沸腾腾的清影剑他其实是看不上的,何况传闻中还是一个乳臭未干的小丫头。

这世间能与他叶孤城相提并论的唯有西门吹雪,这才是他心中唯一承认的对手。只是没想到,就是这个他不屑一顾的小丫头重伤之下竟然还能接住他的‘天外飞仙’,这个结果让他略有尴尬但随之而来的事浓郁的兴奋。

他已经很久没有遇到对手了!他知道他与西门吹雪早晚会有一战,生死勿论。而如今又出现了一个能与他一较高下的对手,更何况他看的出她的潜力很高。这怎能不让他心生欢喜,知己难寻,对手更难觅!

他已经很久没有这么开心了,这两日他的心中总是带着期盼,期盼秦晚的伤势早日治愈。

照顾他长大的管家许叔又在他耳边说着秦姑娘今日做了什么,去了哪里,平日里都喜欢吃什么,喜欢看些什么书。还会一脸欣慰拿奇怪催促的眼神看着他,对此他心下不解,不明所以的注视着许叔。

许管家笑的脸上的褶子都深了许多,难得他们的城主终于开了窍,本来他都以为这辈子少城主要和他的剑过一辈子了,后来又出现了一个少城主唯一放在眼里的西门吹雪,他着实惊慌了一段时间。好在白云城远在海外,离那万梅山庄远远的。少城主也没说要去见一见那西门吹雪,他才放心不少。

但少城主仍旧痴心于剑啊,对于旁人冰冻三尺目不改色。他已经绝望了,死后无颜面见老城主。

然而!有生之年他竟看到了希望!想到霞飞阁里见到的那位秦姑娘,容貌气度皆是一流的,比之皇家公主也差不了什么。更重要的是她也喜欢剑,这日后两人不就有了共同话题。何况不许任何人靠近的少城主还亲自抱她回来,他越想越觉得有可能,偏偏少城主还不主动,想到他把秦姑娘丢在霞飞阁后便理都不理,他就有些咬牙切齿恨铁不成钢。

“城主,您带秦姑娘回来已经有几天了,这些日子您忙于处理城内事务,不如此时去看一看秦姑娘,否则人家在这里做客认为咱们不欢迎心中芥蒂就不好了。”

叶孤城思虑了一番起了兴致,觉得有道理,心情不畅对于伤势恢复也不利。索性今日白云城的事物他已经处理完毕,那就去看看秦晚身体恢复的如何。

人还未至,袅袅古琴便随风而来。悠扬婉转,飘渺如风中絮,铿锵似崖上松。进复挑抹,自在逍遥。剑胆琴心,有这份洒脱温润的心境难怪能有这样的剑法。

怪石嶙峋、花木扶疏,散发着淡淡幽香洁白纯净的玉兰树下,坐着一位穿着月白色云纹织锦百褶裙的女子,脸上挂着浅笑闭目抚琴。精致清绝的面容一览无余,冰肌玉骨,绛唇如朱,缎发轻泻。悦耳的琴音在她纤细白嫩的手指拨弄间流泻而出。

清风拂过,女子衣裙浮动,飘然若仙。

一曲已尽,秦晚睁开双目,叶孤城在离她不远的树下抱剑而立,静静的看着她,对视一眼,嫣然一笑。

这一笑如珠玉生辉。

这一笑,亦忽然闯入叶孤城的心中。

自那日之后,叶孤城便会经常抽时间来看她,两人都不是话多之人。清晨树下,他会观她不用内力一招一式的剑招,夜晚时分便会带她去崖边让她站在安全的地方看他练剑。

剑客的招式算是绝密,熟悉了一个人的招式能致他于死地,所以轻易不会让人观摩。但两人皆是骄傲无比并无此顾虑,他们更想让对方了解自己的剑路,以期待下次之战对方是否能够化解他们的剑法。两人的剑风不同,反而这段时间观摩下来双方都有了新的感悟。

与叶孤城熟悉之后,她才发现这个目若寒星,身似孤月的男人实则面冷心热,他的体贴总是施展的不着痕迹。

两人熟悉之后也相处的不错,除去练剑外偶尔也会月下对弈,兴致来时秦晚会为他抚琴一曲。叶孤城知晓她喜爱看书后便带她进入他的书房禁地,当温暖的光束透过菱形窗棂轻泄进来,他从处理每日事务中抬眸便能看到窗边软塌上手拿书卷懒洋洋歪着的姑娘,有时她专注的看着,有时她眯着眼沉醉在这温暖柔和的阳光中。像一只猫咪,很是可爱。

琴瑟在御,莫不静好。

他摩挲着桌上纸张,灿如寒星的凤眸柔软的注视着她的睡颜,脸上是他自己都不知晓的温和。

叶孤鸿在中原收到白云城家仆的传信后整个人都不好了,他无法想象献身剑道心中眼中只有剑的大哥怎么会带回来一个女人!他反反复复的看了好几遍信确认无误后整个人都呆滞了。

不行!他要赶紧回去,大哥这是在误!入!歧!途!

他昼夜不歇,换马乘船终于返回白云城后,顾不得修整直接大步流星的去了霞飞阁,他倒要看看蛊惑他大哥的女人是何方妖孽!

只是在看到树下舞剑的白衣女子,她的手中长剑轻鸣,银色的剑身浸着幽寒清冷。手腕一转,挥削劈刺,那银色的剑光仿佛快的隐匿一般,缥缈的几近虚无。

叶孤鸿心痒难耐,看到这一手出神入化、飘忽不定的剑法立刻忘了自己的来意,一把抽出腰间佩剑,一个纵身手中长剑便朝女子面目而去。

长剑穿风,秦晚早已听到了剑器破风的声音。她不能动用内力,手腕一转,剑招一变,方才凌厉缥缈的剑招此刻变得缠绵柔和起来,仅仅是空无内力的剑招,也能一一化解这白衣青年强力的攻势。

叶孤鸿越打越心惊,他的剑法虽与大哥和西门吹雪相差甚远,但也不至于打不过这个小丫头吧,不一会儿他便注意到这小丫头根本没用内力。这是看不起他吗!心下一怒,手中动作更快,迅疾猛烈的剑招朝她面门而去。

这个与叶孤城有几分相像的青年剑法虽不及叶孤城,剑风也完全不像他,反而在刻意模仿着什么人的剑风一样。他的剑虽狠,但他的心却无自己的剑。面对这更加迅猛的攻势,她看似游刃有余实则并没有表面上那么轻松。

正要挥出一把迷药放倒他的时候,腰间被一只带着湿意的手揽过,熟悉的气息便传入她鼻中,足间一点叶孤城带着她纵身后退,他的手指搭在她的脉搏上,秦晚察觉到他浑身散发着浓郁的寒霜。

叶孤城习惯来找秦晚的时候却是看到自己的弟弟拼命的攻击她的面门,她软绵绵的剑招化解着凌厉狠辣的招式。他心下大怒满心的焦躁惊惧,来不及多想,身疾如电揽过她的腰肢便带着她离开战局。

修长的手指搭在细腻丝滑的肌肤下,察觉到她伤势没有加重后,隔着两人的衣衫身体上传来的温热柔软的触感方让他心中一定,此刻他才算松了一口气。

但看着一时不明情况呆呆傻傻的叶孤鸿,想到他方才所为,身上的寒气又重了一分。

“叶孤鸿你在做什么,谁让你回来的。”这声音不带丝毫感情,犹如天山上积久不化的冰雪,浸着冰寒。

叶孤鸿清冷孤傲的脸上满是不可置信,一双眼睛瞪的圆圆的,他不过是想与那小丫头比一下剑而已,逼她认真一点给他打,大哥竟然不分青红皂白斥责他!

被大哥眼中寒光所慑,他躲躲闪闪的移开目光,眼中燃起熊熊怒火朝着罪魁祸首望去,都是她!他要、待看到那个臭丫头的脸时,怒火忽然熄灭,他呆滞的看着那个站在他大哥身边的姑娘,脸上升起朵朵绯红。见她含笑与他对视,叶孤鸿立刻躲开视线,目光游移不定偷偷看她一眼,就是不看再直视她。

她、她、她、她好漂亮!他发誓!她是他见过最漂亮最有气质的女人!而且她站在大哥身边竟然没有被大哥身上的光芒所掩。清贵隽雅,潇洒闲适,犹如日月入怀,说不出的风流写意。

见此叶孤城身上的寒气更重了几分,冷哼一声,便拉着秦晚的手去了书房。

事后叶孤城对她看的更紧了,大部分时间都把她带在身边。对此他表示是因他之故她才会伤上加伤,又出了叶孤鸿的事情,所以直至她的伤养好跟他比剑前都要跟在他身边。

秦晚总觉得有种叶孤城打算把自己圈养起来养好待宰的感觉。她婉言拒绝这份好意,一提到这个,这个清冷孤洁的男人便会轻颦蹙眉,用那双眼中有星星的凤眸满是不赞同的神色看着她不说话的时候,她只能无奈接受,不过这种不同于平日的风情出现在他的脸上,倒是秀丽别致。

后来她知道了那天对她拔剑的白衣青年叫叶孤鸿,是叶孤城的弟弟,他亦用剑。只是他的偶像却是西门吹雪不是叶孤城,怪不得他的剑法中完全没有叶孤城的影子。他白衣如雪,清冷孤傲,他的剑,他的人,都极尽可能的模仿他的偶像。

叶孤城让他无事赶紧离开,他临走前跑到霞飞阁,扭扭捏捏的给秦晚道了个歉,他事先不知道她有伤在身不能动用内力。白衣青年时不时用好奇羞涩的余光瞥她一眼,见她望来立刻目不斜视面无表情,只可惜泛红的耳根出卖了可爱的青年。

他用剑,喜剑,却不懂剑。

他的性子与传闻中的西门吹雪完全不同,模仿终究是模仿,学的再像也无用。希望他早日找到自己的剑意。

足月,秦晚身上的伤已经在她精心调理下恢复完好,她和叶孤城约了明夜子时,崖间一战。

这一战,两人期待已久,生死不论。他不会留手,她亦会竭尽全力。

是夜,幽深无尽的海水一叠一叠的席卷,在崖底礁石拍碎朵朵浪花。皎洁的月光洒在海面,神秘而又宁静。

叶孤城一袭白衣自崖上面海而立,心中一片平和。

低不可闻的脚步声,难以令人察觉,他听到了穿风踏叶的声音,嘴角微勾。

“你来了。”

“是,我来了。”

秦晚穿着她来时的那身青色衣裙,手握清影,一如初见。

其人皎洁,如天心孤月,不染纤尘。

其人毓秀,似日月清辉,清贵闲适。

夜凉如水,星河璀璨。

叶孤城面无表情,秦晚面带浅笑。两人的心中皆是一片平静,没有丝毫波澜。海涛阵阵,夜风习习,他们皆听不到,看不到,眼中唯有对方手中的剑。

忽然,两把剑皆动了。

叶孤城手持三尺青峰纵身而起,空中一个虚踏居高而立,一剑下击辉煌而迅疾。刺骨冰寒的剑芒密密集集笼罩秦晚,仿佛置身于昆山雪洞之中。绚烂的剑光斜飞而来,美的惊人,白的耀眼,如惊芒掣电,直取她的眉心。

脚下虚踏一步,秦晚的身形飘忽几近化为虚无,轻功运用到极致,向后斜滑而去,望去似有无数道虚影在急速后退。虚影一晃实则她已经换了位置,身形一偏扶摇而起,她的剑尖便直击叶孤城持剑手腕。

叶孤城空中一个翻腾,白衣蹁飞,避过这缥缈优美浸着寒霜利芒的幽光。旋身一转,平剑当喉竟要用手中利刃滑过她的喉咙。

仰身一躲,冰霜刺骨的剑芒在她面容上方数尺急速而过,银光一闪,她看到飞虹剑身上映出的自己冷静的眼眸。方才若她躲的稍慢一点,此刻她已是血溅三尺。

不待她出手,迅疾如雷的一道剑光朝她眉心自上而下逼来,这一剑裹着长虹经天,山河日月。

身后已是悬崖深海,前面是致命的天外飞仙。她的速度快到极致,只留下幻影。莲步轻跺,自悬崖边如一抹轻烟疾驰后退,立于海面之上。凌波微步,脚下海面荡朵朵涟漪,月光之下,似开在海面上的水莲。右手清影一翻,在半空中虚化一个弧度,牵引的海面随之翻腾。足尖轻踏飞身而起,她的剑便迎上这道绚烂至极的剑芒。

一剑光寒十九洲,剑气冲霄射斗牛。这一剑裹着流风回雪,夹着日月清辉。

一剑西来,天外飞仙。

一剑霜寒,穿云破月。

两道剑芒在半空中相遇,一缕缎发自空中飘落。只见青色身影从空中落下就要摔入海面,叶孤城压下喉间不断翻涌的血迹,纵身而起,空中一掠接住她的身体,轻踏海面,朝崖上飞身而去。

她美目微阖手指搭在脉搏上静默不语。叶孤城也不开口,只是轻柔的调整动作让她更舒适地靠在他的怀里。他的眉头紧蹙紧紧地盯着她白皙的脖颈间那抹刺眼的艳红,淡唇微抿,身上寒霜之气更甚。

这一战他本该高兴,也确实高兴。本就是生死不论,此刻他却不高兴。用手抿掉脖颈上不断渗出的血珠,却发现他的一番动作令血迹在白皙如玉的脖颈间晕染的到处都是,他脸色不禁有些发黑。

“你不用担心,看似吓人,实则无碍。”秦晚双目睁开,顾盼生辉的桃花眼里溢着星河。她的手指搭上叶孤城的脉搏,他一丝躲避之意都没有,对此秦晚眼中笑意更浓,片刻后黛眉轻蹙继而璀然一笑。

“你受了内伤,我还以为我最后一剑对你不起作用呢。”

叶孤城摸了摸她被他削去一截的缎发处,孤高清绝的面容露出一抹微笑,如月夜下百花齐放,满室生香。那一双点漆般灿若寒星,冷如秋霜的眸子里都晕染开点点笑意,里面只有她的身影。

“你很不错。”

“我自然不错。”

靠在他怀里的秦晚黛眉轻挑,与他对视,眼中同样含笑。

片刻后,一声微不可为的轻叹消散在空气中。叶孤城抚摸着手中如丝绸般柔顺丝滑的乌发,嘴角勾起一个弧度,“我很开心你能接下修改过的天外飞仙,同样开心你还活着。”

好像从那夜起,两人之前的气氛发生了些变化,无端的生出一丝暧昧,一丝旖旎,两分默契,三分温情。

他们烹茶抚琴,月下对弈,赏花悟剑,谈笑古今。

如今这些事两人再做起来,竟比之前多了不同的韵味。

两人之间的感情如春风化雨细润无声,却又水到渠成。

叶孤城轻抚画卷上的青衣女子,凤眸之中,冰雪初融。

笔法自然流畅,细致入微,颇有□□。画中所作青衣女子容貌精致清绝,踏风而立,衣带当风,腰间一把佩剑。冷月清辉,星河璀璨,都不及她一人耀眼。

这是他们初次相见的夜晚,他自崖边悟剑,她从海上踏浪而来。

“咚、咚”

叶孤城轻柔小心的收起画卷后便恢复了满身冰霜。

“进。”

“城主,南王世子不日即将到达白云城。”

一室的温情因这一句话骤然打破,那被他遗忘到天边的身影在他眼前闪现,他淡唇紧抿,一时心中有些纷乱。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