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莱克文学网 > 小说库 > 總裁

更新时间:2020年06月29日

總裁全文免费阅读_呜葵小说

總裁

作者:呜葵分类:其他小说类型:都市情缘

这篇文后期思路卡住了,等我有灵感了来把它写完。已经联系解约,抱歉啦~~~~人人都说赵识檐是温柔多金的年轻总裁。可江枝雾知道,他多金是真的,温柔却从来都是勉强。-他独自恨了她很多年,也独自爱了她很多年。可那么多年过去。只要江枝雾一个眼神,赵识檐照样为她俯首称臣。...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因为这件事,江枝雾一连几天都心情低落。

这天,江枝雨给她打电话。她们单位搞团建,要跑八百米,她月事来了跑不了,让江枝雾来救场。

她们学生时代的运动会就经常这样换来换去,总是能蒙混过关。

江枝雾因为工作原因,没时间去锻炼。替妹妹跑完后,也是精疲力尽。连气都喘不上几口。

枝雨带着小侄子偷偷来给她加油。

刚上小学的小侄子很喜欢她,每次见到她都要抱着她说个不停,从学校的事说到动画片,喋喋不休。

到后来枝雨要抱着他回家,小家伙还不肯,抱着江枝雾的腿,非要跟她走。两个大人都哭笑不得。

“早知道不带这个小拖油瓶来了。”枝雨气哼哼,有些嫉妒,“小狗东西,到底是不是我亲生的。”

又是一番好说歹说,直到威胁嘟嘟晚上没动画片看了,才眼泪汪汪地和姨妈道别,依依不舍约定下次见面的时间。

江枝雾失笑,弯下腰去抱他,摸摸他的小圆脑袋,又亲亲他软的像棉花一样的脸蛋。承诺下次见面带他吃肯德基,去玩滑滑梯。

小孩儿这才破涕为笑。

*

中午突然下了雨。她淋得湿透回家,洗了个澡。本来累的没打算再出门,结果印蓝打电话,喊她出去逛街吃饭。

在新开的商场,加上旁边的展销会。印蓝依旧美艳妩媚,妆容精致,披散着刚卷好的大波浪,百达翡丽的新表显眼,走到哪都有柜姐殷勤相迎。

前后大概一个多小时,她一个人刷了十几件大大小小的衣服和包包。

到了吃饭的时候,腿肚子都在打颤,终于能坐下来休息。

这家餐厅也是新开,设计独到,坏境幽静。桌上的花瓶有几枝花苞,散着淡淡的芬芳。

江枝雾向她说起自己丢了桃心挂坠的事情。

那是印蓝送她的第一个生日礼物,上面刻着YL for JZW,这么多年,她一直带在身边。

“小玩意不值钱,丢了就丢了呗,以后我再送你。”印蓝喝口水润嗓子,开玩笑地说,“你就是太念旧了。”

江枝雾停顿一下。

“喜欢就多吃一点,你看看你瘦的。”印蓝抿着一点笑,托腮看着她。

“你也是。”江枝雾笑得很腼腆,“你比我瘦。”

“对了,小江。”

“嗯?”

“我要订婚了。”

窗外的雨越下越大。

她稍微一愣,“什么?”

“上次你提前走了,没看到他跟我求婚,喏。”印蓝抬手划拉几下,江枝雾这才注意到她无名指上的钻戒。

她看着印蓝嘴角的笑,只觉胸口连炸三颗雷,呆在那里。

“怎么了?”

服务生来了又离开,江枝雾才找回自己的声音,“没…挺好的。”

一时无法管理脸上表情,只能狼狈垂下头,盯着自己的盘子。“对不起,有点突然、我…”

意识到自己话音哽咽,她便停住了,往嘴里扒饭。

“喂,江枝雾。”印蓝伸手,用勺子敲敲她的盘子。

“嗯…我在。”

“不跟你开玩笑了,你也快点找个男朋友,把自己嫁出去,听到没?”

江枝雾迟钝地点头。怕自己继续失态,低头从包里赵出一张卫生纸,慌忙站起来,“那个,我去一趟洗手间。”

整个城市伴随着滚滚闷雷,天际线被乌云盖满,像要被吞没。正到了下班的时间点,街上路上车流密集,印蓝送江枝雾回家。

下车时,印蓝亲自把伞递到她手里。看江枝雾待着不动,印蓝双手搭在方向盘上,枕着手臂看她,“小江,别发呆了。”

江枝雾循声,动作缓慢地解开安全带。开车门前,印蓝在身后说,“有时间带我去看看叔叔。”

江枝雾点头,推开车门,走出几步远后,她听到有人又喊住她。

茫然转过头,印蓝降下车窗。

车上车下,短短几米的距离,雨雾在两人之间隔了一道帘。

江枝雾往后倒退了一步。

印蓝苦笑,“笨蛋,把伞撑开。”

*

回到家,在沙发上趴了一会,像是被抽干了全身的力气。江枝雾本想好好睡一觉,可一闭眼就是印蓝。

从小学开始,一直到初中,快十年时间,她和印蓝一直都是同班同学。似乎也是种奇妙的缘分。

印蓝有一双像猫的眼睛,从小学起在班上个子就算拔高的那群,很瘦。太漂亮的人,总有些离经叛道。

江枝雾和她不同,她一直都是规规矩矩的学生,成绩另说,但位置总是在前排的那种。

印蓝曾说过,江枝雾的性格,用呆若木鸡来形容最为贴切。

学生时代,虽然她长得不错,但有结巴的毛病。加上又是是不讨喜的班长,基本上除了印蓝,其他男生女生都不太爱搭理她,甚至是欺负她。

有一次中午放学,江枝雾又被调皮的小男生明目张胆地踩书包、倒牛奶。她终于忍不住伤心地哭了出来。

正好路过的印蓝挺身而出,和这个男生狠狠打了一架,用凳子把他的头砸破。后来她还为这件事被罚站了一个星期。

那以后,每次等到印蓝来教室时,江枝雾总要悄悄看她一眼。

为了报恩,在余下的学业生涯中,身为班干部的江枝雾换着法对她好。

比如瞒着老师帮印蓝写作业,包庇她上课睡懒觉、逃课。只要是能让她高兴的,江枝雾都尽力做到最好,并且毫无怨言。

江枝雾从小就不太爱说话。到了高中,即使已经改掉了口吃的毛病,还是养成了内向的性格。那时印蓝家里人托关系让她上了本市最好的重点高中,两人并不在一所学校。

她身边的朋友一直不多,所以更加珍惜印蓝。就算是她毫无理由的坏脾气,江枝雾都心甘情愿地受着。

只不过…这份友谊,或许是还在不懂情爱的年纪,就已经从她这边单方面变了质,成为两个人的负担。

漫长又折磨的负担。

*

外面的雨从早下到晚。

三百六十度球形灯不断地往全场照射五彩斑斓的光线,所有人都在尽情狂欢。

找到江枝雾的时候,她正和别人玩骰子,已经输的连喝了好几杯。

没等别人劝,她自顾自一仰头,又喝干净了一杯酒。李文清诶诶两声,想阻止都来不及。

“你发什么疯,自己跑来这种地方?”这里太吵了,李文清必须附在她耳边大声说话,才能听清。

“这里是哪里?”江枝雾有些口齿不清,“阿清,为什么我喝不醉,我是不是喝到假酒了…”

“逞什么强。”李文清一把夺过她手里的酒杯,“我的姑奶奶,别喝了,你已经醉了。搞什么啊今天,这么嗨?”

遥遥几米之外,某个晦暗的角落,有一道视线始终盯着这边。江枝雾东倒西歪地从沙发区站起来,“我…我去上个厕所。”

略显黑暗的通道里,音响震地鼓膜咚咚直响,人流非常密集。江枝雾有点分不清东西南北,清楚感觉酒已经上头。发晕腿发软,只能扶着东西走。

摸索到出口时,转了道弯,突然不知被什么绊了脚。

有人及时搂住她的腰。

成熟男性的独特气息包围过来。她有些颠颠倒倒的,抬起脸识人。

“赵识檐,是你?”江枝雾手臂擒着他不肯放,白.粉粉的脸往前一凑,眼睛弯折起,像盛了天边冷淡的月亮,“你怎么在这?”

“江枝雾。”

“嗯?”

“你从来没有喊对过我的名字。”

“赵识檐,怎么不对?”她嘟囔,倔道:“我都听过别人说好多遍了。”

“你再想想。”

耳朵在轰隆隆地响,江枝雾眯着眼睛,总觉得有什么东西在脑海里一闪而过,差一点点就要抓住。

“那你叫什么…”她茫然地看着他,看了几秒钟。

赵识檐钳着她的下巴,轻捏了捏,“这是你需要思考的问题,不是我。”

“那我想一想...”

他很有耐心地等待,过了会,凑上来听答案,“想好了吗?”

“烦人…”她一生气,反倒视线模糊。憋了半天的情绪终于崩溃,她推开他的脸,“谁要知道你是谁,你离我远点,我的脚都被你踩肿了…”

似乎终于找到了一个正当的发泄理由,她顺理成章地被逼出眼泪。毫无预兆便泪流满面。

她也不晓得自己为什么哭,就觉得心里难受。于是眼泪越掉越急,连擦都来不及。

这种哭泣是无声的。到后面喘不上气,才抽抽噎噎出了声。

赵识檐微微别开头,看她哭的模样。

本来就不机灵,现在更是蠢。

一滴泪烫在他手背上。

“你在哭什么?”

江枝雾是真的难受了,尽管有些难堪,却压根止不住掉眼泪,还在跟他解释说是脚痛。

过了会,她泪眼朦朦地抬起脸:“对不起,我…我偷偷地哭,其实脚不疼的。”

纵使再伤心,哭到头脑不清醒,她也怕给别人添麻烦。

只不过说的话上句连不上下句,下句连不上下下句,真是醉糊涂了。

耳边热气弄得人痒丝丝,小醉猫突然警醒,推了他胸膛一把,想收回手往旁边躲。谁知被人一把抓住手臂。

赵识檐半垂下眼看她,本来只是怕她摔倒。然而往回一扯,她竟然跌进她怀里。他动作难以察觉地停顿了一下。

内场的dj开始倒数,无数人尖叫着跟着电音挥舞手臂,甩纸到处乱飞。

最后一秒,五彩暗沉的光影交错,其他声音统统都逝去。

“别哭了。”他低念一句。似乎想说什么安慰她,又始终没开口。

“刚刚的话题我们聊完了。”赵识檐瞳孔颜色浓的像深不见底的潭水,极具攻击欲。

“什么?”她脑袋发胀,颓然靠在那里。

江枝雾啜泣着,鼻翼一抽,本能的感到不安。在意识想拒绝前,身体却率先表态。

面前的光彻底隐去,赵识檐的吻来势汹涌,根本没给人反应的机会。

他施力把她压在墙上,左臂撑着墙,偏过头,咬她后颈。

这是全然占有的姿态,另一只手扣住着她的后脑勺。单方面的强吻,越来越深入,不断变化角度,他一点都不客气。

赵识檐的唇很冷,却是软的,翕动间沾了一丝苦香。

窒息感从舌尖顶到喉咙深处,江枝雾含着热泪,身子抖了一下,黑发一溜往肩下滑。

“抱着我。”细密的吻从嘴角一路辗转到耳根,渐渐停顿。他腾出手,摸到她的细手腕拉住,往自己腰上放。

这一幕热吻实在太激烈香艳。路过的年轻人浑身冒着酒气,不禁放慢脚步,毫不避讳盯着他们讨论,

“操,这哥们,接个吻这么带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