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莱克文学网 > 小说库 > 招惹

更新时间:2020年06月29日

招惹全文免费阅读_木兮娘小说

招惹

作者:木兮娘分类:其他小说类型:生子

【完结文、预收文见专栏,微博@长安木兮娘。】  杜云生曾不止一次后悔两年前招惹了滕止青,那个苗寨里的妖异青年。  原名和谐,改名。  排雷:  1、短篇,三万字左右。  2、可能生子,看情况。  3、受略渣,灵感来源于蔡少芬的《孽债》,她在里面饰演的病态偏执苗族少女太美了TvT。...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杜云生拨弄着火堆,回头看了眼滕止青,见对方好似在休憩便继续看火。

他背对着滕止青,回过头的时候,滕止青睁开眼,指尖停着一只碗口大的幽蓝色蝴蝶,蝴蝶的羽翼扇动两下飞到树梢上,不到一刻摔落在地上。

蝴蝶蹒跚挣扎两下便倒地不起,黑点在蝶翼上蔓延,逐渐将整只蝴蝶吞噬。

树梢上的十余只蝴蝶绕着树冠盘旋半晌才朝着来时的方向飞走,对此,杜云生一无所觉。

天亮,火堆已经熄灭,残余一缕灰烟袅袅上升。

杜云生猛然惊醒,发现自己歪倒在一旁睡着了,赶紧爬起来发现驱虫粉围成的圆圈没有被破坏才放下心来。工作人员还在熟睡,器材也没有遭到破坏。

杜云生便去寻找滕止青,他刚醒的时候就自动去寻找滕止青的身影,但没见到人。

他起身,喊了几声滕止青的名字,没得到回应反而把工作人员都吵醒了。

杜云生:“醒了就起来,准备一下再填饱肚子就出发,继续赶路。”

有个工作人员打着哈欠,睡眼惺忪地询问:“杜导,您找那乞罗寨寨民?”

杜云生:“你知道阿青在哪?”

工作人员:“我早晨醒来一次,见他好像朝那方向走了。”

杜云生吩咐:“你们先收拾好,我待会就过来。”

言罢,他就朝着工作人员指路的方向跑去,跑了一阵,路越来越狭窄,而草木繁盛。拨开一丛垂下来的树叶,杜云生看见雾气氤氲中的滕止青。

“阿青?”

滕止青侧身,乜了眼杜云生,眼里含着警告:“站那儿,别动。”

杜云生心跳如雷鸣,眼里全是滕止青缥缈的身影,脚下生了根似的,莫名心生胆怯不敢上前打扰他。踟蹰片刻,他才小心翼翼地询问:“你怎么在这里?你在做什么?”

滕止青没有回答他,只摆手示意他安静。

杜云生原地驻足挺久,久得脚都麻了。他心里升起一丝烦躁,但是看一眼滕止青,那丝烦躁又烟消云散。想了想,杜云生干脆就倚靠着树干专注的看滕止青,耐心十足,好像就这样看到天长地久也甘之如饴。

时间不知道过去多久,久到杜云生以为滕止青站着睡着了的时候,滕止青忽然动了,伸手从树干上抓下来一火红色的长条形状的东西,非常快速的缠在了手腕上,宽大的袖口垂下来便遮挡住了那东西。

杜云生伸长脖子询问:“你抓到什么东西?”

滕止青走过来:“走吧。”

杜云生定定地看着他,小半会儿后才转身在前面走着,就在滕止青以为他放弃好奇心的时候,他忽然说道:“是一条蛇吧。”

滕止青抚过手腕上缠着的小红蛇冰凉凉的鳞片,闻言,抬眸看向杜云生的背影。

这一看,都有些被吸引了。

杜云生相貌姣好,书生气质,难得还体态风流。身材比例好,肩宽细腰,臀部挺翘而且很有肉感,腿的占比也很长,从视觉上来看,标准的细腰窄臀,肩宽腿长。

他应该是经过教导,或是有长辈影响,所以坐卧靠和行走时都有独特的韵味,容易在不知不觉间吸引旁人的目光。

滕止青:“看到了?”

“嗯。”杜云生应了声,语气关切地问:“那条蛇带毒的吧?我知道你们这些深山里的寨子都有些养蛇的技巧,不过那种颜色艳丽的蛇,估计毒性很猛烈。我觉得还是别让蛇缠在身上比较好……”他斟酌着词句:“你们应该也有解毒的方子或是药草吧?毒蛇血清不好拿,小医院也不知道有没有,所以——”

滕止青打断他的话:“你担心我被蛇咬了?”

杜云生:“担心也不奇怪吧。”

滕止青:“你还挺奇怪。你们外面来的人,看到蛇反应很大,知道是毒蛇后恨不得远离以及铲死毒蛇。要是看到寨民身上缠着毒蛇,就会连带着远离、恐惧寨民。”

杜云生:“很多人害怕蛇,尤其是危害性命的毒蛇。”

滕止青:“你们养狗、养猫,养各种动物,我们也一样。”

杜云生:“……毒蛇,没拔除毒性的毒蛇,还是有区别的。”

滕止青轻笑了声:“你们就是恐惧于自己无法掌控的东西,人的劣根性,不能占为己有、不能控制的东西就代表危险,铲除不了的情况下就会选择远离,顺便抹黑一把。”

杜云生停下脚步,回头目光灼灼的盯着滕止青。

“你刚才笑了对吗?”

滕止青睨着杜云生,没有回应。

他以为杜云生会恼羞成怒,但他关注的地方显然很不一样。

杜云生笑得挺灿烂:“你头一次跟我说那么多话,虽然好像对外面来的人观感不太好。”

譬如他也在外面来的人的分类里,而滕止青言语里将乞罗寨和深山之外的人区分开,他用的是‘你们’,将杜云生一并包含在内。

杜云生的小心思是不想让自己被分类于‘你们’里,那就像是在他跟滕止青之间划了楚河汉界。

“你说的对,也有不对的地方,如果能够掌控就不存在危险,而未知的危险是任何生灵都会恐惧的本能,只是用来指责是人的劣根性就是偏见了。以及,我对于毒蛇的恐惧是出于对你的关心。”

滕止青呢喃了一句:“是吗?”

杜云生眼尖的瞧见了滕止青手腕上忽然多了个火红色的手环,笑容一僵,他看出来那不是手环,而是毒蛇。

一条颜色艳丽、漂亮的小蛇,如果让养蛇爱好者看到绝对会疯狂,因为连他这个对蛇无感的人都觉得漂亮。颜色是少见的火红,鳞片光滑漂亮,在阳光下闪着微光。

漂亮的同时也彰显其毒性之猛烈。

杜云生吞了吞口水,加重语气说道:“阿青,我不会觉得玩蛇是异端怪癖,但那是条野生的毒性猛烈的蛇,如果被咬一口,我们可能根本没有时间下山注射血清!”

滕止青定定的望着杜云生,唇角微微掀起,扬起一个清浅的笑,成功让杜云生看呆。

“注意看路,别耽搁时间。”

杜云生:“那条蛇——”

“她很乖。”滕止青垂眸注视着手腕上的小蛇,食指轻轻抚摸着细蛇身上的鳞片:“我养了她很多年,这次没告诉她就跑出乞罗寨,她才生气地追了上来。”

杜云生愕然:“你的宠物?”

滕止青:“走吧。”

杜云生迟疑了会儿,转身继续前行,走个三五米就回头看,发现那条毒蛇确实很安静乖巧后才勉强放下心来。

回到营地,发现工作人员都休整完毕,整装待发,杜云生见状便说道:“出发。”

滕止青在前方带路,杜云生紧随其后,一路沉默着前行,没多少人聊天或是欣赏途中的景色,原因就是昨天的赶路太疲惫了,今天只想赶紧到目的地。

翻过几座山后,一行人开始走下坡,拨开一重又一重的树木和藤条形成的帘幕,逐渐就听到了水声。水声由远及近,越来越清晰。

工作人员很惊喜:“有瀑布?!”

“阿青,蝴蝶谷有没有瀑布?”杜云生喘着气问滕止青。

滕止青颔首:“有。”他看了下附近的地形,继续说道:“穿过前面的树丛就到蝴蝶谷。”

杜云生:“真的?!哈,挺快的。这才下午两点钟左右吧,够时间拍摄了。”

滕止青:“我之前说过,蝴蝶谷里头的蝴蝶吃人血肉,你们还去?”

杜云生愣了一下:“你不是开玩笑的?”

滕止青深深的看着他,说道:“嗯,开玩笑的。”

“夜晚蝴蝶谷需要安静,它们要□□、产卵,你们不能大声喧哗,也不能去打扰,否则出事我绝不会出手救助。如果要扎营,必须在远离蝴蝶谷十米意外的地方。”

杜云生点头:“好,没问题。我会叮嘱其他人这么做。”

滕止青:“之前买的驱虫粉还剩下多少?”

杜云生扭头大声询问:“驱虫粉还剩多少?”

有人回答:“剩一半。”

滕止青眉头微蹙:“少了。”

杜云生:“扎营住一晚,晚上的时候我们安装摄像头,不让人靠近,捕捉一天一夜的镜头应该是足够了。剩下一半的驱虫粉……算下来应该是可以支撑我们回到乞罗寨。”

滕止青:“进蝴蝶谷也需要驱虫粉。”

杜云生愣了下:“……不用吧。”

滕止青忽然停下来,指着附近一丛很普通且有难闻气味的草说道:“采一丛挂在身上。”

杜云生:“这是驱虫草吗?”

滕止青:“味道可以驱虫。”

杜云生:“好吧。”

众人采下味道很难闻的驱虫草,然后拨开最后的树丛,看见别有洞天的蝴蝶谷。

蝴蝶谷是个天然而成的深谷,站在中间可以看到四面全是送入云天的山峰,绿植遍地,而中间一面断壁有粗大的瀑布坠下,如银河落九天。

瀑布砸落在一个大水潭里,扬起一串串水花,站在十几米远的地方依然有水雾沁到脸颊。穿过水潭,有一条小径,小径深处就是蝴蝶生长的地方。

工作人员开始扛着摄像机拍摄,所见到的植物有很多都是未曾见过的,花朵幽丽而草木清香,他们甚至在水潭里见到不知名的模样奇特的鱼。

他们很激动,感觉寻找到了一个世外桃源,更甚者或许能发现不少还未被记载的鱼类、植物。

一只幽蓝色的蝴蝶飞过工作人员的头顶,在日光下如深山里的精灵,舞姿奇妙卓绝,身影清丽魅惑。众人来不及惊叹就被眼前成千上万只硕大的、颜色鲜亮的蝴蝶彻底惊艳。

杜云生指挥:“各就各位,动作幅度都给我放小心了,还有摄像机放好位置。”

他屏住呼吸,情绪很激动,摩拳擦掌准备着工作,一时间连身后不远处的滕止青都给忘了。

忙碌的工作人员没有发现从他们眼前、头顶飞过的蝴蝶羽翼有一层淡淡的银光粉末洒落下来,也没有注意到他们吸入了多少不知名粉末。

滕止青垂眸,眼眸深处泛着一抹幽蓝色的蝴蝶图案,两指轻轻抚摸着小红蛇光滑的鳞片。

蝴蝶谷是乞罗寨培养蛊虫的一处温室,外人不知情,他也并未明说。

忘忧草可以解除毒性,只是会有副作用。副作用会让眼前这群人产生幻觉,看见心底最害怕的事情,顶多吓吓他们。

寨子外的人总想进来探索一些未知的事情,发现超乎常理后又疯狂叫嚣要毁灭,真的很麻烦。

滕止青漫不经心地想着,是否要找个时间关闭乞罗寨,让外面的人怎么也进不来。

不过,还是先把眼前这群人赶走吧。

麻烦。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