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莱克文学网 > 小说库 > 君子一诺

更新时间:2020年06月29日

君子一诺全文免费阅读_皎皎小说

君子一诺

作者:皎皎分类:其他小说类型:都市情缘

《君子一诺》个人志的预售地址。共26w字,包括修订版正文22w字和番外4w字。http://item.taobao.com/item.htm?spm=686.1000925.1000774.13.cVcU3d&id=36206523876因为这本书暂时无法再版,但是又有很多妹子想要,我就自己做了一本个人志。所谓的个人志,和晋江的定制类似,但是要精美得多。...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苏措从来没想到进入大学之后还有期中考试,而且还是全校性的期中考试。这简直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啊。苏措觉得匪夷所思,大家早就成年了,又不是小学生中学生,还要什么期中考试?

然而不论如何,考试这种事情跟生老病死一样,除了逆来顺受之外是没法避免的。

听到苏措为考试忧心忡忡,寝室的几位室友都大眼瞪小眼的:“开什么玩笑?你会被考试难倒?班上学的最好的人不是你又是谁?”

这倒是没错。问题是,苏措数学物理计算机都非常好,可是她的英语简直烂的一蹋糊涂,就像是中国足球那样一点希望都看不到。她自己和以前教过她的老师都不明白她英文怎么会烂到这样惨不忍睹的地步,她压根对二十六个字母文来不了任何灵感,单词语法简直跟她的大脑水火不容

苏措本来就对上自习这种活动很有热情,考试临近的时候,她更有热情,早出晚归,就差夜不归宿。她天天蜷缩在图书馆里,除了上课时间,没人瞧得见她。而且,她的手机基本上从不开机。

杨雪费了好大劲才把她阻止了她再次在下课后冲进图书馆。

苏措顽强挣扎:“干吗?还有两天就考试了!”

“院学生会让你去一下。”杨雪目光灼灼的说。

苏措在脑子里演算一遍后说:“我是标准的好儿童好学生,从来没有违法犯纪,让我去干吗。”

“当然是有事了。”杨雪笑容满面,说,“我事先告诉你吧,是学生会准备让你参加才艺风采大赛。”

苏措拍拍耳朵,平静的说:“我刚刚可能耳朵或者大脑出了问题,没听清楚你说什么。你再说一次。”

“我说,他们准备让你参加才艺风采大赛,作为本学院的两名人选之一去参加初选。”

苏措坚决回绝:“你看,名字叫才艺风采大赛,可是我,你看我,什么都不会,拿什么去比赛?”

杨雪站住了,她看着她,说话的语气都变了:“这样天上掉馅饼的好事别人等都等不到,现在落在你头上,你却拒绝,你真的想要气死我们……苏措,我问你,你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

“知道什么?”苏措怔怔看着她,“我怎么不懂你的意思。”

杨雪盯着苏措的眼睛看,灵气逼人,让人不能久视;她垂了眼睛,然后说:“你先去院学生会办公室吧。这些话你跟他们说去。”

院学生会的会长部长显然没有杨雪那么容易打发,几句话就把苏措堵住了。他们看上去都像一只只的笑面虎,说:“其实说是风采大赛,实际上就是选美。什么特长都不会也没关系,你总会唱歌吧,到时唱歌去。”

苏措一脸无语。

“我们也没办法。物理学院人少女生少,还有女生不断转系,剩下的人选也不多了。别的学院还要在系里面初选,只有咱们系不用。你要珍惜机会啊。”

院部长咳嗽了一声,接过话说;“更重要的,这是事关集体容易的大事。要知道咱学院多少年没有校内的文娱比赛中出过风头了……”

苏措可不想带上不热爱班级不热爱学院不热爱学校这样三顶个大帽子——其实就算是一顶也够她受的——最后为了证明自己有理想有追求热爱集体的新时代青年,苏措签订了不平等条约黯然离开。

杨雪在门口等她,“答应了?”

“是。”

“那就好。”杨雪宛如将要牺牲时表情,“好好表演,证明一下咱们学院也是有美女加才女的。”

苏措不吭声,沉默的把自行车头扭了一个方向,跟杨雪背道而驰。杨雪看清楚那个方向是图书馆,露出一个苦笑——她还是去上自习了。

苏措将要参加风采大赛的消息犹如秋风刮过麦浪般很快席卷了整个学院,不,应该说,越了学院,并以某种趋势朝校外扩展开去。

期中考试刚一结束,苏措就接到苏智的电话:“过来我们学校,一起吃饭吧。”苏智的笑声明显有点不怀好意使得苏措怀疑这是不是一场以她为目标的鸿门宴——

果然苏措下一句话就说:“听说你要参加风采选拔大赛?不错呢。”

苏措心情越发恶劣,重重说了一句“我才不想去”就直接关掉手机。她沉浸在英语考试的惨败中不能自拔,近处树木残缺不全,枝凋叶蔽;远处风景是深深浅浅的灰色,宛如一层一层萧杀的雾纱。

苏措缓慢的走到教学楼前取车。参加完考试的全校同学纷纷涌向食堂,车子也不剩下多少,比较好认。

她弯腰开锁,旁人有人拍一拍她:“苏措?”语气却有些犹豫。

苏措一下子认出她,是参加舞会那天晚上跟许一昊在一起的林铮。在白天看来,林铮穿着灰色大衣,五官非常漂亮,打扮十分精致。她耳朵上的耳钉的价值大致相当于苏措写一个程序的价值。

“林师姐。”苏措笑笑。

“我果然没有认错,”林铮莞尔一笑,露出整齐的牙齿。回头叫:“一昊,过来这里。苏措也在。”

许一昊推车走过来,脸上依稀带着笑容。苏措扬手招呼。

一阵大风打着卷滚过来,吹的四周明亮许多,不再那么灰蒙蒙的。她仰首看天,太阳从乌云后探出了半个脑袋,阳光的存在果然叫人舒心许多。

“听说你也会参加才艺风采大赛?”林铮笑容满面问道。

“林师姐你也参加吧,那我还去做什么?我看根本不用选了,反正我是去丢我们学院的丑。”苏措无奈的说:“不过你怎么知道的?”

许一昊走过来,解释说:“校报上登了选手名单。”

苏措眨眨眼,一副听天由命的神情:“我应该去买本老皇历的看看,最近这段时间总是诸事不顺。”

林铮笑起来:“一起吃饭吧。”

“你们去,我还要去占座上自习。”

“刚考完试就去占座?”林铮眼睛都圆了。

“别提考试了。”苏措抑郁的说,她愤恨的踢着脚下的小石子,想着英文考试,心情从谷底沉到地球内部:“我走了。”

才艺风采大赛分了三轮,第一轮是个学院选拔三至五个人选;第二轮是全校的预选,选出男女十五名同学;第三轮才是和西大的比赛。

苏措直接跳过了第一轮进入第二轮,可她一点也不觉得高兴。屋漏偏逢连夜雨,前一天她拿到期中的英文成绩上的数字使得她心情更加恶劣,所以当她看到第一排的评委里面有苏智和陈子嘉还有西大的学生会长王沈她就更目瞪口呆。

苏措迅速的闭上眼睛。肯定是没吃早饭眼花了。她吸一口气,睁开眼睛的时候——魂魄都快散了,苏智已经凑到她的跟前,笑嘻嘻的看着她。

恍惚想起是听人说过,比赛的评委一共十位,两所学校各出一半,可是西大难道没有人了么?居然让他们来!

不顾礼堂里众多女生花痴的眼神,苏措完全不淑女拉着苏智礼堂的躲角落里,问:“怎么你来当评委也不告诉我?”

苏智怜悯的看着苏措抓狂的样子,安抚性的说:“你都不告诉我你参加比赛,还挂了我的电话;那我干吗要告诉你我来当评委呢?”

苏措头一次想不到话来跟苏智抬杠,她彻底的被挫败了,不是一般的败,而是丢盔弃甲遍体鳞伤的那种惨败。

“既然这样,”苏措哀声求他:“那麻烦你和陈子嘉给我打低分,很低很低,噢,如果有可能,还有你们的会长王沈。总之,千万别让我选上前二十名好不好;我们学院的那位师姐,你给打高一点。”

苏智镇定的说:“想都别想。我是还有可能帮你作弊,但是陈子嘉王沈绝对不会帮你这个忙,我以为你肯定清楚这个。”

苏措咬牙切齿的一笑。

苏智用一种奇怪的眼神打量苏措,慢慢的说:“阿措,我一直不明白。你到底是怎么了?怎么这么害怕这些活动?站到台上表演,就那么困难?你以为把你的本领藏起来就真的没有了?”

苏措恍若未闻,一步一步走到后台。礼堂开始有点吵,人陆陆续续的来了。苏措开始不可抑制的偏头痛。

苏智回到评委席上坐下,陈子嘉问他:“苏措怎么了?脸色很糟。”

“我猜,她的八字跟才艺风采大赛相冲。”苏智回答。

在后台门口,许一昊和林铮刚刚也在哪里,对苏措招呼。苏措撇一眼过去,林铮附在许一昊耳边说什么,两人的面颊几乎快贴上了,看上去无比暧昧亲热。

“苏措。”

“噢,”没避过去,苏措只好上前招呼:“师兄师姐。”

林铮落落大方,许一昊有点腼腆不敢看苏措,脸色隐隐有点发红。林铮笑问:“你表演什么?”

“我什么都不会,只有唱歌了。”苏措如是说,“最没有难度的。”

“没事没事,”林铮看向许一昊,笑脸盈盈。她今天的打扮可以说完美无缺,看上去叫人舒服,尤其是笑起来,眼波流转。“一昊可以给你打高一点,是吧。”

苏措的头开始疼,原来许一昊也是评委!难道所有她认识的人都来了,还有谁没出现?她迅速的说:“千万别,公平点就好。”

她一头钻到后台。她是二十几名出场,大概得等一个半小时。她找到自己的位子,拿出电脑开始写程序,恰好地方僻静,人来人往的也较少。苏措的战友,物理学院的另一名女生已经等得有些不耐烦,不停走来走去。

不过僻静不等于安静,还是听得到外面的报幕声,音乐声,经久不息的鼓掌声和叫好声。

苏措劝她:“师姐,既来之则安之。”

她回头看了苏措一眼,她不能被这个大一的新生看扁了,很快镇定下来。

“苏措你在干什么?”林铮走过来,略带惊奇的问,“还在看电脑?真是争分夺秒啊。”

苏措扣上电脑,勉强的从嘴角挤出一个笑,“没什么。老师让我写的一个程序。师姐你什么时候上场?”

“还有一位。”

林铮换好了服装,印度式的大花裙子,她腰身手臂纤细柔软,个子也高,看起来奔放而妖娆。

“曼尼普利舞,湿婆所创,”苏措满目热切,赞赏的说,“师姐加油,你肯定惊艳全场。我想不出来第一名舍你取谁。许师兄一定以你为傲。”

林铮定定看着她。

“怎么了?”苏措说。

“没事。”她笑笑,“借你吉言。”

她走后苏措再次翻开电脑写最后几行程序,她一边调试一着程序一边遍听着外面的音乐声,片刻后音乐声再次响起,苏措凝神听了一会,结束时所未有的强烈鼓掌声传来,毫无疑问,表演大获成功。这种舞蹈不容易学得真髓,但是一旦学好,表演起来非常动人,女舞者如同盛开的花中花蕊一般美丽动人。林铮能得到大家的赞赏,不足为怪。

苏措没看到林铮进入后台,她自己也要上台表演。她到更衣室换上棕色长裙,穿起来很累,但是漂亮之极,使得苏措看上去更加高挑修长。这是她所有衣服里最拿得出手的一件了。

广播里开始叫她的名字。苏措走到台上,出乎意料之外的,她没有听到音乐,也没有人给她话筒。几名幕后人员正把一架钢琴抬到舞台前方。她隐隐觉得不对劲,脸色开始发白。她隔着幕布听到主持人说:“参赛者,物理学院苏措;参赛曲目,钢琴独奏,拉赫马尼诺夫《第三钢琴协奏曲》第三篇章选段。”

大红的幕布缓缓拉开,千万双眼睛在看着她。

陈子嘉学钢琴数年,琴艺十分精湛。听完主持人的话之后,他诧异的侧头跟苏智说:“我不知道苏措会原来弹钢琴。不过她怎么想到要弹这么难的曲子?”

一旁的王沈惊奇非常:“是啊,这曲子完全弹不下去。”

苏智摇头:“我也不知道她怎么想的。刚刚她才说她只是唱歌而已。”

评委席上诸人都在窃窃私语。许一昊越过一名评委,拍一拍苏智,问:“她这么跟你说的,完全没提过弹钢琴?”

“是的,”苏智说,“就我所知,她很多年都没有弹过钢琴了。”

许一昊双手用力的摁在桌上,目光定定的看向舞台背后。

礼堂里本来极静,片刻后各种声音鳞次响了起来。苏措却不动,站在舞台中央,脸色惨白的盯着那架钢琴,双手捏在一处,像是有刻苦仇恨一样十指绞得通红通红。她眼睛透亮,里面写满了恼怒,委屈,愤怒,甚至是一种歇斯底里的绝望;所有认识苏措的人都深感诧异,默默看着她,这么多复杂的情绪谁都从未见过。她站在哪里,削瘦的肩头瑟瑟发抖,胸口一起一伏,竟是在极力压制自己的情绪。

苏智坐在台下,静静的看着她。他想起很小的时候,父母带着她回自己家时她的样子。那时候她的父母也就是自己的叔叔婶婶因车祸双双过世,她不过六七岁,小的可怜,不吭声也不说话的站在门口,手里抱着一盒围棋子。

嘘声从人群里响起来,工作人员在舞台两侧挤成堆,做手势,笔划动作,就差跳脚。在那群焦急的工作人群中,有个身影在黑暗处一闪而过,那个黑色的影子回头看苏措一眼,毫不掩饰的写着嘲讽。

苏措对全场观众一鞠躬,然后干脆的一转身,带着歇斯底里的决裂。人人都以为她将要离开舞台,可是她却一步一步,稳稳的走向钢琴,脚步很慢,但是却没有迟疑。灯光落在她的头顶,从发梢流泻至发尾,幽幽的反射着暗红的光泽。

琴声从苏措指尖流出的时候,偌大一个礼堂的声言嘎然而止。旋律起伏跌宕,高低起伏交错,动静交融,时轻柔得如沉思般的吟咏低唱,高时如瀑布一泻千里般痛快果决,好像最顽强的英雄在对抗命运,做无声的呐喊。

一曲终了,她站起来,镇定的、面无表情的退场。

全场掌声雷动,大部分观众不懂得钢琴,但懂音乐。苏措回到后台,对所有人的祝贺之词置若罔闻,她收拾好书包,换掉表演时的长裙,镇定的离开礼堂。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