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莱克文学网 > 小说库 > 今日宜喜欢你

更新时间:2020年06月29日

今日宜喜欢你全文免费阅读_戈多糖小说

今日宜喜欢你

作者:戈多糖分类:其他小说类型:都市情缘

斯文败类班主任攻x内外都白实习老师受,当着全班的面秀恩爱的日常。问:四班的班主任不是单身么?那我追他行么?纪译:徐老师不可以,我想睡他很久了。『与你四目相接的几率,是千万分之一。但我低头亲吻你的概率,是百分之一百。命运毫无商量,我的灵魂有了回响。』微博@戈多糖接档新文《云上的安托万》+林喻(是攻)x郑沛阳++欢迎戳戳。...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纪译还靠在窗台边,突然有人在肩上轻轻拍了他一下。一回头竟然看见了徐杳然。

“等下忙完了,有空的话来办公室找一下我。”

徐杳然匆匆说完这句话,掉头就走。转身之前看见了对面的江昙,浅浅地点了下头。

江昙见状,收回靠在窗台上的胳膊肘,和纪译说:“那你先去忙吧,不耽误你了,我也准备走了。”

纪译有点懵,在他印象里,这两人的关系不该只是点个头就完了。但具体是到哪一步,他也说不出来。

江昙看着纪译的身影消失在楼梯转角,过了片刻才转身离开。

语文办公室门口,纪译探进半个脑袋,问:“徐老师?你刚找我什么事儿?”

座位上的徐杳然正在批作业,见他来了,握着钢笔点点桌边上的一包纸袋,说:“沈老师给我的核桃酥,我记得你爱吃甜的。给你留了一袋。”

“谢谢徐老师。”纪译喜滋滋的进来接过纸袋,然后反应过来,“就这件事啊?”

“还有什么事?”徐杳然从作业本里抬眼看他。

“哦…刚你看见我同学了么,就我对面高高瘦瘦,白白净净的那个。”

徐杳然说:“江昙么?原来他是你同学,我都不知道你们是一届的。”

纪译点点头:“嗯,大一的时候我们都在辩论队。”

“真巧。搬家之前,我们家离他家住得很近。我和他算是从小到大的邻居了,都还不知道他也是师范的。”

纪译抓紧了手里的纸袋,追问道:“就只是邻居啊?”

徐杳然莫名其妙地看着他:“不然还是什么?”

回到自己办公室,纪译塞着桃酥,边动嘴边动脑子。林喻的情报真是太落后了,徐杳然辜负的何止一位师妹,还有一位师弟。哦不,可能也不止一位。他伸手拿过水杯,气呼呼的灌了一大口。

几天下来,连树枝头上两只喜鹊都定了演员,十八相送的两个主角却到现在都还没讨论出个合适的人选来。纪译正在座位上转着圆珠笔发愁,林喻突然跑来办公室,说祝英台的角色定下来了。

他说:“郑沛阳来演。”

纪译的圆珠笔啪的就掉到桌面上了,惊讶地合不拢嘴:“郑沛阳不演梁山伯演祝英台?那我们班谁还能演梁山伯?”

林谕腼腆地笑了笑:“我呀。”

纪译:“…….”

终于,在一位不专业导演和一众不专业演员及编剧的合作下,这部不专业舞台剧终于能热闹混乱地开始排练了。为了不占用他们自习课的时间,纪译把演员分成了几组,一小拨一小拨人用午休和下课几分钟先练起来自己的戏份,放学了再统一合一遍。

这下他往四班跑得更勤了,小纪老师几乎要后悔,怎么就在徐杳然面前头脑一个发热,揽下了这种出力不讨好的工作。季老师看他跑上跑下跑的勤,最近看他的眼光都变了:年轻人,就是精力充沛。

纪译还是不太能信任林喻,排练的时候,他把郑沛阳拉到自己身边:“ 你是自愿演的么,要是不愿意老师也没有强迫你一定要……”

“台台!”身后一个烦人的声音砸过来,打断了纪译的话头。

林喻夹到两人中间:“小纪老师你找我的台台干嘛呢?我还要和他对台词呢。”

纪译一掌拍在林喻背上,把人推开几步:“你先背你的词去,别瞎凑热闹。”

林喻委屈巴巴地和郑沛阳喊:“那你快回来啊,伯伯还在等你。”

“……”

纪译回头同情地看着这位祝英台,诚恳地说:“你要是受不了他了就和我说,我给你换个梁山伯。”

然后想了想又说:“我让林喻去演那口井。”

郑沛阳第一次在纪译眼底下笑了,笑容灿烂,衬得他的少年样愈加明艳。

纪译在心里想,真是委屈了一颗好白菜。

十八相送的演出定在下周,文艺委员韩潇潇来问纪译,能不能周末来学校让他们最后彩一遍。但景行规定,老师不能擅自在周末给学生额外补课,演技课也不行,纪译摇摇头。

他看着韩潇潇垂下头失望的表情,又喊住她:“但是你们可以成立个学习小组来学校自习,谁还能不让你们周末学习呢,对吧?”

到了周末,纪译又不太放心这一帮兔崽子,还是起了个大早坐地铁赶来了。他本来只打算站在教室门口偷偷看下学生自己彩排的情况,没想进去,于是动作鬼鬼祟祟的。

正趴在门边,后脑勺传来一句熟悉的声音。“你干嘛呢?”

纪译回头,看见徐杳然揣着本蓝色的文件夹看着他。

教室里的同学们听见动静,纷纷看过来,一部分人喊“徐老师”,一部人喊“小纪老师”,乱七八糟的。纪译没和徐班主任报备他们周末也要排练这件事,瞬间有点心虚。

徐杳然走进教室,把文件夹放到讲台上:“周末占教室不合适,我带你们换个地方排练。”

纪译立马跟上去:“去哪儿啊,徐老师?”

“大自然。”徐杳然瞥他一眼,“感受下新鲜空气,升华下你们的演技。”

然后十几个人,就站在校门口那块几寸大的草地上,准备拥抱大自然。

纪译失望地撇嘴:“大自然就这儿啊。”

“不然你还真想去湿地公园,给那边的老头老太太们表演一段十八相送?”徐杳然在边上看着他。

因为有班主任在旁边杵着,几个同学排练的尤其敬业,纪译坐在旁边的石凳上长腿伸展到草地里,乐得悠闲。排了几遍,他觉得差不多了,看看徐杳然也没什么意见,就想打发同学们各回各家吃午饭了。

散了一大拨人,纪译正打算跟着走,徐杳然喊住他:”一起吃饭去么?“

纪译接着问:“你周末也有餐补啊?”

“我没有,但是你可以有。”徐杳然无奈地看着他,“走,请你吃饭,算是给你周末加班的补偿。”

旁边几米之外的林喻本来竖着耳朵,一听这边能蹭饭,拉着郑沛阳就凑上来:“徐老师,我们也饿了!”

结果路上还捡了只刚从政治办公室出来的沈栎老师,五个人坐在餐厅里。

沈栎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也跟着来了。但他每次看见徐杳然和这位实习老师同时出现的时候,都觉得,自己身为徐杳然最正直靠谱的朋友,他应该在场。

纪译都看不懂他们这是个什么组合。

虽然徐杳然今天穿得休闲,但好歹仪表堂堂一表人才像个正经人。他低头看看自己的帽衫和牛仔裤,自己都无法说服自己,他们这是三个老师带着两个高中生的组合。

点完正餐,徐老师要了四份冰淇淋,除了自己一人一份,他自己慢条斯理地喝着咖啡。 纪译舔着冰淇淋上的上的奶油问他:“徐老师,你今天怎么会在学校?”

“年级里的工作要加班,周末我一般也都在学校。”

纪译听完,顿时杞人忧天:“这么操劳。那我以后一定不在五十岁之前当班主任。”

“嗯,不当班主任的时候倒还算不上太忙,但也和朝九晚五的生活告别了。”徐杳然说着抬头看他,“对了,南主任之前和我提过,但我一直没找到机会问你。他问你,考虑以后留在景行么?“

纪译含着冰淇淋愣了一下,这个问题他倒真没想过。实习生如果表现优秀,毕业后继续留在实习单位工作的也不算少,但这可是景行啊。

当场考虑了片刻,纪译还是摇摇头:"暂时没这个打算,我更想考研。按我现在这个脑子,未必直接工作就能表现得好。”

“现在就表现挺好的啊。”徐杳然说。

“但现在是有你和季老师带着,还有实习考核在后面压着。我这个人没有压力就很难朝前进步。”纪译接着小声嘟囔了句,“而且你也不能一直带着我。”

徐杳然垂下视线,说:“那也不一定。”

边上的沈栎老师听着徐杳然这边的话题,一句都插不上嘴,转头去看另一边的林喻和郑沛阳,只有林喻一个人一直在嘚啵嘚啵嘚,郑沛阳安静地听着。两个人都不带抬头看他一眼的。

沈老师夹在中间,突然一股扑面而来的委屈感——试问政治老师做错什么了?要这样被排挤!

晚饭点的时候,许女士提着几大袋塑料袋过来找儿子,说外婆特地叮嘱他补补身子。纪译接过那一堆鱼肉蔬菜,忍不住担忧:“您亲自来给我补身体啊?”

“我也想亲自给你补,但我哪会啊,等下蒋阿姨来做。我先给你下碗汤圆吧。”蒋阿姨是许女士家的钟点工,伺候许女士这位两手空空只会赚钱不会过日子的太太之余,还顺便伺候一下纪译这位少爷。

“别!我不饿。”纪译对着厨房喊,他不想再看见汤圆一眼了。

“你是不是没好好吃饭啊在学校?看着都累瘦了。”

纪译撇撇嘴,觉得老妈肯定没正眼瞧自己。他天天跟在徐杳然身后蹭吃蹭喝,照着镜子都发现自己以肉眼可见的程度圆了一圈。

吃完饭,纪译突然和许女士说:“妈,我想好要考研了。梧大。”

许女士正在给他剥葡萄,只是点点头:“你自己想好就去吧,我可不敢指望你听我的安排,你自己过得开心就好了。”

这话说的淡淡的,还有点嫌弃,但纪译知道,没有人比许女士更不嫌弃他的了,从小到大都是许女士在爱他。纪译隔着怀里的沙发靠垫,抱住她的腰,在背后撒娇道:“妈,你真好。”

纪译趴在床上的时候,忽然想起自己和妈妈第一次见面,他跟着爸爸来到许女士面前,小小的手牵上她的手,牢牢地捏在手心。在那之后,许女士就再也没有放开过他的手。

翻了个身一个大字朝上,纪译就这么睡着了。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