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莱克文学网 > 小说库 > 番外集

更新时间:2020年06月29日

番外集全文免费阅读_酱子贝小说

番外集

作者:酱子贝分类:其他小说类型:

各种番外/短篇,不定期掉落那些藏匿在城市角落的每一个心动瞬间,都值得纪念①:《连麦吗,我,萝莉音》(肖烬x蔺秋,LOL,短篇)②:《十年》(邓文瑞x凌源,《上司》)③:《久旱逢你》(贺晗x岳文文,《死对头》)④:……...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对凌源的反应,邓文瑞并不意外。

他微叹口气,也没离开,笔直地站在门外,拿出手机给助理打电话,开始安排公务事宜。他离开得匆忙,许多事情都没交代好。

他拿出一本黑色笔记本,边说边记着什么。

“好的,”助理也很干练,没多说什么废话,“那您今天还要回公司吗?刚才下面送上来几份文件,说是希望您签个名。”

邓文瑞看着面前紧闭的大门:“不回去了,放着明天签。”

挂了电话,他还准备再给谭叙打一个,面前的门就先开了。

凌源表情不耐:“你站人大门口干什么?”

邓文瑞面不改色:“回家吗。”

“回家?哪个家?”凌源说,“我家我回不回不干你事,你家……我得考虑考虑。”

邓文瑞:“那先去我家,我会跟伯父伯母说。”

凌源冷笑:“你当这是接学生放学呢?”

嘴上瞎放着炮,十分钟后,凌源收拾好行李,骂骂咧咧坐上了邓文瑞的车。

他臭着脸不理人,手上给好友发短信:“我回去了。”

对面估计是在等候拍摄,回复得还挺快:“谢天谢地,好走不送。”

“滚你丫的。”凌源打字发完这句,又按开语音键,语气温柔,“宝宝,那我先回去了,你好好工作,么么哒。”

屏幕上瞬间被好友发来的呕吐表情刷了屏,半分钟后,一条语音回了过来。

凌源把手机音量调到最大,然后点开。

“爱你,注意身体,有空了找我。”

凌源满脸幸福的锁屏,心想,邓文瑞狗逼,再在你身边呆久点老子也可以去当演员了。

邓文瑞家凌源已经住熟了。到家后,他放下行李就直奔主卧,关上门便直接往大床上躺。

他把脸埋在枕头里,闻着邓文瑞的味道。

外面传来两声敲门声:“晚饭吃什么?”

凌源问:“你煮吗?”

“阿姨一会就来。你想吃什么,我让她顺路买来。”

“我想吃你煮的面,叫她别来了。”

没多久,凌源就听见外面传来细碎的通话声,他虽然听不清,但闭眼都能猜到是邓文瑞在给阿姨打电话。

看,邓文瑞对他这么好,偶尔嘴上训两句,一举一动却都顺着他的意。

邓文瑞的厨艺中规中矩,一碗面也做不出什么花来,凌源大口吃着面,嘴里嫌弃着:“味道真淡,白开水泡面?”

“口味不要太重。”邓文瑞放下筷子,“什么时候回家?”

凌源不理他,吃完后把筷子随手搭在碗筷上,起身回了房间。

平时邓文瑞是不让他睡主卧的。

但这次看来是赶不出来了,邓文瑞把碗筷放进洗碗机,工作之前先给凌母打了个电话。

凌源洗了个澡,出来时路过客厅,刚好听见通话内容。

“没事,我看着他……嗯,好,您放心。嗯,我让他尽快回家。”

凌源静静地听了一会,越听越不满,走路的脚步声极重,进屋后嘭地关上了房门。

“这孩子,真不懂礼貌。”凌母隔着电话听见了,柔声说,“还好他从小就粘着你,也肯听你话……那就麻烦你多照顾照顾他,有空来家里吃饭。”

凌源坐在床上,烦躁地搓着头发,正在自我反省。

他怎么就跟邓文瑞回来了?之前的骨气呢?那些脾气都白发了?

第二天,凌源起床的时候,邓文瑞已经去上班了。

家里没留早餐,阿姨也没来,倒是桌上留了点钱,底下一行潇洒的字体:路口有早餐店。

这呆子真以为自己养儿子呢?!谁还买不起份早餐了?

凌源把纸条揉成一团,丢到了自己口袋里。

正吃着随便做的煎蛋,好友发来了信息。

“大哥,那个手游的角色怎么说了?[抱大腿]”

提到这件事,凌源咀嚼的动作都大了不少。

他这个好兄弟在娱乐圈混了几年,人气还行,最近出了新歌,刚好他表哥公司开发的新手游有个明星开天窗了,好兄弟找上他,想让他帮忙疏通疏通关系。

别人帮了自己这么多回,人情当然是得还的,再说了,他兄弟人气不低,声音也好听,帮一把算是互利了。

结果他前头刚答应下来,后脚就听说邓文瑞把苏奇塞进去填了空缺。

虽然苏奇回国后和他们就再没交集,但凌源可是听说过他不少事。

男女不忌,活好嘴甜,简而言之就是给资源就给上,光他身边就有好几个被苏奇伺候过的。

每个人讨生活的方式不同,这世道笑贫不笑娼,他不会看不起谁,但苏奇想到邓文瑞这碰瓷,做梦。

他两口吃完早餐,随便喝了口牛奶就匆匆出了门,打了辆车杀去了表哥公司。

*

“哥,你能不能把苏奇换掉?”好不容易等到谭叙开完会,凌源开门见山道。

“行啊。”谭叙没看他,“你把这两天加班的员工工资开了,你想换谁换谁。”

凌源耍赖:“你不换,我就……”

“就什么。”

“就带着安安离家出走!”

谭叙冷笑一声。

凌源刚说完就后悔了,亡羊补牢道:“哥,我开玩笑的,你别当真,再说安安也不会跟我走啊。”

“你想换上谁?”谭叙难得没有刺他。

凌源报出好友的名字,还百度出一张照片递到谭叙面前:“长得帅,声音好听,名气还比苏奇高。”

谭叙看了眼,这人不就是之前一块吃饭的那个小明星吗:“他没来参加面试?”

“来了啊。”

谭叙挑眉,他记性很好,面试名单里并没有这个人。

“行了,你先回去。”

凌源:“那这事……”

谭叙重复道:“事情我知道了,先回去,我会考虑。”

凌源刚要走出办公室门口,就听身后的人问:“还有钱花吗?”

“有。”凌源笑眯眯地回头,“就是差辆酷炫跑车。”

“出去。”

“……”

邓文瑞拿着一大叠文件,正往谭叙办公室走去,看到从里面出来的凌源,脚步一顿。

凌源脸上的笑容还没来得及收回,见到邓文瑞,他僵硬地敛下嘴角。

邓文瑞问:“吃早餐了?”

凌源白他一眼,没说话,越过他就想走。

邓文瑞挡到他面前:“又要去哪里。”

“男朋友家。”

邓文瑞皱眉,沉默半晌:“不是分手了?”

凌源:“旧情未了。”

邓文瑞进了办公室,凌源气冲冲地抬步离开,路过某间办公室时,他看见了熟悉的面孔。

“安安,安安!”他停下脚步,打开窗户小声叫道。

宿维安耳力好,马上转过头:“凌源哥?”

凌源朝他招手:“来,去陪我喝杯咖啡。”

因为是在上班,宿维安没跟他去喝咖啡,两人去了楼道口。

凌源尝了口咖啡,啧道:“我哥就让你们喝这个?太难喝了。”

宿维安笑笑:“凌源哥,你怎么过来了?”

“有点事。”凌源放下咖啡,点上一支烟。

抽烟是跟邓文瑞学的。

牌子,姿势,甚至抖烟灰的动作。

凌源边吐烟雾边想,可真的是没救了。

宿维安不习惯烟味,咳嗽得厉害。

“对不起啊,顺手。”凌源赶紧摁灭烟,“你对烟味这么敏感,跟我哥在一起岂不是遭罪了。”

“不会。”宿维安摇头,“叙哥已经戒烟了。”

凌源一愣,随即笑:“我哥真挺好的,就是嘴巴毒了点。”

宿维安脱口而出:“舅舅也很好呀。”

“……”

意识到自己说错话,宿维安赶紧闭了嘴。

凌源拿着那根被临时截停的烟,笑笑没接话。

跟宿维安告别后,他还是回了邓文瑞家。

二楼电视机里的影片全是他点播的,没一部真正看完,他随便点开一部,躺在沙发上等邓文瑞回来。

邓文瑞回来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一点。

听到楼下的动静,凌源面上一幅不情愿的模样,走到楼梯口往下探。

邓文瑞只穿了一件凌乱的打底白衬,身后还背着一个男人,他的西装外衣就盖在男人身上。

是苏奇。

邓文瑞抬眼,跟凌源打了个照面。

凌源想了一晚上的话,在这一刻全跑没了边。

他只住了昨天一晚,行李拿出来的不多,凌源抱着他那大行李箱,啪嗒啪嗒下了楼。

苏奇躺在沙发上,睁着眼,见到他,笑眯眯地打了个招呼。

“你也在,晚上好。”

邓文瑞手里拿着两瓶矿泉水从厨房出来:“这么晚了,你去哪里?”

凌源没有发脾气,也没有被苏奇激怒。

他把拖鞋好好的放回鞋柜,语气平静。

“回家。”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