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莱克文学网 > 小说库 > 生而高贵

更新时间:2020年06月29日

生而高贵全文免费阅读_天望小说

生而高贵

作者:天望分类:其他小说类型:奇幻魔幻

文案:无论从家世还是外形,从学识还是能力,小龙都应该成为书中最有资格整天阳光烂灿的那一拨,结果却被无情的炮灰掉。当然,立场决定成败!所以我想,如果他能在生命之初就能为自己选定正确的立场,那么,是不是一切就不同了呢?新文——那一只小飞天儿新书卓越网订购信息,欢迎大家去留言哦。好吧,终于咱也有本实体书了——《暧昧青葱事件》。大家有钱碰个钱场,没钱捧个人场啦~~~主要是有空去留言踩个脚印就行啦!...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斯莱特林行为守则四:谋定而后动

德拉科放下羽毛笔,指尖点着下巴若有所思,他忽然开口召唤,“拉奇!”

啪的一声轻微爆破,一只身上系着整洁的花边围裙的家养小精灵凭空出现在书房地中央,对着德拉科深深鞠躬,尖尖的长鼻子险些戳到地上,“德拉科小主人,拉奇随时听候差遣。”

“我要你去给我办些事。”

“拉奇等候小主人的吩咐。”小精灵的嗓子尖尖细细发着激动的颤音,但行为并不毛躁。

“要绝对保密,不能让任何人,包括我的父亲和母亲知道这件事!”

“是,拉奇服从小主人的命令。”拉奇是德拉科专属的小精灵,对它来说,德拉科的命令在某种程度上超越了马尔福家主和夫人的权威。

德拉科把手里纸递给他,“帮我把纸上的东西买回来。”

拉奇接过字条,逐行读过,突出的网球眼越瞪越大,最后险些没掉出来,收起纸条的瞬间,小精灵的表情难掩嫌恶和拒绝,他忽然以头抢地,“坏拉奇,拉奇是个坏精灵,坏精灵!拉奇不能质疑小主人的要求,要绝对无条件的服从小主人的命令,坏精灵,坏拉奇……”

“停下!”德拉科抬高声音,其实他脸上的嫌恶并不比拉奇好多少,但在看到小精灵拉奇的期待他收回成命的眼神后,还是咬牙坚持,“照我说的买!”

这句话仿佛有无形的魔力彻底挤垮了小精灵的精神头儿,拉奇一脸悲戚与绝望,无声的重重用头撞了几下地面之后,哭啼啼地应下,“拉奇会遵照小主人的吩咐,拉奇要做一个优秀的家养小精灵,优秀的小精灵永远不该质疑主人的命令,哪怕小主人要拉奇去买那些肮脏、下贱、愚蠢又可怕的麻瓜衣服,哪怕他要给古老高贵的马尔福家族抹黑……”

“够了!”大西洋上空的飓风都没德拉科的脸色黑,不就是只是几件麻瓜衣服和物品么!那纸条上面还有为数不少一看就极度危险、绝不该提供给未成年巫师黑魔法稀有魔药材料怎么不见这忠心护主的拉奇唠叨?

“买回来,秘密的!”德拉科挥手,扔过去自己的零用钱袋,“去吧!”

打法走了如丧考妣的拉奇,德拉科把他桌上摊开的一本本古老的魔法书,合上放回书架,尤其把一卷脆弱的仿佛一碰就会碎的古老手札仔细卷起来扎好,放回到带有密语的抽屉里。

德拉科眼下有个非常非常重要,也恐怕非常危险的黑魔法试验要完成,源于那天他遇到的意外。

那天几乎耗空魔力的求救试验让德拉科在床上整整躺了五天,然后因祸得福地,他‘惊恐’发现自己体内的魔力变得精纯,虽然力量水平依然停留在儿童阶段——要知道,一般情况下,巫师只能感觉到魔力的增加或减少,这并不很难,随着年龄的增长、适量练习或者服用魔药总能达到你想要的不同效果,但是魔力的精纯度是天生固定的,只受父母双方的遗传影响,也是崇尚纯血的原因之一。

言归正传,德拉科现在弄不清到底是什么原因造成了这个‘意外之喜’,他不得不把怀疑的目光放在那卷先人留下的残破手札上,但还不能肯定。因为在这五天中,父亲从家族收藏里翻出一块奶白色、不透明的,据说是月光兽的蛋化石要他时时带在身上,说是有稳定魔力的作用。而他的教父,西弗勒斯•斯内普,当代著名的、三十岁前就因为魔药学的杰出贡献而获得梅林爵士勋章的魔药大师,给他灌下了无数用处不明、味道可怕的魔药。

德拉科询问过那都是什么,但一向严厉的教父大人除了把他的智商批评成赫奇帕奇曼德拉草,把行为说成格兰芬多巨怪,并布置了抄写斯莱特林行为守则两百遍的家庭作业以外,一句没多说。德拉科只能通过教父递给父亲的那长长的魔药材料清单猜想,那些药一定非常非常珍贵稀少,因为魔药大师是不会为豪猪刺这类的普通材料而特意给马尔福家主下清单的。

最后,综合以上效果,他的魔力出现了现在这个变化。

纯化魔力,拥有强大力量——这个诱惑实在是太大了,即使以德拉科二十四岁的成熟智商也难以抵挡,只要巫师,大概没谁能抵挡。所以,德拉科对前人留下那卷的未完成的手札更加重视。不过,这件事必须慎之又慎,教父的魔药成分一定要研究,那块蛋化石的作用也需要查查资料,德拉科决定抽茧剥丝,循序渐进,毕竟有多少人死在了黑魔法试验上,又有多少巫师因为试验不慎变成了终身哑炮……

德拉科•哑炮•马尔福

德拉科浑身激灵一下子,即使他心里年龄越发成熟,这个想法依然让他不寒而栗。

德拉科的实验需要大量危险但必需的魔法材料,但这不并是一蹴而就的事情,德拉科刚刚交给拉奇去办的那个纸条,除了要买大量的非法材料之外,更多的是为了解决眼下的他遇到的愁人难题。

德拉科想,除了必需的东西,他还需要跟他的父亲谈谈。

晚饭后,德拉科站在主书房深棕色的橡木门前,门上浮雕是马尔福家的族徽,传说中的白头金隼仰首骄傲地站在紫荆藤上,这意味着橡木门后的书房是只有马尔福家主才能使用的地方,上辈子德拉科十六岁时就成为里面的主人,而这一世,德拉科由衷的希望,父亲能平安地坐在那张黑色的栎木书桌后面更长时间。

“德拉科•马尔福。”德拉科对门上骄傲的鸟报出自己的名字,然后门开了。

卢修斯正在看这个月马尔福家产的账目收益表,除了魔法部的事务,他还有庞大古老的家族生意需要花费大量的精力和私人时间,不过,对马尔福来说,当然,家庭永远是第一位的。

“什么事,德拉科?”卢修斯放下羽毛笔,他的小龙是他的骄傲。

面对一向宠爱他的父亲,德拉科习惯直接提出要求。“爸爸,我想您可以允许我以后抽出适当时间,适应一个人外出。”

卢修斯一抬眉毛,只要略微想想就能明白德拉科要求背后的用意,说实话那天的意外把他们都吓坏了,德拉科虽然表现坚强机敏,并且事后赢得了很多称赞,但毫无疑问,他的小龙也该吓坏了。噢,麻瓜区,马尔福先生在心中无声咒骂,这简直是一个马尔福所能想象到的最大噩梦。

“这个当然不成问题。” 卢修斯微笑,并伸手打开左边的抽屉,“不过为什么我们不用一个更简单的方法呢?”他从抽屉里拿出了一个非常符合马尔福品味的银质蛇形斗篷扣,刚刚完工的,递给德拉科,“只要你想回家,握住它,无论当时你在哪儿。”

——标准的马尔福解决问题的手法!

德拉科双手接过这东西,非常完美,毫无疑问,可这不是他想要的结果,“爸爸,不是迷路的问题。我不会让自己成为离开马尔福庄园就一无是处的笨蛋,可是……”德拉科抬眼认真地看着自己的父亲,下面的理由让他觉得脸红,“我需要有独自面对陌生环境的经验和……胆量。”

卢修斯那永远十五度微笑的嘴角微微开始变形了。

卢修斯的父亲早逝,母亲更是在他童年的时候就已经离开了,愿梅林保佑他们,作为一个大家族的继承人的艰辛成长之路,卢修斯对此有着深切的体会,所以,他更不希望他的小龙在他的羽翼下,在完全不必要的情况中,把自己逼得太紧,德拉科现在懂事得甚至让纳西莎觉得担忧且心疼。

“德拉科,我不希望下面的话会助长你的自大或者冲昏你的未经世的头脑,但我必须承认,德拉科,你是一个很优秀的继承人,足以让我和你妈妈为你感到骄傲,当然,马尔福对子孙永远严格要求,我只是希望你记住,两个星期前你才过完你的九岁生日宴会,而巫师的游历,一般应该在霍格沃兹毕业之后再考虑。”

“爸,你想得有点远。”德拉科很纠结,是哪句话让他爸误以为自己要出门游历了?“可能我只是需要去对角巷随时随地买两本适宜读物,或者去霍格莫德的玩笑店看看最新的作品,或者去拜访朋友与教父,我要求,是因为怕你们会担心。况且,您刚刚送了我一只定向门钥匙,有了这个就更全无问题。”

对角巷和霍格莫德?

拜访朋友?

如果仅仅是这样,卢修斯看不出德拉科有何必要提出请求。如果他喜欢外出,他甚至可以每天都陪他母亲去逛街、或者参加茶会;但同样的,卢修斯也找不出什么理由不同意。

综合考虑一下德拉科的日常行为表现,及他这个年龄可能的存在的幼稚的、好奇的、鲁莽的念头,卢修斯决定开出一个条件,“让拉奇跟着。”

德拉科极力避免让非马尔福表情出现在自己的脸上,他只是需要得到一次独自出门的时间,而不是为了搞到什么违禁物品,他举手作发誓状,“爸爸,我以马尔福的荣誉保证,在您亲自带领我之前,我绝对不会去翻倒巷或者类似地方,您真的不需要派一个小精灵随时跟着,好像我是没有断奶的孩子。”

德拉科用手指支着下巴,对自己的父亲摆出标准马尔福式的微笑,当然,如果他日后试验中果真有需要到任何‘不那么平凡的东西’,他自然会让拉奇去买到一切他所需要的——哦,他怎么会允许九岁的自己涉身犯险,那太不斯莱特林了。

然后,一切搞定!

卢修斯晚上洗过澡后直接去了自己卧房的隔壁,那是马尔福夫人的卧室,他站在纳西莎的背后,一手帮她解开珍珠项链的扣子,一手搂住太太的腰,低头深深嗅住妻子身上的馨香,“茜茜你说的对,儿子太聪明懂事会让我们很没做父母的成就感。”

纳西莎仪态万千的笑了,摸上卢修斯放在自己肩上的手,“那也许……我们应该考虑再生个女儿?”

***

在充满阳光的起居室里,德拉科柔顺的淡金色短发一如既往伏贴地顺在耳边,细腻的皮肤在阳光下呈现出象牙白的光泽,跟他手腕上的龙形手镯相映得彰。浅灰色的巫师外袍完美的反衬出他眼睛里的蓝,衣领上的那条宝石小蛇别针不停地扭来扭去摆出一个又一个臭美的Pose,德拉科贴身的雪白带银灰花边的丝绸衬衫却给他带去一抹午后休闲的味道。

德拉科手里拿着一本古老的,封皮上有着大大的烫金字的《魔法阵•遗失的宝藏》,偶尔抬头会对不远处玫瑰园内,正主持贵妇人下午茶会的妈妈微笑点头,偶尔,他也能从那些仪态高贵的夫人们的眼中接收到一些赞叹表扬的目光。

如果此时此刻她们知道他在看什么书,德拉科看着那边举止优雅的夫人们恶意想,会有多少人因为晕倒而需要嗅盐?反正拉奇已经崩溃了,德拉科瞪着手里这本伪•魔法阵的书,恨恨咬牙——自己也快了。

不否认,这次重生之后,德拉科补习了相当多上一辈子被自己忽视的知识,比如古剑术、古语言,偏冷的炼金学科,甚至他还准备着手研究关于灵魂和魔力之间奇妙关联,那得需要很多很多黑魔法知识及相关的高深魔药研究。但是,这个,德拉科手里狠狠攥着手里的这本封皮被施了魔法的《没有魔杖的神奇世界》——麻瓜知识普及读物——正在向德拉科展示麻瓜们的一种两个排成一条直线可以带人跑的轮子。

梅林啊!

德拉科简直不敢想象自己死了又重生之后,他居然还需要补习麻瓜研究!而所有这一切让他痛苦万分的罪魁祸首,就是他那天仿佛格兰芬多附体一样,脱口而出许诺给那个疤头过生日!

德拉科闭上眼睛深呼吸,确定自己不会面露狰狞,斯莱特林不轻易许诺,可一旦许诺,必将遵守。这也是一个贵族的行为准则,他已经不再是把说话当玩笑的年纪了。

那面‘思念之镜’被卢修斯当作危险品没收了,就算依然在他手里,德拉科也不想再用一次,他下意识拒绝深想那天意外背后的原因。

好吧,如此一来,为了能顺利地完成自己的承诺,他,永远高贵、崇尚纯血的马尔福,只能选择把自己打扮成麻瓜,穿过麻瓜伦敦区,用麻瓜的方法与哈利见面——如果他没记错,波特住的那个区被邓不利多监视起来了,无论前世今生,德拉科都讨厌那个老疯子仿佛无处不在的半月眼镜,唯一不同的是,前世是鄙夷,现在是防备。

综上所述,德拉科需要麻瓜的衣服,麻瓜的钱,麻瓜的地图,甚至需要明白如何正确使用麻瓜的方式到达那个离伦敦中心区好几英里的地方。而所有所有的这些,包括他从父亲那里得到独自出门的允许,仅仅是出发前的准备工作,他现在不得不放下手头上亟需研究的魔力提纯课题,去考虑给那个邋遢的疤头准备礼物——哦,这当然很重要,马尔福从来不做失礼的事情——礼物,关乎身份。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