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莱克文学网 > 小说库 > 位面直播中

更新时间:2020年06月29日

位面直播中全文免费阅读_腊七小雪小说

位面直播中

作者:腊七小雪分类:其他小说类型:系统

抽了的部分基本改完,可能有漏网之鱼。大家阅读的时候发现3000字抽成几百字的情况请一定要告诉我啊= ̄ω ̄=注:作者自愿放弃本同人所有权利,所有权利归同人位面涉及到的原作者所有。   本文其实已完结,但主角依旧还在直播,所以保持连载状态。   一个主播在各种位面中实况直播的故事。主播需遵守的新手条例三:请不要暴露您处在不同位面的事实,一旦暴露,立即抹杀。主播酱:你来给我讲讲,他们一个个飞天遁地的,我该怎么隐瞒?系统君:靠悟性,靠坚持,实在瞒不了不过就是一死吗。主播酱:阴吹思婷……一颗赛艇……+1s……在展示男神女神们的神勇英姿的时候,主播还要努力想办法帮他们编造一个不会让牛顿爬棺材板的合理解释。你看那个长得超像西门吹雪的演员是主播我从牛郎店里淘来的哦……别看他们飞天了……其实后面都吊着威亚呢……为啥我们好像真的在古墓里……当然了,主播选景绝对真实吗……目前决定的位面:陆小凤,盗墓笔记,剑三,龙族,全职高手,HP,楚留香传奇,聊斋志异,惊悚乐园,诛仙。其他的随时补充,同时也欢迎读者补充。若无意外每晚八点更新,加更在早上八点————————————————————排雷:1.作者有“特么”,“尼玛”之类的用语,对此不适者建议弃文。2.龙族部分没看过原著的直接绕吧,看过原著的看心情绕,我会在龙族里把主角写的很惨,尽量……跟原著里的每个人一样惨。所以看完你们可能会槽,我也会槽,为了防止咱们俩都槽……所以还是直接绕,弃文也可。3.剑三二周目里有小倌馆的情节,对这种情节不适者可选择性的跳过。4.全职二周目我模仿了原著文风,但是模仿的不算好,所以会造成剧情拖沓。这个是水平问题,不过我可以说我认真的来写了,并没有糊弄。觉得不好可以跳过,或弃文。5.作者不喜欢有人骂我的女主。所以如果骂,请轻骂,或者来点有意思的骂法。如果一上来就扑头盖脸的骂,我会跟你对骂的。另外本文还有伪杀人情节,啥意思呢(望天),我不知道她杀没杀,她也不知道她杀没杀,但是我和她都希望没杀。不喜也可跳过,或弃文。——————————————————————————————————————————本文什么都没有,还各种忙乱,就一堆当年看小说时候留下的热血23333333所以谢谢所有能看到的小朋友= ̄ω ̄=——————————————本文连载时期,(截止2018年4月23日20:00)最后收藏38000多,霸王票排名403,一共2000多个读者投雷,评论共计110000多条,营养液111000多个,负分2条,一条我自己打的,一条读者手滑打的。后面看到的负分不用慌,大概是我惹到人了,和文章内容没什么关系。谢谢大家。我会好好当个作者的。...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就好像是一部无声的荒诞剧。

燕小芙出门之后,面对着空无一人的街道和房子,心中忽然就生出了一种荒谬透顶的感觉,她在白天里见过的所有东西都已经不见了,无论是那个带着俗气金簪子的美丽妇人,还是手脚麻利的卖包子大妈,甚至就连那些玩闹嬉戏的孩童,都好像集体人间蒸发了一样,再也寻不到一丝一毫存在过的的痕迹。

燕小芙甚至仔细观察了一下早上卖包子的大妈站过的地方,希望找到某个被遗留下来的荷叶或者是包子残渣什么之类的东西,然而令她失望了,这里居然什么都没有,更令人毛骨悚然的是,这里的青石板上竟然都覆盖着薄薄一层灰尘,就像是很久都没人来过了一样。

天色已晚,月亮已经渐渐地升了起来。整座小镇就沐浴在冷冷的月光下,像一幅死去了的画。

在这种气氛里长时间呆着,人都会一不小心疯掉的。幸好,屏幕上不停刷着的弹幕稍稍打破了这种停滞的气氛。

“主播,这是哪个影视基地啊,你怎么半夜就自己闯进来了?”

“你别说,这些古代建筑在月色下还蛮有意境,下次我也试试夜闯影视基地看看。”

“楼上6666666”

“楼上的楼上别瞎说,这就是主播之前直播的那个地方,刚刚那些群众演员呢,怎么一个都不见了?”

“下班了2333333”

“主播,你看群众演员都下班了,你也早点回家吧,天已经很晚了。”

下班吗,我也很想啊。

直播间里的小天使们都很贴心,不过这种贴心除了给燕小芙的处境更平添一丝凄凉外,再也起不了任何的用途。

燕小芙默默地在直播间里放了首歌,听着欢快的bgm,她才觉得身上的冷意渐渐退去,周围慢慢变得不再那么吓人。

看来,今晚要加夜班了呢。

系统提供的摄影装置果然实属一流,白天的时候,周围的风景就已经拍的非常漂亮了。到了夜晚,凄美的月色更是在它的镜头里显得美不胜收,直播间的人们已经有人注意到了这点。纷纷的在弹幕里刷着告白摄像小哥,然后集体静下来欣赏这片在城市里不易见到的月色美景。

虽然直播间里的人们看的非常幸福,但是对于燕小芙而言,半夜在月下行走可不是一件多么有趣的事。实际上,月光往往并不像一般人想象的那么暗淡,相反,在寂静的山村小道上,月光有的时候会达到一个很明亮的地步,明亮到赶夜路的人都会觉得心里慌慌的。

燕小芙走到半路就老是觉得自己的身后有人跟着。她镇了镇心神,猛地一下回过头去,才发现那个跟着自己的东西原来是自己的影子。在明亮的月光下,影子都好像化为了实体一样,亦步亦趋的跟着自己的主人走,足以让燕小芙这种走不惯夜路的人后脖颈上冒出一排排的鸡皮疙瘩。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不是生与死之间的距离,而是我在屏幕这头,你在屏幕那头;

你看着屏幕上略显迟钝的我,坐在舒适的房间里笑的花枝乱颤,而屏幕上那个笨笨的我,每一分每一秒,却都是在用鲜血和眼泪去努力活着。

扯远了,其实说了那么多的话,燕小芙想表达的含义就四个大字:

【MDZZ】

燕小芙看着弹幕里那些欢乐的人们,心中委屈极了,但是表面上还不能表露出一丝一毫来,不知道憋得有多痛苦。

根据山羊胡账房提供的路线,燕小芙一路向前走,到了巷口后往左拐,那里果然有一个赶马车的地方。但是这个地方空无一人,马棚是空荡荡的,连根马毛都找不到。食槽里是空的,水槽里是干燥的,四周悄然无声,像是被荒废了很久的样子。

正常人看到这个情形,绝对会吓个半死,然后就要怀疑自己是不是白天的时候误入了一个鬼城。之所以燕小芙到现在还没有被吓到精神失常,无非就是因为她对于宫九有着全方面的认识。

众所周知的一件事情是:宫九是个大变态,还是个有权有势的变态。这样的人,在任何时间,做出任何事情都不会太奇怪的。

毕竟对于宫九而言,在很短的时间内,将一个镇子上的人都变没(或者是杀光),并不是件多么困难的事。

燕小芙的猜测是,这个镇子里,所有的居民都是直接听命于宫九的人。她在踏入镇子的一瞬间就被盯上了,或者说时间还要更提前一点,很可能燕小芙刚刚出现在山上的时候,这里的人们就已经注意到了她。

细思恐极。

燕小芙放弃推理,开始仔细搜寻有没有能够帮助她走出这个镇子的东西,然而这里既没有马,也没有车夫,甚至就连马车都是破破烂烂的。

不过幸运的是,这个镇子里通向外面的道路还清清楚楚,能够看得出来道路都是被精心修整过得,上面还有着日久年深而留下来的车辙印。

燕小芙眼神深情的注视着这条路,心想着,呃,顺着这条路走出去,差不多能在被饿死之前走到有人烟的地方吧。

“其实你不用这样的。只要把直播间关上,我会在很短的时间内把你传送出去。”沉默了一段时间的系统君,突然间钻出来冒了个泡。

哎呀,系统君主动出来了呢,一定要抓住。

“系统君,我早就想问你了,为啥我在山上扒人家衣服的时候你没有阻止我。”

“因为这并不是什么危险的事情,实际上,第一次直播期间我们积极鼓励主播多做些作死的举动。毕竟在新手保护权的规则下,主播可以完全不用顾虑自己的人身安全,直播时作死会使直播内容更加有趣,所以选择这种方式显然更加有利。”系统非常冷静的向燕小芙解释道。

燕小芙表示她竟然无言以对。

关了直播间,预测到那群看热闹的人们即将就要陷入又一次的斯巴达中,燕小芙舒了口气,然后开心的在原地蹦了一圈,对着系统君说:“系统君,快把我传送出去吧。”

连一个眨眼的功夫都没有,燕小芙眼前的景象就突然间变了,等再回过神来的时候,她就出现在了一条到处都长满了青苔的小巷里。

风中吹来了湿湿的气息。远处传来了女子的嬉笑和丝竹声,听起来既悦耳又美好,好似有着妖娆大胆的舞娘,正伴随着那翩翩弹起的琴声嫣然起舞。

燕小芙努力的踮起脚尖,眺望着远处的风景。只见不远处有一个尖尖的屋顶,上面装饰了无数的东西,远远的看上去就让人觉得华美无双,好似古代女人的三寸金莲一样,只是简简单单的立在那里就吸引了无数人的心神;屋檐的下方悬挂着数个大大的红灯笼,红的自由张扬,肆无忌惮,仿佛就要烧透了整个寂静深沉的夜色。

这里到处都是灯火通明。

燕小芙在这一刻怔住了,只有此时此刻,她才真正体会到了陆小凤世界的冰山一角。

系统君总是会在最需要的时间出现。它用着一贯冷静的语调对燕小芙说:“目前主播正位于杭州的西湖旁,这里距离花满楼的百花楼不远。不过系统建议等主播完全适应了古代生活后,再去接触花满楼,另外……”

“另外什么?”

系统君居然笑了笑,燕小芙发誓她好像从它的声音中听到了愉悦感:

“欢迎主播来到杭州,祝您工作愉快。”

数日后——

燕小芙的身上已经换成了这里的女人们最经常穿的款式,头上梳着繁复的女子发饰,侧身坐在一间饭店的二楼上,倚靠着围栏,听着一楼那个说书人口若悬河的讲述着发生在江湖上的那些荡气回肠的故事。

陆小凤的年代一直很模糊,这里有的人穿着明朝的衣服,有的人穿着魏晋时期的衣服,各种各样的类别混杂在一起,居然形成了一种莫名的和谐感。

或许这也是陆小凤传奇这个武侠世界独有的一种魅力吧。

燕小芙又往嘴里灌了一口茶水,听着说书人讲着那些武林中新生的后起之秀们。他先是满脸感慨的赞叹了一阵,然后用着钦佩至极的语气说道:“要说这江湖上的后起之秀啊,那就不得不提一提最近风头正劲的一个剑客,这个人就是万梅山庄的西门吹雪了。”

燕小芙想笑,结果一不小心被水呛着了,趴在桌子上咳了起来。

直播间里正欢快的刷弹幕:

“666666,我刚刚还在想说书先生怎么不提陆小凤呢,没想到人家直接说起了西门吹雪。”

“现在剧本才进行到西门吹雪刚刚出名的时候吗?伐开心,人家要直接看紫禁之巅。”

“哎呀,别说废话,主播的直播间讲究的就是真实,时间线都是排好的,才不会随便跳剧情呢。”

“我就佩服说书先生这个演员,从刚才到现在,都说了两个来小时了,愣是没一点没打呗儿的,听得我都入迷了。”

“可惜啊,就是长得不太好看。”

“23333333颜控都给我拖出去烧死。”

“都别说话!!不要打扰我听别人夸我家男神!!”

燕小芙嘴角挂着轻松的微笑看着直播间里的弹幕。从刚刚穿越到这里,到几乎完全适应了古代的生活,她也不过经历了短短数日的时间,但这几日发生的事情却是她之前的二十几年来从来都不敢想像的。

听着说书人在那里用激情的语调讲着她早就知道的事情,看着直播间里的人们用着逗逼的口吻相互吹牛和吐槽,燕小芙轻松自在地伸了个懒腰,心里想着,神仙过得日子也不过如此吧。

阳光正好,人若是没有烦心事,日子过得就快。太阳已经高高的挂在了空中,四处都飘散着荷花的香气。

说书人已经讲完了西门吹雪的故事,正在用大大的杯子喝着水。有的食客还没有听够,就把银子扔到他的面前,对他说:“先生,再讲一个新奇有趣的故事呗。”

说书人放下了杯子,笑着看向食客说:“那我就再讲个最近发生的稀奇事吧。”

楼底下传来一片叫好声。燕小芙也撑起了昏昏欲睡的脑袋,听着楼下的动静。

“话说就在前几日,那个死了张家三代人的镇子上出了一件大事。”

“还能出什么大事啊?”有人在一旁叫道。“那个镇子不早就被官府给封上了吗?”

“确实是封上了,据老人们所说,前朝匈奴来犯的时候,他们的骑兵一路从边境打到了南方,路经杭州的时候屠了城,把尸首都堆到了张家镇,从此以后,那块地方就变成了有名的凶地。”

“路过的老道士都说那里住不得人,张家人偏偏不信,结果可好,上至主人,下至仆人,一个人都没有逃出来。”有熟悉这段历史的客人咂着嘴说到。

说书人清了清嗓子继续说:“前些日子有一个经过张家镇的马车夫,他本来不想去那的,结果偏偏赶上那天他有点事,误了时辰,不得不抄近路走,结果你猜怎么着——”

“怎么着,总不能是张家人都活了吧。”有人不信邪的大声喊到。

说书人笑而不语,其实也就是默认了的意思。看到周围的人们将信将疑,他又继续往下说:“当时那个车夫都快吓死了,他战战兢兢的,努力装的跟镇子上的人们一样,最后强撑着从那里走了出来。不过他出来的时候倒发生了个意外的事,他看见有一个女子也跟着他从那张家镇里走了出来。据说那个女子长得还蛮清秀的,身上有个鲜明的特点,就是头发短短的,只用了一根黑绳子扎了起来……”

“噗——”燕小芙听到这儿,一口茶就直接喷了出来。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