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莱克文学网 > 小说库 > 我与透明的妹妹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29日

《我与透明的妹妹》精彩章节目录_茶茶丸小说在线阅读

我与透明的妹妹

作者:茶茶丸分类:都市小说类型:恋爱

=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找到你了!]

少女的话语中带着拖遢的长音,捉迷藏胜出般的愉快表情,笑眯眯地盯住我。

[那个……]

我困惑地和少女对视,眼前的人自己既不熟知也不曾有过一面之缘。要说她为什么对着自己微笑的话,原因只会是少女戴着笑脸妖怪的面具。

[什么时候开始的游戏呢?]

面具底下的声音听来像是为秋风拂袖略过的含蓄风铃,清爽醉人。

[我啊,找你找了很久很久呢!从这个世界创立时就一直在努力呐!]

少女要描述一只巨型未知物似的,夸张地伸开双手,身体也像要遮断日照般,紧紧地绷直。

[那个……请问……]

就算少女努力地想要说明什么,我也依然是一头雾水。名字和长相都不了解,突出的外表只有一袭漆黑色的装束,再怎么翻阅头脑中的人事簿也于事无补。

[不行呢,凌不可以忘掉我的名字啊。]

面具少女跳起舞原地旋转一圈,漆黑的头发因为离心力的缘故,像吸饱露水的荷叶骄傲地舒展开来,

[那么为了能让凌回忆起我的事情,特别决定!由最亲近凌的人开始,一个接一个地排除掉。]

[等一下,排除掉到底是要怎样?!]

[到最后,会来取走你的性命。]

少女用可爱的语调说完后,头也不回地离开。

[等一下!]

我大叫着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房间的灰白色天花板……

是因为刚清醒关系吗?天花板上生有一块长得很像北条次郎脸孔的霉斑。心理和生理都觉得厌恶的关系,我用力捏住污渍,不好的东西一定要从家里移除才行。

[啊呀,平坂君,刚睡醒就用力捏住我的脸,一直这样的话,我身体里的某个奇怪属性会觉醒的啦。]

居然不是霉斑,而是真物!原本施加的是除去异物的力道,现在是要捏碎脸颊骨的愤怒。

[为什么一声不吭地开始加重力道,再这样增加下去,我秀美脸上的五官就会挤到一起去的。难道说平坂君喜欢自己未婚夫身体紧凑结实的样子,再怎么说像那种肌肤之亲要等到婚后生活才行。]

一大早就见到令人生厌的脸已经够不爽的,那张光看到就想呕吐的嘴巴还在叽哩咕噜地说个不停,没有比这副场景更能触碰人神经的了。

[少在那儿胡说八道!]

我抓住北条次郎的手臂用力踩住地板,带着替全人类惩罚性骚扰色狼的战意,奋力把他摔出去。

永远继承不了父业的财阀家次子,在空中半翻着眼睛华丽地翻滚,最后砰地头撞倒墙壁上。

[不要一大早就在我家发表你的变态言论!]

我举起枕头,要给变态补上最后的一击。虽然是想这么做,手腕却被谁的手牢牢抓住了,像军人一样训练有素的力道阻止了我的动作。

我转过头,穿戴黑色西装黑色墨镜,满脸马赛克表情的恐怖保镖在身后排成一道弧线。外表是小市民内心是小市民每天的生活依然是小市民的我,第一次认识到有钱人家的少主,是跟普通市民多么不相同的异质。

还是在事情变得不可收拾前,跟这些人撇清关系比较好。

[这……这边可是我住的地方……你们这群不请自来……呜呜呜……]

我被脸上有一道刀疤的男人凶狠地瞪住,害怕得闭上嘴巴。

[竟敢动手殴打少主,你这个无礼的女人!]

[什么啊……私闯民宅的是你们才对!]

我费力地扭动着身体想要挣脱,未被束缚的另一只手也敲打着保镖坚硬的胸脯。

攻击力仅是1的柔弱反抗,只会让人联想到女孩子[讨厌,讨厌]的可爱粉拳。

好比在浓度升到最高的汽油雾中擦出火星,惹恼飞扬跋扈的大叔们已经足够了。

[你这个女人!]

保镖的手高高扬起,

[不要!]

我害怕地蜷缩身体,眼角溢出晶莹的泪水,惊恐的表情像小羊羔那样无助。

时间滴溜溜地旋转,即便轻微呼吸一下也仿佛经历了很多年似的,难以忍受的亢长。

我试探性地睁开一只眼睛,举起的手掌还在,又立刻闭上眼睛。

脸颊的刺痛依旧没有传来,这次我睁开双眼,可怕的保镖大叔看到什么恐怖的事情般愣在原地,在他面前挥舞手掌也呆然没反应。

几秒之后,大叔的脸颊居然红了起来,我环视其他的保镖们,一副[我能理解啦]的表情……

手被提起来,因为自己太矮小,还是恐怖大叔太高大的缘故,我的身体悬在半空,脚尖有点够不着地面了。

[仔细看起来,你还真像电视里的偶像明星,超可爱呢。]

[干……干什么,快放手……很痛诶……]

我不舒服地喊着,用脱离地面的脚踢踹保镖的大腿。

[放开姐姐!]

[凌君!]

房间的拉门迅速向一边退开,妹妹和一树小姐的身影出现在门外。

[一大早就叽叽喳喳,吵死人了!]

天花板从中间裂开一大块,公寓房东兼妖怪老太婆的声音,伴随着啪啦啪啦掉落的水泥块砸到可怕大叔的身上,抓住我的黑衣保镖连呜都没发出就昏厥倒地。

[进入别人的房间要先得到他人的同意,你们家人没教导过你们这帮无理之徒吗!]

妖怪老太婆操起房间里的扫帚,在空中挥舞一圈后,指着大叔们的鼻子。

难道是因为刚睡醒的关系,我觉得妖怪老婆婆瘦弱的佝偻背影,看起来是如此的可靠。

[姐姐大人!]

妹妹优子跑近瘫软在蹋蹋米上的我,抱住我的脑袋,温柔地抚摸后背替我压惊。

[到底是什么啊,这群人……]

一树小姐有些混乱地看着眼前的状况,站到我身边。

[搞什么啊,区区一个老太婆竟敢坏我们好事!]

复活的北条次郎和保镖们说着电影里的小喽咯才会说的台词,大声地叫嚣。

[哼,是不是老婆婆,等会儿你们就知道了。]

妖怪房东的脸上露出无畏嘲笑,应该说秒杀杂鱼的嗜虐比较合适。

以逸代劳的妖怪阿婆和外强中干的保镖加恶少互相瞪着对方,谁都没有先动手。

双方陷入僵池的泥沼时,拉门再次打开,穿着和服的两名少女出现在众人面前,她们分别有着墨染瀑布的黑色长发和细柳枝那样修长的马尾辫。

娴静成熟的神庭美奈子和元气可爱的神庭柔两姐妹,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我这么想着,前辈她带着一如既往的从容微笑走近我们。

[许久不见,外祖母。]

前辈说的是歪著木?崴瞩穆?外祖母?!

照相机定格的黑白画面出现修长的裂痕,心底里飞出的呐喊击碎了整张照片。

[咦咦?!妖怪老婆婆会有这么完美无缺的可爱外孙女?!]

[吃惊……]

[物种变异不只是在植物界,人类之中也会出现这么大的差异吗?!]

房东老太婆回头瞪了我们一眼,见到比恶鬼还要恐怖的眼神,我们吓得全身僵硬。

[好久不见了,神庭美奈子。神社的现任当家还记得我这把老骨头,荣幸之至呐。]

[诶诶,只要是神庭家的成员都您这位前任的相貌和做法,留有相当深刻的印象呢。]

前辈温柔地微笑着,仅用交谈来压制妖怪的老婆婆。

[啊呀……啊呀……]

房东老太婆认输似的叹气,苦笑地看着前辈,

[那时候的确是败给你了呢,不过美奈子啊,大清早就闯进关系到外婆晚年的重要公寓里胡作非为。现在年轻人孝敬的方法还真有点难以让人接受。]

前辈弯下腰,优雅地行了个挑不出半点瑕疵的礼仪,用温和莞耳的声音道歉说,

[非常抱歉,外祖母。破坏的东西一定会如数赔偿的,包括天花板。]

用肉体贯穿结实的钢筋混泥土,妖怪老太婆究竟是强到什么程度的怪物啊。

[这点倒不用了……美奈子,你啊,赢过你母亲都胜不了的人呢。]

房东收起扫帚,慢慢地转过身去,

[不过部下是那群没用的废柴,可是会被脱后腿的。]

[我会注意的,外祖母。]

[太失礼了,本大爷可是雇主的那一方!你以为重修神社,本大爷出了多少钱?!]

北条次郎不满地大声抗议,不过现场没人理会他就是了。

[那么,没用的老人就先退场了。]

[外婆~]

神庭妹妹担心地看着自己的亲人。

[要记得偶尔来这边陪陪外婆。]

房东脸上的皱纹舒展开来,带着自嘲的语气地说道。

妖怪老太婆的腿弹簧一样弯曲,接着像埋入地下的炸弹爆炸般,巨大的反冲力夹杂着水泥块和蹋蹋米的碎片,推动房东的身体消失在烟尘中。

[咳咳刻咳……退场方式还依然让人困扰呢,外祖母。]

前辈用飘逸的衣袖捂住口鼻。

[外婆……她……咳咳……一定是来见我们的啦……姐姐……]

神庭柔擦着眼角的泪水说道。

[窗户打开啊……小优子……一树小姐……咳……灰尘跑到眼睛里面去了……]

一阵鸡飞狗跳之后,房间里的灰尘渐渐散去,周围的东西变得清晰可见。

穿着巫女服的神庭妹妹偎依在前辈怀里,前辈正帮她轻轻地吹去揉入眼睛中的灰尘。

北条次郎和大叔军团们遭受灰尘的洗礼,黑色的西装变成像癞皮狗一样的颜色。

妹妹优和一树小姐在刚才就躲进我的怀里,没有被波及到。只是差不多该放开我了吧,两个人都是。

[后辈。]

前辈她走到我面前,

[是……]

我回答着,总觉得前辈跟以往从容不同,非常严肃的表情。

[比赛在今天下午就要开始了。]

[咦?啊,是……]

[后辈,你真的要参加这次比赛吗?]

[当然要,前辈,我不明白你想说什么。]

神庭前辈盯住我的眼眸看了一会儿,我也认真地回应前辈的疑惑。严肃的气氛消散不见,前辈恢复成亲和微笑的样子。

[我知道了,平坂君,我会全力帮助你的,不过之后,你要付给我相应的报酬。]

[付不起的话,要用身体来偿还呢。]

[非常感谢你,前辈。]

我握住前辈伸过来的纤细手指,和女孩子握手不能整个包住,母亲大人是这么教导来着。

[姐姐……身体……]

小优子脸有些红红的,是刚才灰尘的缘故?

[咦,平坂君要出卖自己的肉体吗?!]

一树小姐不可思议地喊道,用身体来偿还不就是供给劳动力的意思,有什么问题吗?我听到周围[还真是大胆的女人呢][平坂君的身体……]之类的小声讨论,歪着头想。

五分钟后,我、妹妹、一树小姐、神庭前辈、神庭柔,还有北条家的余赘北条次郎,坐进同一辆开往学校的加长型轿车里。顺带一提,我跟妹妹和一树君穿的依然是睡衣。

随着路程的增加,消耗的不仅是消耗汽油的容量,还有我的烦躁值。挑战最能忍耐场合并快要打破吉氏世界记录的我,最后终于前功尽弃,用力把脚踩在一直盯着我胸口看的变态脸上。

[前辈,不能把这个变态丢出车外吗?]

在脚底和车座位之间的五官挤到一起,即便这样,被牙齿咬住的舌头还拼命发表着主人的白痴言论,

[平坂君……再这样踩下去……呜呜呜呜……]

居然一脸恶心地笑着,大概已经不行了,这个人……

[我也有相同的想法,但是,后辈。对捐赠大量金钱的施主做出过分事情的话,神大人也会生气的。]

[正是如此,平坂君,这次比赛的赞助商也是我们北条财阀没错,可爱的小猫是永远逃不出本大爷的手心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神庭柔的马尾辫不满地甩动,

[感觉好恶心……]

[凌君,我会努力保护你的。]

[姐姐大人……]

[吵死了,你们这群女人!]

听到大家私底下的议论,北条次郎羞恼地吼叫说,

[为什么站在你们面前是如此优秀的人类,身为同类的你们居然没觉察到……&%*@#]

大家看着口若悬河开始自夸的男子,无奈地叹了一口气。

[姐姐……]

皱起眉毛的神庭柔凑到前辈耳边,然后~咬耳朵咬耳朵咬耳朵咬耳朵咬耳朵~

前辈微笑的脸开始出现些许的变化,眯在一起的细长眼睛缓缓睁开,

[呵呵,在我们到之前,北条对后辈做过那种事情啊……呵呵呵呵……]

前辈的眼睛,像细心打磨的宝石般美丽,散发出的却是来自寒冬地狱冰冷恐怖的光芒……

从行驶的车窗中丢弃出去,上面标有[可燃不可再生]的人形垃圾袋,那是在那之后发生的事情了……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