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莱克文学网 > 小说库 > 将女有为:公子独宠我一人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29日

《将女有为:公子独宠我一人》精彩章节目录_小满大艺小说免费阅读

将女有为:公子独宠我一人

作者:小满大艺分类:古言小说类型:宫廷斗争

长安一战,苏宁战死,苏婉清绝望自尽,然上天又让她回到两年前,逆天改命。...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苏婉清见状连忙出来打圆场,她笑魇如花,眉目间柔美娇羞,走过宁远洋身边如同人间精灵一般灵动机巧。

“姐姐,比武点到即止,也给宁公子留下点颜面才好。”这最后一句,苏婉清是伏在苏宁的耳边轻轻低语。

宁远洋呆呆地望着眼前少女的背影,鼻尖萦绕着少女身上独特的清香,不由愣在了地上。

苏宁闻言娇哼了一声,扔下了青鳞剑,淡淡说道:“今日且到这里,如若你武力精进,随时可来挑战我。”说罢转身进了正堂。

苏婉清见姐姐走了,扶起宁远洋,看着他盯着自己愣神,俏脸微红,不由娇笑道:“宁公子莫要再看了,还不拿起你的剑,随我前去见姐姐。”

宁远洋闻言尴尬不已,连忙拍拍身上的灰土,提起青鳞剑便乖乖跟在了苏婉清的身后。

苏宁瞧着宁远洋跟着苏婉清进了正堂,不由奇怪:“宁公子,莫不是想要留在苏府用膳?”

苏婉清闻言无奈,姐姐这是下了逐客令了。她转身俏生生的看着宁远洋,吐了吐舌头,眼中有些许歉意。

宁远洋心中大感害臊,朝苏宁拱了拱手,便快步出了苏府。

苏宁见那宁远洋走远了妹妹还在瞧着大门不肯进屋,出声道:“清儿,回屋来,女孩子家家要知羞臊。”

苏婉清闻言吓得一个激灵,眼中闪过不舍。自幼父母便离开了,长姐为父。苏宁平日里待自己像是母亲那般温柔,可有时也会像父亲一般斥责自己。

“清儿谨遵姐姐教诲。”苏婉清回首,冲着苏宁露出了笑容,两个小巧的酒窝挂在面上,看起来甚是可爱乖巧。

苏宁看着眼前的妹妹,心中柔情,自己哪里舍得真的责罚她。

只是清儿对宁远洋的态度令苏宁疑惑不已,自己这个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妹妹,好像对宁家小子颇有好感。

“清儿,快到姐姐身边来。”苏宁朝着苏婉清招手,自父母走后,她独自一人撑起苏府,心中甚是劳累苦闷,只有跟妹妹在一起时才会缓解。

用过晚膳后,苏婉清望着窗外的月亮,回想起前世的记忆。

“姐姐,清儿馋那晚市上的桃花酥了,清儿想与姐姐同去买来。”苏婉清对上一世长安城的安乐祥和已是许久未见,正欲去街上瞧瞧这久违的和平。

苏宁闻言轻抚着苏婉清的头,担心她的身子,言道:“想吃让管事买来便可,你身子需要静养,这两日还是不要出门为好。”

苏婉清也不应声,只生生瞧着苏宁的眼睛,隐隐有要哭出来的迹象。

苏宁被她看得无奈,发声道:“也罢,我也许久未见长安城的夜景了。”

苏婉清闻言眼中光华流转,那两个小巧的酒窝又挂上面颊,煞是明艳动人。

“一言既出驷马难追,清儿去换身衣裳。”苏婉清银铃般的声音回荡在苏宁的耳边,只引得她舒心。

月朗星稀,长安街头的晚市喧闹非凡。苏婉清跟在姐姐身后,看着长安城百姓们脸上的笑容,她有种恍若隔世的错觉。

忽然迎面走来一人,打眼瞧去,此人身穿黑色锦衣,上面绣着一只金丝大虎,手中一把折扇展着,他面色略微有些病态的苍白,双目却极其有神,不时有精光闪过。

“两位姑娘,在下观你二人眉宇间有煞气回转,怕是今晚会逢不测,还是赶紧回家的好。”那男子与苏家姐妹擦肩而过,却口吐一句这般不吉利的话,令苏婉清皱眉不已。

苏宁闻言更是对此人心生厌恶,依她的性子,那人怕是在讨打。不过苏婉清在场,苏宁便压下自己的脾气,两人只快步离开。

被这般打扰,两人都没了赏夜的兴致,买了桃花酥便要还家。途径太湖时,苏婉清隐约听得凉亭旁传来低语声,窸窸窣窣听不清楚。

只听得“夜枭、卧底”堪堪几字,重生的苏婉清顿时想起叛国的慕容复,不由当场惊叫出声。那声音戛然而止,苏宁正奇怪妹妹怎么了,便被苏婉清拉着跑了起来。

苏宁正是诧异,忽然凉亭旁的林子里冲出几个贼人,手持弯刀杀向苏家姐妹。

“糟了,没带兵刃,清儿快走。”苏宁习惯性的伸手摸剑,落了个空才想起今日出门并未携带兵器,不禁大惊失色,将苏婉清护在身后。

那刀刃快要砍向苏宁时,远处飞来一剑击飞了弯刀,宁远洋从远处奔来:“贼人住手!”

苏宁提起宁远洋的剑便杀向前去,留得苏婉清在原地呆呆的看着宁远洋。

“快去助我姐姐。”苏婉清眼看着姐姐深陷几人的包围,急得快要哭了出来,对宁远洋喊到。

宁远洋闻言点了点头,将苏婉清安顿在凉亭后,便转身冲向贼人。

苏婉清望着姐姐和宁远洋的身影不知所措,耳边传来一句低沉又富有磁性的声音。

“苏姑娘不必担心,令姐与那宁远洋武艺都不凡,区区几个贼人还奈何不了他们。”苏婉清回首一看,正是晚市上与她擦肩而过的男子。

“你是何人,又怎么知道我们今晚的境况?”苏婉清言道,心中对面前的男子惊疑不定。

“在下陆奕,略通天象占卜之术,算出姑娘今夜有次劫难,特意提醒,却不曾想被姑娘不当回事。”男子拱手一礼,淡淡说道。

“你可知道那是夜枭的密探,才不是平常贼人。”苏婉清说罢自觉失言,听闻夜枭二字,陆奕的眼中闪过异样,不过很快掩饰下去。

“有些事情,姑娘还是不要干预的好,在下告退。”陆奕隐秘的向那帮贼人做了个手势,转身离去。

随着陆奕的离去,贼人们也都纷纷四散而逃,苏宁美目含怒追了上去。

苏婉清见姐姐追了去连忙上前,见宁远洋臂膀衣衫破损,其中有血迹流出,不由惊叫:“宁公子,你受伤了。”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