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莱克文学网 > 小说库 > 千年邂逅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29日

《千年邂逅》精彩章节目录_血色天都小说在线阅读

千年邂逅

作者:血色天都分类:古风小说类型:战争

曾记否?前世古树旁,你我烙下三生约,一朝情迷,一眼万年。君为铸剑,茶饭不思,泪眼笑,矜姣姣,我只身投入剑炉,只为成君之愿。一刻千年,一瞬一生,你在我身上刻下“衷情”,至此一生未娶。一曲心音,涤荡了世间尘埃,一缕花魂,沉醉了唯美忧伤。“可.....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小竹屋里,源夕撩开布帘,却被眼前的一幕怔住了。

墨发霓裳,蓦然回首间,如烟雨中莞尔一笑,眼波浩渺。

“云曦?” 他失声喊道。

只见那人轻轻挪到源夕旁边,将头轻轻靠在他肩上。

源夕安静地看着她,凤眸瑶鼻,随即伸手抚了抚那头垂肩而下的墨发。

但红霓裳敞开处的赤凰纹身却让他回过了神,纹身的方向不对。

也许是云鸳发现了源夕恍惚的神情,她朝他吐了吐舌头,“是不是很像?”

“云鸳,以后不准你穿她的衣服。” 他别过头,不再看她,却是叹了一口气。

云鸳眼睛里闪过轻微的诧异,却又是不解,捏了捏他的鼻子,旋即笑道,“说,你是不是想云曦姐姐了?”

“云鸳,你也不小了,还跟个小孩子似的。” 源夕打掉她的手,转身,朝外面走去。

“我这不是为了给你解闷吗,怎么生气了?”

云鸳追了上去,一把抓住他的衣襟,“云曦说了,要你好好照顾我的,你怎么可以随便对我发火?”

源夕一怔,回头望了她一眼,那张脸,真是出落地和云曦越发一致了,只不过云曦,较她多了几分狡黠少了几分天真。

“好了好了,熬不过你,我给你做好吃的,行了吧?” 源夕无奈地摇了摇头。

话语一出,她立即给了源夕一个猝不及防的拥抱,“我就知道,源夕对我最好了。”

竹屋内,云鸳对着那一桌子精美的食物,眼睛里放着光。

源夕将菜肴轻轻夹到了她嘴边,云鸳开心地张开嘴接了过去。

“今天怎么做这么多菜?” 她用手抹了抹嘴边的油渍,疑惑道。

源夕没有回答,只是默默地给她夹菜,堵住了她那张充满着各种稀奇古怪问题的小嘴。

“今天吃得好饱,源夕,我以后还可以这样吃吗?” 云鸳捧着肚子,靠在椅子上,懒洋洋地直打盹。

“也不知道云曦知道我把你喂成了小胖子,她会不会怪我?” 源夕看了云鸳半晌,发愁地摸了摸额头。

“就算你喂再多,我也吃不胖的。

夜入三更,源夕悄悄起了床。

原本打算一个人出发去找云曦,天光似水,落在他金纹黑衫上,带着几分寒冽。

他悄悄推开云鸳的房门,也许是为了离别,想再看她一眼,但房中的景象却是让他一惊。

云鸳虚弱地靠坐在床头前的地上,发髻散覆,墨发凌乱流泻腰畔,却是痛苦地咬着下唇,秀目紧闭,全身似在痉挛。

他慌忙丢下肩上包袱,疾步上前,将她扶起。

“云鸳,你这是怎么了?” 源夕将她的头紧紧埋在自己胸口。

也许感受到脸颊边处的温暖,听到声音,她无力地睁开眼皮,苍白的脸颊没有泪水,只有一丝微弱的笑容,指尖微凉,慢慢敷上他温热的脸颊,“别担心,我没事……”

源夕抓住她冰凉的手,却见她下唇早已被咬出血色,双手不禁颤抖。

“其实……我得了一种怪病,楼将军说他有办法,所以姐姐才不辞而别……但我知道,那只老狐狸,一定是骗姐姐的。”

源夕不动声色,只是静静地听她继续说着,泪至眼睫,最后却硬憋出一个笑容。

“没关系的,没关系的,只要你好起来,大家都能理解的。”

云鸳却只是摇了摇头。

源夕伸手理了理她的云鬓,又熟稔地替她把凌乱的头发扎成髻,手间是一根透亮的银簪,那是云曦留给她的。

云鸳扫了一眼地上的包袱,却是紧紧抱住了他,“能不能别留我一个人在家……我害怕。”

“那我带你一起走。” 源夕温柔地看着抱紧他的云鸳。

云鸳抿了抿咬破皮的下唇,将脸深深埋在他怀里,全身依旧不停地颤抖着。

他看着怀里瑟瑟发抖的云鸳,心下一痛,抱住她的手臂又紧了些,耳边轻语,就像哄一个不足岁的小孩子。

闻着怀里好闻的阳光味道,云鸳却是安静了下来,乘源夕不注意,她仰头在他脸颊边轻点了下。

血迹形成的吻痕火辣辣在脸庞烧着,源夕立马清醒了过来,不留痕迹地抽回手,再看怀中小狐狸般的云鸳,心下不由得一漾。

她已经不再是那个可以被他牵着手、睡在他怀里的小女孩了。

过了好一会儿,他才低声说道,“早点睡吧,明天我们一起出发。”

起身,掩上房门。

回到自己房里,窗柩下飘进的月光,照亮了他半边布满纹身的脸。

静静地在床上躺下,翻转过身,却是没睡着。

门口传来了静静的敲门声,他没有过多的理会。

夜已深,恍惚间,他却觉得身畔躺了一个人影,回过身,只见云鸳抱着小枕头,缩在一团。

他无奈一笑,将身上的被子全数盖到了她身上。

起身,推开门,坐在门槛上,呆呆看着月下那盛开的白月季。

清晨的第一抹阳光刺破了夜的黑暗,源夕静坐了一夜。

携一刻晨曦,看一朝云霞。

我想要的,无非是每个明天都能看到你那若晨曦般的笑容爬上你无暇精致的脸。

他伸出手,似乎想要抓牢花海中那渐行渐远的红影,下一秒那红影却突然出现在他面前。

再也忍不住思念,只想牢牢将眼前红影圈住,埋在她喷香的墨发里,生怕她再次遛走。

云鸳靠在他肩头,这一刻,她感到很幸福,因为这是源夕第一次主动抱她。

“源夕,我饿了。”

云鸳在他怀里缩了缩,语气低落了些,但听起来更像是撒娇。

“好,我煮东西给你吃。”

但下一秒,他慢慢将怀中的人推开,站起身,朝里屋走去。

“源夕?”

他半偏过头,温声道,“等下就好。”

云曦对他的嘱托,始终萦绕在他的心头,他长舒一口气,走到后厨。

窗外,鸟儿的罄鸣声欢悦林中。偶尔,会有那么一只青鸟,落在窗头,探头探脑地看他做菜,声音如林间脆笛般婉转。天边,一群光影滑过寂静的曙光,掀起阵阵涟漪。

他抬头,望着天际上依稀留下的灿灿晚星,无声的风香在晨光中弥漫,带着竹叶的清香,沁人心脾。

端起盘子,解下围裙,走到前屋,左右顾盼,却没看到云鸳的影子。

来到门外,往花园里一瞧,却见那方红影埋首凑到了一朵硕大的牡丹前,手指不断拨动花蕊,似乎想把它一根根数清。

看到这样的情景,他不由自主地扬起了唇角,悄悄溜到到她身后,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

云鸳正数得投入,被这么一惊,匆匆回头,惊鸿一瞥间,却让他失了神。

晨光微熹,微微散乱的墨发半垂在肩头,秀眉斜飞带入乌鬓,睫毛带着点点晨露,丝丝分明,紫眸忽闪,清澈如许。

突然,云鸳垫起脚尖,小手抚在他额头上,沉默了一会儿,疑惑道,“源夕,你是不是发烧了?”

然后又握起源夕的手,放在自己额头上。

他回过神,平声道,“你要再调皮,我可要一个人走了。”

“那我……” 云鸳突然反手环上了他的肩膀,怀里一转,像只小猫一样,慵懒在他肩头。

“乖,听话。”

她摇了摇头。

“反正,云曦把我交给你了,你就要对我负责。”

云鸳撅了撅嘴,接着双手紧紧环过他的腰,将头埋在他怀里。

他却宛如触电般,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柔软在怀,温存间,怀中女子的幽香宛如一只无形的手,挑拨着他全身的毛孔。

仿佛陷入一场迷离的梦中,天地翻转,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

也许是感觉到他全身的滚烫,云鸳抬眸,自睫毛下瞥了他一眼。

“源夕,是不是我勒得太紧了,你喘不过气来了?”

她立即松开手,担忧地看着脸红成大猪蹄子的他。

“我没事。” 简单的三个字,就如以前,他承诺她任何事,说话间,那么的云淡风轻。

暖阳刺破晨雾,将满园花色笼罩在光的色彩中,一滴晨露凝聚,滑落在嫩绿的新叶上。

清风习习,掀起丝丝长发,空气中弥漫着淡淡花香,暖阳自高远长空铺洒而下。

云鸳压下扬起的墨发,看着他一步步朝竹屋走去,一行清晰的足迹写在柔软的草皮上。

高大清拔的身影沐浴在阳光中,金光在他纹金饰黑长衫缓缓晕染开,那逆着光的褶皱阴影处,深邃而冷峻。

这熟悉的身影,却是一直萦绕在她的梦中……她饿了,总能吃到香喷喷的热食,她困了,总能安然地在他身边睡着。

一声鸟鸣,唤醒了沉睡的大地,也将她的思绪拉了回来。

她抬头瞅了一眼树梢上的那只青鸟,眸底淡淡转出一笑。

前屋里,源夕早已经坐在了饭桌前。

见她走近,伸手便将一个面饼推到了她面前,自己却吃着昨天剩下的残羹剩饭。

面饼有些凉了,但云鸳心底却热乎乎的。

她扫了源夕一眼,犹豫了一会,抢过他手里的碗。

时间仿佛陷入了静止,两人就这样对视着,云鸳小脸一红,缓缓伸出手,手中是一个面饼。

“我们一人一半。”

等了一会儿,源夕既没有接过面饼,也没说话。

她有些急了,下意识地用墨发挡住红透了的小脸,嗡声道,“我也想对你好。”

源夕略微有些无奈,看着她抢过去的大碗,轻声道,“那些东西再不吃,会坏掉的。”

“那我……我吃掉。”

云鸳拿起饭勺,往嘴里扒了一大口,只觉得难以下咽,但源夕正在看着,心一横,愣是硬生生地吞了下去。

“看来我们的小云鸳真的长大了。” 源夕一笑,抬手轻轻摸了摸她的头。

云鸳很乖地任他摸着,只是,等他摸完后,她就准备缩到他怀里去喂饼给他吃了。

源夕身子一僵,连忙起身,扶住她的肩膀,正色道,“都已经是大姑娘了,怎么还缠着哥哥?”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