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莱克文学网 > 小说库 > 罪国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29日

《罪国》精彩章节目录_嘘6183小说

罪国

作者:嘘6183分类:悬疑小说类型:战斗

报社的一名懒散记者,莫名被卷入事件中。十五年前的惊天惨案。杀与被杀者之间充满混乱与血肉的惨剧。...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秋天的夜晚依旧是那么闷热,管理四季的神应该是忘记把秋天召唤出来了,或者是干脆翘班?“这种天气一般叫秋老虎啦!”回家看到的是一只吉娃娃。“你是不是觉得我是一只吉娃娃?”“哇哦,心灵感应!”吉娃娃甩了甩自己的长发,“是你太容易被看穿了。”今天的姐姐似乎有点不在状态,平常是的话应该更……嗯,怎么说呢……“大姨妈?”回应我的是一个熟悉的巴掌。

给自己的身体进贡了些冷菜冷饭之后,我坐到电脑前。“嗯,这个点应该他们应该还在上班。”打给了一个上次通话记录在一年前的号码“这不是我的千秋万代嘛!?”秒接啊……怎么说呢,黑庶应该还和以前一样,朋友不多。“谁是千秋万代,说了你这个笑话不好笑,别废话了,找你有事。”直来直往是我做人的一贯风格……嗯?一般说这样话的人都是傲娇?喂喂,你这样的思想很危险呢,女孩子说不要就是不要哦!“帮我查点东西,1999年秋全国诱拐事件。”对面沉默了那么十秒“啊?对不起你再说一遍?你回去当刑警了?”我躺到床上去“回去的话怎么还会拜托你去查。”看了一眼墙上的合照,嗯,警服的我还是很帅的“帮我黑进资料库里查一下,对你来说,家常便饭吧。”电话的那头传来一声像是看到羊驼的笑声“我好想吃巧克力啊~”嗯,难得有人能让我的青筋凸起了“明天带给你,先帮我查。”“可是我现在就想吃唉?”好,愤怒值已满“……我现在给你去买。”已经不是可以靠愤怒就解决事情的年纪了呢……唔,风油精吃了应该死不了人吧?

其实报告文档的资料已经很详细了,不过我是为了确定这个文档的来源,而不是准备去破案,所以如果能查到这文档在资料库里的话,那么就可以揪出原作者。“……嗯,没找到啊。一般来说没有解决的案件都在这里才对啊。”大家知道黑客的房间是什么样子的吗,充满高科技和电脑,嗯,确实有,不过年轻时候的我没想到还有泡面盒和烟灰组成的山堆。

“你试试在往里面找找。”

“啊?在往里面找的话,万一触发警报,我这里马上就有荷枪实弹的警察叔叔过来的哦。”

“你不就是技术才被老队收编的吗,还特意从监狱里放你出来。别废话赶紧找。”

“找就找,这么凶要干嘛啊?”

“还想吃一下风油精巧克力?”

“……对不起千秋万代大人。”

——无聊的信息操作大约进行了五十多分钟,总算有了些眉目。

“有了有了,你看看是不是这一份。我先出去抽根烟。”

“还算你有敬业精神。”

我点开这份档案,粗略的浏览了一下,似乎和我手上的一模一样。

“嗯?死者资料后面还有?”

订正,这和我手上的相比,好像还有更多的信息。

“黑庶,去给我买点夜宵和咖啡,我请客。”

四个小时后,深夜四点。

“黑庶,你怎么看。”我捏了捏自己的脸,在确认这不是做梦。

“大人,我不知道。”黑庶那略微调皮的发际线上布满了汗水。

气氛变得凝重的原因,如你们所想,就是这份文档,死者信息后面写的东西。

“你觉得这些东西的可信度有多高?”

“我个人是不相信的”黑庶擦了擦额头

“但是国家机密级别的恐怖故事你听说过吗?”

“没有。”

想必各位看的是云里雾里,是时候该给在座的各位讲解一下了。我手上的文档里,发生过两次尸堆事件,第二次有仔细的说明,犯人用黑色小包将受害者们分尸并投放。但第一次呢?答案就在这份[国家机密]里。

“尸体出的地点是深山,山上的住民出门捡柴火时发现并打电话报了警。附近的住户仅此一家,所以得到的信息有限,排除住户为嫌疑人的可能性。”

显然,我手上的这份,可能是某个级别不是很高的人整理的。

“发现尸体的时候周遭有血所画成的圆形图案,无法考证来源,推测为宗教犯罪。尸体呈现出不同程度的腐败,没有左手和右眼。嘴部被用针线封上。”

“所有受害者,没有心脏,取而代之的是一块刻着不知名文字的未知金属,通过专业人员验证并不是现在已知的任何金属,测试后坚固程度约同于为碳素钢,但拥有自我修复的功能。根据法医报告,四十七具尸体极有可能是在活着的时候被掏出心脏。”

天呐!再一次说出这个单词的并不是我,是一旁在看着的黑庶。

“所有死者被排列在巨大的血环里,看样子这个排列有特殊意义,下附图”

我只有四个字,惨不忍睹

“圆环的中心位置,有一个大约4X4米大的烧焦痕迹,下附图”

这看上去……像是一个门?我仔细的端详这张照片,甚至能看到门把手。我想这份报告的制作者不会遗漏这个细节的。

“烧焦痕迹疑似一一个内开门,可能与宗教信仰有关。”

再往下是于死者之间的信息整理

“死者之间大部分是毫无关联的他人,极个别几人之间有些许关联。但据调查大部分人都有心理疾病或者过极大的心理创伤,列如在9岁时被绑架并且监禁长达三个月的三名高中生。钟闾、北亚琴、虹乔。亲眼目睹自己的父亲被杀害的谆风、遭受过**的夏里椛等等。犯人看似无目的性的诱拐,实际上是有着极大的针对意义寻找着绑架目标。”

剩下的大约就是一些验尸报告,以及死者们的不幸经历,这里就一带而过。

“在第二次发现大量尸体之后,专案组收到一封匿名信件,疑似犯人发来,原文为‘俗世愚者的无聊演出我已经看腻了,来收拾一下这些残肢末端吧。’专案组立即组织大量人马并通知了当地封锁该地区所有出入口,禁止任何人通行。现场只能以尸山血海来形容,下附图”

“呜,呃哇啊啊啊啊啊!这是什么啊。”我闻到一股风油精的味道“你真吐了啊!?”

也怪不得黑庶,这组照片,真的如同写报告的人所说,尸山血海。

看建筑的风格应该是一间废弃的工厂或者仓库,占地非常大,可能是什么高污染作业所以周围没有任何居住者。第一组照片是在进入工厂的大门,门口赫然就挂着一具尸体,似乎是被人用绳子吊死在了大门上,或者死后被人搬到了这里。接下来每一张照片都是一具尸体,上面大致描写了缺失的部位和死亡原因。“有一部分人的死法与其他人不同,推测受害人之间也有互相加害的可能。”前面的照片倒只是单张照片,让黑庶吐出来的,是一张看上去是仓库深处的照片,“里面密密麻麻的是人的内脏和左手。”下方有注释:“所有受害者的左手都在这里,594只。以及一部分的内脏,但是没有心脏。手被摆成圆环,每一层为99只,一共六层。被叠起。中间用以内脏铺平,里面躺着一个高大男子,被用绷带包裹全身。”

如果说这张照片给人的感觉是恶心的话,那么下一张就是诡异了。

因为下一张,那个缠满绷带的人,站了起来。

注释只有三个字:“他醒了。”

一瞬间,小小的出租屋里突然黑了下来,电脑也因为失去了生命来源而死亡了。“黑庶!怎么回事!!?”我喊了喊黑庶,但他人不知什么时候不在了。我试图朝门口走去,黑暗带来的不适感还没有消失,我只能用双手像个盲人一样前行,小小的屋子只有那么二十来平米,我一起身走两步摸到的却不是本应该很近的门,而是……湿润的头发

我下意识的以为是黑庶,想起自己还有手机这么个可以照明的工具,拿起手机,对着我的面前,却发现依旧是一片漆黑,黑庶不在这里,刚才我摸到的那湿润的头发也不见了。“干!怎么回事!?”我把手机的手电筒打开,环顾四周,突然发现我不在出租屋里,而是那个充满血肉的工厂里,我的身上被套上了枷锁,浑身满是血腥味。我无法处理面前的发生的事情,突然,肩膀被人拍了一下,回过头去,下一刻,我死了。

“喂……喂,醒醒秋仟!”肩膀被人疯狂的摇动着,

“你是不是精神错乱了?”

“我怎么了?”我的头好痛,好像要被撕裂了。

“我去外面吸口烟突然发现你里面声音不对,进去一看你掐着自己的脖子,力道大的离谱!我费了好大劲才掰开!”

“呃……什么?……我有说什么吗?”

“没有, 但好像你的眼神很不对,似乎……像是见了鬼。”

“我看着文档后面就没了意识,唔,啊啊,我的头!”

但是黑庶接下来的一句话,让我彻底忘记了头疼,倒不如说,他让我在别的意义上,开始头疼起来了,

“文档?什么文档?”

“啊?你在说什么啊?”我感觉他疯了。

“你才是,你在说什么啊”他似乎感觉我也疯了。

“我今天来不是拜托你帮我黑进资料库里查东西吗?”

“你别开玩笑了,你今天来不是因为你姐姐让我给她找点不可描述的资源吗?”

我沉默了,我看得出来,黑庶不是在开玩笑,这个人在正经事情上是不会乱说的。

“黑庶,你现在黑进资料库里,快。”

“好、好的。”我的脸色貌似不是很好看,黑庶没敢多问。

我指挥着他黑进了我刚才还在看的地方,却发现找不到那个文档。

“被删除了?”黑庶问道,

“不对,可能开始就没存在过,我似乎,被人耍了。”

我又确认了自己手里的U盘,本以为这一份大约也不见了,却发现他依旧安静的躺在我的U盘里。

“嗯?你原来要找这件事情的报告啊,我有啊!”

我的脑子似乎接收到了无法处理的信息,

“你不要那样看着我,这是我祖父经手的案件,这是他走之前交代我要好生保管的几个档案之一。”

“你祖父,这可是犯罪啊。”

“你现在不也是在犯罪吗?”

“……无言以对。”

黑庶在他的柜子里翻了半天,总算找到了一个很有年代感的档案袋。“给,这就是你要的那个档案。”

“是我刚才看过的那个……”

那个原来是黑庶的祖父写的啊。

“你祖父,生前有没有提过这件事情!”

黑庶喝了一口我的咖啡,“别乱说,我祖父还活的好好的!”

“你刚才不是说他走了?”

“不是那个走了啦,是回老家了。”

“你老家在哪?”

“泉州来的。”

“带我去见他,现在,马上。”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