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莱克文学网 > 小说库 > 梧栖鹤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29日

《梧栖鹤》精彩章节目录_泼酒成舞小说免费阅读

梧栖鹤

作者:泼酒成舞分类:古言小说类型:虐恋情深

楼中美人们腰肢盈盈,衣袂上染着欢愉中新染上的酒渍,不知疲倦地舞动,好一幅绮丽光景。再细看去,才发现满楼的美人竟无一例外,都是男子…自小跋扈暴虐的愣头青轻云郡主,背负不可说身世的“雅妓”梧公子……本以为身在无间,携手回望,却从来都是身在桃源不自知。美人?天下?本郡主若都想要,又如何?...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绮罗纤缕见肌肤,红裙妒杀石榴花。--上文

世人偏爱颜色好,若有美人如斯,看一眼不知要勾掉多少男儿的三魂七魄

但若这个美人不巧名曰轻云?

看一眼只怕要减寿。

------

阎罗既已进府,总得招架。

鸨母握住自己抖成拉面师傅一样的手上前行礼:“不知轻云郡主芳……芳驾降临,老妇惶恐莫名…… 只是,一月之期尚早,不知郡主今夜前来可……可是有什么要事吩咐老妇?”

女子轻撩裙衫随意坐在最近的一个花凳上,突然笑意盈盈,水杏眼弯成一双满眼桃花的狐狸眼。

“我说鸨母娘娘,轻云想来便来了,就算日日来照顾生意,鸨母想必也是欢迎的吧?”

巧笑倩兮的少女,开口还是带着三分笑的轻松语气,说出的却是虎狼之词。

“老规矩,还不快把阁里的美人哥哥们,不管长的短的一个不少的叫到我面前,”

“若是少了哪个——” 江容鹤指尖插进一只酒杯中随意拨弄着,在桌布上染出一片血红的酒渍,“我可是不开心的。”

“是是是,奴下怎么敢呢。”鸨母看着少女染上红色酒液的莹白手指,只觉得下一秒可能染的就是自己的颈上血,连忙跟小厮招手示意将阁内妓生都召来。

不多时,堂中已经软香绿玉地塞了一团,不管是艳生还是一贯清高矜持的雅生都一个个衣衫交叠地挤在一起,像被风霜凌虐了的花团似的皱巴巴。

小厮面有为难地在鸨母耳边低语“【那位】…要叫吗?”

鸨母赶紧一记眼刀,住了他的口,又堆上笑走到还在百无聊赖地玩着酒杯的江容鹤面前两尺,轻声回报:

“殿下,您要的人,都在了。”

江容鹤歪歪嘴角,懒懒的抬起眼皮目光一扫而过,接着抬手就把酒杯甩在了鸨母脚下。

“鸨母娘娘,我说的一个也不许少,莫非是没有听清楚?” 玉白的脸上已然飞上一抹怒色。

不知何时,身后的【青衫男子】已走上前,轻轻揽过她的手用一方白绢为她温柔擦去沾染的酒液。

鸨母吓个半死,“莫非是这些美人颜色惨淡,入不了……入不了殿下的眼?下奴定再为殿下搜罗……还请殿下改日……再来过目。”

江容鹤抬起手腕把手指搭在青衫男子掌心,任他细细擦拭着手上的酒珠,怒色稍微淡了些,继续开口。

“这些庸脂俗粉连给我的莫寒提鞋都不配,你也敢拉出来脏我的眼?”

说着江容鹤又是笑意盈盈地冲着青衫男子一笑:“【莫寒】,你说是不是呀?她怎么能拿这些丑八怪糊弄我,不知道我的眼光已经被你养刁了嘛?”

青衫男子微微一笑,不语。

江容鹤扭头过来,又换上森然的冷笑对鸨母说,

“半炷香内,让你们那个雅魁梧公子洗白了熏香了给我拉出来,否则这世上若是又多几条孤魂野鬼,可怪不得轻云了。”

鸨母一口银牙快要咬碎,还想挣扎,“可梧公子有规矩一律是不肯见客的,郡主您这不是砸我们饭碗吗?”

江容鹤没了耐性:“我不想再说第二遍。不肯自己出来见客,就给我拖出来见!”

鸨母眼一闭放弃挣扎,正想让小厮去叫人,就见专为梧公子设的锦帘后隐约有个人影不急不徐地走近。

一男子抱琴走到了锦帘后坐定。

清冷的声音淡淡地从帘后传出,“既然轻云郡主想见我,梧桐现身便是,不必劳动阁人了。”

一时间,所有人都忍不住回头望看那传说中的梧公子——【梧桐】。

男子的面目被不厚不薄的帘子遮挡得刚好,只隐约能看到他的广袖白衣和微微透出光泽的墨琴。

不等众人做出反应,一曲泠泠的古曲《归竹》奏出,封住了所有人的呼吸。

每个琴音都像是带了什么奇异的魔力,如有实质地敲在人的心上,涤荡尽心上尘垢。

江容鹤不由得也愣了神,直到琴音渐止,才猛地找回了三魂,想起了正事。

“梧公子果然才动天下,名不虚传,就是不知道这姿容是不是和着琴音一样好呢?”

江容鹤起身走到帘子前,用着不容置疑的声音开口:“梧公子不如让轻云一见?”

“梧桐从不与外人见面,还请郡主体恤。”

“呵呵,梧公子怎知日后自己不会变成我的内人?既然早晚是我的人,让我见见又何妨?”

话音未落,江容鹤一只手出其不意地伸进帘内,就要掀开。

只是一瞬,手腕就被一把折扇狠狠震回了帘外。

手腕被打得生疼,江容鹤只觉得怒火上头,愣头青的性子压制不住了。

“我偏要看一眼!”再次伸手进帘。

又是瞬息就被打回了帘外。

再伸,再打,毫不留情……

不管怎么伸手,都不能在帘内停留哪怕一个眨眼的功夫。

江容鹤恶狠狠得透过帘子瞪着梧桐的脸,恨不得用目光把这破帘子绞烂。

不让我见?哼,我偏不信邪。江容鹤默默地磨了磨后槽牙。

突然,江容鹤像个暗器一样向前飞速俯冲,挺头向前撞去。

众人还没有反应过来,轻云小郡主就已经五体投地地扑倒在地板上,整个身子都在帘外趴着。

一颗脑袋,却实实在在地拱进了帘子里……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