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莱克文学网 > 小说库 > ToSummer

更新时间:2020年03月29日

《ToSummer》精彩章节在线阅读_CyanBeast小说

ToSummer

作者:CyanBeast分类:魔幻小说类型:推理

我,与这个世界,一如往常般的一如往常,间或有着小小的变化,并不存在什么大事,会发生的都是理所当然的小事,但是无论如何…… 所以说没有什么理所当然,有的只是习以为常,但是理所当然的,世界今天也在持续运转着。大概是某种志怪魔幻青春纪实故事.....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1.

天空很安静。

“好像要下雨了。”便签本上留下这样的内容。

紫阳抬起头,阴郁的表情和阴郁的天空如出一辙,顺带一提这里是白天的乡间小路。

白天是鲤鱼夜晚是少女,原本紫阳应该是这样的设定,理由什么的无关紧要,重要的是现在少女就站在我的身边,顶着一头过于惹眼的红色长发,就像是白昼梦一样,嗯,就像是白昼梦。

“是呢是呢,”天空果然是一副灰蒙蒙的样子很让人很担心。“稍微问一下……”

“什么?”

“你讨厌下雨吗?”

紫阳稍稍侧歪过脑袋,然后低下头在便签本上写下:“说不上讨厌。”

嗯,因为是鱼嘛。

“但是。”

“并不喜欢。”

嗯,毕竟大家基本上都不喜欢下雨。

“说不上喜欢。”

“但是。”

“并不讨厌。”

笔尖触碰到纸发出有节奏的沙沙声,轻快愉悦的样子让人联想到人鱼公主,嗯,赤红色的人鱼公主,非常可爱。

“如果是雨天的话,陆地和水中并没有多少区别。”便签上写着这样的内容。

原来如此,对于水栖的少女而言晴朗的天气是稀罕事。但是雨天和水中……实际上共同点只有水而已。

“小心脚下!”赫然,眼前出现了无声的警告,然而为时已晚。

以华丽的姿势被石块绊倒然后脸朝下摔进了草丛。

“没受伤吧?”

“没关系,我很结实。”

拍拍尘土然后站起来,眼前是一座被荒草掩埋的小小的建筑物,小却很精致,只是由于缺乏打理周身呈现出斑驳的朱红色,但是多年以前美丽的样子至今也依稀可辨。

孤独感,要说的话就是孤独感,冷清、萧条、凋敝,诸如此类的……

“有人在吗。”紫阳俯下身子,很有礼貌地将字条展示在建筑物的前方。

不会有人回答的吧,那时我是这么想的。

然而,出乎意料的,一个小小的人形从里面探出了身子。

“借东西的小人阿莉埃蒂。”

那是昨晚和紫阳一起看的动画电影。

/

2.

“哈?阿遥连那个也不知道吗?就是在西游记里被猴子呼来喝去的土地爷啊。”

之后,在学校被铃兰如此这般地嘲笑了。

“这个当然知道了啦,只是没想到这样的妖怪,不,神居然真的存在。”

“不是啦,那个的确是虚构的怪异。”

“但是我确实亲眼看见了……”都市传说程度的怪异么……多少可以理解却又觉得过于模棱两可了。

“社者,五土之总神。土地广博不可遍敬,故封土为社而祀之。”有些轻巧地,铃兰这么说,“也就是说,是人们希望土地丰收的愿望促使了它们的诞生,或者说,它们原本就是就是以信仰为能源用来达成人类愿望的机关,嗯,机械?机关?机构?”

“不仅是起源也是能源啊。”真是缺乏浪漫的说法。

不过稍稍能够理解了,这里的神是人造物,但并不是创造出来就行,还需要提供足以持续运行的能源,若是有人相信(存在信仰)便存续,若是没人相信(缺乏信仰)便衰退。

“说得花哨一些,魔力灵力妖力,这些东西实质上就是情感的具象化。另外因为那个和灵魂的成分是完全相同的,所以也可以理解为生命力,嗯...或者说纯粹的生命,毫无问题。除此之外,不仅是情感,像是信仰啊,希望啊,这些可以统称为‘精神’的东西都可以作为引出力量的媒介。”

原来如此,真不简单(真麻烦)。

“那么我真的见到了神明吗?”总觉得是值得感慨的大事。

“实际上,那个曾经大概只是没有形态的死灵而已,但是一旦踏足至这座满载信仰的祠堂,便化作了人们所期待的土地神的模样,不具备实现愿望的机能。”

吉祥物,说白了那就是吉祥物对吧。

“那么后来呢?”

铃兰在说出了缺乏稍稍缺乏人情味的话语之后向我索要故事的后续。

/

3.

“我什么都做不到,人们所祈求的愿望我一个都无法实现,只是一味地蚕食着信仰心,如此却被尊奉为神,羞愧,遗憾。”小小的神明如此说道。

“存在的意义。”

“总是会有的。”

紫阳微笑着轻轻挥动笔杆。

“存在的意义么,日渐衰朽行将就木的无能神并不需要什么充实自我的意义。”真是颇有一丝自暴自弃意义的神言,“毕竟我只是虚构的存在。”

理所当然的……并没有什么理所当然,有的只是习以为常,这里是荒草丛生的郊外,连同神明一起,也许这座小庙的存在本身也已经被人遗忘了吧。

“可是啊,你确实是存在的吧,因为我看得见你所以你是真实存在的。”

复杂的事情我不会去考虑,我只是把眼前的所见理所当然地说出来了而已,仅此而已。

“……”

“啊,快要下雨了,快回去吧。”

/

神,什么时候被杀害了呢?

/

当晚果然下起了不小的雨。

水珠轻敲窗檐,叮当作响,然后泛起水花,又被狂风吹散。

“我讨厌下雨。”

来自紫阳无声的控诉,所以说小孩子真的很善变,不过因此才会显得可爱。

“没问题吗,那座祠堂?”她问我。

“没关系吧,大概。”

既然它已经存在数十年,那么再续存个数十年也很合理对吧,当时我是这么想的。

巨响,然后是在这个四月很不合时宜的落雷,隐隐约约地感到不安。

“抱歉,我出去一下。”我对紫阳说,然后撑开伞步入雨中。

“我也去。”

/

没有什么偶然,有的都是必然,方才草丛中的那个微妙的建筑物现在只是残碎的瓦砾,只有残存的一抹朱红隐约地告诉我它原本应有的姿态。

伞被风带走了,只能任凭的雨水击打在我的脸颊上,又冷又疼,非常不舒服。

“到最后了还有新的参拜者么。”微小的神明静坐在荒草之中,身躯近乎透明,“那么我的运气还真不错。”

笑不出来,在我看来这运气实在是糟透了。

便签簿被打湿了,所以紫阳只能一言不发。

“因为我看得见你,”我说,“所以你并不是什么虚构的存在。”

愚蠢到毫无边际的对话,尽管毫无意义,尽管滑稽到令人咋舌,但是在我看来,真正的神明就在此处。

周围很安静,尽管听得到风吹树叶的声音却觉得非常安静,顺带一提,现在是下着雨的夜晚。

“谢谢。”

就这样,枯朽的神明消失在雨夜的风中。

/

4.

“每天都有人出生,每天都有人死去,这不过是寻常的小事罢了。”铃兰微微笑着,“把不寻常当作寻常很可怕,但是把寻常当作不寻常也同样令人觉得不安不是吗?”

“在我看来能面不改色地把寻常或是不寻常作为衡量存在的标准才可怕,嗯,坚强得可怕。”

“啊,你还真是个好孩子呐。”

自由散漫随波逐流,换而言之就是无欲无求,嗯,是狡辩,听起来就像是狡辩一样的狡辩。但是在此之前我迈出了这一步,做出了改变,换而言之现在的我有了欲望欲求……愿望。

“神明的存在并不是无意义的对吧?”我说。

“当然的,存续啊传承啊,经历了数百数千年流传至今的故事绝对不是无意义的。古老的人类在遭遇不幸时就会向神明祈祷,尽管这样的神和人类一样无能为力,除了倾听什么也做不到,但是有了倾诉的对象就有了期望,人才会有前行的勇气,多半,神明存在的意义就在于此。”

偶尔她也会说出一些有人情味的话。

所以说,并不是虚无缥缈。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