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莱克文学网 > 小说库 > 太委屈,太子老凶我

更新时间:2020年04月28日

《太委屈,太子老凶我》精彩章节目录_活宝郑小花小说免费阅读

太委屈,太子老凶我

作者:活宝郑小花分类:穿越小说类型:虐恋情深

作为大学刚毕业的一个无业游民加菜鸟加悲惨遭遇的洛晨,阴差阳错地穿越到了陈国,摇身一变成了一个美貌如花的歌妓洛星霖,谁知又无缘无故成了太子肖阅的乐师。那么问题来了,洛星霖居然是臭名昭著、十恶不赦的生死涯中一员,更无语的是,生死涯的少主、都城第一美男居然对她又爱又恨!至于亲爱的太子肖阅,因长相过于惊艳妖冶,酷似其身为歌妓的生母,居然一辈子都要戴着闷热的面具示人!而且前世孽缘今生再续的感觉有木有啊!亲爱的少主白芷,惊艳的太子肖阅,你们两个不要对我穷追不舍好不好吖(某女含蓄一笑)。...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星霖仰着头望着房梁静静地发呆,外面已是一片夜色笼罩,看来是深夜了。

话说这星霖生得如此惊艳,在这樱歌院里熬到现在却仍然未接过客,这也算是奇迹了。难不成先前种种都要挨打一次?那可真是苦不堪言啊!这樱歌院的宋妈妈虽是她的生母,待她可是毫无情意啊,看来这樱歌院是待不下去了!

星霖翻了个身,突然听见"咔嚓"一声,在黑夜里极其明显。星霖赶紧跳了起来,从窗户上闯进一个黑衣男子。她看到在男子的腰带上佩戴着一个古铜色通透的玉佩,上面刻着盘龙般的符号,在黑夜里反射着月光,显得极其明显。星霖看此人做事轻手轻脚,行事诡秘,并无杀人之心。

星霖静静地盯着眼前的男子,他给人的感觉似乎很熟悉,而男子的表现也表明他和星霖必是先前认识。

"你怎么来了?"星霖收起内心的疑惑,强装淡定地说到。

"今日已是凌晨,难道你忘了和公子的约定?"

公子?约定?难道是那个公子和星霖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约定?星霖瞟了眼男子,收敛起疑惑的眼神,勾起淡淡的笑。估计此人只是听人差遣,根本不知道是何约定,那就来个将计就计吧!

"自然不敢!"星霖镇定地说到,"不过,我还需要些时日…"

黑衣男子显然不悦地看着她,厉声说到:"今日已是约定之日,为何还未达到目的!"

"…"星霖一时语塞,看着黑衣男子凌厉的目光,该怎么蒙混过去呢?星霖悄悄地瞟了眼男子,灵机一动,想到,干脆把宋妈妈引来,保命要紧。

"公子有令,若今日未完成约定,斩下一根手指作为惩戒,若三天后仍未能达到目的,杀!"黑衣男子说着便拔出锋利的刀刃,眼神凌厉地瞪着星霖…

星霖恐慌地看着逼近的男子,他手上的剑在黑夜里闪着寒光,散发着恐怖的气息。毕竟是有生以来第一次亲眼看到如此锋利的宝剑,星霖居然惊吓地呆坐着,完全慌了手脚。

黑衣男子举起剑直接砍向了星霖的手指,幸亏她被晃动的剑光惊醒,迅速收回了手…

"救命啊…啊!"星霖狂喊着,划破了黑夜的诡秘。就在男子凶狠地要刺向星霖的手时,突然被一把利剑挡住了…

星霖顺势看过去,却是另一个黑衣男子。他静静地盯着对面的行刺之人,深邃的眼神仿佛掌握一切。

救下星霖的男子突然勾起了一抹笑,仿佛看穿了对面的人,说到:"江左,好久不见!"

"哼,时月!"行刺男子不屑地瞥了眼对面的人,冷冷地说到:"是好久不见,不过你最好别多管闲事!"

"我本来是不屑于管的,可是自家人打自家人还是头一次见!"

"废话少说,不想管就滚!"说着挥起剑朝那个名为时月的男子刺去,男子灵活一闪,突然后仰一把利剑从他的左手伸出,直击行刺男子的胸膛,瞬间,献血四溢,那位名为江左的男子强忍剧痛,突然一根银针直指时月的肩膀,痛得他剑摔在了地上,他捂住左肩,忍着痛擒起剑想再攻击江左,却发现他已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救下星霖的男子转头盯着她,血顺势淌在剑上,猩红的眼睛泛着杀气。

星霖缩在被窝里,眼睛却直勾勾地看着逼近的这名叫时月的男子,说到:"你是谁?谁派你来的?"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没有活路了!"时月冷冷地说到,毫不客气地挥剑刺了下去!献血迸溅了出来,瞬间星霖的脸变得扭曲…

"啊!"

突然,宋妈妈带着一群家丁冲了进来,却发现男子已经无影无踪,床上只剩下痛苦的星霖,血迹蔓延在床上,一群人全部惊悚地看着疼痛的星霖…

星霖醒时已是白天,窗外耀眼的阳光照了进来。她睁开清澈干净的眼睛,对着窗外刺入的阳光,一动不动,仿佛是在思量着什么。

昨日那名行刺的男子叫江左,他是一位公子派来接送消息的,而那位公子必定是位高权重的世家公子爷,与星霖之间有什么约定,且并不在意星霖的死活。而后来那位男子叫时月,想来也是受主人之命来杀我的从两个男子的表现来看,而这两家主人必是互相排挤的大家。但江左身上佩戴的玉佩是什么的标志吗?这星霖到底和别人做了什么约定?他们又为何要杀了她呢?

不行,如若再待在这,必有生命危险,得趁早离开这才是!想着便爬起了床,张望门口发现空无一人,只是这楼中日日笙歌,楼下全是些烟花酒地的纨绔子弟,便皱起了眉头。不行,为了离开着,还得出去观察一下妈妈平日的活动。但是如此出去怕是不妥,万一被谁看中又免不了一阵毒打。于是,星霖跑到镜子前,扎了个发髻,贴上小胡子,乔装成小二的模样,看着镜子里还是如此俊俏的自己,满意地笑了笑。

星霖刚推开门,迈了几步,楼下便瞬间变得安静无比,空气里一股肃穆加敬佩的气息。

怎么回事?星霖好奇地探出头来,发现楼下来了几个来头不小的人物。他们个个带着贴身侍卫,而且衣着气质皆不凡,看大家的表情便知,他们一定是不可侵犯的人物。其中一个感觉甚是熟悉,俊美的鼻梁,紧抿的薄唇,那眼里是对一切的不可一世和冷若冰霜,仿佛世界臣服于他之手。他有一身伟岸笔挺的身材,令人觉得高贵而又不可忤逆。他似乎感觉到有人在观察他,抬起头直接对上星霖的眼,突然,星霖的心微微一滞,血脉有股停息的感觉,他眼里的寒冰仿佛要将星霖冻僵…

太可怕了!这是星霖内心的第一感觉。而后她又注意到,走在最前的男子,穿得随意普通,但是那种如悠悠红梅般薄凉的气质更让人生畏,更关键的是,他带着金属面具!冰冷的面具遮住了他的脸,如果把面具拿下来,那该是一副怎样惊艳的脸啊!

他们一行人径直坐了下来,挥挥手片刻这樱歌院一楼便只剩下了他们三人。

"魏千晨,你玩的什么花样啊!"一旁桀骜不驯的公子不结的问到,"把这些美女都赶跑了爷怎么玩啊!"

一旁的名为魏千晨的男子倒是不慌不忙地倒了杯酒,也不理男子说的话,而是直接定定地看着另一个人--肖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