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莱克文学网 > 小说库 > ATAK GAME

更新时间:2020年06月28日

《ATAK GAME》精彩章节目录_王子亂小说

ATAK GAME

作者:王子亂分类:悬疑小说类型:战斗

【我王汉三又回来了!本文重开全部重写!】国立直属第七中学高三7班的各位即将参与最后的考试,被称之为Game的真正考试“Atak Game”,而胜利的规则是相互厮杀至最后一人,胜利的奖赏为学历,金钱,以及一切你所想要的——唯一的代价是,以前.....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Chapter.2#

有那么一句歌词:“答案原来是平凡。”来自一部电影的配乐,讲述一群年轻人的故事。

我们的确是年轻人,可惜我们已经不平凡了。

我们是杀人犯。

科技这么想的时候,听见了广播的声音:“现在宣布第三个禁区!从现在开始的接下来四十分钟,422阶梯教室前走廊,432阶梯教室前走廊,成为禁区,432教室安全,请各位同学不要误入432阶梯教室前走廊范围,范围从最右侧栏杆到431阶梯教室前走廊,你们有三十秒时间,重复,从现在开始的接下来40分钟……”

已经是第三个禁区了吗?但是科技没有细想,因为他胸前的项链已经开始闪烁然后发出警报声。在他面前是和队友一起干掉的那一个人——现在是尸体的林三金。

刚才发生的一切犹如梦中,握着在楼梯扶手上因为眼尖而摸到的匕首。

然后在拐角上楼准备到阶梯教室和刚奔跑时决定先暂时在一起的队友们躲一下,结果遇到了更先上来的林三金。

林三金的眼睛不大,笑起来就是一条线,穿针用的线。但是林三金没有笑,而是拿出了一把长长的弯刀。

很长,长到科技觉得就此对他手上的匕首,他输定了。

但是他有队友。

吴摆、苟涛、杜白浩、万成。

加上他,五个人,已经够了。林三金准备动手的时候,已经把楼梯摸了个遍的几人也准备好了。林三金还没有出刀,吴摆就把自己的匕首飞了过来,不偏,刚好插在林三金的右手手腕上。

科技看见了,白色的世界,变成了红色的,然后现在更红了。

林三金还没有反应过来,科技便已经扑了过来。

“你们也快过来,”科技觉得快要坏掉了,轻而易举地相信了这些。“刚才广播说这次可以合伙,趁着林三金还没死……”

他话没说完,其他的人便已经懂了。

科技回过神是因为吴摆拉他把他拉疼了。

吴摆:“已经报警了,你还站在这里,想死吗!我们……要活下去。”

科技只能呆愣着点头,然后被拐了进去。

“接下来的四十分钟,我们必须呆在这里。”苟涛看了一眼阶梯教室,又看了看众人,“项链变成了绿色。”

“是安全的意思?”杜白浩想问,但是貌似已经知道了答案。

“我们都已经安全了,所以我们先呆在这里吧。”万成叹了口气,然后转过身准备关门。虽然对于他们来说,走廊上的禁区已经是一个保障,但是关门算是给心里一个保障吧。

但是门还没合上,一群人便冲了进来,速度之快。冲进来的那群人必须在30秒内从走廊穿过到最右端的阶梯教室,然后冲进来。

万成一晃神,被撞倒在地上。

除了万成,其他四个人拿起了武器对着门口,却又放下。因为他们看见了,冲进来的一群人的项链也变成了绿色。

就是王梓祐、龙宇,和杀了牟锦达刘磁湘的那十二个人。

“你们……”十几个人相视无语,看见所有人的项链都是绿色的,到底发生了什么,一切尽在不言中。

“牛寒天。”先是王梓祐的声音,指了指她自己又指了指龙宇。

接着是雷鸣:“刘磁湘,”雷鸣指了指汪沐风,有用手指在另外十一个人胸前画大圈,“牟锦达。”

科技也学着雷鸣的动作在他们五个人胸前画圈:“林三金。”

“你们为什么会进来?”苟涛先问了一句,他的确很好奇,一下子闯入这么多人,他有些惊讶。十几个人,却只杀了三个人就安全了,这次也算规定比较松弛而且他们也算……尽力了。

苟涛的确是尽力了才想到这个词。

“因为有人眼尖啊,”张延栩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笑着回答,“看见你们全员安全了,又看见科技傻愣的模样和林三金的尸体,一切尽在不言中。那个人说如果是一群安全的人在一起也会更安全,况且这里成禁区了,里面动手目标太大所以安全指数翻倍。”

“看来这里有人有智商嘛。”吴摆笑道。

众人不语。

接着所有人都找了位置坐了下来,却发现每个桌子下面都贴了一个全麦面包。因为是阶梯教室,所以教室里的座位超过100个,将近120个,也就是说,这里放了将近120个面包。

“……为什么我这里是果汁啊!”科技一边吐槽一边把自己座位下面贴的拉罐果汁拿了出来。

“就算除去果汁,这里的面包也管饱啊,”张延栩检查了座位后感叹道,“不知道明天还供应不。”

算上时间,已经快中午了,虽然平时这时候还在上课,但是杀人是个体力活儿,再加上精神上的压力,阶梯教室里面的人已经饥肠辘辘了。

或拿果汁或拿面包,里面的人已经开始吃了。

“广播不是说了,每天都会放嘛,”王梓祐看着已经狼吞虎咽的众人,“这里不是管饱?有茶没,什么口味的都行,谁递一瓶给我?”

雷鸣递了一瓶无糖的乌龙茶给她,然后看了看每个人手中的饮料,除了果汁就是牛奶和茶了,连碳酸饮料也只有吴摆找到的一瓶可乐。

“连碳酸饮料都这么省,酒精饮料怕是根本没有吧。”雷鸣吐槽。

笑了笑,但是众人也沉默了下来。

直到樊直博喝完了他手中的苹果汁打了个饱嗝:“我吃饱了睡一会儿,敢动我的做鬼也不放过你。”

“得了吧,”黎子龙嘲笑他,“都安全了还动手,我还想多活几天。”

樊直博笑笑不说话,双脚翘在桌子上,找了个舒服的姿势睡了过去。

明明没做什么,但是所有人都困了起来,陆陆续续有人倒在桌子上小眠过去。

而杜白浩还是醒着的,他刚才找到了一个至关重要的东西,他想和众人分享喜悦但是却发现醒着的人只剩王梓祐一个。

而王梓祐却似乎早就知道他会发现很重要的东西,沉默着走了过去。

拿出纸,两人用一种沉默的方式交谈起来。后来像是达成了什么事情,王梓祐沉默而轻微地将纸屑撕碎后放在窗外,让风带它走。

他们本来就知道,只要有一部分身体不在规定的区域,也就是冬霞楼有效范围内,项链就会开始警告。

一段交谈结束,杜白浩也沉默起来,最后也选择睡了过去。

王梓祐本来想一直清醒的,但是面对十几个人睡熟在她面前,她也免不了生困。但是一边困一边还是模糊着看见了今早郭以死亡的样子。

那个世界,这个世界,都是红色的。

然后斑点斑点,成了黑色的墨水滴下。

王梓祐最终还是睡了过去,无梦,直到一个半小时后她醒了过来,看见另外的人醒了一半,剩下的一半半梦半醒之间。

王梓祐以为自己会睡到下午班会,但是她显然高估了自己的适应能力。

而其他已经醒了的人有些拿出了包里准备着的娱乐设备——广播里说了的,王梓祐包里的是两本小说,挺厚,但是重量被背包神奇地分散了,背着包总是感觉背着空口袋。

大概看了一下,男生以掌机为主——没有手机,但是有掌机,或者准确说,游戏机。

离班会还早,剩下的面包和饮料已经够他们扛过晚饭了。

====================================

王银炆和邓诗利、郭逆躲在从四楼到楼顶花园的楼梯上。楼梯全部藏着武器,或者和楼梯颜色相近的刀具,或者软软的却有攻击性的刀片。

三个人虽然都是女生,但是每人手持一把刀具的时候显得也不那么温柔了。

她们全程目击到了科技五人杀死了林三金,她们本来也想在禁区设立过程中冲进阶梯教室的,因为至少那五个人安全了也不会怎么动她们了。

但是转念一想,最开始否定这个想法的是邓诗利。

科技五个人安全了,她们还没有……不排除她们会动手或者科技他们根本不相信她们。

于是她们打算再等一下——然后她们看见了另外十四个人冲进了阶梯教室,然后万成锁门。

她们在楼梯蹲着,一时反而无法做出反应。

万成关门了,她们三人还是只能继续蹲在楼梯间,上不行,上面是楼顶花园,虽然有漂亮的花朵树木,但是作为一个躲避场所,还是太打眼了。

而下的话,她们是在不敢。

虽然她们从楼梯走过去是可以完全避开禁区的,但是她们现在所处的位置完全看不见楼下,如果擅自下楼就有可能从盲区产生意外。例如她们看不见的盲区也有人埋伏着。

还不如保守着蹲在楼梯口,上可退,下可守。

王银炆看了看表,因为这三组杀人时间相距太近,所以她们要过禁区至少还要等半个多小时,而已经快中午了。

她们从来没觉得时间这么紧迫。早上郭以死的画面太过于深刻,她们一点都不怀疑如果今天下午班会课之间她们不把项链变成绿色,她们全员都是下一个郭以。

“我想活下去。”王银炆坐在了地上,头深深埋下。太长久的沉默让她觉得绝望更绝望。王银炆打破了这种沉默,但是这句话之后却无言以对。

邓诗利和郭逆何尝不想活下去?

她们两个沉默又站起来,刚想对着王银炆说还是冒个险,但是当邓诗利和郭逆回头的时候,却看见双眼含泪的王银炆,拿刀指着她俩。

“所以拜托了,让我活下去吧。”

郭逆和邓诗利似乎是知道故事的发展一样,淡笑着看着已经开始哭泣的王银炆。

“对不起,我也想活下去。”

郭逆和邓诗利同时说道。

“现在宣布第四个禁区!从现在开始的接下来四十分钟,由四楼到楼顶花园楼梯上半部分,由四楼到楼顶花园楼梯上半部分,成为禁区,楼顶花园及以下安全,请各位同学不要误入由四楼到楼顶花园楼梯上半部分,范围从四楼到楼顶花园上半部分的拐角到楼顶花园门口,你们有三十秒时间,重复,从现在开始的接下来40分钟……”

邓诗利本来想和郭逆分开的,但是楼上是楼顶花园,不知道上面的人是否已经安全,不管是谁突然上去可能会有危险,而下楼几乎可以避开所有禁区。邓诗利拿出包里附的笔轻轻在笔记本上记录禁区范围和时间区段,沉思一会看了看郭逆。

“我们还是下去,”邓诗利先开口,“相对更安全。”

郭逆点头,表示赞同。但是还没做出动作,就已经听见广播另外的声音:

“同学们真的是好努力啊!现在宣布第五个禁区!从现在开始的接下来四十分钟,2013教室,2013教室,成为禁区,走廊及隔壁教室安全,请各位同学不要误入2013教室,范围为2013教室全面积,你们有三十秒时间,重复,从现在开始的接下来40分钟……”

于是两人收好了武器,朝下走了过去。

而刚绕道四楼的时候就看见了一脸茫然的汪影,与其说是茫然,更不如说是恐惧。

汪影和她身后的几个人身上都沾满了血迹,项链呈绿色。

七八个人,一脸绝望地朝上走。

汪影、范净、洪洁、秦弈珊、冯焰、卢屏、马淡、胡雅洋。

八个人,一脸绝望,胜过郭逆和邓诗利的绝望。

“你们也安全了?”先反应过来的郭逆看着前面八个人。汪影看着面前也安全的两个人,突然捂住了嘴,无助的神色一览无遗。

“我们杀了赖戗,在2013教室,”马淡脸色不太好地应和道,不知情地还以为她重病中,“在他弥留之际,我们……都过去了。”

这个“都过去”不知到底是指所有人一起上,还是指这件事已经过去了。

“那你们呢?”冯焰茫然着,原本可爱的眼睛变得无神,她试图向上看,却最后只知道什么都看不见。

“王银炆,”郭逆似乎很艰难才开口,“她……拿刀指着我们。”

真相是什么,追究似乎并没有什么深意。

郭逆不想把过程说出来,拿刀指着自己的朋友是件很让人不舒服的事情,被指着也是这个道理。

她们本来藏在楼梯口的上半层的,最后坐到了楼顶花园的门口,坐在那里,看着科技五个人杀掉了林三金,看见王梓祐、雷鸣等人冲进了第二间阶梯教室,看见万成锁门——

然后看见王银炆用差不多的刀指着她们。

然后她们在楼梯上厮打起来,王银炆没有目标,于她来说这和无差别杀人已经没有区别了,但是她不知道就在那一瞬间郭逆和邓诗利达成了某种共识。

王银炆扑了过去,然后另外两个人同时一挡,王银炆从楼梯上摔了下去,头着地。

鲜血开始渗出,从发丝开始,然后开始染红地板。

顺着大理石的缝隙刻画绝望的图案。

但是王银炆并没有直接死亡,她挣扎了一下,在确定她还没有死的时候,郭逆和邓诗利急匆匆地下了楼。朝着王银炆的胸口又插了几刀,确保,死亡。

我们称之为补刀。

然后宣布禁区,然后郭逆和邓诗利决定下楼,然后直冲冲遇见了另外八个人。

====================================

汪影还在早上班会课的时候就已经预感到自己会遇见哪些人,一散班会她就直接下了楼,蛰伏在二楼的最右端教室,2013,十三班。

然后不出意外的来的都是她平日就比较熟悉的人。另外七个人就像和她约定好,八个女生一起等待在2013教室。

有人瑟瑟发抖,有人深沉叹气,唯独所有人都一言不发。

这如果是游戏或许也太令人无言以对。

以前的游戏若是死亡了还可以读档重来,这次也可以吗?郭以魂归尘世的镜头太让她们都很压抑,连呼吸的空气都变成了灰色的充满了已经死去的人的细胞。

她们已经听到了三个禁区的声音了,连续的,恐惧的。

她们不知道该说什么。

知道赖戗闯了进来。

老虎以为自己进了羊圈却发现如果每只肥羊都咬他一口的话他是没法或者逃出羊圈的。

赖戗的表情扭曲,瞳孔放大,一脸无法相信。

赖戗刚准备进入2013教室的时候看见八个女生的表情瞬间变了,就像制衡一样,敌不动我不动。但是看着面前八个人,赖戗是可以勉强想到她们的想法——

还有他自己的想法,他想到了四两拨千斤,但是四两不一定拨得动千斤。技术,和运气。

赖戗的脑海里响起了中午午休的时候学校放着的悲怆的奏响曲。

那么多首中唯有那一首他记得特别清楚。

韦瓦第的《四季》。

希望破土之前都是藏在绝望的土壤之中的。

于是赖戗先动的手。

有些悲壮。

他径直扑向了汪影,因为汪影离他最近。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汪影只能先抵挡着但是却只能很勉强。

赖戗是被另外七个人反抗的时候背后被袭击,身体永远比想法快一步。一起躲在2013的七个女生看着汪影先被攻击,下意识就去帮助汪影。赖戗失神的瞬间他看见外面的太阳已经被挡住了,黑色的红色的鲜艳的五颜六色的世界。

变得黯淡。

然而汪影她们根本停不下来,她们不知道停下来攻击赖戗会不会反击,直到确定身下的赖戗一点都无法动弹。汪影的心情变得很糟。赖戗规整的制服被她们的刀——她们在2013教室搜到的刀,戳到面目全非。

赖戗是班上很瘦的男生,但是制服工整,带着一副大框的眼镜,平日若不说话,没人知道他在想什么。

赖戗的人没有比制服好到哪里,他失神地望着已经没有第二次机会可以望见的天空。

汪影她们顺着赖戗的眼睛看向天空,直到两个禁区的广播,四楼到楼顶花园的,还有她们2013教室的。

除去本来的307,也就是他们本班,已经有五个禁区了,也就是说,有五个人,或者说是,至少五个人,已经不能参加今天下午的班会了。

汪影失神,莫名其妙问道:“为什么赖戗会一个人来这里?”

没有人回答她,她却回过神:“当我没说过。”

其他人都莫名其妙地望着她,汪影挥挥手,又露出了迷茫的神情,只是这次带头逃了出去。

她们准备找个教室把她们锁起来直到下午班会,她们都发现了,自己的项链变成了绿色,安全的颜色。

但是却不知道逃往哪儿,于是八个人直接往楼上跑。

然后遇见了邓诗利和郭逆。

“我检查了两次了,锁好了。”一群女生逃到了四楼的阶梯教室一教室里,郭逆负责锁门,她检查了两次,确定连辅助锁也完美锁上后再回到了阶梯教室里。

“柠檬水和面包,只能勉强应付一下了。”邓诗利把她从阶梯教室里检查出来的东西找到,除了面包和饮料之外,她什么也没找到。

郭逆不疑有她,也加上躲在楼梯间这么久,她也饿了。

和她想的一样,面包和饮料都是今天产的,没有任何问题。

叹了口气,郭逆坐了下来。她相信每个人都和她一样。

混乱而深灰色。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