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莱克文学网 > 小说库 > 帝云策

更新时间:2020年06月28日

《帝云策》精彩章节目录_慕成歌小说免费阅读

帝云策

作者:慕成歌分类:奇幻小说类型:奇幻玄幻

她元司云,生于上界灵修世家,八岁丧父,十三岁长兄失踪,身为嫡女,家族是她的责任,却不料,内有堂兄堂弟们觊觎家主之位,外有上界其他世家的争权夺利。且看一介女子用一双素手化解内忧外患,守护家族荣耀,问顶世界之巅!...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元司云吃饱喝足之后,便在四下漫步,以便消食。接下来才是最费体力的活儿,得保存体力。稍作休息,元司云便准备前往位于赤焰谷谷中心的赤月潭。

赤月潭,因潭南寒北暖的特质,吸引了不少魔兽在此栖息。元司云要找的月希花便生长在此处,月希花是一种喜温喜湿的植物,通常生长在向阳湿润的地区,鉴于赤月谭的特殊性,月希花在其北侧开的极盛,且只在此处开放,上界其他地区也偶有种植,但极少能开花,且品质也没有赤焰谷的好,因而赤焰谷又被上界称为月希花谷。

元司云拿着从空间戒指中带来的灵盘,根据它的指引,一路向北朝赤月湖走去。

……

与此同时

解决完刑慕长老派来的一干人后,风空道长便向赤焰谷的中央地带行去。

行至半路,攸地,一股儿烧鸡的香味由远及近的朝他飘来,哇,好香,风空道长丝毫不顾及形象地边咂吧咂吧嘴边急速地朝香味儿的发散地飞速地赶去。

待靠近,风空道长只发现了一堆鸡骨和还未熄透的火堆。风空气的吹胡子瞪眼,这么香的烧鸡也不说给老道我留一口,不遵老的小丫头。风空道长不用想都知道这肯定是刚刚和自己打斗的白衣女娃娃弄的。老道定要找着那个小丫头片子,以振我风空道长的威名,风空道长是绝对不会承认因为垂诞烧鸡,才想着要抓到元司云的。事实是,元司云确实被人抓着了,但并不是风空道长他老人家抓的,为此,那人答应了不少不平等条约,风空才善罢甘休。

……

而另一边

元司云拿着灵盘,行至赤月潭北部缘地带时停下来,将罗盘收进了灵戒,意念一动,一架灵楠木做的琴便从灵戒空间到了元司云手中,此琴正是灵瑶古琴。

凭借前两世的经验,以及前世做为特工的直觉告诉她,前方危险!没错儿元司云不足为外人道的秘密便是她活了两世,她是一位重生者,确切地说是一位穿越重生者。

第一世的她是一位皇族公主,备受父皇母后喜爱,生活无忧无虑,婚配后夫妻恩爱,却不料在新帝继位后,夫家因党派纷争锒铛入狱,新帝念及兄妹之情便赦免了她和她所出的嫡子嫡女,将其贬为平民,为了生存她不得不从一位高贵的公主脱变成一位操持劳作的农妇,本以为可以这样终其一生,却不料,战乱爆发,死于战火之中。第二世的她到了一个叫地球的地方,受到那里的人文与军事化的训练后成为了一名特工,厨艺便是那时练就的,却不想在一次任务中不幸牺牲。

元司云抱着灵瑶琴,悄声躲在一颗视野良好的老灵槐的身后,探出一小部分脑袋以便观察周遣情形。嗯,状况良好,可以慢慢向前行动。元司云转动眼珠以搜寻下一步的藏身之处。

攸地,一道白影从林间穿过,还不待人看清,便已站在了另一棵灵槐后了。但只是这一瞬还是被出来寻风空道长的临岐道长给看见了。

为了不惊动元司云,临岐道长便在原地假装打坐,并隐匿气息。元司云在临岐道长打坐还未隐匿气息的那短短一瞬便觉察到了周围有一股强大的灵力。元司云以为是自己的错觉,待再感知时便是什么都没有感知到。

难道是自己出现幻觉了,应该不会?元司云敢确定如没有猜错的话那人实力应该在灵圣之上,不会是来人刻意隐藏了气息吧?该不会是刚才那个放箭的灵圣高手找过来了?千万别啊。元司云内心无比焦着,如果真是那个历害的家伙那就难办了,不行,得想个万全之策。

临岐道长观察了半天,也不见那人有什么动作心下稍安,微阖眼眸,待睁眼时那一团白影便不见了。心下大惊,人呢?这速度也太快了吧。临岐道长当下便不在犹豫走到元司云刚才待过的地方,临岐道长捏了一个决,空中便出现了一张白色的灵符,将空中还未消散的元司云的气息注入一缕到空中的符中,随即将其扔出,一纵身,跟着灵符向元司云追去。

已经被盯上的元司云毫无所知,此刻刚到赤月潭的北岸。停下脚步,抬眼望去,一地嫩黄的月希花环绕赤月潭北岸,微风徐来,花茎轻颤,千姿百态,尽态极妍有的似仙子轻舞股的曼妙,有的似女子思君般的羞椒,有的似修灵者般的泰然……

元司云不由的看呆了,好在她还没忘记自己来这儿的目的。在默默地对花儿们说了句抱歉后便伸出一双魔爪去摘月希花。待她刚碰到月希花准备将其从土中带离之时,身体蓦地顿住,无论元司云如何使劲,如何运灵都无法挣脱。这是什么鬼东西?难道碰了这个花人就动弹不得呐?早知道就不用手碰了。这边元司云还在无限地地腹诽着,后边的临岐道长就静静地盯着她,看她有什么动作。

等了快一刻钟,这边元司云已经快麻木了,动不能动,说不能说的,只能蹲着,保持摘花的优雅姿势。呸,优雅你个大头鬼,折磨死人了,这该死的人,对,元司云反应过来了定是有人对她下了套儿,而且很有可能是定身的东西,一般这种东西都是有时效的,少则一刻钟,多则三四个时辰甚至更久。

妈呀,什么时候时效到哇,自己快撑不住了,不是她蹲姿有问题,想当年,本家主可以在部-队里混得风声水起,站姿、蹲姿那都是小意思,只不过,这人挑的真是个时候,恰好挑的是她拽着月希花准备起身将其带离的瞬间,这个瞬间,元司云正是前脚落地,后脚腾空,单手扶花的时候,平衡性极难掌握,稍有不慎便会摔倒,还有可能滚至赤月潭里面去。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