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莱克文学网 > 小说库 > 伊贞五剑传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28日

《伊贞五剑传》精彩章节目录_zt100小说在线阅读

伊贞五剑传

作者:zt100分类:同人小说类型:战斗

《战斗吧歌姬!》同人小说《伊贞五剑传》,笔名:我の崩坏色彩本文会在B站专栏同步连载,有任何问题或者建议,都非常欢迎在评论区或私信提出,我一定尽力修改。有兴趣的观众可以在B站搜索“战斗吧歌姬”官方账号,了解关于主角们原型的更多信息。...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极北冰寒之地,土地广袤无际,虽常年霜雪覆盖,仍常有人定居于此。

在这极北有一名将,轻功卓绝,能万军中取敌首级,是为“天羽将军”;极北又有一名医,能治百病,有起死回生之能,是为“妙手神医”。

却鲜有人知道,这名将神医乃是一对夫妇,更少有人知道,这夫妇膝下育有一女。夫妇二人对此女呵护倍加,尽传二人武学医术。

这少女天生一头紫发,便是眼前的卡缇娅·乌拉诺娃。

其实卡缇娅借着轻功,查探玉鼠帮已久,今日突见变故,迫不得已才出手救下贝拉、玉藻和清歌三人,使的正是父亲的成名轻功“轻羽无痕”,身形轻盈如鹅毛一般;而那一把银针撒去,亦是暗含医理,为的是封住青鼠王周身十六处穴道。

那青鼠王全然不知闪避,十六针无一落空。换做常人此时早已五感尽失、四肢僵硬动弹不得,没有几个时辰绝难恢复,那青鼠王却如没事一般,只片刻间就生生将十六根银针震碎。

卡缇娅听得那几声怪叫,不禁心下发怵,若非自己长于轻功,怕是难逃一战,正面迎敌自己绝不是那青鼠王对手。

再看三人伤势,伊莎贝拉正面受青鼠王一掌,伤的最重,刚刚又勉强站立触动了伤口,此时已经昏死过去,却不知哪里来的力气仍是紧紧攥住那盘龙棍;玉藻清歌二人虽只受了掌力激荡,也已经伤的不轻。好在三人皆无性命之忧。

卡缇娅便将三人带至旅店内,施展医术为三人疗伤。

“半年前左右,传闻蓬莱岛出现了一种奇怪的病症。”卡缇娅疗伤不过一日,三人皮肉伤口皆已好转,贝拉亦是悠悠转醒,四人便互报了姓名,只是伊莎贝拉三人对玉鼠帮一事又有许多不解之处。此时听这紫发少女一边熬药一边提起此事,便都认真听着,“得这怪病者会突然发狂,最多一个时辰就七窍流血而亡,甚是诡异。我自幼学习医术,对这奇症颇为好奇,就赶来了蓬莱岛。”

“这是什么怪病?”伊莎贝拉此时虽卧在床上不能动弹,却仍止不住好奇问道。

紫发少女却眯起了眼,“我亲眼见到这病症时,本觉得像是中了梦魇,可不论怎样的外界刺激都没法唤醒他。中此症时理智全失,只会朝着近处的活人殴打。”紫发少女皱眉,“更怪的是,这人原本只是个瘦弱乞丐,发狂时却力大无穷,力气似乎翻了数倍,因此常人就更难制止他。”

“依本小姐所见,那青鼠王也是中了这怪病了?”玉藻受伤最轻,此时起身活动已是无碍,亦是问道。

卡缇娅微微颔首,“不错,只是这并不是什么疾病,倒像是被什么东西迷了心智。我所见的患者,似乎都在恐惧着什么东西。力气突然变大,可能也是这个缘故。”

“嗯?这是什么意思?”伊莎贝拉好奇地发问。

“常听说有人在火场时突然爆发出神力逃生,又或者被野兽袭击的普通旅人反而打死了野兽。这是因为人体潜力巨大,当人极度恐惧时爆发出潜能,便能在一瞬间发挥超常的力量。”

“但若是长时间处于这种状态,那么毫无疑问,最后人体无法承受,便会经脉撕裂而亡。”

此时药炉火候已到,卡缇娅又抓起一把草药撒进去,“常人本不可能出现这种情况,所以我怀疑是有人暗中捣鬼,就追查到了玉鼠帮。谁知连玉鼠帮的高手也没能逃过这一劫……”

“我倒想起师尊说起过一个传闻。”一旁清歌突然说话,“百余年前,有魔教'噩梦穹顶'入侵中原。那噩梦穹顶不止武功诡异,还擅长邪术,传闻能操纵人的负面感情。”

四人皆是沉默下来,百余年前之事,虽未亲身经历,也已耳传目染的不少。若非当时武林正道遭受重创元气大伤,江湖上又怎会像现在这般乱象丛生。就是如今,噩梦穹顶亦是一个能让孩童停止啼哭的恐怖名字。

难道噩梦穹顶消失了百余年,如今竟要重回武林了?

众人正在沉思,却传来一阵急促敲门声。

卡缇娅开门,见一女子身着便装,一头红发极为鲜艳,凛然立于门口,不怒自威,“昨日玉鼠帮被人灭门,全帮上下无人幸免,有人报告嫌犯藏正在此处。”说罢让出一人,身后有六名捕快,又有一人被两名捕快护着向屋内看去,玉藻却是一眼认出他来。

“没、没错,就是这三个人!”那男子叫道,“那日我守在门口,就见这三人要闯我玉鼠帮,一时大意就被她们打晕了。再醒来时,院内已是尸横遍野,所有人都死了!定是她们干的!”

原来此人正是玉鼠帮的门卫,那日被玉藻一刀劈晕倒在门口,没想到反倒是逃过了一劫。

“市集中亦有许多人看到这三名女子在找玉鼠帮,扬言要收拾他们。”旁边一个捕快补充道。

那红发女子听罢冷哼一声,说道,“玉鼠帮多行不义,若有人能除去贼首,那我心中反倒佩服。只是你们手段如此狠毒,整个玉鼠帮上上下下,连家丁侍女都一并残杀了,我决不能放过你们!”

说罢就要动手抓人。

卡缇娅伸手一拦,“罗兹,住手,这是我的病人。”

卡缇娅如何不认得眼前这红发少女。玉鼠帮在蓬莱岛肆意妄为,连官府都忌惮三分,而剩下七分中,恐怕有六分底气就来自眼前的红发少女。

卡缇娅与她见过几次,只知她来自西洋,名叫罗兹·巴蕾特,听闻她生平嫉恶如仇、直率豪爽,偏偏又极为固执。

此时显然是有了误会,于是忙劝阻起来。

“卡缇娅,你医术精湛,曾经帮过我部下不少忙,但抓捕犯人的事你也要插手吗?”罗兹怒道。

“玉鼠帮的事,不是她们干的。”卡缇娅断然回答,终于是把事情经过粗略说了一遍。

罗兹听的将信将疑,沉思一会,“我终究不能信你一面之词,眼见为实,此事我会亲自调查。”说罢唤来两名捕快,“看住她们,别让她们离开这里。”再唤来两人,将那门卫带走了。

自己便带着两名部下径直往玉鼠帮方向赶去。

屋中四人看着罗兹匆匆离开,不禁感叹,“好一个雷厉风行的女子。”

“此事透露着古怪,罗兹现在赶去玉鼠帮,恐怕有危险,我去护她周全。你们好好养伤,我去去就回。”卡缇娅与其余三人又嘱咐几句,对门口喊道,“姑娘们要换药了,你们两个可别偷看。”

那两名捕快都是年轻气盛,此时脸上一红,咳嗽两声,任由卡缇娅把屋门关上。

卡缇娅微微一笑,施展轻功,无声无息便溜出了屋外,亦是向玉鼠帮赶去。

我の崩坏色彩

2019.3.14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