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莱克文学网 > 小说库 > 新婚危机之夫人虐渣要趁早

更新时间:2020年04月27日

《新婚危机之夫人虐渣要趁早》精彩章节目录_苏辰雪小说免费阅读

新婚危机之夫人虐渣要趁早

作者:苏辰雪分类:总裁小说类型:虐恋情深

“摁住她,赶紧给灵灵输血。”  冰冷不带一丝温度的声音乍然响起,赵和轩眼眸微抬,盯着穆鸢可,他的眼底阴寒一片,而一旁一身白的医护人员手脚麻利,听话的按住穆鸢可的双手。  唇角溢出苦笑。  “用不着这样,你们松手吧,我不会反抗的。”  冷窒的空气中一抹冷哼响起。  她知道发出者是谁。  就是那个男人,不会错的,这道声音已经听了太多遍了。  此刻,他一定瞧不起自己。  手背与手腕相连的地方,从神经末梢传来尖锐的刺痛,床上的女人感觉浑身的力气窦娥比抽空,身体瞬间软倒.......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给她再开一间房。”

那护士应了就把穆鸢可推走了。

躺在床上,半强迫的被推出去,穆鸢可想着:

这是还怕我伤害她吗?

被推进空无一人的病房,穆鸢可阖上眼睛。

突然,房门被敲响。

有气无力地喊了一句,”请进。“

房门随即被推开,赵和轩长身玉立,矗立在门前。

穆鸢可嘴唇轻启,道,“你不陪着她?“

赵和轩的眼底好像有一抹复杂的情绪划过。

穆鸢可抿唇。

是内疚?

怎么可能?

穆鸢可随即否决。

果然。

赵和轩开口了。

“灵灵的骨髓配型手术时间已经订好了,就在3天后,你做好准备。”

你知道人什么时候才感觉到最大的疼痛吗?

是被划开动脉血如泉涌的时候?

还是刀刃贴近脖颈,马上就刺破的时候?

还是,你最爱的那个人,他满嘴的我爱你,而实际上,却是为了另一个人的时候?

“穆鸢可唇角的笑意越来越浓重,但是其中所表露的,百分百都是嘲讽。

赵和轩的神情一变,冷声道,“要不是你把灵灵推下楼,她怎么会受伤,又怎么会提前进手术室,本来,我都安排好了,等到灵灵安全从手术台下来,我就送你出国。”

这是补偿?

3年的感情,他赔得起吗?

不仅仅是她,她们穆家,好几口人,他赔得起吗?

若不是因为她,穆家也不会负债破产,若不是她毫无保留的献出一腔爱意,又怎么会给了他可乘之机?

墓园额瞬间聚德,心口上的伤口好像被泼上了辛辣的水,痛得很,直让人想哀嚎。

'如果我告诉你,我没推她呢?“

病房里的空气凝滞。

“我相信她。”

没有一点犹疑。

穆鸢可笑了,很是悲凉。

赵和轩转身离开,她望着他的背影,心像是被发狠的猫狠狠地抓挠,不翻过一点空地。

强心忍住心底的刺痛,她道,“赵和轩,我就问你一句话。”

赵和轩的步子停下,背对着穆鸢可。

“你说。”

“假如,我在病床上因为失血过多,死了,你会——记得我吗?”

赵和轩的身体僵住一瞬,随即扭过身子,怔怔地看着她,黝黑的眸子冷静而自持,“那就是你的命。”

门被无情的甩上。

她刚才竟然看见一向淡漠的赵和轩眼里,竟然闪过一抹慌乱,这在从前,她还被蒙在鼓里的时候,才有幸见到过几次。

定了定心神,她随即便否定了。

赵和轩,怎么会呢?

他可是赵和轩啊—

虽然有些冷血,但是这样,也还不错,她死在救他爱人的床上,看在她没了命的份上,他会记得她吧!

护士端着药瓶进来的时候,针还扎在她手背,拉扯地皮肉生痛,鲜红的血液渗出,凄惨一片。

她笑了,却比哭还难看。

闭上眼,好像听到一道声音在耳边响起。

睡吧!

无论怎么样,她也会在他身边陪着的。

梦里头,好像一直都有一个人一直在她身边守着一样似的。

温暖的大手轻轻拂过她的肌肤,温柔的盖上被子,还对她说:“好好活下去。”

如此好的人,一定是爱她的赵和轩。

全世界也只有他最关心她,最爱他了。

如果她死了,伤心的是肯定是他。

所以,她一定要坚强起来!

病房里头的光断断续续的透进来,带着一丝耀眼的光芒,打在角落处,叫人感到一丝丝的温馨。

缓缓地睁开了眼睛,入目之处就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那一刻,她愣住了,需要摸一下对方,却颤抖着收回了自己的手。

是梦吗?

这是真的吗?

却在半路,仿若经历冗长的梦境。

在梦里,仿佛有人一直在看着她,梦里的那个人真好啊。

给她盖被子,还对她说,“一定要活着啊!”

对了,那么好的男人,一定是她爱的赵和轩吧。

她死了,他的女人性命就没了保障。

她,如何能死?

那一刻,她伸出手,隔空抚摸那个男人的容颜。

却在半路,手臂蓦地停下。

唇边扯起一抹苦笑。

为了陈灵灵,他竟然能在这里守着自己一整夜,只以为她是“血牛”吗?

心脏,像是被千百根针穿刺过去。

血肉模糊。

她合上眼,迷迷糊糊再度睡了过去。

之前,长者们总是在她耳边唠叨,只要心思放空,就能睡着,睡过去了,便什么伤痛都会忘记。

可是,他们忘记了,有一种东西,是怎样都逃脱不了的。

噩梦。

在梦里,她看见陈灵灵和赵和轩结婚了,而她,被面目狰狞的陈灵灵按着头压进水底,她嘴上叫嚣着,“抢了我的男人,我要杀了你!”

一字一句,好像就在耳边回荡。

蓦地惊醒,眸子对上了一双熟悉而阴寒的眼眸。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