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莱克文学网 > 小说库 > 零校

更新时间:2020年04月27日

《零校》精彩章节目录_笙歌歇小说在线阅读

零校

作者:笙歌歇分类:校园小说类型:致郁

零校,一所为超度幽灵而生的学校。神秘的道士,神秘的社长。一切都是如此的神秘,我,又该何去何从?我是百里诗吟,我,能看见幽灵……今天,你遇见幽灵了么?他们,就在你的身边……而我,只为送他们成佛……...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海咲一大早就醒过来了,她匆匆穿起了校服,扶桑学院的校服还是很高端的,比起普高的运动服来说,扶桑学院的校服可谓是所有高校都渴望的制服啊。

不过扶桑学院并没有强制要求学生穿校服,甚至也不统一订制,这一点和其他学校做的不一样。

或许也是因为扶桑学院是贵族学校的原因,加上学校宽松的办学理念,一个学校逛下来,穿校服的人屈指可数。虞海咲便是其中之一。她并没有剩余的金钱去购置衣物,校服也是虞山修强制要求下才买来的,按照虞山修的话来讲,这套校服既便宜又高端,而且特别合适虞海咲。

海咲站在梳妆镜前梳理自己的头发,这时她看见了地上的换洗衣物刚想开口,却猛然醒悟,虞山修已经不在了。海咲心里空落落的,自己的哥哥,为了救一个马路上素不相识的小男孩,把自己的命搭进去了。而且,也没能救到男孩。

虞海咲怔怔的看着地上的衣物,然后将它们一股脑儿的扔进了洗衣机。听着洗衣机传来的轰鸣声,虞海咲的内心,却越来越寂冷。

哥哥,不在了呢……

而且,也没能救到男孩。

许多人都替虞山修感到惋惜,甚至虞山修还上过头条,听着周围一圈自己素不相识的人谈论自己的哥哥,虞海咲感到一股前所未有的愤怒。

不过很快,当人们在背后嚼了几天舌根后,人们又都似乎忘记了虞山修的事情。就好像从来就没有虞山修这个人一样。虞海咲一个人落寞的坐在公园的长椅上,最开始几天,不断有人认出她,谈论她哥哥,虞海咲感到十分的厌烦,但现在的她无人问津,虞海咲又不免产生了一丝孤寂感。人们就是这样,喜新厌旧。

虞海咲心里默念道。

就在这时一个同样身穿扶桑学院校服的男孩走到了虞海咲身边,顺势便坐了下来。“哟,hello。”虞海咲抬起头,长长的刘海遮住了她的右眼,此时的她双目之中终于是有了一丝神采。

不知道为什么,每当自己碰到这位学长,自己总会产生一股亲近感。就仿佛哥哥就在她身边一样。

“你好学长。”虞海咲合上手中的书,恭恭敬敬的对百里诗吟道。

“嗯,海咲,怎么了?”百里诗吟转过头看着虞海咲,手臂还是做着抱着东西的动作,但虞海咲却看不到任何东西,百里诗吟怀里空空如也。

“没什么,就是有点累。”虞海咲说着低下了头,憔悴的说着,她也是第一次流露出这种不符合她活泼气息的沧桑。也是呢,哥哥不在了。

百里诗吟看着虞海咲,眼中充斥着些许怜爱,他抬起头看着天空,然后对海咲说道:“海咲,跟我去个地方吧。”

“嗯。”虞海咲诧异的看着百里诗吟,但还是点了点头。对于这个学长,虞海咲有着一股莫名的信任,仿佛他就是自己的哥哥一般。

百里诗吟听到虞海咲同意了,立马将什么东西放在了自己头上(大哥哥哟,萌乃恐高的啦~),然后牵起了虞海咲的手,虞海咲俏脸一红,跟了上去。

“呐,海咲,我给你讲一个故事。”

“嗯。”虞海咲此刻已经羞得说不出话来,只能支支吾吾的回应着。

“呐,有一个男孩,在他还是七岁的时候,他的父母便在一场车祸中去世了。然后他孤身一人去了孤儿院。”

“七岁么……”虞海咲眼皮一跳,好像回忆到了什么。

“在路上,这个坚强的小男孩捡到了一个女婴。女婴躺在草丛里。因为自己失去了双亲,所以这个男孩看到女婴的那一瞬间,心中闪过了一个念头,自己要收养她!当时,他还只是一个七岁的小男孩!”百里诗吟突然身躯一震,然后诡异的低下了头,当他再次抬起的时候,他继续说道:“他想,自己是个孤儿,这个女孩也是个孤儿,自己失去了父母,这女孩也是。仿佛是命运刻意的安排,他和她相遇在那个阳光明媚的日子,在那个公园,那个草丛。从他抱起她的一瞬间,一股比血脉还要深的羁绊就将他们牢牢连在一起。”

“她有这样一个人,真的好幸运啊!”虞海咲眼中有了一丝雾气,百里诗吟口中说的小女孩竟然如此之幸运。

“嗯。从那时起,男孩就成了女孩的哥哥,直到一个人找到了哥哥,告诉他,在女孩离开哥哥的那一天,将一块怀表交给她,到时她会明白一切。男孩心里很是惶恐,他怕自己的妹妹得知身世,离开自己。于是他开始努力的打工,他要让女孩的家人知道,他养得起女孩,他也是女孩的家人。但女孩的家人也没有强行带走女孩。哥哥便开始攒钱,让女孩去一所好学校,去一所好大学。但好景不长,哥哥的兼职一份一份遭到辞职。他很快便失去了所有工作。”

“唔。”虞海咲捂起了嘴,她隐隐约约发现百里诗吟话语里暗含的信息。

“哥哥陷入了绝望,这个时候,女孩的家人找到了哥哥,给了他一份工作,一份让哥哥眼红的工作。但哥哥没有得到女孩的理解,女孩因为自己的哥哥沉迷在游戏中,还跟哥哥吵了一架。”

仿佛是晴天霹雳一般,虞海咲震惊的看着百里诗吟,发现百里诗吟的眼中满是溺爱,就与当初虞山修的一摸一样,“哥……哥。我……”

百里诗吟继续说道:“哥哥没有跟女孩解释,他想要给女孩一个惊喜,他想要女孩在他不在的日子里能长大,只可惜,哥哥一次在回家的路上,看见了一场让他不得不去阻止的事故。他,从此离世。”

“哥哥!”虞海咲终于忍不住哭出声,然后扑进了百里诗吟的怀里(大姐姐好可怜呀~)

“海咲,生日快乐哟,哥哥我现在认识了一个了不得的朋友呢。”

虞海咲听着这熟悉的语调和声音,抬起了朦胧的双眼:“哥哥,真的是你么?”

“嗯,是哥哥哟。只不过现在哥哥只是附身在诗吟小兄弟身上。抱歉了海咲,

留下你独自一人。”

“不,没关系的哥哥。海咲一定不会让你失望,海咲一定会成长起来的!海咲一定不会让哥哥你操心的!”

“哈哈,海咲,上次你还煤气中毒了呢。哥哥我还真的是担心呢!”

“哥哥上次也在么?”虞海咲疑惑得问,百里诗吟抓了抓头:“嗯,哥哥我一直都在诗吟同学旁边。”

“我就说嘛,为什么学长感觉身边有人,原来是哥哥在啊。那这样说来……学长他……”

虞海咲说着然后左右看了看,既然百里诗吟一直跟虞山修待在一起,那么就意味着百里诗吟看得见哥哥咯。那么也就是说……

“嗯,诗吟同学看得见我们幽灵哟,他社团的任务就是去超度幽灵。”虞山修解释道。

“那么他现在也是在帮忙超度哥哥咯。”虞海咲不愧是学校成绩前五的尖子,一下子就反应过来。

“嗯,呐,海咲,这个给你。”虞山修递给虞海咲一个红色的盒子,然后笑着对她说,“生日快乐哟,海咲,哥哥的执念就是想要给你过生日呢,怎么样,海咲,有没有被哥哥我感动啊?”

虞海咲啧了一下嘴,然后还是接过了盒子。“这样,我也能安心的走了。”虞山修看见虞海咲接受了礼物,顿时目光中流露出一丝解脱。

“什么!不要走!”虞海咲猛然醒悟,在她刚刚看见哥哥的事情,还以为哥哥能一直跟自己在一起了,结果没有想到,哥哥终究还是要走的。

“海咲,哥哥当时走的匆忙,没来得及跟你说几句。”

“不要,哥哥,我不允许!”

“海咲,哥哥走之后,你要坚强!”

“不要走……”

“海咲,虽然你没有我虞家的血脉,但,你还是虞家的儿女。”

“海咲一直都是,海咲的姓是虞啊!”

“呵呵,那就一直撑着伞走下去。”虞山修的声音有些虚弱,仿佛随时都会消散,他拼了最后的力气,对海咲说道:“海咲,你的亲哥哥,叫王泽生!”

说完,百里诗吟身上浮现出白色的灵光,不仅百里诗吟,虞海咲也感受到了那股白光下一个瘦削的背影,正在消散,虞海咲厮声竭底的哭喊着,要虞山修回来。

回来啊,哥哥,回来!

“呜呜呜……哇啊——”虞海咲终于嚎啕大哭,在这血红的夕阳下,如同一个无助的孩子,在呼唤着自己的父母,“回来啊!你不回来,我就不会原谅你!哥哥!”

虞山修的声音再次想起,只不过这时他的声音有些空灵。

“嗯,哥哥不走。”

……

百里诗吟皱了皱眉,然后睁开了眼睛,他感觉自己的怀中有个温软的东西,他睁开眼,刺眼的阳光正直射在他的眼睛上,这是,怎么白天了?百里诗吟想要起身,突然看见自己怀中的虞海咲和萌乃,此时萌乃已经带上了荷叶,百里诗吟和虞海咲正躺在水中。

啊啊啊啊啊“萌乃!”百里诗吟一声哀嚎,然后抱起虞海咲,将她放在一出干燥的地方,然后抱起萌乃直奔学院的墨池。

“大哥哥哟,萌乃又缺水,咳咳,你们抱在一起一个晚上了……”

“什么?”

“大哥哥哟,没想到海咲姐姐竟然直接和你发生关系了!”

“我真……沃日,我什么也没干啊!”

“大哥哥哟——”

“我真的,谁来救救我啊!”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