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莱克文学网 > 小说库 > 无妄书

更新时间:2020年06月27日

《无妄书》精彩章节目录_墨姗小说免费阅读

无妄书

作者:墨姗分类:穿越小说类型:虐恋情深

秦冉微初次见着他时,他不过是凡间安阳国的一位落魄王爷,她助他名扬四海却也害得他万箭穿心而死;再见他时,他是魔君,是万人之上的魔君,那凡间的种种不过是他历的一场劫难罢了。相逢即是有缘,但是,又是否真的是有缘无分?见过他红锦云衣,眼里满是笑意的模样,亦见过他最温柔缠绵的一面,但目光深处藏的那个人却不是她,所悲,不是她;所幸,不是她......山水一程,三生有幸。望尔安好,一世不见,万事无忧。...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师傅,辛夷邀我去趟南海。”

自去了那趟春日宴,秦冉微又在浮云山足不出户将养了三年。倒也不是她懒得走动,只是卜清管得甚严,生怕她一个不小心又弄伤了自己,就她在天宫晒伤的那只手,卜清寻遍了灵草,敷了三个月方见好,这事儿可马虎不得。这天天好吃好喝供着,不似养着徒弟,倒像是供着位祖宗。

这闷久了,内心自然乏味着很,如今辛夷的一纸请柬似一道赦免令,令她寸草不生的心灵终于见着点盎然的绿。

卜清正在钓鱼,偌大的草帽罩在头上连脸也盖住了,秦冉微瞧不见他脸上的神态,仅仅听得草帽下传来几句低沉的“哼哼”声,接着便是一句不满的“去吧。”

卜清其实委屈得很,但是他就是要装一装生气的模样吓一吓他徒弟,好止了她去南海的心,若师傅跟徒弟撒娇那成何体统?虽说如此,但他还是颇有耐心地絮絮地告诫秦冉微:“你就是不爱听我话,路上注意点,别掺和那些打架,你身体弱,经不起折腾。到了南海也得注意一点,别给辛夷神君添麻烦......你听着没?嗯?人呢?”

秦冉微一得了卜清他老人家的同意,便立即离开了浮云山,待卜清一番诚恳的告诫说完,她已经翻过了三个山头。

倒不是她不想听师傅他老人家的告诫,只是心中太过于激动,导致身子自己动了起来,若是可以,她很乐意泡一杯茶,坐下来听他絮絮叨叨说完。

南海不远,跟浮云山仅仅隔了六座山,她已经走了一半的路程,半个人影都未曾见到,哪里来的危险可言?若不是见着一个庞然大物从眼前飞过去,溅了自己一身的污血,她就只当卜清是担心过头。

准确来说那个怪物不是在自己控制着飞,她活了一万多年,从来没见过屁股在前,头在后这种样子飞的。

兴许是她孤陋寡闻没见过,但是眼前这浑身血淋淋的庞然大物明显是被人击飞的,那怪物撞在一座山上顿时飞沙走石,山体倒塌了一半,漫天扬起的灰尘迷住了她的眼睛。当她勉强能睁开眼睛时,前方突然闪出一道耀眼的光芒又令她的眼睛“瞎”了好一阵。

那一刻,她终于明白为什么一路上见不到一个人。这战况激烈的战场,除了一心寻思死的人想要闯一闯,普通人谁还愿意掺和,自然是能躲就躲,躲得越远越好。偏偏她这个没有眼力见儿的主掺和进来了。

放下这些事不提,单单她现在这个状态就令人无比担忧。眼睛短暂失明,瞧不见战况,自然就不知道该去哪里寻个躲避的去处,万一被误伤了,要听卜清唠叨好久是小事,又得在浮云山养个几百年的伤才是大事。若是她能早些发现不对劲,绕个远路便就没这么多事了,顶多浪费了几个时辰。

秦冉微虽然懊恼,但是还是冷静了下来。

此时那巨兽估计是爬起来了,一声吼叫震得天地晃动,刹那间天崩地裂。秦冉微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左摇右晃后急速往下掉落,她只感受到呼啸的狂风声冲击着她的耳朵引起阵阵耳鸣,狂风卷着的尘土砂砾刮得她脸生疼。那一刻她觉得自己的命怕是要交代在这里了。

在她无比绝望的时候,突然感觉有人揽上了自己的腰,耳畔急速的风声没了,漫天飞扬的尘土没了。那个人微微喘息,呼出的气扑在她的脸上有些湿润。

“没事吧?”

秦冉微呆了一呆,这声音她太熟悉了!低沉又有些沙哑,明明是关心的询问,偏偏让人听着冷冷清清的,无比冷漠。

君珩!

是君珩!

天帝君珩!

他不应该在一十三天上吗,他怎么在这里?

为什么她怕遇见什么,偏偏来什么?

虽说秦冉微内心慌作一团,但是还是硬着头皮故作淡定答了声:“无碍。”

君珩听完并未多言,将她带到一个安全的地方后人就消失了。

此时,秦冉微的眼睛已经恢复了些许,隐隐约约见着一人一兽打成一团。想着并不急着赶路,于是寻了块干净的地方坐下来,等眼睛恢复得差不多了,能够看清东西了,才起了身。周围折断的树木挺多,她小心翼翼地避开,到了空旷地区,抬头瞧了眼天空中那个执剑的白衣公子,眼里闪现出恨意。

她现在能做的,也就只能满怀恨意得瞪他一眼。鸡蛋碰石头谁倒霉她还是分得清的。

秦冉微伫立良久后才摸索着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等她到了南海边,月亮早就飞上了树梢头。借着月光正看到辛夷领着大批人马风风火火赶来。

辛夷见着了秦冉微方松了口气,卜清传书给他,问是否见着秦冉微,他并未在意,只当做秦冉微贪玩误了时辰。等到过了四五个时辰人还没到,这才慌了神,急忙带人出来寻她。这才刚松了口气突然又看到秦冉微一身污血,眉头又拧了起来。

“怎么回事,微微?遇着什么了吗,怎么流了这么多血?”辛夷急忙上前搀着她,见她走不动路,直接将她一把抱了起来。

秦冉微早就乏了,此时抱着他的脖子大口大口喘着粗气。待她呼吸均匀了,方沉沉开了口:“遇到了个扫把星。”

“天帝跟一个巨兽打在一起,我遭了殃,不过这血不是我自己的,是那巨兽的。虽说他救了我,到底是他先害得我如此。冥冥之中定是父亲护着我,不然我怕是没命见到你了。”

“说什么傻话,微微?这次是我考虑不周,怨我怨我。”辛夷声音沉了一截,带着歉意徐徐说道:“这巨兽定是梼杌凶兽,梼杌在附近徘徊许久,这十多日来未有人见到,我估摸着已经走了,这才写信予你,怨我。”

秦冉微赌气般在他脑袋上拍了一下,随即笑道:“不怨你,还不赶紧把我接到你府上,待我休息足了,再好生收拾你。”

辛夷忙应了,带着一大帮人打道回府,烧水做饭不在话下。

这辛夷神君是前任天帝天尧亲自任命的,自幼父母双亡,独自一人掌管南海海域。天尧怜他孤苦伶仃,又叹他年纪轻轻便将南海治理得井井有条,着实是个人才,有意拉拢他,于是将自己的女儿许配给他。当时秦冉微不过才刚出生,辛夷已经三千岁了。

后来帝姬身亡的事传遍六界,辛夷亲自来到浮云山吊唁,看到秦冉微的那一刻便认出了她。那日,秦冉微跪在灵堂前,以卜清二弟子的身份替帝姬守灵,辛夷凝视着她,慢慢走到她前面,笑容似春风化雨般蔓延开:“阿月,你还活着,真好。”

秦冉微很多次问他,为什么一眼就认出了自己。辛夷总是温柔笑着,手轻轻拂过她的鬓角,沉声道:“你一直是你,为何认不出来?”

酒足饭饱之后,秦冉微便有了困意。身上早就换上了干净的衣裳,此刻的她用被子将自己团成一个球,在暖炉前暖手。面具因为沾了不少血,早就摘了下来,辛夷丝毫不在乎她脸上的伤,她也就毫不避讳得摘了。

不过秦冉微倒是愧疚得很,想当初她一心要嫁给君珩,见着辛夷行礼都唤一声哥哥,倒是她负了人家,顶了负心郎的头衔且毫不在意。卜清常常感叹像辛夷这样痴情的男子世间已不多见,每感叹一句,便帮秦冉微拾掇出一份嫁妆,连看着秦冉微的目光都带了些许哀怨。

秦冉微养足了瞌睡,刚爬到床上便听到外面人声鼎沸,她心下一惊,想着怕不是有敌人来犯。连忙下床,揪住了外面一个路过的婢女急急问道:“夜半三生,你们要去哪里?所谓何事?”

那婢女低着头匆匆行礼,道:“禀上仙,天帝突然大驾光临,主子唤我们前去服侍,不可怠慢。”说罢又是一行礼,亟亟走了。

秦冉微一听天帝来了,心已凉了半截,莫不成是来找她的?转念一想,说不准真是。今日撞见他跟凶兽搏斗,八成是扰了他,莫不是梼杌跑了,他气不过寻仇来了。

思忖良久,她做好连夜逃离的准备了。若不是辛夷命人给她送了三盘点心,附了封信让她心安,写着明早再跟她解释云云,她怕是已经逃出了南海了。

次日,秦冉微顶着两个黑眼圈站在了辛夷面前,辛夷正把玩着一个墨绿色的珠子,偶然抬头见状讶然道:“微微,你这是怎么了,夜里未曾睡好么?”说罢,连忙命人摆上早点。

秦冉微打了个哈哈,喝了碗桂花粥缓了缓后开了口:“天帝半夜来访是何意?不会是派人来抓我吧?虽说我扰了他打架是我的错......”

辛夷越发惊讶:“你怎么会这么想?”思忖片刻,将手里把玩的那个墨绿色的珠子递给秦冉微,声音却是欢愉的,“天帝半夜来不过是来向我讨要一个宝物,我族有一秘宝沉香珠,能保仙身不腐不烂,喏,他将这个避光珠换给了我。我想着避光珠养着你的身体极好,那沉香珠对我又无甚用,便换给他了。”

“沉香珠,他要那玩意儿作甚?”

“沉香珠磨成粉,可敷脸,亦可作药用,保持容貌不变十几万年不是个问题,想必是为了天妃取的。”

秦冉微将那珠子收了,避光珠摸在手里透凉,普通人怕是受不住这寒冷,对于她这种身体,却是上佳的滋养补品。听到辛夷的那一番话,内心虽有些不是滋味,但是得了这宝物,倒也算是一件幸事,不知不觉脸上有了些笑意。

“微微,我待你如何?”

秦冉微有些楞了,辛夷突然这么发问,她倒有些不好意思了,忸怩了半晌,咬着嘴唇道:“极好。”

辛夷笑着的脸突然露出些许难过,伏在桌上声音低沉:“既然对你好,你为什么一脸不开心?”

秦冉微又是一愣,连忙赔笑:“哪里哪里,我开心得很,辛夷待我极好,我欢喜得很。”

辛夷犹如孩童得了糖果般开心起来,为秦冉微添了碗粥,又命下人将厢房收拾一番,吩咐务必要让秦冉微补个好好的回笼觉。待下人得了命令都去忙活了,他才扭过头凝视着秦冉微,虽不再说话, 眸子里却闪着笑意。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