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莱克文学网 > 小说库 > 锦瑟年华君可待

更新时间:2020年06月27日

《锦瑟年华君可待》精彩章节目录_君子的Amber小说免费阅读

锦瑟年华君可待

作者:君子的Amber分类:古言小说类型:青梅竹马

听说叶府大公子与苏家三公子有一腿…苏锦笙:“你居然亵渎朝廷重臣?”叶君然挑眉轻笑:“亵渎?这叫两情相悦,你侬我侬,情到深处,按耐不住?”苏锦笙微微一笑:“滚开”......当然,两位大佬也有“深情”(神经)的时候.suchas:叶君然漫不经心的扶上苏锦笙的腰附耳轻笑:“苏小公子,人家五行缺你,我五行之中全是你。”苏锦笙笑道:“滚开。”……叶·现代文艺青年爱玩扇子耍酷(装B)梦中情人武艺高强‘叫花子’进宝·君然(攻)×苏·大臣相洁癖婉柔心机boy招财·锦笙(受)...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男子挑眉问道:“小公子这是要去哪?”

苏锦笙:“京城。”

男子问道:“去京城干甚?”

苏锦笙:“……赶考”

男子笑道:“你秀才考了吗?”

苏锦笙笑道:“考了啊!叶君然,待会过了这座山就把我放下来吧!”

叶君然笑道:“我也去京城,一起啊!”苏锦笙点点头半晌问道:“叶家家主可还安好?”叶君然打开折扇轻轻摇了两下笑问:“怎么?想进叶家大门啊!”苏锦笙轻轻踢了他一下:“那件事不是过去了吗?”叶君然笑道:“那可没有!苏家欠我一个老婆呢?!”

苏锦笙:“……”大哥都是误会啊!当年,苏锦笙刚出生长得白净、清秀,许多人误以为是女的。叶府当然也听闻了于是……上门提亲……

叶君然看苏锦笙不说话便继续道:“当年,我念叨了很久……”

苏锦笙扶额道:“我们不可以翻篇吗?”叶君然微不可查的摇了摇头用扇子挑起了苏锦笙的脸笑道:“有人说过你生得很俊美吗?”

苏锦笙拍开了他的扇子:“……扇子不错。很漂亮。”

叶君然收起扇子笑道:“这招没有用哦!”

苏锦笙将车帘放下道:“叶大公子以后想干什么呢?”叶君然认真的想了想道:“混吃等死”兄弟,很真实。苏锦笙揉了揉眉心笑道:“你回京城吗?”叶君然道“想坐我的车?”苏锦笙倒也不否认索性往后一靠笑道:“有车不坐?我傻啊!”叶君然握住他的手腕将他拉回来:“车有些震,小心点啊。”苏锦笙看了看窗外道:“为什么不走官道。”叶君然“刷”地一下打开扇子道:“你自己说说你对那个女子做了什么?”苏锦笙一脸茫然:“……”什么?我做了什么?

叶君然笑了笑说:“你信不信那个姑娘全国通缉你”

苏锦笙有些担心地问:“会影响我官考吗?”

” 叶君然突然用扇子敲了敲他的头:“也不是什么消息都能进京城的。除非你特别有钱像我一样或者你特别有权。你不知道吗?也是苏家迁府了。”

苏锦笙躲了躲:“山路可不好走。”

叶君然道:“怎么?嫌弃啊!”

苏锦笙撇了撇嘴:“没有”

叶君然道:“撒谎的时候,麻烦你走心一点好吗?嫌弃这两个字就快写7到你脸上了。”

苏锦笙撇了撇车外道:“看到山路了”

叶君然:“……”真神给力啊!!

马车缓缓的停了下来,车夫并没有进到车里,只是站在外面问道:“少爷,前 面……”

叶君然打断他:“知道了,你先回去,我们走回京城!”

车夫应了一声等待叶君然下车。叶君然将衣服打包好,便对苏锦笙道:“下车吧!小公子” 苏锦笙有些试探性地问:“不带银子吗?” 叶君然挑了挑眉道:“你没带吗?”

苏锦笙叹了口气:“……走的急”我是被赶出来的好吗?

叶君然一脸不相信:“哦,你告诉我一个弟控的哥哥知道弟弟要出远门,会让他空手?”

苏锦笙顿了顿立马抓了个空问:“什么是弟控”

叶君然一脸平静的转移话题:“……啊~那个啊?差不多……嗯……你是……离家出走吗?”眼尖的叶君然同志发现苏锦笙并没有苏家令牌。

苏锦笙笑了笑:“下车吧!”叶君然也没多追究,毕竟是别人家的家事。不动声色的拿了几包药,便下车了。苏锦笙看了看嗤笑了一声无声道:病秧子。

在车下目睹了一切的叶君然一脸平静:“……”你当我瞎啊!在心里默默翻了个白眼转过头对车夫说:“你先回去。”车夫点了点头便驾车扬长而去。叶君然一脸懵:“……”不是大哥我还没说完,钱啊!

苏锦笙偏过头肩膀抖了抖,叶君然看向他:“很好笑吗?小公子,我没拿钱”苏锦笙抬了抬手拍了拍叶君然的脸笑道:“你可以卖身的,毕竟长的倒是漂亮。”叶君然笑道:“不及小公子万一。”苏锦笙笑着挥了挥手向前走去头也不回道:“走啦!叶兄”

叶君然非常不爽地跟了上去,苏锦笙瞥了瞥叶君然道:“至少你还有一包衣服呢?”叶君然低声笑了笑:“也是。”

……

苏锦笙看了看躺好的叶君然又看了看天色有些犹豫的地问:“所以说,今天我们在这睡?”叶君然闭上了眼道:“这山路估计得走个几天,当然小公子要是不介意山洞外面的野兽自然可以连夜赶路。”苏锦笙看了看地上的灰有些为难的站在洞口:“……”

开什么玩笑,我可是苏家少爷,好吧,即使被赶出来了,那也不可以让我睡地上……

叶君然撑起半边身子问:“嫌弃啊~”

苏锦笙摇了摇头说:“没有。”

叶君然一脸不相信:“……”这个祖宗还有洁癖?好吧好吧,没办法。

叶君然脱下外衣铺平放在地上对苏锦笙道:“睡吧!”苏锦笙也不想显得太矫情,僵硬的躺了下来,脸色苍白。正在叶君然要睡着的时候,苏锦笙突然问道:“会不会有虫子?”叶君然压制住不耐烦道:“没有,这么荒僻的地方,有也被饿死了。”

苏锦笙:“……”你对着外面那些绿油油的大树再说一遍!苏锦笙倒也是听出了些许不耐烦也不多说了,困意来了挡也没用。

第二天叶君然是被苏锦笙的叫声吓醒的,有起床气的叶哥怒道:“喊屁啊!”苏锦笙也怒了:“你说没有虫子的。”说着将剑上的虫子扔了过去,叶君然半眯着眼冷笑一声:“苏家就这么讲教养的?”苏锦笙气的满脸通红将剑摔了过去,叶君然侧着身子险险避过了剑。叶君然这回真的怒了:“想打架?”

苏锦笙二话不说一拳头挥了过去,叶君然抓住他的手腕反拧到他身后,腿下用力一踢,苏锦笙便半跪着,这一打两个人都清醒了,苏锦笙仰着头道:“放手”叶君然闻声放手,苏锦笙揉了揉自己通红的手腕,两人都不说话。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