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莱克文学网 > 小说库 > 关于我为学姐补魔这件事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27日

《关于我为学姐补魔这件事》精彩章节在线阅读_柴以木小说

关于我为学姐补魔这件事

作者:柴以木分类:魔幻小说类型:战斗

关于喜欢女孩子的学姐不知道我也是女孩子这件事!...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在困倦的半睡半醒中,忽然,我在梦中得到一个结论,睡觉一定要盖被子!

在一声喷嚏中我呛醒了过来,然后怎么也无法在有点冷的气温中睡过去!明明这是夏季呀!只能等着前辈快点到来了,然后抱着她的炙热又柔软的身体再和梦境约会了!

在无聊之中我掏出了手机,点开了联系人中的前辈。

“前辈,你坠机了吗?”小浅刚发完就收到叮的一声。

“乌鸦嘴。”

“咦?前辈一直玩手机吗?”

“没有。”这是像故意等了一会,在说自己确实没玩手机一样,才回的信息。

“前辈在划水吗?在这种有点危机的时候!”小浅发完后,一直没收到回信!就好像前辈再以最快的速度赶回来!无暇再顾及其他。

“前辈我这里有紧急情况,快接电话!”然后没有紧急情况的小浅打通了电话,然后瞬接。

“前辈果然在划水!”

“才,才没有!”

“还说没,口吃就是证据,前辈只要觉得羞耻就口吃!”

“好,好吧,我划了一下下。”

“是在用手机查附近的地图吗?前辈也是路痴吗?”

“我怎么可能犯那种错误!”

“那你在做什么?”

“我,我,我只是追了下深夜番剧,要是错过的话,就只能在日后买cd了。但不能忍!更新明明就在面前,却还要我等待什么的!做不到啊!虽然日后我也会买cd刷上好几遍就是了。”

“都是男子高中生的日常太好看的错!还有,能挂了吗!别打扰我看动画啊!”

“嘟~”想着最后前辈的破罐子破摔,我不由头痛,和这样的人一起战斗真的好吗?还有傲慢的前辈居然有这一面吗?不讨厌就是了。然后我也点开前辈说的那部动漫,不知不觉,时间流逝。

“可恶!居然这么好看!可恶!我居然错过了前面的几集!必须要买个cd补上才行呀!”在我看完番剧,发出感概的第二秒,学姐就出现在我面前...

“小浅,蛋炒饭还在吗?”前辈第一句话居然不是关心我,而是关心她的蛋炒饭!

“这里。”

“咦?小浅吃过了吗?”

“吃过了。”

“那我开动了!咦?这双筷子怎么是开封的?”

“可能它的质量不是太过关吧。”对,一定是在激烈的动作中裂开的,而不是从大叔哪里只拿了一双筷子,而且吃完后我有用附送的纸巾好好擦过。

“还有点蛋炒饭的味道?明明还没开吃?”

“毕竟在一个袋子,气味会传染是理所当然的吧!”

“也是。”前辈开始拔拉,我看着筷子尖在前辈口中进进出出。

“咦?小浅,你脸红什么?”

“额,没什么。”

前辈吃完后开始收拾垃圾。“咦?有两个便餐盒,怎么只有一双筷子?是掉在哪里了吗?没有呀。”小浅忽然感觉气温更冷了。

“小,小浅!那,那双筷子不会是你吃,吃过的吧!”布满红晕的学姐好可爱!虽然我下一秒可能就要死了!

“前,前辈,别,掐我脖子好吗?我,我快喘不过气了。”前辈双手掐着小浅的脖子摇晃,羞耻而慌张的脸快滴出了血。

“那!那可是我的处吻!”前辈像是失去了什么特别宝贵的东西,更羞红了!

“那,那种事不算的!我有用纸巾好好清理过!”我感觉我好像看到了跑马灯。

“可还是会有吐沫残留!吐沫与吐沫接触!这不是接吻是什么!”学姐意外的这么纯吗?能在死前知道这件事真好,再见了,班长,再见了,妹妹。

当我准备进天国的时候,前辈放开了我。前辈转过身背着我坐在了水泥地上。我试着走到学姐面前。

“前辈?”她在坐着的状态下转了个身,背对着我。我又接着走到她面前。

“前辈?”她又转了个身,背对着我。

“你是小孩子吗?”

“......”前辈阴沉着脸。

“当初我就不该救你!因为你被梨花打了!因为你远离舒适的被窝!现在还丢掉了我最宝贵的东西!”前辈无比委屈。

“那种事,不算的!”

“闭嘴!”

“前辈,cd的钱我可以代出。”

“......”

“还可以买全集!”前辈开始坐立不安。

“而且我还可以买三套,收藏用,鉴赏用,传道用!”

“可,可恶!原谅你了!”前辈拍了拍短裙的灰尘起了身。果然,金钱是邪恶的。

“前辈最好了!”小浅和前辈站在没有窗子的窗台看着这陷入黑夜而寂静的城市,但并不漆黑,到处都是灯光的颜色。

“前辈,垃圾丢在哪里呀?就没有好用的能力让它消失吗?”

“现在还做不到,我还没有掌握君王之剑。用君王之剑可以命令它消失。”

“咦,能力还可以升级吗?”

“不可以,所有传承的能力都固定在最开始那个人本身,毕竟是那个人的力量。”

“咦?第一个人岂不是深渊?”

“从某种意义上,是的,但却是无人能治的深渊,甚至拥有毁灭一个城市的力量。实际上这座城市就被我传承的那个人毁灭过。后来不知为什么他放弃了这份力量,让其具现化。这一份力量就受到严密监控,一代代传承,而现在的监控者就是我父亲。”

“那怎么回到最初那种力量?”在我问出这句话后,学姐涨红了脸。

“别,别说这种色色的话啊!”

“......”

“你以为那,那种关,关系是为了什么!”

“原来如此!那前辈,你想要我的吗?”

“噗呲..”小浅身上插了一把剑。

“去把垃圾丢了,快去快回。”前辈命令道。在回来后,我问起前辈对梨花力量知晓的情报,分析了起来。

欺诈一定是梨花力量的本质!通过欺骗对方以给予伤害,当你认为是的时候,它就确实是,其中也一定有梨花自我欺骗的成分,因为最后的表现形式并不是以我的理解实现,那只能是以梨花的理解。

所以单纯的说服自己这是幻觉是没用的,还得说服梨花。具体方法当然是戳穿她,吐槽她,让她自己也知道这是尴尬的幻觉,无法在自我欺骗,攻击也就不会实现了!

这是通过前辈讲述和梨花的战斗,与梨花那份传承的名字做出的基本猜测,毕竟梨花也是很有名的人,是隔壁的地区长,透露的资料还是很多,但一定有隐藏的部分,那部分肯定足以致命,但那是什么?

我再次回顾了前辈说的战斗。

前辈约好我一起去吃下午饭,在校门口等但一直不见出来,就通过感应在班级找到的我,那时我处在死亡的边缘,然后前辈就用剑插了我半死的身体...

然后梨花就出现了,她先是行礼做了自我介绍,然后问前辈救活了我是否有让我失去记忆的方法,前辈回答否。然后梨花说还请不要继续治疗。

前辈斥责她说这是我负责的地区,我自己能处理好。但梨花说请给出保证,学姐无法保证,梨花就以破坏规定为由向前辈宣战。

这是小浅躺着的教室。梨花提着精致而复杂的裙摆再次行了一礼,然后说。

“此处不可呼吸。”

一时间,前辈有了窒息的感觉,但她注意到梨花还在说话,而修复中沉眠的我在打呼噜。于是前辈恢复了呼吸。

“烈火酌烧了你”前辈在恢复呼吸后身上燃起了火,在等一会绝对会火烧全身。前辈忍着焦痛双手前握,用哑语。

“其名为,权利之剑。”在剑出现后,前辈就没有在管这火焰,任它灼烧自己,变成一个火人。还没等梨花再说出下一句话,火人就冲了上去,欲抱住梨花。

“白痴,这火焰是幻觉!”梨花说到!在火人要抱住梨花的时候,火焰一下就消失了,前辈举剑微刺中梨花。

“我给予你无比痛苦的权利!”前辈说到。

“此处拒绝接近!”然后前辈就被弹飞了。

“可恶,好痛,为什么这么痛?不,我不痛!还是好痛!”梨花痛的蹲在了地上。

“讷,桃子,我不痛对吧!”梨花对前辈喊道。前辈有点疑惑?但还是回答。

“你怎么可能不痛。”前辈刚一说完,梨花的身体更卷曲了。

“此身并非吾身,吾乃灵。”在前辈试着一次次冲向梨花但被一次次弹飞时,梨花说出了这句话。

然后前辈看到了两个梨花,一个蹲着,一个有点虚幻。

“你想要自灭。”虚幻的梨花轻轻说话。

下意识前辈把剑放在了脖子上,但前辈好像理解了什么!

“我怎么可能会想死!我还没白吃这个家伙的下午饭呀!”举着剑欲自刎的前辈将目光瞄向了我抗议道!

“......”梨花一阵沉默,然后学姐又掌控了自己的手,她稍刺了自己一下。

“我赐予你有巨大力气的权利!”然后前辈一个箭步冲了上去,这次她没有被弹飞,但在那片空间她动作迟缓,就像慢放了镜头。

“你的剑想要远离你。”虚幻的梨花又这么说了,但没有一点反应。“这句话确实不太可能。”梨花自我吐槽。

“我是一名重甲骑士!”然后虚幻的梨花就变成了一名重甲骑士,学姐的剑刺在盔甲上发出火花然后被弹开了,然后前辈对重甲骑士来了个膝踢!重甲骑士就像一个炮弹打破墙壁飞到另一个班级,在她飞走后,前辈感觉那种凝缓的空气没有了。

前辈来到蹲着的一动不动梨花面前刺了一剑,这下将军了。

“我命令你忘了有关这件事的一切。”前辈终没有对梨花下杀手,因为没有名义。

“此地即将沙化!”在另一个班级传出了这个声音。然后教室开始了崩塌,整栋楼都开始崩塌,幸好这里没有学生逗留。

前辈抱起小浅,从沙子中飞向半空,而蹲着的梨花在沙子中陷了下去。前辈看着教学楼一半完好一半沙子的诡异场景,就像末日中的废墟。在废墟中又传出嘹亮的声音。

“没人会注意到此地!”这句话后,一些其他地方的人收起惊讶的目光。

“一个沙之巨人会将你拍扁!”嘹亮的声音又传出来了!随着这句话,废墟上的沙开始聚在一起,模糊的五官,比例不对的手,但无比巨大。那只手向半空中的前辈拍来,前辈废了好大力躲闪。

“算了,逃跑吧,她回到本体后就会什么都忘了!没有再争斗的必要。”然后前辈抱着我逃到了据点。

我在次回顾全程,找寻细节。如果说欺诈需要被骗者,那么最后的大范围沙化她骗了谁?不可能是前辈,前辈就算被骗了也不可能有这种想象力。她自己也说对那一幕也感到无比震撼。那么她欺骗的是自己?她在知晓自己力量的本质是虚假的情况下,还能做到如此程度的自我欺骗,那么她只能是神了,言出法随。但明显不是,她有些话并没有得到实现。那么她欺骗了谁?这就是她暗藏的底牌吗?

“乎,布袋熊好软好暖和。我揉,我揉。”前辈在说着梦话,她为了接下来可能会发生的战斗需要补充精力,然后强行睡了下去,但她一定不了解自己的睡像有多糟糕,顺便一提,她揉的是我。因为睡觉时渴求不散失温度而本能的移向了我,抱向了我。

“前辈,你这样让我怎么思考!为什么你这么可爱!好想揉,你都抱着我了,揉一下也是可以的吧!”

“梨花?什么梨花?梨花是谁?前辈,真的好可爱,这么可爱让人想犯错!那,犯错一下也是可以的吧!”

“但今天就不这么做了,接下来的的战斗会很幸苦吧。”我在前辈额头上吻了一下。

“晚安,前辈。”我把因学姐乱动而撩起的裙子放了下去,果然,前辈的佩奇胖次就是看不厌呀!

“你在做什么?”宛若晴天一霹雳!不对,我还什么都没做呀,我心虚什么!学姐醒了,在我的怀中睁着明亮的双眼,看着我的面容,吐出如桃的气息,好香。

“为什么你会抱着我?”我又感觉到了那种肃杀的氛围。

“是,是前辈自己抱着我的!”我因害怕结巴的说。

“你觉得我会相信?”前辈黑了脸,离开我的怀抱,手上出现了一把剑。

“可,可,就是那样的呀!”然后我就被剑刺了。

“变态果然就是变态,以为经历了这些就会有点改变,结果我还是高估你了!”前辈把剑拔了出来。

早知道我就做点什么了!好亏!好委屈!我吐血了,不是因为我气,而是那把剑刺穿了我的肺。

“前辈,我快呼吸不过来了..”我虚弱而沙哑的说。然后我又被刺了一剑。在恢复过来后,我连忙道歉,至于我究竟犯了什么错?管它的,道歉就对了。

在前辈冷静下来后,小浅说出她的想法。

“梨花会继续追击,还记得我,只可能是恢复了记忆。不管她是通过自我欺诈还是什么方法她都一定需要别人的提醒,不然她不可能知道自己有失忆这件事。咦?失忆?前辈你有让别人失忆的方法?为什么不对我用!”小浅说着,说着注意到了什么!

前辈歪过头去,不发一词!

“还有,现在想来,我们第一次相遇的时候,如果说骑自行车带你是没有办法的事,那么留下联系方式就是完全多余的了!以前辈傲娇的性格不可能对一个陌生人主动留下联系方式,而前辈这么做了就一定有理由!如果从结果上考虑,我能做的事就是,长期饭票了!”小浅越想越有可能。

“而前辈不愿让我失忆的理由,只能是让我不忘记前辈!因为找到长期饭票并不容易!”

“所以我本该回到美好的学园生活!但就因为前辈不想放手一张饭票,而到了这种境界吗?”我瞧向前辈,只见前辈歪着头吹口哨。

“......”

“前辈,让我失忆!”前辈冷下了脸。

“不!”

“那能解决这一切麻烦!”

“不!”

“不要这么任性了,我们可以回到正常的生活。”

“不!!!”

“正常的生活,你又这么说了!你又要抛下我了吗!”前辈握紧双手。

“又抛下?”小浅有些疑问?

“不,没什么?”前辈又歪过了头。

“......”是担心其他人吗?明明前辈没朋友才对。算了,现在退出是太自私了一点,就先解决这个事件吧。

“那,等解决这个事件后就立马清除我的记忆。”其实小浅已经不舍得离开了,但她更不想打碎她的存钱小猪!

前辈没有回话,她握紧的双手开始颤栗,沉默了一会她稳定了下来。

“好。”

“我们说回梨花,如果说她需要借助别人,只可能是孤白。那么孤白参战的可能性太高,直觉告诉我她非常危险,所以我们必须趁她们还没发现我们主动出击。

“小浅,具体怎么做。”前辈好像很习惯和小浅合作一样,但,这是第一次吧!

“就在这栋建筑物,前辈有手段将她们引过来吗?”

“有。”

“以我为诱饵,前辈躲在暗处。以上次战斗来看,她们过来后,孤白肯定会隐藏在这栋建筑的某处,而前辈就负责找出并偷袭她,梨花已经不足为患了。

“好。”

“咦?前辈不担心我会被梨花杀死吗?”

“因为那种事情不可能的对吧,小浅”

“额,那当然!”我这是被前辈信任了?算了,反正感觉也不坏。

“前辈,这是我们第一次做战吧?”

“...对。”

“你有没有觉得我应该定个计划名?”

“计划A?”

“......前辈也太现实了吧!一般来说因该取一个酷一点的名字。”

“比如?”

“死而复生人的复仇。”

“......”

“邪神灭绝计划。”

“......”

“人类补全计划!”

“你这已经不是跑题了!你这是中二病犯了想和那种感觉强行扯上关系吧!行了,别提什么计划名!羞耻!”

学姐不知从那里找了什么,开始在建筑的水泥地上画魔法阵。

“前辈也是中二病呀,瞧这魔法阵,画的多熟练!”

“......”

“前辈,这就是引她们过来的方法吗?”

“对。”

“具体是什么作用?”

“好看。”

“好看?”

“你不觉得这么空荡荡的地方,画个魔法阵就会完整一点吗?”

“那怎么引她们过来?”

“不用引,她们自己就跑过来了。”

“!!原来前辈真的是中二病!幻灭了喂!”

我没有再理前辈,自己走到了一个有阴影角落的对面,我敢赌!梨花一定会从那个阴影里出来!但等的时间好无聊呀,就用手机下载学习资料吧。

那是走步声,我在听到这声音后,便从让人沉迷的学习资料中脱离了出来,我收起了手机。然后我注意到对面角落的阴影里出现一些虚幻的影子。

“......”我已经看透你了,梨花。我敢赌,等你出现后肯定会和我唠家常。

从阴影里走出一个洛丽塔的女孩子,她向我行了一礼。

“请允许我表达我的敬意,虫子!”

“我居然杀了你两次都没杀死你!在虫子的种类中,你已经算是生命力顽强的害虫了。”

“这种夸奖可让人高兴不起来呀,你虽这么说,但还不是被虫子蹭了!”小浅这是自损八百伤敌一千!

“那件事你就那么念念不忘吗?不愧是没人爱的死宅,那一点色色的事情就能记一辈子。你就保持着处男之身下地狱吧!”拜托!我还有班长,谁会老记得你!而且我是女孩子呀!小浅在心里吐槽!

“梨花,你还欠我一个心愿吧!”

“......”

“梨花,我投降!你不觉得我们其实不一定非要交锋吗?明明还有对我们双方都有益的解决方法!”

“比如?”

“让我成为你供者呀!”我说完这句话后,绑着马尾的大小姐梨花,羞怒了。

“闭嘴!”

“够了,去死吧!”梨花拿出了沙漠之鹰,指向了我。

“呐,我说,你知道沙漠之鹰的后作力有多大吗,那是几百斤的壮汉一个搞不好也会腕折的程度啊!”

“砰!”

时间在这时凝固了下来,我们先来看看小浅,她还穿着那身愚蠢的男生运动装!那是精心修剪的短发,对男生来说就稍长了。小浅很好看,说实话,扮成男生的小浅有股英气。她现在的嘴角还有点邪笑。

再让我们来看看梨花,还是那黑红相间一看就知道好贵的中世界女孩的服装,人也有一点像,但绝对是偏东方的精致面容,还有精心修剪的一缕缕稍卷的发丝和马尾。但梨花并不是站着,她在后仰,一只脚离了地,脚上穿着白色稍透明有花边的袜子,袜子外则是精致的布鞋。

她的右手腕以奇怪的方式扭着,手枪脱飞停留在半空,枪口还有点点火花,飞出的子弹朝向上空,这样下去,别说击中小浅了,根本不会朝小浅那个方向飞好不好!

“痛,痛,我的手腕你不痛!”梨花卸去力道,摆正身子,手枪则不知飞到了那里。

“手腕都扭了!怎么可能不痛!”梨花的手腕更扭曲了。

“你闭嘴!”

“你说你一十几岁的小女孩玩什么不好,玩沙漠之鹰,这下好了,扭了吧。”

“闭嘴!”

“你必将招雷击!”梨花开始对小浅发动攻势。小浅握紧拳头冲向梨花。

“你当避雷针是吃素的吗!”小浅来到了梨花面前,而拳头即将挥中梨花的脸。

“冒动的人,必将因冒动而跌倒!”梨花无视要挥中她的拳头,站着发动第二轮攻势。

“会飞的人!没有跌倒!”小浅说了这句话后,拳头击中了梨花,把她打趴下了,小浅跨坐在梨花身上。梨花忍着疼痛,继续无视小浅,她开口。

“殴打别人的人必将心脏病发!”梨花说出这句话后,小浅停下了要继续打向梨花的拳头。

“你耍赖!自己可以打别人,就不允许别人打你吗!”小浅有点崩溃。

“对哦。”梨花脸不喘,气不粗的说道。小浅就这么跨坐在梨花身上一时陷入了僵局。但梨花并没有让这个情况持续下去!

“会飞之人必将折翼,痛如心撕!”然后小浅捂着心脏,从梨花身上倒下卷曲着身体,像忍着巨大的痛苦。梨花从地上爬起来,乘胜追击。

“撕裂之痛的人渴望沉眠!”梨花像是宣判死刑一样说出了这句话。小浅动作渐息,呼吸开始薄弱。

“永别了,小浅,这段时间和你过的很开心。”梨花提起裙子向小浅行了一礼。

小浅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睁着的双眼涣散着,但她嘴角微动,像是说着什么,但没有一点声音。

“我斩去双翼从天堂坠到地狱,我是撒旦,我献上心脏沉于深渊,我必将,永生!”小浅涣散的双眼凝聚起来恢复神采,在梨花不可思议的目光中,她爬了起来。她推倒梨花,又跨坐在梨花身上揍了起来。

“你就是一十六岁的平凡女孩子,装什么魔法使!”小浅边揍边说!

“靠着所谓的力量就不把人当人很有意思吗?”梨花想开口说魔咒,但被小浅一巴掌一巴掌的打断。

“还有,你到底什么时候才满足我的心愿呀!”梨花不在开口,她瞪着小浅,但随着一巴掌又一巴掌,她想哭。最后她想起小浅跑个步都累的模样,她更想哭了。肉搏!肉搏小浅根本不是我对手!但她那个圈子变态太多了,她一直以为自己不可能是肉搏的类型!所以没有反应过来!但她现在不可能对小浅动手啊!会心脏病发的,就算她说出这是谎言,小浅会认同吗?最后躺着的梨花用双手护住脸,给出说话的闲余。

“其名,欺诈死!”

“水泥将化身将军,驱逐施以暴力的人!”只见水泥地上出现一个人型,隐约有着铠甲。它走向小浅,推开小浅,挡在小浅面前。梨花爬起来,有了几个黑眼圈。

“没想到一个虫子也能把我逼到这种地步,我承认,我小看你了小浅。”

“但现在让这场闹剧结束吧。”

“将军将杀死名叫小浅的人!”只见梨花刚说完,将军就**水泥刀走向小浅。

“我不叫小浅,我叫次木!那边那位才叫小浅!”小浅脸不红,心不跳的说道。只见水泥将军停下了动作。

“......”

“杀死穿运动服的人!”梨花崩溃的嘶吼!水泥将军又动了起来。

小浅脱掉运动服,该死!胖次居然这么可爱!小浅内里果然还是女孩子吗?水泥将军又不动了。

“......”梨花刚想说话,就被小浅打断。小浅说。

“你在说下去,我就要脱掉胖次了,你想看那个吗?”

“闭嘴!”

“男孩子必须死!”但水泥将军还是没动。这下两个人都沉默了。

“......”

“......”小浅叹了一口气。

“放弃吧,我已经看穿你力量的本质,没想到你的谎言居然可欺骗死物,这不就相当于说它们也有灵魂吗?虽然很迟钝。”最后小浅像说真理一样说出下一句话。

“水泥最终的归宿只能是凝固。”小浅说完这句话后,水泥将军再无法动弹。梨花咬牙,她准备展开最后的进攻。

“此地将缺氧十分钟。”这将使双方都陷入绝境,而梨花一直有接受这方面的训练,她能熬过这段时间,但对小浅来说却是绝境。梨花要拖垮小浅。

“咦?发生了什么吗?”小浅看着一动不动的梨花,活泼乱跳。看着活泼乱跳的小浅,梨花差点歪了气,但她不能动啊!一动,能忍耐的时间将大大缩短,会死的!

“这是某种play吗?”小浅戳了戳静止的梨花。梨花怒目而视!

“话说,梨花,你发育的好好,怎么会比我还高半个头呢?吃什么长的?”小浅在梨花身上东摸摸,西摸摸。梨花快哭了。

“话说梨花,你穿的是什么胖次?”小浅将手放在连衣裙下,梨花真的要哭了!

“梨花,没想到你居然这么大胆!居然是有点缕空的黑色蕾丝!”梨花真的哭了。梨花闭上双眼,不在去管小浅,她在心里作倒计时。

“梨花,你身上好香,如果我们能不这么针锋相对就好了,我喜欢你。算了,就这样结束吧,我累了。”

“梨花,你知道什么是物理吗?那是牵一发而动全身的事物哦。连初中都没读过的你,我是不可能输的。”

“让我击溃你的骄傲,然后回去从头学起吧!急速流动的氧气会因摩擦,发生爆炸!”小浅说完这句话后,向梨花行了一礼,然后离开。

“现在,只剩孤白了。不知道前辈怎么样了,好像见见她呀。”小浅在其他楼寻找前辈时,梨花在的楼层发出亮光,然后爆炸。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