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莱克文学网 > 小说库 > 瓜到底怎么了

更新时间:2020年04月26日

《瓜到底怎么了》精彩章节全文免费阅读_七酱小说

瓜到底怎么了

作者:七酱分类:青春小说类型:青梅竹马

琉璃盏下七世缘,即使万年,我们的心不曾改变,即使彼此相忘于一切,我亦愿从获你的芳心,我记不起我们共度的时光,但无关紧要。爱,我一无所知,倘若爱是承诺,我至死不渝。...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心中虽有不舍,仟茉瓜依旧护着冷月凌,气氛有些凝固,仟父干咳一声,仟茉瓜奇怪地看着父亲,他每天早上单手100个俯卧撑气脸不红气不喘连着还能做100个引体向上,怎么会咳嗽了呢?

仟茉瓜:“爸,你病了?”

眼看仟父就要发作,冷月凌识相地解开她的爪子,微微整理一番。

冷月凌站直身板礼貌道:“伯父,叔叔天色已晚,晚辈先回去了。”

仟父:“慢着。”

这小子什么来头,敢对自家闺女又搂又抱,不知这是仟家吗?此地岂是你能来就来想走就走之。

冷月凌:“不知伯父还有何事?”

仟父:“来者是客,瓜儿他就算是你同学你也怎能如此怠慢客人,让他吃顿晚饭再走也不迟,你家要是远,叔叔开车送你。”

仟茉瓜:“哈?”

好不容易送这瘟神出门,结果又被请回去,现在的父母都是魔鬼吗?

仟茉瓜露出迷人的假笑,开始挽留冷月凌。

仟茉瓜扯了扯他的衣角,冷月凌知道她有话说,略微弯下腰。

仟茉瓜微笑着面向她爸低声对冷月凌道:“赶快吃完饭给老娘有多远滚多远。”

冷月凌:“明白,请问是你下厨吗?”

仟茉瓜保持微笑恶狠狠道:“是又怎样,不是又怎样。”

冷月凌:“是,我就吃,不是就不吃。”

仟茉瓜可不管:“嘁,爱吃不吃,不吃正好我吃。”

想起在学校仟茉瓜的模样,冷月凌轻轻“嗯。”了一声,会留多点给她。

仟母:“晴雯,你陪瓜儿去市场买点菜回来,今晚人多。”

回到屋中,仟母泡了壶茶。

仟父对仟母道:“茶壶放这吧,我们自己来。”

仟母退出茶房,4人同坐一桌,茶杯在篮子,茶壶中清烟飘渺,仟父注视着冷月凌,陈伯和少年略带玩味的看着两人,如此十分钟有余,冷月凌始终不动如山,气息稳固,身体微微前倾等待客主开口。

仟父满意地点了点头,淡然道:“此茶,品质优良,经历熬炼,神至清,香芳朴,不如试试这茶如何,你来倒吧。”

仟父把茶壶推向冷月凌。

茶,尊也。

冷月凌干劲利落拿出4个杯子,茶冲干净。

仟父:“茶道自然,茶讲究干净利落,心性淡泊。”

冷月凌倒第一杯。

一渚水如江河之波涛汪流,茶气缭绕,模糊了冷月凌的视线,眼前一晃,到了十年前世纪战场。

飞机呼啸而过,轰炸弹发出嘶鸣,墙瓦瞬间倾塌。

冷月凌被压在残檐下,光阴飞转,意识模糊中仿佛有人喂他水喝,待他再次醒来,发现一个娇小的身躯正卷缩在他的怀中沉睡。

冷月凌喉咙干咳,发出嘶哑的声音:“这里是哪里?”

现实中,冷月凌正拿着水壶注入第一个杯子,而眼神毫无神气,仿佛魂已经迷失在了茶雾里头。

陈伯:“多年前听说仟弟有一件宝物,传说可是卷帘大将所打碎的琉璃盏,听闻它生可判因果,死可断轮回,七杯盏,能存七世缘。”

仟父:“哈哈,言过其实而已,不过这确实是个奇宝,此七盏,能看人的心性,命中德才,你们看这杯的水色。”

冷月凌把茶倒入盏中,杯中之水清澈如泉,水涡轻旋如同银河般璀璨,让人着迷。

仟父:“这孩子灵魂倒是纯洁。”

冷月凌推醒身边的孩子,稚嫩的脸庞被硝烟熏黑,脏兮兮的衣服破烂不堪。

冷月凌清醒过来,有气无力道:“你叫...什么名字?”

女孩:“我叫绾儿。”

冷月凌挣扎坐起,绾儿扶着他,身边已是一片废墟,毫无人烟,只有浓浓的烟雾散发着恶臭的味道。

几具残破的尸体躺在不远处,分不清面目,婉儿把脸埋进他的怀里,显得极其害怕。

冷月凌强压着同样害怕得发抖的身躯,安慰她道:“不怕,我们先离开这里。”

绾儿点点头手中握着个干瘪的水袋搀扶着冷月凌站起来。

夜晚,冷月凌发起高烧,神智不清,空气寒清。绾儿喂他喝了点水便卷缩在他的怀中睡着了。

第二天冷月凌醒来,看见绾儿吃着带血的红泥土充饥。

冷月凌虚弱地走过去,拉起绾儿。

冷月凌:“这个不能吃,等下哥哥带你找吃的。”

绾儿从怀中拿出被咬了一小口的饼干:“哥哥,你吃。”

冷月凌:“这是你在这里找到的吗?”

绾儿点了点头。

冷月凌把饼干推回:“哥哥不饿。”

绾儿干裂的嘴唇血印分明,压瘪的水袋,盖子被打开静静的躺在地上,冷月凌肚子咕咕作响。

绾儿拉着冷月凌的手:“哥哥我不想你死,别丢下我好吗?”

冷月凌抱住绾儿,轻轻拍了拍她的后背,在这毫无人烟的废墟中,冷月凌成了她唯一的依靠。

冷月凌:“哥哥不会丢下你一个人。”

绾儿:“哥哥已经一天没吃东西了,你吃了它吧。”

冷月凌抱紧婉儿泪水淌下脸颊。

冷月凌:“哥哥不饿,只要哥哥活着,一辈子都不会丢下你,走,我们先去找吃的。”

时间一天天过去,冷月凌身体逐渐恢复部分元气。

一天早晨,天微亮。

“你们看,这里有两个小孩。”

一队军人发现了他们,冷月凌被惊醒。

他们用枪指着他,冷月凌把绾儿拉在身后。

“把手举起,后面的人双手抱头走出来,否则当场击毙。”军人命令道。

冷月凌不为所动,看着他们步步靠近。

“呼叫指挥部,x区发现两个疑似华人小孩,请指示,over!”

数分钟后。

呼叫机响起“把他们带回XPL,装甲陆野路线已确定20分钟后到达,你们负责护送他们。”

20分钟后,冷月凌被强行带上车。

一路颠簸后被带进一间平房。

冷月凌:“她呢?”

审问他的军人冷漠道:“你只需要回到我的问题。”

冷月凌:“所有事我都说了,我只想知道她在哪?”

审问军提起他的衣领把他拎起:“小子,放规矩点,我没叫你问,懂吗?”

这时一个女军官打开房门,审问军立马立正行了个军礼。

女军官挥挥手示意他离开。

女军官:“你好,你叫冷月凌是吗?我是这里的心理军医,我问完几个问题就带你去见她如何。”

冷月凌眼睛一亮:“真的吗?”

女军官微笑道:“真的...”

一通交谈后,女军官带着他绕过集中营,来到一座楼房里。

见到绾儿正在审问室中吃着压缩饼干,心中的石头放了下来。

女军官:“想见她吗?”

冷月凌:“想。”

女军官:“那么,你明白我的意思?她会被送回华国,而你得在这里完成任务后才能见她,明白吗?”

冷月凌:“明白。”

冷月凌来到一个平原。

女军医:“这个小孩真会是你们x局想要的人?”

一个穿着中山装的白发苍苍军人坐在轮椅上凝视着平原,点了点头道:“有些人天生就极具天赋,他的年龄身体素质天赋刚好满足了我的考验条件,这就像是一场上天安排好的命运,他通过后通知我。”

士兵推轮椅离开,剩下她一个人站在原地。

女军医陷入沉思,不知是老者的话过于迷信还是高估了冷月凌,这项试炼别说小孩,即使是军中最强的战士都无法完成。

五辆坦克缓缓驶入平原,瞄准冷月凌。

“没有人能抵挡钢铁炮弹,更别说是一个小孩。”

“嘭!”平原升起沙尘。

救护车驶入平原。

原本清澈如泉水的茶,杯中瞬时空空如也。

陈伯:“这是什么意思?”

短短数秒,杯中渗出殷红的茶,如同玫瑰般绽放,茶水转而成深褐色,而后黑如潭水,深不见底,刹时水涡一转成了清泉般清澈的水。

冷月凌从雾中醒来,茶水如故,散发着茶的芳香。

幻觉吗?

冷月凌斟好四杯茶,平静地端起茶杯分到每个人面前。

冷月凌:“茶微涩,诸位浅品极嘉。”

仟父一愣,端起茶杯,用鼻子嗅了嗅:“茶是好茶,只可惜这水泡得不适宜,我让玲兰再泡一壶来。”

陈伯哈哈一笑:“不必了仟弟,我们不是娇贵之人,粗茶淡饭正合胃口。”

冷月凌喝了一口,茶是极品,水也是好水,温润而爽口,唇齿留香,顺入喉咙一股清气上浮,让人神清气爽。

陈伯旁边的少年仔细端详茶杯,似乎在寻找什么。

仟茉瓜穿着围裙打开房门学着店小二的语调:“可以吃饭了,各位大老爷们请上座。”

仟父:“这孩子怎么说话呢,真是,让各位笑话了,请。”

来到客厅,冷月凌对仟母道:“伯母,需要我帮忙吗?”

仟母:“不用不用,坐下吧,我来就好。”

冷月凌接过仟母的活:“伯母辛苦了,还是让我来吧,您坐下就好。”

冷月凌回到厨房,看见仟茉瓜嘀嘀咕咕。

“豺狼来我家,上房又揭瓦,我一拳打他满地找牙,问他怕不怕...”

“噗...”

“呀!”

仟茉瓜被突如其来的人吓了一跳,碗掉在了地上发出刺耳的碎裂声。

冷月凌赶忙走过来:“没事吧。”

仟茉瓜气不打一处来:“你...”

“怎么了?”仟母走进来见碗在地上四分五裂,责怪地刮了一眼仟茉瓜。

冷月凌:“伯母怪我,是我不小心。”

仟母笑道:“没事没事,碎碎平安嘛,出来坐吧,瓜儿快打扫干净过来吃饭。”

冷月凌:“都怪我,让我来收拾就行。”

冷月凌拿来扫把铲子打扫干净。

冷月凌坐在仟茉瓜旁边细细品尝着热菜,仟茉瓜撇着嘴低下头低声道:“本来就是你的错,得瑟什么?”

冷月凌低声道:“这也能怪我,明明是谁在背后骂人被人发现了。”

仟茉瓜:“就是你的错。”

冷月凌:“额...好吧,是我的错。”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