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莱克文学网 > 小说库 > 人间五十年——敦盛之舞

更新时间:2020年04月26日

《人间五十年——敦盛之舞》精彩章节目录_粉团子小说在线阅读

人间五十年——敦盛之舞

作者:粉团子分类:古风小说类型:热血

这是一个关于少年在日本战国求生的故事。...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弘治元年元月 那古野城

闹哄哄的元月大典刚刚结束,兴奋的信长拉着大家跳了整整一下午的《敦盛》。直到日影西斜才放众人离去。天野翔揉着发酸的大腿,有气没力地跟在众人的身后。

肩膀忽然被人拍了一下,回头看去,原来是池田恒兴:“翔,晚上要不要一起去梅屋喝酒?”

天野翔摇了摇头,他喝不惯那种奇怪的日本酒。也不知道是不是发酵不完全的缘故,即使是被认为高档货的“清酒”也有一股让人不舒服的酸气。远远比不上家乡的……

“家乡啊……”天野翔的思绪忽然飘向了远方。

“喂喂,到底去不去啊?”

“不了,今天被主公逼着学跳《敦盛》不小心扭了脚踝。再要跟你们一起出去疯,第二天可就下不了地了。”

“那种小伤打什么紧。”池田恒兴有点不以为然,不过既然天野翔不打算参加,他便也不去勉强,回头又去找其他人了。

因为信长少年继位,一直跟随他身边的一众小姓如今都成了那古野城的侍卫武士,这些年轻人和织田家老一辈的武将格格不入,自然而然地形成了一个小团体,天野翔也因为年龄和身份的关系不由自主地被划进了他们这个圈子里。

这也没什么不好的。起码新年拜会的时候有人会主动和自己搭话敬酒,不至于被冷落在角落里。不像那个可怜虫……天野的嘴角浮起了一丝不明的笑意,那可是个惊天动地的“可怜虫”啊。因为帮信长捂鞋而获得赏识,又因为管理府内的薪炭有方,竟然被向来不拘小节的信长拉进了重臣云集的元月大典,甚至还给安排了一个坐垫。可惜,那个绣工精美的坐垫是一座针山,摩肩擦踵的会议室里竟然没有一个人愿意和这个“可怜虫”搭话。

木下藤吉郎,在织田家的第一次露面竟然是这样的。

莫名其妙地来到这个日本战国时代已经有大半年了,天野翔,不,应该叫他任翔,仍然有着十分强烈的不真实感。织田信长,前田利家,丰臣秀吉,柴田胜家……我到底是怎么了?就算是做梦,也该有个醒来的时候啊。

“走路的时候要抬头挺胸,神情专注,时刻保持身为武士的礼仪。”耳边传来前田利家平和的告诫。

“呀。你怎么在这里?没被池田拉去喝酒?”

前田利家的嘴角明显的耷拉了一下:“你还真是……我陪着你从本丸一路走到这里,竟然没发现?”

“啊?哈哈哈……”天野翔尴尬地笑着,一手习惯性地摸自己的后脑勺。入手处竟然是一个高高树立的发辫。他不由得怔住了。

“你没事吧?今天你很特别,一直都神不守舍的。”

“哦?哦,我没事,真的没事。”

前田利家不确定地看着他,最后还是拍了拍他的肩膀道:“若是有什么烦恼,你可以找我商量。”

“我真的没事。”天野翔感激地看了他一眼,“不过利家,这次荒子城之行感觉如何?有没有和阿松小姐定下结婚的时间?你要早点通知我,不然礼物可来不及准备哦。”

一说起阿松,前田利家便招架不住了,支吾着告了辞,急急忙忙夺路而逃。

“这可真是个不可多得的老实人。”看着前田利家远去的身影,天野翔微笑着摇摇头。

因为天野翔在入仕是对信长说自己是孤身一人的流浪者,所以信长特意给他在城下町安排了一处院子。半路上忽然飘起了雪花,等他回到家门口,早已是大雪漫天了。

原本像天野翔这种在那古野毫无家世可言的人新年时该没有人会来拜访的才对,但出乎意料的,此时他那小小宅院的门口竟然聚集有七八个人影。怎么回事?天野翔有点纳闷。

“天野大人来了!”“哦哦,是天野大人。”人群发现了从街角走来的天野翔,一个个忙着鞠躬行礼。

这些人都是那古野城的屋敷老板,池越屋赫然在内。

“你们这是……?”天野翔有点莫名其妙,这些人是什么来意?

“我们这些人都是城町的商人,这次特许状的事承蒙大人您的特意关照,实在是感激不尽。因此我们在味亭特意安排了一桌便席,还请大人不吝赏光。”池越屋深深地低着头。

味亭啊,那可是比池田恒兴他们去的梅屋更高档的酒肆。这些商人出手还真大方。天野翔本来想拒绝,却看到了池田屋两肩竟然积着白雪,转头看看其他几个商人,也都是这样,不由奇怪地道:“你们在这里等了多久了?”

“小人们午时候便过来想要邀请大人,但打听到大人被信长公召唤去参加元月大典,便留在这里等待。没想到大人回来得这么早,小人们还以为大人会更晚些回来的。”

想不到他们竟然等了三个时辰。天野翔有点被他们的诚意打动了,不过转念一想,无事不登三宝殿,这些人难道有什么麻烦的事有求于己?要那样的话,这顿饭还是不蹭的好。心里这么想着,便道:“池越屋和几位老板的心意在下心领。不过在下只是一个小小的内务奉行,若是几位有什么经商为难之处需要在下代为上禀,那是在下份内之事,不需如此客气。”他言下之意,如果所求超出了他的职分,那不好意思,我管不了。他相信这个暗示已经很明显了,这些老板不可能听不出来。

“不不不,大人您误会了。”几位老板急忙申辩,“小人们真的是诚心感激大人您的帮助,除此再无他意。您的乐市令犹如久旱甘霖,我们要是再有他念,那可真是痴心妄想了。”

看来他们真只是单纯想来道谢的。天野翔回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宅邸,冷冷清清空无一人。或许,同这些商人一起出去吃个饭是个好主意。

那古野城的商人们确实很有诚意,他们在味亭包下了一个宽敞的雅室,席上各式的珍味更是海陆云集。每个人都热情地给天野翔敬酒,没有了市座的重压,今年必定会是个好年景,每个人的眉头都洋溢着快乐的神情。这乐观的情绪也同样感染了天野翔,慢慢地他也放开心怀,酒到杯干。不过战国年代日本清酒的度数,却远远没到能让天野翔醉倒的地步。他这样的豪饮倒是引来了商人们的一致赞叹,酒敬得更热烈了。

“咱们找艺伎来给大人助兴吧?”有个商人提议到。众人登时纷纷附和。天野翔本来想要拒绝,但他其实也对传说中的日本艺伎十分好奇,便也半推半就地应了。

不一会儿,味亭便找来了一位三味弦歌女。这个艺伎一身淡紫色的和服,虽然料子不怎么样,但剪裁得十分得体,将她美丽的身材勾勒得玲珑剔透。奇怪的是她却用一块青纱遮住了面目,连眼睛也没露出来。

“什么呀!味亭,你竟然给我们找了个瞽女?”那个提议的商人不乐意了,叫嚷了起来。

“真是抱歉,真是抱歉!”味亭一个劲地鞠躬道歉,“这真是我能找到的最好的艺伎了。”

那古野城毕竟是个小地方啊。天野翔倒是颇能理解味亭的难处,便扬声打圆场道:“好了好了,我很满意,味亭你也辛苦了。大家有什么喜欢的曲调便点吧,我对这些不熟。”

众人听到天野翔发话了,便也不再为难味亭,转头去看一进来便安安静静跪坐着的这名瞽女。

“你会些什么曲子?”池越屋问。

瞽女伏了一下身,安然地道:“小女子会尺八,奈良调,田乐风……”

“那就来段田乐吧。”

“是。”

明快而富有节奏感的田乐响起,人们和着拍子用手头的竹筷敲打酒杯,一起哼起了祈祷丰饶的民谣。原本需要使用小鼓和笛子的田乐,竟然在三味弦的演绎下平添了一股平和安详的淡雅之气。

酒宴的气氛被带到了高潮,兴高采烈的人们纷纷离座而起,随着节拍蹒跚起舞,没到一处停顿小节,更是齐齐发出“嗨”的一声,玩得不亦乐乎。

看着眼前狂欢的人们,天野翔的眼神不禁又有些迷离了。这些数百年前的人呐……他们不知道再过几年,织田家将于东海道的庞然大物今川义元正对对撞,他们不知道现在默默无名的尾张大傻瓜将会一飞冲天成为全日本闻名丧胆的第六天魔王,他们更不知道这即将显赫一时的织田家竟会像一只扑向油灯的飞蛾,用一族的性命燃起瞬间夺目的火焰……

到底……真实的是我,还是这些战国人……

田乐的欢歌停歇了,远处传来了热田神宫祈祷新年平安的钟声。天野翔默默地听着那安宁悠远的声音,忽然抬头对那个一直默不作声的瞽女道:“你会唱《平家物语》开篇那首诗吗?”

瞽女愣了一下,回答道:“会。”

“曲子会弹吗?”

“会。”

“好,请你帮我弹唱一段吧。”

“大人……”瞽女疑惑了,这是新年,唱那个岂不是有点……

“你不用担心,我只是想听。”

“是。”瞽女低头伏身。重新坐起来后,她用纤细白皙的手指调了调弦音,开口唱道:

祗园精舍の钟の声,诸行无常の响あり;

娑罗双树の花の色,盛者必衰のことわりをあらはす。

奢れる人も久しからず,只春の夜の梦の如し;

猛き者も遂には灭びぬ,偏に风の前の尘に同じ。

祗园精舍之钟声,奏诸行无常之响;

娑罗双树之花色,表盛者必衰之兆。

骄者难久,正如春宵一梦;

猛者遂灭,恰似风前之尘。

平静的歌声中,窗外的雪下得更大了。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