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莱克文学网 > 小说库 > 扶摇直上当女皇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26日

《扶摇直上当女皇》精彩章节目录_界先生小说免费阅读

扶摇直上当女皇

作者:界先生分类:穿越小说类型:宫廷斗争

“我可以成就你,同样也可以毁了你。”胡蝶望着宇文靖霸气的说道。胡蝶一朝穿越便遇见了她的梦寐以求的男神宇文靖,可是宇文靖却是一个落魄不受待见的王爷。为了完成宇文靖心中的愿望,胡蝶一步一步的把宇文靖给推到了权利的巅峰。可是当宇文靖手握天下大权之后,他便不再喜欢胡蝶了。当胡蝶知道宇文靖一直把自己当成棋子之后,她觉得自己难得来到这个世界,为何一直依附着男人生活呢?于是她一步一步的又把宇文靖给赶下了皇位,自己当上了女皇。...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庐州,大盛朝的西北边陲,辽阔的黄土高原,草木低矮,风沙横行,人烟罕至。一直以来,庐州都是大盛朝的流放之地。

嘉兴十年,宇文靖六岁,他的母亲八品美人郁氏,在后宫的权利斗争中败下阵来,被皇后文氏打入冷宫,最终自缢而亡。

嘉兴十八年,慕容如意十四岁,优越的家境,优越的品行,优越的相貌,慕容如意被选入宫中成为公主伴读。就在这一年,十四岁的慕容如意遇见了十四岁的宇文靖。确认过眼神,就是对的人。身处皇宫,身为皇子,落魄的宇文靖却不敢对风光无限的宠臣子女慕容如意说一句‘我爱你’。

嘉兴二十年,宇文靖十六岁,由于皇后文氏的排挤与陷害,宇文靖锒铛入狱,在宰相慕容安和众多大臣的极力劝说下,嘉兴帝最终免了他牢狱之灾,把他发配到庐州,让他开府建衙,远离京都。宇文靖带着随从来到庐州,来到了属于他的封地,自此过着隐忍而悲凉的生活。

嘉兴二十年,慕容如意十六岁,她的姑姑六品婉仪慕容氏在后宫的权利斗争中败下阵来,被皇后文氏打入冷宫,疯疯癫癫地过着她凄凉的余生。朝堂之上,慕容如意的父亲慕容安,失去了皇帝对他的信任,从此远离了朝政权利的中心,慕容家在不像从前那般风光,开始败落。

嘉兴二十一年,夏,慕容如意的父亲慕容安难忍文氏的嚣张,上谏皇帝,说皇后文氏陷害皇妃,迫害皇子,镇国大将军文岩松结党营私,排除异己,迫害同僚。可是证据不足,皇帝没有全信。

嘉兴二十一年,秋,谏言风波过后,文氏开始报复,说慕容安恃宠而骄,贪赃枉法,侮辱天子,藐视君威。报复计划筹划周密,天衣无缝,没有任何破绽,慕容安百口难辩。皇帝下令,慕容安和夫人李氏被赐死,其它族人流放庐州。十七岁的慕容如意望着大盛的京都流下了坚强而愤恨的眼泪,倔强地带着幼小的弟妹和族人踏上了艰苦的流放之路。

嘉兴二十二年,春,庐州武川的水月庵中,十八岁的宇文靖再次遇见十八岁的慕容如意。庐王宇文靖对身处绝望中的慕容如意说出了那句藏在心底许久的话——我爱你。仰望蔚蓝的天空,细看黄沙从额头上飞过,摩擦着带着红晕的脸颊,宇文靖实现了心中最大的心愿。

“你的余生,我来守护。”宇文靖悠悠的说道。

慕容如意默然点头,痴痴地望着他。身处绝境,或许这就是一缕心安。

“你想要的无争而平静的生活,我可以给你。”宇文靖深情的说道。

宇文靖的这些话语融化了慕容如意被冰川包裹着的心。让她在这绝望的路上看到了希望。

“如意不怕,我带你回家。”

宇文靖的这句话让慕容如意感到无比的温馨。她的余生便托付于了他。宇文靖携她入府,慕容如意是戴罪之身,不能招摇,宇文靖便为慕容如意换了个新的身份,然后封为十品良人。一年后,朝廷并没有来追查慕容如意的身份,宇文靖便晋升慕容如意为八品美人。又过两年,宇文靖见文氏一族不在关心慕容家的流放情况,于是又晋升慕容如意为六品婉仪。

嘉靖二十六年,春,慕容如意为宇文靖、为庐王府诞下了第一位小世子,宇文靖激动不已,便晋升慕容如意为二品夫人,住南院灵犀宫,成为主院娘娘。

慕容如意说她想念京都家中院子里的梨花。宇文靖便把梨树种在了庐州的每一个角落,春天一起出游赏花,秋天携手摘果酿酒。让她在异乡也能够感受到家的温柔。

在梨花的装扮下,贫瘠而又荒凉的庐州便成了仙境一般,别有一番美丽。

神仙眷侣般的生活、逍遥快活的日子并不长久,在嘉兴二十六年冬画上了句话。

嘉兴二十六年,冬,慕容如意的孩子无缘无故的死了,于是她带着两个婢女出府清修,一去便是三年。

这一去,慕容如意再也不能够回来了。三年的抑郁,让慕容如意无法安眠,她心中的那个心结始终无法打开,她思念着自己的孩子,于是她跟随着孩子的脚步去了天堂,她希望在那个地方能够再一次的见到自己心心念念的孩子。

胡蝶坐在石阶上望着一脸幽怨的宇文靖却也不知道该如何的宽慰,即使她是博士,但是此时的她也觉得自己词穷。她本不是一个会说劝慰的话的人,如今硬是让她说一些宽慰宇文靖的话,她只能悠悠的说道,“哇塞,你们的故事也太悲情了吧!”

胡蝶说完这句话后感到些许的尴尬,她觉得她刚才说的那句话真的没有起到一点点的作用,还不如不说。

“你们的那个世界里有没有本王这样悲情的故事?”宇文靖望着胡蝶悠悠的说道。

“应该有吧,但是我没有经历过。所以我不能感同身受。”胡蝶望着宇文靖淡淡的笑着。

“王爷,胡蝶姑娘是西蛮国派过来的奸细,你要离她远一些。”耿姑姑伏在宇文靖的耳朵旁,小声的嘀咕着。

即使耿姑姑的话音很小,但是还是被胡蝶给听见了,她望着耿姑姑继续焦急的解释道,“耿姑姑,我都说了好多次了,我不是西蛮国的奸细,我不是你们这个世界上的人,你怎么就不相信我说的话呢!”

耿姑姑冷哼一声,她不相信胡蝶说的话,反正她觉得胡蝶肯定是奸细,即使不是西蛮国的,也是别处派过来的。

“王爷,你还是听老身的一句劝吧,离胡蝶姑娘远一点。”耿姑姑婆口苦心的劝着宇文靖。

“耿姑姑,你就放心吧,她不是奸细,本王已经找人调查过了。”宇文靖见耿姑姑如此的焦急,便不停的宽慰着耿姑姑,他知道耿姑姑是为了他好,我为了他的安全着想,才会一直劝他的。如今身处乱世,而他的处境又如此的艰难,确实需要时时刻刻的提防着任何一个人。

“谢谢你相信我。如今我来到这个未知的世界里,竟然还有人能够相信我,也是不容易啊!”胡蝶望着宇文靖感到了些许的欣慰,然后她不自觉的伸出手轻轻的拍了拍宇文靖的肩膀会心的笑了笑。

宇文靖望了望自己肩膀上的那只手,然后又望了望一直笑的胡蝶,他感到了些许的吃惊。男女授受不亲,他没有想到胡蝶如此的大胆,竟然敢去触碰男子的身体。

“怎么了?有何不妥吗?”胡蝶见宇文靖如此的紧张,便不解的问道。

“你的父亲母亲没有教你女子之德吗?你怎么能够随意的去碰男子的身体!”耿姑姑望着胡蝶惊恐的大叫道。

胡蝶兴奋的笑着,她没有想到这个地方的人也如此的封建,竟然连碰一下异性也不可以。她无奈的叹了叹气,然后她伸出胳膊勾住了宇文靖的脖子,得意的说道,“我们那个地方的人从来都不讲究这些的。”

“你们简直就是野蛮人,比西蛮国的人还野蛮!”耿姑姑听到胡蝶的回答后感到不可思议,于是她大声的吼叫道,“快点放开王爷,不然我让侍卫再把你给抓起来。”

胡蝶望着耿姑姑不停的翻着白眼,她觉得耿姑姑这人甚是无趣,于是她收回自己的手臂,一脸嫌弃的说道, “我发现你比我的老妈还要烦人。真心受不了你们这些上了年纪的女人。”

不知不觉中,宇文靖面如乳霜的脸竟然便的红润了起来,而且脸颊也微微的发烫。他从来都没有遇见过像胡蝶这样如此大胆豪放的女子,和他认识的女子完全不一样,真的很新鲜,也别有一番风味。有那么一刻,他沉寂已久的心突然觉醒了,而且心中也涌现出了想要拥有胡蝶的欲望。

宇文靖望着胡蝶,微微的笑着,他感觉自己已经喜欢上了胡蝶。

“你打算什么时候回到属于你的世界里去?”宇文靖试探性的问道。

“怎么了?”胡蝶貌似听出了宇文靖话里行间的挽留的意思。

“如果你不想让我走,我可以勉强的先留下来。”胡蝶捏了捏宇文靖英俊的脸颊,高兴的说道,“反正我现在还不知道该如何回去。等过段时间再看吧。既然老天爷安排我来到了这个世界里,那么我就先在这个世界里先住着吧。”

宇文靖英俊的脸颊突然变得绯红,羞答答地低垂着头微笑着,好象一朵出水的芙蓉,沐雨的桃花。这么些年,他从来都没有出现过如同今天这般的情况,竟然会被一个女子给弄的心烦意乱、小鹿乱撞的。他微微的抬起头,他的眼睛似乎是放着异样的光,然后对胡蝶瞥了一眼,兴奋的说道,“那就这样说定了。”

“快点放开你的手,你真的是越来越过分了。真的是一点廉耻心都没有!”耿姑姑歇斯底里的叫着。

胡蝶略显无奈,于是便放开了自己的手。

胡蝶望着孤傲而冷漠的宇文靖突然笑了,她没有想到宇文靖竟然也会害羞,真的太不可思议了。有那么一刻,她对宇文靖也产生了些许的好感。如果放在她的世界里,宇文靖可就是一个多金而又帅气的钻石王老五,是她梦寐以求的男神。如果她能把宇文靖给钓到手,那可就真的是太爽了。

俗话说男追女隔座山,女追男隔层纱。如今胡蝶看着宇文靖这幅模样,便明白了宇文靖的心思,于是说道,“宇文靖,你喜欢我吗?”

“你也太放肆了,竟然敢直呼王爷的名讳,来人,来人,快把这个不知羞耻的人给抓起来。”耿姑姑暴跳如雷,大声的呼喊着。

“能不能让耿姑姑先离开?”胡蝶望着宇文靖悠悠的说道。

宇文靖默默的点点头,然后转头望着耿姑姑示意她先离开,不要站在这里打搅他们说话了。耿姑姑本不想离开的,但是她见王爷已经有些发怒了,便怯怯的转身走了。

“宇文靖,你喜欢我吗?”胡蝶见耿姑姑离开了,便捧着宇文靖的脸颊再一次说道。

“喜欢。”宇文靖微微的点点头,然后羞怯的说道。

平时一直以威严而又冷峻示人的宇文靖,如今在胡蝶面前完完全全的变成了一个小迷弟,一个十分听话的小奶狗。

“那你来追我呗。”胡蝶得意的说道。她真的很想感受一下自己的男神追自己是什么样的一种感受。

这么些年,胡蝶从来都没有听到过有人说喜欢她,不是因为她长的不好看,而是她的性格太像男孩子了,喜欢她的人和她接触久了就慢慢的成了她的兄弟。为此她也有些懊恼,她也很想变的淑女一些,可惜她就是做不到。

如果不是因为胡蝶的性格像个男孩子一样毛手毛脚的,她也不会掉进水中,也不会穿越到了这个地方来。不过她很庆幸自己穿越过来了,因为在这个世界里竟然会有人说喜欢她,而且还是她理想中的男神。她很感谢老天爷把她带到了这个美好的世界里,让她感受到了爱情的滋润。

“怎么追?”宇文靖望着胡蝶一脸得意的笑容感到疑惑不已,他没有听明白胡蝶说的话是什么意思。“是你骑马在前面跑,然后本王骑马在后面追吗?”

宇文靖见胡蝶脸上的笑容在一点点的减少,并没有发现事情的严重性,也没有发觉自己说错话了,于是他继续说道,“如果是那样的话,本王估计自己很容易就能追上你的。”

“那你慢慢骑马去追去吧!本姑娘可没有心情陪你玩。”胡蝶不停的翻着白眼,然后起身回房间去了。她没有想到宇文靖的情商如此的低,这么的木讷、不解风情,真的是一点情趣都没有,她真的很难想象慕容如意是怎么看上宇文靖的,难道就是因为宇文靖说了那些感动人的话吗?如果是,那么她觉得慕容如意太肤浅了。

“到底本王要怎么追你啊?”宇文靖望着胡蝶远去的背影大声的呼喊着。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