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莱克文学网 > 小说库 > 蠱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26日

《蠱》精彩章节目录_kurama小说在线阅读

作者:kurama分类:古风小说类型:战斗

蛊有多种炼製方法,有用虫入蛊,有用毒物入蛊,有用尸体入蛊,但却有禁术用人生生製成了蛊。相传被製成蛊的人力大无穷,勇猛无双,却神智全无如凶兽般见活物就杀极难控制,一个不小心杀敌一万自损八千,因此人蛊除了在道德上被禁止外,也因缺乏实际用途而被.....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不!!」,随着他一声喊,舒子服剧烈的震动了下神魂归位,可这一动也不知道是牵动了身上无数伤口中的哪一道,一瞬间全身传来的刺痛让他险些又蹦达回黄泉路了!

身上伤口的疼痛让舒子服忍不住痛喊出声,可下一秒一隻冷凉的手却摀住了他的嘴,接着一个透着疲劳的陌生年轻男嗓懒洋洋的在他耳旁低声碎念着:「唉我说,你能安静些吗?咱们这虽不是孤男寡女,但也算是孤男寡男大半夜的同处一室照书上说的叫做于礼不合!你又老是哼哼叫叫的等会儿把人给引来了万一以为是我想把你怎麽怎麽的咋办!再说了我这不是又没把你怎麽怎麽的,那说到底我不就是那怎麽怎麽的亏大了嘛!」

男子嘴碎的厉害,要别人安静自己却唸个没完,倒楣催的舒子服除了不该恢復的听觉復原的如有神助外,全身上下此刻就没一处听使唤的,连想翻个白眼都没那力气,只得被迫中奖留在原地听这碎嘴没完没了的唠叨,「人不都说大丈夫打落牙齿都要和血生吞气都不吭一声,你这……好吧,年纪是小了点,不过小丈夫你牙也没掉嘛,就受了几道刀伤至于这麽哀哀叫吗?亏我还帮你包扎又翻书找那啥草药……喔对了,说到草药,你倒是该吃药了!」

男子的碎嘴终于消停了会儿,那隻握住他嘴的冷凉手掌也离开了,舒子服咬牙睁开极度酸涩发沉的眼皮,可却意外地发现这眼皮子撑开了和闭上其实也没多大差别,四周一片漆黑!转了转眼珠子他发现所处之的似乎是在一个洞穴深处,深幽的洞穴中只有在远处洞口那儿有些隐约的月光洒下外其馀之处均是一片浓黑,有那麽一刹那舒子服还以为自己仍留在冥府之中……只除了安静的地府没有那麽碎嘴的人之外……

身边传来衣料磨擦的声音,接着舒子服感到自己颈后传来一股凉意,下一秒他上身就被一透凉的大掌给撑了起来,然后……然后他就万分的后悔自己为何要清醒过来……因为他被强灌了一大口透着腥苦泛着酸辣草涩味冲鼻……总之除了甜味之外什麽味都有的恐怖草糊糊!

舒子服被灌的直犯呕,然而耳边又传来了男子的唠叨,「欸,别吐啊!为了整这麽碗药我可是熬了几宿没睡好了,那书上写的也不清不楚的,天知道那些个杂草不都长一个样!害我得对着月光一根根的比对才弄出这麽碗药,你要是敢吐我就……怎麽,你有意见?那什麽眼神?」

男子的目力似乎丝毫不受黑暗影响,就见他眉峰轻挑,半垂的眼眸竟分毫不差的直直对上舒子服哀怨的眼视。

舒子服长的斯文俊秀,除了挺直的鼻梁和刚毅的嘴角神似他父亲外,眉眼脸形却完全承自母亲那方的好面貌,大大的眼睛平日裡笑起来弯弯的透着可爱,此时被莫名强灌了苦药皱眉呛咳不已,大眼裡水气因蕴的竟有几分我见犹怜的感觉。然而男子却无感地耸了耸肩显然是个没心没肺的,只见他轻笑一声便直接撬开舒子服紧闭的嘴,毫不迟疑地将碗内剩下所有的草渣渣一次灌下,灌的舒子服胃部勐烈翻搅抗议不人道待遇,喉间酸水直冒,味觉……味觉那什麽的基本上就直接阵亡了!

然而男子却动作更快的又一把掐住舒子服的嘴,放柔了语气轻轻地道:「你该听说过暴殄天物是会被天打雷噼的吧!这些草也算是为你而死的,你要是敢吐就最好有胆子承受不小心打歪的天雷!话说,我最近对人体引雷还挺有兴趣的,你要帮忙吗?」

一瞬间一股莫名挟带着幽怨的诡异杀气让舒子服忍不住一个机灵,默默地摇了摇头并乖乖的把那坑爹的草煳给吞了,连他原本还想扑腾着反抗的心都没骨气的蔫了,甚至连那原本直往上窜的酸水拌草渣都乖乖的坠回胃袋裡待着,只剩那适应不良的胃袋依旧传出阵阵的绞痛聊表无效的抗议。

男子轻轻的扶着舒子服躺回原位,空出了一手朝舒子服额间探了探温皱眉道:「啧,怎麽还是烧的厉害,这书上说的到底有没有用啊!真麻烦!」

男子的整隻手掌都透着冰凉只有掌心带着一点点活人的温度,触在舒子服因伤而高烧的额间让他忍不着舒服的蹭着那点凉意满足的叹了口气。

「呐,我虽然只是一时兴起捡了你回来,可也算是尽力了,我这儿除了外伤的金创药外不论金贵还是不金贵的药一概没有,只能将就着这野草药凑合着,你要是……」,男子收回手,说到一半却像在思考什麽似的略顿了一下,而此同时被伤势草药双重折腾的舒子服半撑着已经有点涣散的眼张了张口,几度就要脱口而出的一句『其实不用费心救我,我想死!』最终又苦涩的吞了回去。

他虽不完全记得在地府中的每一分一秒,但父亲那声声『一定要活下去』的嘶喊却依旧清晰的好像他还在地府那个生死的分岔路口,将他冒出的死念一一粉碎。

而他这一缓,男子状似也考虑完毕,张口便没心没肺的接着道:「你要是觉得自己快挂了,记得别害羞吱一声,大爷我帮人帮到底,会帮你好找个风水宝地把你全鬚全尾的埋了的,死在这儿不好,这地大凶,会诈尸!」

「……」怎麽没诈死你这王八蛋呢!

舒子服一个大白眼险些翻不回来,残留的一点力气被这来历不明的碎嘴男人整的也消耗的差不多了,眼皮像坠了个铅堕儿似越发的沉了,可偏偏就在意识已经陷入半昏之际,一阵让人心颤的捣药声伴随着大量青草被屠杀时粉身碎骨的草腥味传来让他几欲阖上的眼皮狠狠一跳!

「药……是要煮的!」胃间持续传来的抗议让舒子服果断的自救,他勉力聚拢散乱的意识气沉丹田,用像是被砂纸磨过般的沙哑嗓音喊了一嗓子……嗯,好吧,是他自己认为喊了一嗓子,其实最终也只有类似气音般的大小,亏的那碎嘴男人耳力异于常人的好才顺利接收到。

一瞬间捣药的声响暂停了下,男子疑惑的声音传来,「还要煮?这麽麻烦!书上都没说啊!你确定要煮吗?我这儿既没灶也不堆柴火的是要怎麽煮?」,顿了顿男子不耐烦的用力啧了声,下一秒那催人泪下的捣药声又再度响起而且还有加速加重之势,舒子服严重怀疑那把杂草曾经毒杀了男子某一任祖宗十八代……

不一会儿一个冰凉的硬物被摆放在他额上……据质感来看疑似是粗使的陶碗,而碗裡还传来和刚刚谋杀他味觉的草糊糊一样的味道,甚至他脑袋旁还传来阵阵人造凉风!

「……我不是炉灶……」舒子服瞪着那黑暗中正在搧风催心火的浑蛋,几乎是用尽全力压下想掐死那人的欲望咬牙切齿的说着。

「咦?可是……」

「就算发烧也燃不起来!」像是能猜到男子会说出什麽让人吐血的话,舒子服乾脆直接堵住他未完的话尾。

「……」沉默了会儿,黑暗中男子又重种的啧了声,接着又一阵衣料摩擦声后,一抹风雨飘淼的小火光出现在黑暗中,微弱的光线奋力地照亮了舒子服眼前的一小块地。

是火摺子!

舒子服眨了眨眼适应了突然出现的微光后忍不住一挑眉,颇为蛋疼的看着眼前的年轻男子正笨手笨脚的拿火摺子烧陶碗煮药……

可就在男子神奇的用两个石头将碗架在那倒楣的火摺子上一脸欣慰的转过头看着舒子服挑了挑眉后,舒子服才慢了好几拍的发现这男子俊美的脸庞异样的眼熟,甚至眼熟到他脱口而出男子的名……

「夜叉!」

「嗯?你这养在深闺的大少爷怎麽会知道我的?」,这夜叉颇为讶异的挑眉反问着舒子服,随后他像是想起什麽似的点了点头道:「啊是了,是那晚陈峰吼的那一嗓子吧!我记得你那时已经受伤了,真难为你竟然还记得!呵,不过夜叉不是我的名字,那只是个代称罢了!你可以叫我练无双。」

舒子服自动跳过那『养在深闺』的不伦不类的评论,倒是对这人的姓氏起了点兴趣,姓练……这个姓氏并不常见,记得父亲几年前曾说过江湖上有名的练家闹出了不名誉之事,好好一个江湖第一世家竟被满门抄斩从此没落,不知这个练无双和那个练家是否有什麽关係?

「为什麽?」舒子服皱了皱眉问着。

「为什麽?不是你说药要煮的吗?这都已经『煮』了,还是用『火』煮的,还不行吗?」练无双颇为不耐的反问着舒子服。

「不,不是!我不是问那个!而是……」舒子服颇为无言的一眼匆匆扫过那诡异的煮药小灶,「你,你怎麽会救我?你不是专门杀……」说到一半舒子服自己却卡住了,这夜叉确切代表着什麽虽然他并不完全清楚,但光就那一晚练无双杀人时的俐落狠戾劲儿来看也不难猜出了。

可这练无双算起来还是对自己有大恩的,不管他是为了什麽而杀人,他不但替自己报了大仇,甚至还救了自己一命,最后这到口的一句『杀人如麻的疯子』毕竟还是缩了回去!

「是专门为杀戮而生杀人如麻的疯子?嗯?」可练无双也不傻,这话尾本该接着什麽他挑着眉冷冷的续着。

冷哼了声,练无双那双在昏暗的火光中显得有些偏黑的红瞳略转了圈,最后视线定在了那忽明忽灭的小火摺子上,嘴角似笑非笑的微微勾起,语气不冷不淡地道:「我说过了,我就是一时兴起想试试救人和杀人到底有什麽不同罢了!而结果证实,救人的确比杀人要麻烦多了!是个体力活儿,还劳心!重点是救了个小白眼狼回来不但指使我做这做那,还会嫌弃我劳心劳力弄出来的药!我想我或许还是比较适合去当个杀人如麻的疯子!」

「我……我不是这个意思……」舒子服嗫嚅地说道。

「算了,这又不重要,我也累了!睡吧!」练无双摆了摆手转身在一个牆角边随地躺下便闭目养起神来了。

练无双躺在地上将自己蜷成一团,美其名是闭目养神,其实心裡却莫名的升起一股烦躁感!

他不是第一天被人指着鼻子当面骂他是没人性的杀手,甚至更糟更狠的羞辱都经历过,可他就像是少了几根筋或根本就是有点缺心少肺似的,不论是诛心的还是伐身的羞辱也都没能在他心裡掀起什麽惊滔骇浪!

当然练无双不是自愿被养成杀手的,所以心裡该有的反抗甚至是自卑也都一点不少,他也不是天生的没心没肺,只是懂得怎麽把心关起来,至少在他没有能力反抗的当下,只要不把心投放进去,即使杀的满手血腥他都还可以安慰自己至少他的心是乾淨的!

他一直都是如此过的,将心埋藏在深处,保持平静的杀人,保持平静的过着他那如牲口般被豢养的生活。

可这次出手救人或许是过了……练无双闷闷地想着。

『杀人如麻的疯子』

是啊,他就是疯了才会忘了他终究只是生活在地狱阴暗角落裡的杀人鬼,就是疯了才会痴心妄想的冒着生命危险去学人行救人之事,暗自期盼着他能像一般人那样得到感激,让他得到……他还是个人的错觉!

甚至他太过贪心的后果就是忘了把心藏好,在救人的那一霎那他就把带着期望的心投进去了,虽然只是一小块心的碎片,但在期盼破碎的同时还是好痛!

练无双揪着闷闷作痛的胸口深吸了口气,正想强迫自己睡着时,身后那个白眼狼小崽子却嗫嚅着以蚊子叫般的声音缓缓地说道:「那个……对不起!……还有,谢谢!」

练无双像是被雷噼中般呆呆地坐起身看着那个蚊子哼哼两声后就撑不住沉沉睡去的小崽子!

意外得到自己期盼的一句话,一句简单的『谢谢』就让他嘴角的笑意不自觉的加深连眼儿都微微弯起,甚至那原本还有些闷闷的胸口也都畅快了,心也像是打了鸡血般原地復活,这会儿跳的可欢呢!

这救人似乎也挺不错的嘛!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