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莱克文学网 > 小说库 > 虐恋之锦瑟华年谁与度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26日

《虐恋之锦瑟华年谁与度》精彩章节目录_可爱的肥仔小说免费阅读

虐恋之锦瑟华年谁与度

作者:可爱的肥仔分类:古言小说类型:虐恋情深

一生挚爱,但终究还是发乎情,止乎礼,不越雷霆半步。“先生,你是不是怕和我在一起,会污了你的名声?”锦瑟痛苦的看着面前的男人。男人欲伸出手摸摸女子的发顶,但还是将手放了下来,说道,“我不怕,但这世间对女子总是太过苛刻。”“华年,你是爱我的,是不是?”女子躺在男人的怀里,双眼直勾勾的看着他,生怕错过了男人的回答。男人也深深的看着女子,眼底的爱意无法掩藏,轻声说道,“你永远都是我的学生。”师生二字,误了谁的一生?...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三月初八,宜嫁娶。

今日,扬州城内热闹非凡。

特别是城东的关东街,更是张灯结彩,人头攒动。大街小巷的人,都知道今日是扬州首富林家嫡女出嫁的日子。毕竟是扬州首富,婚礼的盛大已经可想而知,更何况,林家要摆三日的流水宴。

众人对这场婚礼的期待更是格外的激烈,另外,这场婚礼或也成为日后茶余饭后的谈资。

此刻的林家大院内,更是温情脉脉。

“瑟儿,从今天起,你就是南家妇了。”林家主母于氏此刻正抚着新嫁娘林锦瑟的手,缓缓说道,说道此处,于氏的眼泪在眼里打转儿,她将头往上望了望,企图将眼泪收回去。“在南家,不像在家里,可以任得你胡闹。要好好伺候公婆,善待兄弟姐妹,最重要的就是和子齐相爱和睦,互尊互重。”

“娘,我知道了。以后女儿不能在您和爹面前早晚请安,您多保重身体。”林锦瑟看着于氏满脸的泪痕,心里也更加难受,眼眶也红了又红,眼泪在眼里打转,愣是没让他流下来。

站在一旁的嬷嬷和丫头也都红了眼眶,只觉得眼内酸涩的紧。

于氏身边的桂嬷嬷赶紧过来打圆场说道,“诶唷,我的夫人、小姐诶,今天可是个大喜的日子。小姐刚刚才画好的妆,一会哭花了可怎么好。”

“是是是,是我糊涂了。今天是我儿大喜的日子。”于氏听得赶紧擦掉眼泪,拿出巾帕擦掉林锦瑟眼中的泪,一边擦一边说道,“我儿不哭。不管如何,你永远都是娘亲的孩子。”

林锦瑟点点头。

五福,出自《书经》和《洪范》。五福第一福乃是长寿,第二福乃是富贵,第三福乃是康宁,第四福乃是好德,第五福乃是善终。

而为新娘梳头的,都是有福气的女性,又称为好命婆。为林锦瑟梳头的夫人,林家也是选了又选,按照五福的标准,找到的如今已有一百零二岁,五世同堂的王老夫人,老人家已逾百岁,但精神矍铄,身体康健,看起来不过古稀。

好命婆王老夫人一边为林锦瑟梳头,一边唱着婚嫁歌:

一梳梳到头,富贵不用愁;二梳梳到头,无病又无忧;三梳梳到头,多子又多寿;再梳梳到尾,举案又齐眉;二梳梳到尾,比翼共双飞;三梳梳到尾,永结同心佩;有头又有尾,此生共富贵。

锦瑟看着镜中的娇俏的容颜,又看着自己一身大红喜服,心里充满了苦涩。

自己当初多么渴望穿上这身嫁衣,可如今,终于穿上这鲜红的嫁衣,可所嫁之人却并非心中之人。

锦瑟垂着眸子,在心里悄悄说道,先生,当初,你娶得新妇;今日,我也嫁作他人妇了。

从此便是前尘,而后又是新生。

“瑟儿,你这丫头,在想什么呢?想得这么出神?”林母拍了拍林锦瑟的肩膀,唤醒了锦瑟的神智,锦瑟一脸迷茫的看着林母,引得林母娇嗔道,“你这丫头,今天都是新娘子了,还像个孩子似的。”

林锦瑟听着母亲的话,也渐渐回过神来,对着林母撒娇道,“娘,人家这不是舍不得你吗?要不,我不嫁了吧,一直在爹娘身边陪着。”

“呸!呸!呸!”林母听得林锦瑟这么说,赶紧阻止她,“小孩子不懂事。”说罢,她又看着林锦瑟,一脸的无奈,“你这傻丫头啊……”

桂嬷嬷看着母女两人的互动,不由得笑道,“夫人和小姐的感情深,不管谁看着都感动,不过,夫人,小姐,吉时快到了!”

果然,仔细一听,外面的迎亲队伍已然来了。

林母从桂嬷嬷手上拿过红盖头,盖在了林锦瑟的头上,然后扭过头摸了一下眼角,又赶紧转过头来,对着锦瑟说道,“瑟儿,好好照顾自己。你记住,不管什么时候,你都是林家的女儿!”

锦瑟本来还有些郁郁的心情,在这一刻,都化成了感动和酸涩,若不是盖上了红盖头,众人定能看见她红红的眼眶以及那续了满眶的液体,她走上前,紧紧的抱着母亲,诉说着她的爱意。

林锦瑟一一和家人行礼拜别,从此,她就是南家妇,再不是林家女了。

女子出嫁前需得由自己的兄弟将自己背上花轿,林家男儿众多,却独独锦瑟一个女孩,因此她一直是林家所有人的掌上明珠。几个哥哥都舍不得,就连一个弟弟瞪着一双泪汪汪的大眼睛捏着锦瑟的衣袖,可怜兮兮地说道“姐姐,我舍不得你……”

锦瑟静静的趴在大哥宽厚的背上,听着大哥温柔的话语,“妹妹,这里永远都是你的家。以后去了南家也万不可委屈了自己,可明白?真的受了委屈,回来给大哥说。”

“嗯,我知道了。”锦瑟趴在大哥的背上,静静的点头,既感动又酸涩,什么话也说不出来,只干巴巴地说了一句,“大哥,谢谢你!”

大哥林修听到锦瑟的话,感受到背后微微的濡湿,他微微顿了一下,语气有些心疼,也有些无奈地说道,“傻丫头……”

这段路程终是太短,林修亲手将锦瑟送入了花轿。

锦瑟坐在花轿里,听着鞭炮齐鸣,唢呐吹奏的声音,听着大街上纷纷扰扰的议论声,恭贺声。

似乎所有的声音都是关于这场婚礼,锦瑟却感到有些无力。

听着周围嘈杂纷乱的声音,在摇摇晃晃的花轿里,她有些晕乎乎,于是靠着花轿的一壁就睡了过去。

“阿锦,醒来了,你个小丫头,结婚的日子也睡得这么香。”锦瑟睡得迷迷糊糊,听得耳边温柔熟悉的声音,瞬间就睁开了眼睛,可头上还盖着喜帕,她看不清,她正欲一把扯掉这碍人的盖头。

这时,一双略有些温凉的手握住了她的手,阻止看她的动作,还带着一许轻笑,“我的小阿锦,这么等不及吗?”

“先生!”锦瑟听得这声音,声音有些颤抖,又带着一些不确定和不安,“先生,真的是你吗?”

“嗯,是我。”他将她从花轿上抱下来,在她的耳边轻轻地说道,“我的阿锦,终于长大了。”

锦瑟听得这话,整个脸都涨得通红,就连脖子都带着一层淡淡的粉色,在华年的怀里缩了缩。华年看到锦瑟如此,唇齿间不经意露出了一丝轻笑,听到华年的轻笑,锦瑟更窘迫了。

来到大堂,原本听来嘈杂无比的声音,在此刻锦瑟的心里都是满满的甜蜜。无论是香烛气息,还是鞭炮轰鸣,亦或是宾客觥筹交错的声音,在锦瑟的心里都是一份祝福和温暖。

一系列繁复的程序和礼节,在锦瑟的心中都 恍然无物了。只听得一声“礼成!送入洞房!”让锦瑟晃了神。

盖头被一杆秤挑开。

一个熟悉的带着笑意的人出现在她的眼帘,褪去了他一贯的青色的袍子,一袭红衣更显得他冠玉无双。

不知为何,锦瑟的眼泪刷的一下就掉了下来,她紧紧地盯着眼前的人,生怕他会消失在自己的面前。

“傻丫头,哭什么?”男子微凉的指尖抚上了锦瑟的脸,轻轻拭去她脸上的泪痕,轻柔地像是一片羽毛,又像是对待一颗极其珍贵的珠宝。

“先生,真的是你……真的是你……”锦瑟突然伸出手抱住眼前的男子,有些语无伦次的说道。

男子也只是轻轻抚摸着她的头发,来平定她的情绪。

过来好一会,锦瑟才停了下来,看到男子胸前皱成的一团,她的脸顿时便红了起来,羞赧的低下头去,而后又强装镇定地看向男子说道,“先生,怎么会这样?我不是……你不是……你怎么会在这里?”

男子定定地看着锦瑟,一本正经的说道,“我抢亲了!”

“……”先生也会做出这样的事吗?

男子好像能看穿锦瑟的心理,他扳正锦瑟的头,十分认真的看着锦瑟说道,“我也只是个普通人,阿锦。”

“先生……”

“嗯?阿锦?还叫先生?”男子挑眉看着锦瑟。

锦瑟看着他一身红袍,在昏黄的烛光映照下,好像真的没有了往日的仙气,而是带着人间的烟火气息。

她心心念念的人,就这样站在她的面前,而她真正成了他的妻。

“相公……”

“阿锦,我的阿锦,终于等到了你!”男子将锦瑟搂进怀里,俯身吻上锦瑟的唇。

锦瑟只感到唇上一股冰凉。

“嘭!”

锦瑟突然睁开了眼,揉了揉被撞疼的头。

“小姐,您没事吧?”

外面传来一声焦急的问候,锦瑟瞬间有些分不清今夕何夕。她狠狠掐了自己一把。

“嘶……”原来还会疼。

原来只是一场梦境。

“小姐?您怎么样?没事吧。”外面侍女焦急的声音又传来进来。

锦瑟收敛了一下情绪,而后淡淡地说道,“无事!出了什么事?”

“小姐,前面也有一支花轿,刚刚不小心撞上了。”侍女隔着轿子,低声向锦瑟汇报外面的情况。

锦瑟嗯了一声,表示知道。

她想起刚刚的梦境,不由得苦笑一声。也不愿再继续想下去,再加上也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时辰了,便想看看外面热闹的人群。于是她掀起了盖头的一角,露出半张脸,从轿子的窗口向外看去。

扬州城向来都热闹极了。

人山人海,人们一向都是摩肩接踵。

街道两旁的店铺都耸立着,各色的旌旗随风招展。

行迹匆匆的人群里一对悠然漫步的男女落入了锦瑟的眼帘。只见那状似书生打扮的男子搂着女子的腰,好像在她耳畔细细地说着什么,而女子也是含情脉脉的看着男人。

分明是一对陷入爱河的恋人。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生死相许。

锦瑟看到这一对恩爱有加的男女,有些羡慕。

她紧紧得看着这对男女,默默为她们祈祷祝福,好像是看到自己的爱情绽放一样,有些心满意足。

而当锦瑟看到女子的正面时,她却突然变了脸。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