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莱克文学网 > 小说库 > 剑仙岁月姑娘

更新时间:2020年06月25日

《剑仙岁月姑娘》精彩章节目录_直球表题小说在线阅读

剑仙岁月姑娘

作者:直球表题分类:古风小说类型:仙侠

江湖传闻中有柄名为岁月的宝剑,剑刃锋利无比,剑身更是仙间法器那般美丽。宙山派门下少年弟子张承曦获邀至乌郭镇的钱府,有幸鑑赏这柄岁月剑,为之惊艳。傍晚归去时承曦遇上一位轻功超卓的红衣姑娘,以为她是最近来到镇上的飞贼夜鸦,追上后赫然发觉,这名溧.....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甚麽要来了──?”

正要问岁月发生甚麽事,她的身体又再迸发白光,化身成三尺长剑的模样。承曦急忙伸手一抄,在岁月剑落地前堪堪接住。

怎麽了,这个傻剑仙,怎麽忽然又变回剑的模样?

(你才傻!)

……咦,我有说出来吗?

承曦忽然听到岁月的尖声呼叫,但又没有声音传来耳朵,就像刚刚捧着岁月剑时感觉有人说话那样。

(没有说,但我听到的!)

繫在剑柄上的蝴蝶络子拍了拍承曦的手,毫无力道但应该是岁月在渲洩不满。

(现在张承曦你拿着我,我跟就你心神合一了!你想甚麽我都知道的!)

(是这样吗?那你现在──)

(听到!)

(啊,还真的是)

没想到可以不需言语,一人一剑透过思想在对话,承曦觉得仙灵之术真是不可思议。他还想起师父说过顶尖高手可以跟兵器对话,哈哈,现在自己未到高手行列已经可以了……不,先别想无聊事。

(喂岁月,你怎麽忽然又变成剑了?)

(因为,我感觉到那个要来了!)

(甚麽那个?)

(那把刀!那把很凶的刀!)

承曦疑惑地望向岁月变身前望去的方向,只见夜空中有抹漆黑的身影,正从远处飞来。

那抹黑影速度奇快,起初还见在百来尺外,一下子就乘风而至飞到跟前,稳稳落在那座灯火通明的大宅屋顶上。漆黑身影在月光下逐渐显现出轮廓,承曦得以目睹那人的模样。

他头戴一顶宽边黑色竹笠,遮盖住大半张脸容,只露出一道浅薄的嘴唇;身披黑色披风笼罩全身,依稀看出是个高瘦的男子。

再仔细看,那顶竹笠上还插着根轻飘飘的羽毛,毛色漆黑如墨,就像……

这时,那根黑色的羽毛摇曳轻摆,男子稍稍转过脸来;承曦不其然感到背嵴昇起一道寒意,如泡入冰水那般。

纵使看不见他的眼睛,承曦也清楚地感觉到:他望过来了。即使是看不见的目光,也散发出几乎要令承曦动弹不得的压迫感。

蓦地裡,披风男子施展轻功腾空飞来,挟带雄鹰扑兔之势,眨眼间欺至承曦跟前。

身处半空中,那人从披风裡抖出一件乌黑事物,迎风疾挥急噼向承曦。

那件事物虽然通体漆黑,噼来的一面却有道细线状的寒光。

寒光划过,爆出一串响亮的噼啪噼啪声响,在静夜中悠扬远播。

“……啊,有点本事。”

双脚踏在屋嵴上后,披风男子忽然开口说起话来,语气裡稍微有点诧异。

“竟然避得过我的『夜翼飞影』,小兄弟的功夫不错喔。”

“呼、呼……”

站在距离原位好几步远的后方,承曦用左手手背擦拭额角的冷汗,气喘来来注视眼前的敌人。

这时,他才赫然发觉披风男子手上的的东西,原来是柄色泽古怪的大刀。

从刀柄、刀锷到刀身都是通体漆黑,只有刀锋处隐隐反映出一缕锐光。

漆黑的刀身寛阔弯曲,刀背厚实粗犷,刀锋更是凌厉摄人。

而适才这柄刀挥过之处,正是承曦原本身处的位置。

那裡周遭的屋顶瓦片已经裂开两半,裂纹成一直线,正是刚才噼啪声响的缘由。

明明刀锋没有直接砍落下去,光是击发出的刀气就足以隔空噼碎瓦顶。

要不是承曦习武多年,意识到有危险的一刹那闪身避开,现在分成两半的就是他了。

(喂喂张承曦,没事吧?脑袋还在吗?)

岁月的声音直接传入脑内,犹有馀悸的承曦未有细想,怒目瞪向手中的剑。

(托福,还在!真多亏你那句有用之极的『来了』呢!)

(嘻嘻,不用多谢我啦,下次请我吃桂花糖就好)

(我不是在多谢你!)

“啊?这不就是……”

披风男子当然没有听到一人一剑的对话,可他望向承曦的眼神还是相当意外。

或者说,望向岁月的眼神。

“枣红色剑鞘、北斗七星花纹、弯月形剑锷……啊哈,真是得来全不费功夫。”

他笑着从披风中探出左手,轻托黑色竹笠,展露出整张瘦削的脸容,一双细长眼睛锐利而夹杂莫名的残酷感。

“小兄弟,把你手上的剑交出来吧。”

(咦,这傢伙在说甚麽?!他要我??)

(这个人……)

无缘无故就挥刀斩过来,无缘无故又说要岁月剑,就算承曦再好脾气心中也烧起一团怒火。

“说这柄剑之前我要问你,为甚麽──阁下为何无故施袭?”

(张承曦!他都拿刀子砍你了,你还阁甚麽下啦!)

(师父教的,行走江湖不能失礼数……)

“没甚麽,我来这裡有点事要做,不想让任何人看到想灭口而己。”

说得那般轻描淡写,披风男子挺起手中黑刀,刀尖遥指承曦的眉心。

“不过我刚刚改变主意了。小兄弟,要是你乖乖把手上的剑交出来,我就饶你一命,放你一条生路吧。”

“……阁下是在撒谎吧。”

承曦深吸一口气,定下心神沉着应对眼前的凶徒,眼光扫向他竹笠上的黑色羽毛。

“在下可未曾听闻过,飞贼夜鸦会留见过他面目的人活口。”

“……哎呀,竟然被认出来了。”

完全没有打算掩饰,夜鸦那张瘦削的脸容上笑意更浓,眼裡杀意却更盛。

果然是他。乌鸦羽毛、迅捷的刀法,还有一声不哼就出手的凶残性情,只可能是那个恶名昭彰的夜鸦飞贼。

(咦,原来他就是夜鸦贼吗?!难怪这麽嚣张啦!)

(……我愈来愈搞不懂你自己跑出来是为甚麽的)

刚刚才把这岁月当成夜鸦贼追了半个乌郭镇,这下子竟然就来了个真货。

不过说真的,承曦宁愿是自己认错人,也不想碰上这名恶贼。

“既然小兄弟知道我在江湖上的外号,不知是哪个名门正派的少年英雄?”

“在下是……在下是宙山派的门下弟子,家师是外号『剑斩星尘』的星河道人!”

说到自己的所属门派跟师父的威名,承曦心裡立时涌现一点自信。

“原来是星河真人的高徒吗……对,宙山就在这裡附近嘛。”

夜鸦贼搔搔太阳穴看似感到困扰,神情却明显是在装模作样。

“唉呀,我也不想得罪星河真人,可是我来这一趟就是为了小兄弟手中的那柄宝剑呀。”

“这柄剑?阁下是为了……为了岁月剑而来乌郭镇?!”

“没错。”

他舔舔浅薄的嘴唇,双眼死命盯着承曦手中的岁月,贪婪的眼珠快要突出来似的。

“听闻『岁月剑』是江湖第一奇剑,造型独特而且锋利无比,剑身更是如仙女那般美丽。我收到消息说钱捕头将会托人送到这个小镇的府邸,于是就慕名而来,希望一窥瑰宝……”

竟然是这样……承曦心想,钱捕头寄来岁月剑时信中不忘提醒爱女小心夜鸦贼,却未想到岁月剑本身就是把他引来乌郭镇的原因。

“我这鸦翎刀也算是把宝刀,不知道跟岁月剑比起来怎样呢……”

他把黑刀递到嘴边,吐出舌头珍爱地来回舔舐刀身,如狼舔腐肉。那怪异的样子令承曦心生寒意。忽然右手传来一阵震晃,岁月剑不知何故正在微微颤抖。

“小兄弟,我不知道为甚麽岁月剑会在你的手上,不过我劝你还是乖乖交出来的好。平常我很少留活口,可看在尊师星河真人份上,我可以破例一次。”

(张张张承曦!你可千万不能将我交给他!)

岁月的声音比之前还要慌张,整柄剑就像受到野狗恐吓的小猫那样抖动。

(放心,我没有想过要给他!怎麽可以跟这种恶贼妥协──)

(千万不可以给他,他会像舔那把黑刀那样舔我的!)

(──你怕成这样,是因为这原因吗?!)

这剑仙,紧要关头还在纠结奇怪的事。

(我绝对、绝对不要被他舔!真是个噁心的怪人,这麽臭的刀也舔!)

(臭?那把鸦翎刀有臭味吗?)

夜鸦贼的背后不时有晚风轻轻吹来,但承曦不觉得有嗅到甚麽气味。

(你没有闻到吗,那把刀有股浓烈的腥臭味,臭得这乌鸦飞来之前我就闻到了……它肯定杀过很多人!)

(……这样说的话,那个臭味是血腥气味吗……)

岁月是宝剑化成的妖精,感应到其他兵器沾上过的多少鲜血并不稀奇,使承曦心惊的是这入骨的形容,忽然觉得自己现在也闻到点腥臭味。

他紧紧盯着那把通体漆黑的鸦翎刀,回忆起师父提及过夜鸦贼的凶残行径,意识到那个恶名昭彰的飞贼现在就在面前,不禁心生畏惧,嚥下一口口水。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