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莱克文学网 > 小说库 > 独医无二:侯爷,请排队

更新时间:2020年06月25日

《独医无二:侯爷,请排队》精彩章节目录_宁月老小说免费阅读

独医无二:侯爷,请排队

作者:宁月老分类:古言小说类型:江湖恩怨

三年前,她是神医,妙手回春。三年后,她是门主,指点江山。三年前,她十四,他二十,她,艳如骄阳。他,高高在上。她倾尽一切,只为他夺得天下。而他却在封为太子之夜与她人互许今生!她,被害入狱,姐妹坠崖,哥哥残废!而他却任由他的女人给她喂下绝情之毒!三年后,只为复仇,她霸气回归,她运筹帷幄。而他登基为帝!他温柔看她:“我为皇,你为后,可好!”她嗤之以鼻:“不可能!”“等等,美人侯爷你说什么?‘恋我多时,愿为奴为仆!’”什么?冷血神医也要以身相许!九歌仰天长啸:“拒绝,拒绝,我拒绝……”...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噼啪……噼啪……”不过两根鞭炮,两人抬小轿。建威大将军新侍妾便迎进了府,百姓纷纷议论,都道这建威大将军素来刚正不阿,不善酒色,家中不过一个正房夫人,一个小妾,多年以来,不曾踏足烟花之地,不知这是为何,竟然又新增一房侍妾。

坊间传闻,这房侍妾来自青楼,名玉清,未婚先孕。不知这堂堂建威大将军如何就被她迷了心智,对其百般呵护,关爱有加,或许此女真的长得像仙女一样美丽也未可知呢!

总之,京城繁华,却也谣言四起,这样一件事所能够起到的效果不过是为他们添加一点茶余饭后的谈资罢了!

五年后!

“九歌儿,你慢点跑,慢点跑!”

春天一到,整个京城都笼罩在一片花香之中,尤其是贵人家的后花园,莺歌燕草,花红柳绿,争奇斗艳,好不热闹。将军府内,一个身着粉色绣蝴蝶花纹锦裙大概十岁出头的美丽小小少女手中拿着小风车紧紧的追着前面不远处身穿大红色绣花锦裙的小女孩儿。

“姐姐,追我啊,快来追我啊!”九歌跑的更快了些,脸上笑意盎然,美艳若初升之日,竟觉得连那一院的花儿都失了颜色。

“哼,不过是个贱人生的贱种,还以为进了将军府就真当自己是大小姐了!”后花园的亭子里一中年美妇眼中含着恶毒,远远的瞪着九歌的方向,开口骂道。

对面还一个美妇人,怀中抱着一个五六岁的小男孩,也不屑的撇撇嘴道,“不过是个青楼妓子生的贱丫头罢了,没想到她那个长相丑陋的娘,竟还能生出这么个狐狸精来!

“我倒要看看,她们能得意到几时!”

“娘亲莫要生气,一个小丫头罢了,能成什么气候!再说了,除了苗儿那丫头,可也没有谁把她放在眼里过。”旁边一个看起来十二三岁的少年抬起头来,脸上带着与年龄不符的狠厉,瞪了一眼九歌,邪气十足的长相很是俊美,只是那孩童的声音竟无端端让人升起一阵阴冷的感觉!

“哼,那倒也是!”美妇人紧抿着嘴,眼中一闪而逝的恨。

“瑾瑜,这小丫头是谁,我倒是从未见过,长得甚是好看!”

后花园的入口处,一身着浅绿色华服约莫有十四五岁的俊秀少年领着一个年岁相仿身着紫色绣花锦袍少年,由远处踏步而来!

原本静坐亭中的粉衣女孩见到来人慌忙迎了上去,小手绕着发丝,娇艳小脸上一抹娇羞,脑袋微垂,轻声道,“殿下,殿下,您来啦,仙儿可是等了殿下许久了呢!”

“嗯!”没有理会身边长相精致如仙子的少女,楚商陆依旧看着一身红衣,笑容粲然的九歌,他发誓,她一定是他见过的最漂亮的女孩子,虽然对方才只有四五岁光景!

“回殿下,这是小妹,从小体弱,所以很少出门!”夏侯瑾瑜眉心微蹙,看了夏侯苗一眼,便挥挥手,让夏侯苗带着九歌离开了!

“瑾瑜,你这是何意?”

夏侯瑾瑜望着慢慢远去的红色小小身影,眉头依旧紧蹙,微微垂着头,不卑不亢的回答,“她身子不好,况且又是妾室所生,不宜见人,还望殿下见谅,莫要让她冲撞了殿下!”

“你!”楚商陆气急,一拂袖扬长而去。

“殿下!”夏侯仙紧抿着唇,追在后面,见楚商陆脚步不停,甚至还加快了速度,彻底甩掉了她,心中更是气闷,瞪着九歌离开的方向,狠狠地跺了跺脚。

“娘亲,娘亲……娘亲,九歌好疼啊!娘亲……”夏侯瑾瑜握着九歌睡梦中摇晃不定的手,他已经不记得这是第几次他发现她痛成这样神志不清的样子,从她一出生,他就知道她身含剧毒,根本无法和正常孩子一样长大。

她的母亲是个狠心的女人,他这样想!否则,有哪个母亲忍心这样不管不顾自己的女儿,整天只是参禅念经。

夏侯瑾瑜大手紧紧握着她的小手,缓缓的输送着纯阳内功到九歌体内,以缓解她的痛苦。另一只手轻抚着九歌冷汗淋淋的精致小脸,一遍又一遍的哄道:“九歌不怕,九歌不怕……”

感受到冰冷入骨的身体慢慢回暖,九歌终于还是舒展了眉头,醒了过来。九歌睁开双眼,果然看见那个总是笑的如沐春风的少年,几乎是一瞬间的,她便笑了,满足,喜悦,开心……溢满她的心头。

她虽然只有五岁,从小的病痛、母亲的冷漠、长辈的厌弃……却让她早熟的多,她从来都是懂事的。所以对于爱着她的夏侯瑾瑜和夏侯苗她格外的珍惜。

九歌笑的清甜,喜滋滋的叫了一声,“瑾哥哥!”

“九歌儿,是不是又疼了!”夏侯瑾瑜心疼,轻轻地用手帕为她擦拭脸上的冷汗。

九歌摇了摇头,小脸更加苍白了几分,小手轻抚着夏侯瑾瑜的脸连连安慰,“不疼的,九歌不疼!”

“九歌儿!”夏侯瑾瑜更加心疼了,为了她的身体,也为了她的懂事。

“瑾哥哥不用担心,神医爷爷说了,九歌没事,九歌就一定会没事的!”

“嗯,九歌一定会没事的!我相信九歌是个坚强的孩子!”

“嗯!”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