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莱克文学网 > 小说库 > 哀牢

更新时间:2020年06月25日

《哀牢》精彩章节目录_羽之离殇小说在线阅读

哀牢

作者:羽之离殇分类:古风小说类型:致郁

在一个倾盆的雨天,一行人前往了哀牢山脉,而这群人将扭转哀牢与人类僵持多年的对峙……...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时间已是初秋,虽然已经开始降温,但二人沿途的树木大部分还是深绿色,但挺拔的银杏、白桦树木已开始泛黄,黄绿交杂的原野,看上去如梵高的画作,粗犷,抽象又奔放。

“凌雅,还没到目的地吗?”段瑞望着周围陌生的环境,“都已经走了一个月了,掌门到底安排的什么任务啊?”

“嘘——”凌雅嘟起嘴唇,把手指立在嘴巴前面,“师兄,请你保持安静,不要打扰我看地图,否则我们就迷路了。”

“嗯?”段瑞苦笑一声,心想:“早就迷路了吧,这丫头真是……”

“师兄!”凌雅忽然大叫一声。

“怎么了?”段瑞慌忙用手握住剑柄,额角青筋暴起,警觉地看向四周。

“都怪你,我们迷路了!”凌雅四顾一番,一脸茫然的看着段瑞。

“。。。。。。。”

****

夜幕,渐渐的降临了。平日里那朦胧洁白的月光不知怎么的被那厚重的云层遮盖了。在这浓墨一样的天空上,偶尔有一颗流星带着凉意从夜空划过,渺小的亮光是那样的荒芜。

快要下雨了。

路上的两人迎着丝丝缕缕的微风,毫无目的地走着,心中早已有了被淋湿的觉悟。

忽然,在这无尽的黑夜中划过一道幽暗的光亮,不是流星的陨落,而是赤红的焱火。火花的光亮仿佛飘过窒息的夜空,照亮了二人的旁边。

段瑞和凌雅循着亮光的源头,找到了一座破的不能再破的寺庙,它的屋角屋檐都沾满了尘土,柱子底部也都长满了青苔,看起来已经被弃用了有一段时间了。

段瑞不禁有些犹豫:有火光的地方一定有人,但是在不知道对方实力的情况下贸然进入对方的地盘是一件很不明智的行为。

但就在段瑞犹豫的片刻,凌雅溜了过去。

段瑞慌忙追了上去,但终究有些晚了:凌雅已经推开了尘封的大门。

果然,如段瑞所想。听到门响后,墙角慢慢转出一袭黑色身影,逆着光只能看到大致的轮廓是一个男人。当男人站起来后,乌黑的长发如瀑似地一泻而下,微风吹拂,墨色的发丝随着风微微扬起。

待他转过身来,二人才看到黑影的样貌:眉目如画,灿若星辰,一双薄唇轻抿,脸上却是一片清冷,似冬日的雪花,清冽幽美。最令人难以忘怀的是他那紫色的瞳孔——那是被誉为不祥的象征。

“那个,我们迷路了,”即便如此,凌雅还是微笑着对男人说道,“能不能……”

“自然可以,”男人锐利的双瞳宛如测透了她的想法,在优雅的俊荣上漾起淡淡笑意,看得二人忘情轻叹。“此庙又不是我建的,二位的自由,我可不敢束缚。”

说罢,男人便靠着墙坐下了。

“感谢阁下帮助,”凌雅好奇地看着男人,“我叫凌雅,这位是段瑞,不知阁下尊姓?”

“叫我羽离就好。”男人也不做太多话语,只是默默的低着头,看着手中那把漆黑无比的剑。

****

雨,终于在午夜落了下来,但不怎么大,滴滴答答的。不像是在下雨,倒像是在下雾;眼前的世界被封锁在密如蛛网的雨丝中,雨珠滴落在草株上,顺着草茎滑落到大地里。深夜中漫天的雨景,如镜花水月。

“师兄,我是不是太鲁莽啦?”凌雅不知何时醒了过来,警觉地看着冥坐的羽离,“他一个人在这荒郊野外的,怎么看都觉得可疑。”

“才发现啊,要不是你莽然闯进来,会有这事吗?”

“师兄,你怎么这样,都不能哄着我点吗?”

“还要我哄呢,你都多大啦?”

“……”

****

不知是二人声音大还是怎么的,羽离忽然站了起来,从行囊中取出一幅画卷,展开到二人面前,面无表情地问道:“她,见过吗?”

画中的女子留着乌黑的头发,头发随意的垂在身后。一副白净的脸庞上,双眉修长如画,双眸闪烁如星,那张小巧的嘴的嘴角上弯,带着点儿哀愁的笑意。整个面庞精致清丽,端庄高贵,像一支含苞出水的芙蓉。

“嗯?”凌雅疑惑地看着那幅画,“你和她,什么关系?”

“没什么关系,”羽离垂下眼帘,“硬说有什么关系的话,那就是主仆关系。”

不过当羽离说完这句话后,他瞳孔中的颜色忽然朦胧了许多,不过很快又恢复原样。但这一切都被段瑞看在眼里。

“好吧,说实话我们也在找她。”凌雅耸耸肩,从行囊中拿出一份和羽离手上一模一样的画卷,“不过目前还没有线索就是了。”

“你们是何人,为什么有我们神剑山庄的画卷?”羽离看到凌雅手中的画后,左手慌忙握住剑鞘,面部猛地绷紧,一股杀气从他的身旁流露出来。

“别紧张,我们是回春谷的人,我们知道你要找的就是神剑山庄掌门的宝贝女儿,”凌雅笑着看着羽离,“现在,我们能不能坐下来慢慢谈?”

“呵,你们以为拿张神剑山庄的画就能让我相信你们了吗?,”羽离冷笑一声,“你们连路都能走错,这让我相信你们是回春谷传人可有些难度啊。”

“这有什么难的,”凌雅轻哼一声,“应该有人给你看过我们的资料了吧;虽然我没什么可以让你相信的东西,但师兄的承影剑,应该造不了假吧。”

说罢,凌雅将手伸到段瑞腰旁,握住剑柄,**一把只有剑柄没有剑身的剑。但在火光的照耀下,剑身的影子映在寺庙的地板上;凌雅将剑递给段瑞,段瑞心领神会地把剑挥向远处的树木。

一道剑影飘过,所到之处的雨滴都被劈为两半。而那棵树木挺拔地立了一会儿后戛然倒塌。

“还用证明吗?”凌雅笑道。

“不必了,之前是我失礼,”羽离向二人轻轻鞠了个躬,“恕愚不识二位贵客真容。”

“没事没事,”凌雅摆摆手,“你告诉下我们你调查到的线索,这件事就算扯平好啦。”

“嗯,是这样……”羽离轻轻讲述了起来。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