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莱克文学网 > 小说库 > 薄荷与刺槐

更新时间:2020年06月25日

《薄荷与刺槐》精彩章节目录_米斯梁小说免费阅读

薄荷与刺槐

作者:米斯梁分类:古言小说类型:宅斗

“在我湘城设赌坊竟然如此蛮横无理!一窝端了吧!”“天气渐凉,吏部侍郎黄氏一族,该灭了!”天下皆知安国县主,却不知鉴私院少主。天下皆知殷王殿下,却不知他是名传四国的赌坊四爷。两匹烈马被皇帝赐婚,究竟是强强联手,还是持以对立面?...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姚风站在门口喃喃道:按着时日,今日就是殿下进宫面圣的日子,又恰逢太后举办的晚宴。想来殿下也是不会去的。

姚风摸了摸眉梢,走进书房。

“殿下,时日已到,今日就是我们进宫的日子。”

“郑濂呢?”

“郑濂成功了。”

“好,放出消息吧!备马入宫。”

江景文从门槛上站起来,一脸懵然的问道:“放什么消息?”

卓歧送给他一个大白眼儿。

“师兄归来多日,从未上朝,从未面见过皇上,为的什么?”

江景文依旧没想明白,摇摇头。

“就是为了让郑濂成功的进……”

卓歧的话还未说完,就被卫烨哲打断了。

“江景文!我看你不必跟在我身边了,你就进膳房打打杂,去马厩牵牵马吧!”

从殷王府出来,一路上都是百姓幸福生活的景象,卫烨哲不免心中感慨:不知何时,都城将祸乱不堪,或者是因为自己呢?。

马骑的渐渐慢了下来。

姚风感觉到了自家王爷的不对劲儿,敲了马肚子上前一问:“殿下在想什么?”

卫烨哲对于他的问题也从不避讳:“自我出生至今,有那么多人要算计我,却又被一一拉下马。你说,除了他,还会不会有人要动我?”

姚风比江景文不知沉稳多少,且剑术不相上下,殷王卫烨哲自然是更愿意对他说一些事儿。

“殿下担心,因您回都,且太后要给你塞人,朝廷和都城会乱?”

卫烨哲不语。

沉默片刻,马的速度愈来愈快。姚风如风过耳般过了一句话

“那就见招拆招,见风使舵,借刀杀人吧!”

姚风听完,露出了在他脸上不常有的笑颜。若不是他卫烨哲,姚风可能一辈子都只是埋藏在别人府邸里永远出不来,上不了台面的私生子吧!

一味习惯穿素白衣裳的梁故,正在长庆殿门口罚那些做错事的宫女们。

梁故的贴身丫鬟芸芸手里捧着一件艳丽的衣裳,虽被揉的皱巴巴的,但也不难看出那衣裳展开后的华丽。

一排宫女低着头站在后面,偷偷的瞄着趴在梁故面前的刺藤木板上的两位宫女。

两位宫女的双手不停哆嗦,眼泪一个劲儿的往外流。

几个侍卫手里提着木板,等待着安国县主的发落。

“柳公公,赏一人20大板,一分轻二分重,叫你们也受受这皮肉之痛!”

说巧不巧,偏偏卫烨哲从那长庆殿经过,恰好看到一行人在长庆殿门口。

江景文跟在王爷身后:“殿下,那位素白衣裳的,大约就是安国县主了。”

虽说卫烨哲有时对江景文发脾气,不过他们之间互相了解,江景文自然不会生自家王爷的气。

“你过去看看。”

卫烨哲就站在那不远处听。

姚风同江景文一起过去。

“不知姑娘是谁,如此大的威风。”姚风问道。

侍卫们听的是安国县主的话,自然不会因旁人停下来。

两位宫女被打的分轻分重,很是煎熬,惨叫声连连。

柳公公第一眼没认出来,后一瞧不远处站着的人,腰上扎着的金丝玉带,先是一愣,正要跪下行礼,就被姚风眼神呵退到自己身后。

梁故依旧不失文雅的目视前方,随后亮出让人难以忘却的嗓音:“宫女,奴婢们犯了错,总该是要罚的。”

“倒也不至于罚这么重吧!”

梁故不打算正眼瞧姚风二人,目光依旧放在被罚的宫女上。

“这点就算重了?如果相同与以往,一次两次,我自然是揖揖手就算了,事情发生多了,倘若是你,你会放过吗?再说了,就算我不罚,公子以为,将来换了别的主子,就不会罚的更重了吗?罚的重不重,也要看她们到底犯了什么错!总不能尊卑不分吧!”

“尊卑不分倒不至于,罚些轻的就是了。柳公公,将这些婢女全部分配到浣衣局吧!”

江景文看了一眼卫烨哲,见自家王爷并不理会,只站在一旁看热闹,便故意驳了她的面子。

“这些人原本就是浣衣局出来的。尊卑不分倒不至于?我是不知道,我这个安国县主,究竟是不是个摆设?这几个奴婢原本是我嫌可怜从浣衣局里提出来的。不知道听了谁的使唤,竟敢在自家主子即将出席太后宴会上的衣裳内侧绣上了几管银针。请问究竟是哪里不至于?还是,关心主子那么浅薄呢!这是为了自家主子好呢?想帮主子放些血?”

说完,梁故分明带着怒气,面上又显得十分平静的眼神迸射地看向江景文。

江景文只感到身上一丝丝凉意涌进身体。

江景文看自己的目的达到了,便同姚风快速地回到了自家殿下身边。

姚风、江景文两人跟在他的后面。江景文有些不解。

江景文问道:“殿下为何不自暴身份,救下那几位小宫女?”

殷王殿下解释道:“她说的不错。”

江景文也是明白其中的道理的,更不用说姚风了。

卫烨哲突然想到梁故刚才说的话。

“在自家主子即将出席太后宴会上的衣裳内侧绣上了几管银针。”。

姚风总是能第一个看出自家王爷想到什么的人,便问道:“殿下想到什么了?”

“刚才梁故说的什么太后宴会?”

姚风回答道:“回殿下,今晚是太后每年都要举行的宴会,太后会宴请朝廷里各家官员的子女来参加宴会,目的是让官员子女多走动多交流。往年殿下是不去的。”

卫烨哲想了想,勾起了看得清太后局势而隐隐作笑的嘴角。“多交流?不止这么简单吧!”

姚风、江景文跟在卫烨哲殿下身边久了,自然会明白太后究竟是什么意思。

“太后那来的帖子今年不用退了。她若是想要算计我,也不会来的那么快。江景文回去准备服饰。我去见父皇,你们不用跟了。姚风宫门等我。”

说完,殷王殿下自己走了,留下二人错愕的眼神相互交错。

江景文一时不敢相信,控制不住自己失态的表情:“姚风,刚才殿下说什么?他也要去?”

江景文追上去道:“殿下以前是不回去的呀!”

姚风也不等他,转身就走。

“你没听错。”说完,又添了一句道:“今时不同与往日。”

梁故处理好宫女们后,先是去皇上那。

原先是想进去看看皇上,不过快到宫殿门口,皇上身边的权公公便从殿里出来同梁故说道:“县主若是想进去,便等殷王殿下出来吧!殷王刚回来不久,可能要等好些时候呢!”

梁故见状,同公公告辞。

顺便托给了权公公几句话,让他转告给陛下。

“就说,我要回去带家中的哥哥和弟弟妹妹一同来赴太后的宴席,因此一会儿就不能同陛下和殷王殿下到御花园赏花儿了。望公公代为转告。谢谢公公了。”

权公公连连鞠躬:“好、好。”

这也是为难权公公了,权公公夹在中间,若是帮县主托话,陛下也会把气撒到权公公身上来, 若是不帮安国县主托话,届时她没同去御花园,驳了陛下的面子,权公公更是少不了挨骂。 。

梁故在宫中多年,自然是知道这些道理的。

梁故本就不好推辞说不愿一同去,现在殷王殿下在里边,顺势让公公转告给陛下,陛下虽会生气,但总不会驳了陛下的面子。无论怎么说都是对不住权公公。

梁故带着自己的贴身丫鬟走到宫门,见几个时辰前,她训斥宫女时过来说话的那位公子,不过却少了两人。

梁故思来想去,还是想不出究竟是谁故意驳了她的面子。

陨安公主听了这事儿,重新给梁故置办好太后晚宴的衣裳,给她送到宫门。

到宫门时,梁故正看着一个站在马匹旁的陌生人。

卫熙将衣裳递给梁故身边的婢女芸芸,转向梁故问道:“你在看什么?”

卫熙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只见一个疏生的面孔站在那。

梁故回过神来,见卫熙顺着她的目光一直盯着看着那个模样生的英俊的男人。

梁故拍了一下卫熙的肩:“诶!别看了!小心上火!”

婢女芸芸抱着衣裳站在一旁捂嘴偷笑。

卫熙同样转过来拍梁故的肩。

姚风听到站着的对面有吵闹的声音便转过来看,此时梁故已经上了马车。

卫熙朝他一笑,便转头和梁故说话了。

姚风先是一愣,后朝着她点点头。

“故儿,晚宴见!路上小心!”

除了熟悉的人,很少有人喊她,故儿。就连她的父亲也一样,只念她的名字。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