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莱克文学网 > 小说库 > 欲婚故纵:前夫缠不休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25日

《欲婚故纵:前夫缠不休》精彩章节目录_木小棉小说免费阅读

欲婚故纵:前夫缠不休

作者:木小棉分类:总裁小说类型:虐恋情深

一场意外,一场误会,她成了他的妻子十里红妆,她美艳动人,宛若珍宝,却换不来丈夫的一个眼神深情的眼神她以为,日子就这样的过下去,却没有想到,他上了她的床“韩非轩,你卑鄙!”他看着她在自己身下,笑得满足又狡诈,“你是我老婆,我不身体力行,怎么表达爱意?”她大力挣扎无果,反而渐渐迷失……“唔,老婆真乖……”...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慕十月觉得脸疼!

被自己的老公和老公的小三秀了一波狗粮,太打脸了!

韩非轩一记眼神,没有记者再敢拍照,全场陷入了一种诡异的沉默之中。

他偏头看了一眼慕十月,跟他结婚四年的女人,不得不承认,慕十月五官精致到无可挑剔,是F市少有的美人,但是她此刻脸上仍旧从容不迫风轻云淡的笑意,叫他眼角眉梢的郁气更甚。

于是对任良媛也没有了耐心,“你再说一遍。”

男人侧脸精致,身上纯黑的衬衫领口笔挺,衬得他五官冷峻,此刻身姿俊挺站在人群里,透着与生俱来的冷厉,叫人俯首称臣。

任良媛被韩非轩那么一看,顿时心里发虚,她点点头,“我说的都是真的。”

“我没问你真假。”

韩非轩捏住任良媛手腕的力度一重,她轻哼一声,“韩少,你弄痛我了。”

娇滴滴的声音,跟她泫然欲泣的样子,真的绝配!

慕十月心里腹诽着,唇角笑意绽开,“任小姐是聪明人,现在不说,等到真相查明,韩少可是最讨厌给别人养孩子了。”

言外之意就是说,任良媛就算怀了孩子,也不一定是韩非轩的。

这话,既打了任良媛的脸,也没给韩非轩留面子。当然,慕十月也没给自己留有余地。

她不痛快,那让她不痛快的人,也别想好好的!

只是——

“怀孕了?怀孕了是好事啊名心!”韩非轩的母亲沈佳人在儿媳妇被挑衅的时候没有站出来,听到有人怀了韩家的孩子却高兴得忘了豪门贵妇的礼仪,挽着老公韩名心的手臂开心得嚷了出来。

慕十月嫁到韩家四年,没有子嗣,这让沈佳人极为不满意。

韩名心到底是过来人,看着场中一片混乱,儿媳虽然强势,但说起来,一个女人,被逼到了这个地步,也是不易。他怒瞪着自己儿子,“非轩,这到底什么情况?韩家的脸你还想不想要了?”

老爷子发话,火气十足。

“爸。”鹤立鸡群的韩少口吻严肃,“我会自己处理。”

“哼。”老爷子鼻子里冷哼一声,年逾五十,梳着老式的油头,保养得当的身体仍旧精神矍铄,眼睛尤为锐利。

韩名心走到慕十月旁边,显然是要为儿媳妇撑腰的,他语气威严,“不管谁怀孕,怀了谁的孩子,十月,你永远是我韩家的媳妇,这一点,不会变。”

“谢谢爸。”慕十月叫得诚心,在韩家,真心待她的人也就韩老爷子一个了。

然而沈佳人全然不理会这些,一直眼瞅着任良媛,这个肚子里装了她孙子的女人,越看是越顺眼,至少比慕十月那个女人强多了。她走过去,拉住任良媛的手,笑得合不拢嘴,“任小姐,你是说,你怀了我儿子的孩子是吧?”

任良媛没有想到韩夫人会这么亲切的拉着她,眼底放着光地跟她说话,她抬头看了一眼韩非轩漠然的侧脸,迟缓的点了点头。

“真好!韩家有后了!”

沈佳人毫不掩饰的高兴,对慕十月这个结婚了四年的韩太太来说,无疑是一记耳光。

慕十月笑,心里嘲弄自己又被打脸了!沈佳人和韩非轩对她可真“好”!

“够了,你还嫌不够乱么?”韩名心呵斥一声,沈佳人立即不说话了,后者看向慕十月的目光有些怨气。

“爸,您别生气,让非轩处理吧,我相信他。”

这种时候还能装作一副大方包容的名媛淑女样的,也只有慕十月了。

韩非轩看她一眼,偏头问任良媛,语气已经比开始时冷硬了几分,“你应该清楚,玩弄我的人会有什么后果。”

明明是语气平平的一句话,却叫任良媛哆嗦了一下。

她自己心里清楚,她跟韩少之间就没有发生过关系!

仅仅只是看起来很暧昧而已……

原本以为在这样名流云集的宴会上让慕十月难堪,韩少就能高看她一分,现在却成了偷鸡不成蚀把米。韩少说得没错,慕十月的确是个无比奸诈的女人!

“我……”任良媛有些害怕起来。

“任小姐怎么了?”

慕十月关切的问起来,神色中并无半分假意,她轻捂了一下嘴巴,“该不会是要小产了吧?我还是离远一点儿,免得到时候有嘴说不清。”

她说完,特意扫了韩非轩一眼,一脸无辜。

“你……”任良媛是真的说不出话来了,她没有算到韩名心会站在儿媳妇的一边而已,捱不住韩非轩凌人的注视,任良媛咬牙低头,“我没有怀孕。”

“OK!真相大白!”清脆的鼓掌声响起,慕十月笑意忽然一敛,正色起来,“既然是跟韩家没有干系的人,哪儿来的就给我回哪儿去!任小姐,慢走,呵,不送了哈。”

在韩老爷的威压下,围观的人开始四散。

任良媛脸色不大好,怨毒的看着慕十月,韩非轩一路送着她离开,走之前意味深长的看了慕十月一眼,并安抚地在任良媛额上落下一吻。

慕十月全程笑意满满。

纨绔韩少一向如此,她演好自己的角色就行,可是心口的那一阵酸麻是什么鬼?

错觉!一定是错觉!

等到韩非轩回来的时候,那个方才一直得体大方却又巴不得看他笑话的女人,正在跟几个客人攀谈着,气质优雅,很是养眼。不过,这种能够在自己丈夫绯闻不断时理智到看戏的女人,如果不是为了那个人,他压根没法守着一纸婚书整整四年。

抬脚走过去,韩非轩随意就揽住慕十月的腰,以亲昵的姿势贴在她耳边,仿佛刚才还拥着别的女人出去的男人不是他。

慕十月退开一步,“怎么就回来了?”

“想你了。”

真是花花世界惯了,情话信手拈来,慕十月脸色一冷,“这个笑话并不好笑。”

“算你有自知之明。”

韩非轩脸上始终那副玩味的笑容,叫人觉得意味深长可又捉摸不透。他强制性的搂住慕十月,不许她动,身体几乎贴住她玲珑的后背,“慕十月,看戏是要买票的。”

慕十月一怔,他这是想要报复她刚才让他和任良媛下不来台了?所谓看戏买票,不就是付出代价么?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