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莱克文学网 > 小说库 > 黑夜白雪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25日

《黑夜白雪》精彩章节目录_灰鹞小说在线阅读

黑夜白雪

作者:灰鹞分类:同人小说类型:战斗

“北方很冷。”“嗯。”“那你还是要回去。”“嗯……”“留下吧。”“不。”“为了什么。”“我,有东西,很重要的,还放在那里。”...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两个多小时后———

顺着缓坡缓慢下滑,暂时坐在雪橇侧面的SV-98伸手替贝科夫理了理毛毯,即便戴着围巾,她还是担心寒冷再渗进去。少年总爱逞强,她是知道的。

“98姐姐,我们到哪儿了?”

“应该快到白桦站了,我看到一大片白桦林。”

98只是敷衍着这么说的。没有贝科夫引路,她只能往白桦站所在的大致方向走,因此走了不少弯路。太阳已经快要落山,但他们离目的地的距离还有好几公里。

当雪橇从缓坡滑到平地上,SV-98跳了下去。正常输出功率的状态下,她拥有2.5倍于同体型人类的力量,拉个雪橇还是没问题的。

“嗒——嗒——嗒———”

将缆绳拉到肩头,98因为负重增大走得稍有些慢,钢底靴在雪地上留下浅浅的脚印。热能消耗的速度超过预估值,心智云图实时计算后得出结论,如果继续这样走,最多再走50公里,她就会耗尽热能。

前面又是一个缓坡,不过是向上的。正当SV-98打算提高输出功率,一口气把雪橇拉上去的,身后传来了毛毯被掀开的声音。

“薇拉?”

跳下雪橇,少女从后面扶住尾端,帮着98往坡上推,“我来帮你推推,正好暖和下身子。”

98没有拒绝。她知道,这是人类少女想要证明自己不是累赘,可以和贝科夫一起走。长官的运气,似乎总是不错呢。

“嗷呜———”

随风飘远的嚎声从北方传来,心智云图飞速运转,SV-98察觉到了不妙。

说狼是夜行性动物并不准确,严格来讲,它们是晨昏(晓暮)行性的动物。也就是说,早晨和黄昏是其活动最频繁的时间。这一点似乎刻进了它们的骨子,即便躯体发生了变异,它们仍记得昼夜交替时外出觅食。

加力将雪橇快速拉上坡,SV-98从橇上拿起狙击枪的同时,向人类少女喊道:“薇拉,坐到雪橇上去!”

“啊!?”

“快点!”

“噢——”

透过狙击镜,她看到了不远处龇牙咧嘴的野兽,而且不是一只,“我们遇到狼群了。”

把武器背到背上,在不过载的情况下,SV-98将自己的输出功率调到了最高。此刻,她就像在雪原上疾驰的战马,拖曳着它的主人和同伴,远离危险。

发现猎物开始加速的野兽们也跑了起来,穷追,是它们狩猎的方式之一。

从毛毯子里钻出来,薇拉用一只手撑住雪橇边缘的同时,用另一只手按着贝科夫,避免他滚下去。看着那些逐渐拉近双方距离的危险生物,她向SV-98提醒道:“姐姐,这些大块头家伙在试图包围我们!”

“我知道!”

雪橇载着三个人,尽管其中一个只是小孩,但以自己的行动力,除非过载,不然是难以摆脱它们的。都是冒险,她也只打算选择风险性更低的,她必须保护他们。

就在SV-98他们即将被C字形包围圈吞下之际,前面缓坡下,又出现了一间破旧的木屋。幸运似乎没有抛弃她们,她们还可以依托其据守,能不能守住,倒是未知数了。

“薇拉,还是你抱安菲娅,我们进那屋子去。”

“好的!”

顺坡滑行上百米后,雪橇在破旧的猎人小屋前停了下来。一人抱起一个“瞌睡虫”,SV-98和薇拉拖着毯子、武器和背包,尽量快地冲进了屋子。

“嘣——”

将不怎么牢固的木门关上,SV-98检视四周,发现这里有人类活动过的痕迹。如果能闹出足够大的动静,也许,能把白桦站的人引过来。

屋内有一张旧桌子,把它推到只有个细棍作门栓的大门前顶住门板,SV-98透过墙上开的通风口望了眼屋外。那些野兽放慢了速度。

对于不再逃跑,打算负隅顽抗的猎物,狼群会把它们包围起来,寻找合适的时机,从多个方向同时发起攻击。它们一般不会冒着损失同伴的风险狩猎,但,有些特殊情况不同。

“是袭击过你的那一群呢,长官。”

将注意力从木屋外收回来,SV-98把屋子整个扫视了一遍——他们的防守环境可谓是意料之内的糟糕。

把武器,还有可以当武器的东西尽数拿出来,SV-98看着给贝科夫和安菲娅压紧毛毯的薇拉问道:“会用武器吗?”

薇拉显然没想到SV-98会问这种问题,稍微愣上半秒后,她点了点头,“我可是奥多尔的女儿。”

“那你守着后门。”

所谓“后门”,不过是一个开在墙根上,紧急时刻用来逃命的狗洞。狗洞用一块木头翻板挡着,伪装成墙,只是在里侧装了个还算牢靠的插销。以成年牙狼的力量,破坏它简直易如反掌。

将贝科夫的PP-19及其备弹交给薇拉,SV-98从放在地上的携行具里取出燃烧瓶和爆炸物,摆放在了门边最顺手的位置。那个东西,她没动。

在给贝科夫卸下携行具的时候,SV-98手上的传感器发现,他上衣口袋里的那个东西辐射量高于正常环境。战术人形的服务协议约束着她,不允许她在未经指挥官同意的情况下,擅自探索可能涉及其隐私的物品——但这并不影响她去猜测,那是一件多么有危险性的东西。

“可现在不是想那些的时候。”

群狼还在进一步缩小包围圈,把贝科夫缴获的AKM放到脚边,SV-98做好了迎击的准备。或许,自己该利用射程优势打个先手?

说干就干,将狙击枪从通风口探出去,把一头小跑着前进的牙狼套进准星,SV-98激活稳定射击组件,扣下了扳机。距离也就100米多点儿,以SV-98狙击步枪的精度和出膛速度,估算风向和提前量都没什么必要。

“砰———”

目标毙命,在枪声传进头狼耳朵前,SV-98已经拉动枪栓退出弹壳,等它嗷叫着让其余的狼加速前奔,98已经瞄准第二头狼的前腿。

7.62x54R弹的侵彻力可不是9mm巴拉贝鲁姆弹可比的,在她扣下扳机的零点一几秒后,那头原本健硕的成狼变成瘸子,在自身奔跑的惯性作用下摔倒,横着滚下了缓坡———动脉血从子弹撕开的创口处喷出,血痕从坡顶延伸到坡底,给白茫茫一片的雪地抹上了一笔鲜红。

在西伯利亚,猎人与猎物的角色转变是非常快的。

枪声连续响了4次,SV-98没能在牙狼冲过来之前打光弹匣内的十发子弹——身体和手臂同时往后一缩,探出去的枪管避开了咬上来的狼嘴。虽说枪管是金属材质,可要在成年牙狼那恐怖的咬合力下毫发无损,只能期望它生了蛀牙。

“嗷——”

“哐———”

数量不明的狂躁野兽围住了木屋,其中一些撞击着并不怎么结实的房门,另一些则寻找薄弱的通气口和小窗户啃咬。以这破旧屋子的结构,被众多发狂野兽拆掉只是时间问题。

“长官,这次我就擅自决定了。”

这本应该由人类指挥官来决定,可是现在顾不了那么多了。

点着一个燃烧瓶,SV-98用细绳将它和一个土炸弹捆到一起,借着门旁那小窗户观察清楚门口的状况后,她拉开土炸弹引线,延时两秒把这危险物品从通风口扔了出去。

土炸弹爆炸会将燃烧瓶一起炸碎,玻璃片可以扎伤牙狼脆弱的眼睛,燃烧液则可以洒得更远更均匀,对更多的目标造成伤害。同时,这也可能把木质结构的屋子给点着,让SV-98他们自动进到“烤箱”里。

“轰———”

门外传来了土制炸弹爆炸的声音,火光中,那些撞击房门的牙狼惨嚎着逃了开。土炸弹的威力是很不稳定的,这一发就很逊,一个都没有炸出致命伤。要不是碎玻璃和火焰,那些牙狼怕是敢接着撞门。

把稍有些往里退的旧桌子顶回去,SV-98转过头看了眼守着“后门”的薇拉。她确实经受过训练,据枪的姿势很标准,只不过年纪还太小,想要驾驭住全自动射击的“野牛”会有些困难。

“真是让人羡慕呢。”

将手指搭到扳机上,SV-98一跃跳上旧桌子,借着高度差从小窗口瞄准了外面一只正在啃咬木墙的牙狼。它的个头比较小,与白桦站时袭击贝科夫的那只相仿。

“第五发……”

“砰——”

子弹射出,本应被打穿脊背的牙狼往前一窜,刚好避开要害——野兽对危险的敏锐感知救了它一命。拖着受伤的身子,那只牙狼往SV-98 的射击死角跑去。射界狭窄,还不能把枪管探出去,这下,98是一只也打不到了。

无可奈何的情况下,SV-98收起了直射武器。拿上从贝科夫那儿“搜刮”来的抛投武器,98看准每次牙狼群聚集撞门的时机,掷出一颗土炸弹或是一个燃烧瓶,将这些伤痕累累的野兽逼退。

野兽和人形陷入了拉锯战,而这一锯,就是二十分钟。

“哒哒哒哒———”

当冲锋枪长点射的声音突然从身后传来,刚刚在拉锯战中占据上风的SV-98吃了一惊。急忙转过身,她刚好看到正从狗洞强行往屋里钻的牙狼——是被她打中右后股的“小”狼,那双遭受过火焰灼烧的耳朵很容易给人留下印象。

“哒哒哒———”

半跪在地的薇拉仍在使用PP-19向它射击,9毫米弹的侵彻力有限,在不打进眼睛的情况下,一般无法从正面杀死牙狼。实弹训练不多的薇拉显然还没有打那么准的能力,碰巧也没有瞎猫撞上死耗子的运气,尽管被打得满头是血,那只牙狼依然活着。

“薇拉,让开!”

“嗷——”

吼叫着,那闭着眼睛强行穿过狗洞的牙狼站了起来,并凭着直觉张口向几步外的少女咬去。少女仍在扣动扳机,却并未发现弹筒已打空。

“砰——”

飞身从桌子上扑下,SV98在间不容发之际让枪口对准了目标,7.62毫米钢尖弹从牙狼大张的嘴里打进去,随后穿过颅脑,在剧烈翻滚中捣毁了它的中枢神经。

重重地落到地上,刚刚完成凌空射击的SV-98体内缓冲装置生效,避免了自己把摔成自己内伤。等她从地上爬起来,回过神来的薇拉已经在更换弹筒。

“谢谢。”

很不服气,又被救了。

“这个不是重点了。”拉动枪栓把弹壳抛出,SV-98看着失去插销的“后门”摇了摇头,“我们恐怕要直面尖牙了。”

语未毕,一头发现同伴进到屋子的牙狼跟着就冲了进来,不过因为体型关系,这头成狼被狭窄的门框卡住了肩膀。这可是好机会。

“砰———”

一发子弹在如此近的距离射出,本应该打中目标眼睛的弹头,却因为其剧烈挣扎偏到了鼻子上。裹挟动能的金属撕开了血肉,可那野兽还活着,痛苦让它更疯狂地挣扎着前进。

薇拉抢在SV-98补第二枪之前双手据枪冲了上去,为了避免枪口上跳导致失准,她这次刻意压低了枪口。在牙狼侧面一轮连射过后,60发平头弹被打空,好歹是打死了这头当固定靶的野兽。

如果贝科夫醒着,薇拉这种浪费弹药的行为肯定挨批。

“嗷——”

屋外的狼嚎声愈发凄厉,屋子的薄弱位置正在一个个被破开,SV-98已经能听到木屋的呻吟。大门那里还有火焰阻隔,暂时不会有危险,可这样下去等弹药耗尽,他们还是得玩儿完。

也不知道白桦站的人有没有注意到,这并不怎么激烈的开火声。

“薇拉,退后些。”

“咵———”

扭曲却并未断裂的“后门”翻板轴帮了SV-98一个大忙,第三只试图从那儿冲进来的牙狼被卡住,哀嚎声中成了她的枪下亡魂。98开始想念自己的姐姐,这种距离精准度已经不是问题,同样十发子弹,导气式枪机可以让她打得更快。

把武器往背上一背,左脚往前一伸再勾上一下,SV-98将门边那个燃烧瓶踢了起来,左手抓住它的同时,右手上划燃的火柴已经伸向瓶塞。这是他们最后的赌注。

“啪——”

燃烧瓶在“后门”处碎裂,飞溅的燃烧液随即被点燃,烈焰在门口构成了一堵火墙,争抢着往里挤的数只牙狼被迫退了出去。

天气寒冷,房屋被点着需要点儿时间。趁着这时机,SV-98取下自己的一条围巾,用匕首割成三段,从水杯里倒出水来浸湿了它们。

“趴到地上,用这个捂住口鼻,给安菲娅和长官也捂上。”

火灾中,直接被火焰烧死的人类并不多,更多人类是因为吸入烟尘和缺氧窒息而死的。说起来,战术人形也是战后消防员的可靠伙伴呢。

“咚——”

大门外的火焰熄灭了,牙狼对着门开始了新一轮的撞击,并很快奏效。旧桌子还顶着门,但是那细棍子做的门栓,已经断掉。

燃烧瓶和土炸弹都已经用光,再将牙狼驱赶开是不可能了;木屋后门那一面已经开始燃烧,也没什么好利用的;98只能把视线放在屋子这边,屋内唯一一个金属重物上。

“短时过载就绪。”

已经无路可退,SV-98也不去管会不会影响房屋整体结构,螺栓崩飞声中,SV-98身体短时超负荷运转,将固定在墙上的火炉强行拖离了原位。

旧桌子马上就要顶不住大门,“救火队员”SV-98赶忙将火炉拖过去挡住出现裂痕的大门,但在她拖拽进行到一半的时候,脚下传来的声音拉住了她——才开始拖拽的时候,脚下的木板都有嘎吱声,到门这边以后却没有了。

得救机会?!

用火炉顶住旧桌子以后,SV-98立刻转过身,两步冲回到火炉先前的位置,用脚在那木板上跺了两下——木板下面空的。

狙击手的眼神都不错,往地上一蹲,SV-98立刻就找到了两个木头色的扣环。刚刚才超负荷过一次,她需要休息下才能再发力。

“我来帮你吧。”

一双洁白的小手在98的注视下握住了一个铁环,烟雾尚未在屋中弥漫,薇拉还可以不用湿围巾捂面。

点点头,SV-98握住了另一个铁环,用正常输出功率和薇拉同步上提,将这块有暗锁锁着一侧的实木板,强行弄了开。

不出所料,这踩上去会发出空响的木板下面,有一个存放物品的地窖。也不知道这间屋子的主人是谁,居然还给地窖装了隔热层。

“先让安菲娅下去,再把长官弄到下面去。”

薇拉依言将小瞌睡虫抱下去,SV-98则从贝科夫的携行具里取出那装着危险生物尿液的容器,拧开盖子,一滴不留地洒到地上。在和贝科夫聊天的时候,他曾说过,牙狼群不会去招惹骨熊,但也不惧怕它。

可她并没打算吓退这些野兽,只是干扰它们的嗅觉。

“薇拉,躺下去。”

和SV-98一起把毛毯裹着的贝科夫塞到地窖下面后,发现空间不足的薇拉别过头,盯住仍在外面的战术少女质问道:“那你呢?”

“我去引开它们。”

看着一脸微笑的SV-98,薇拉表情凝固了。她很生气,生气到突然想哭。

听见98的话,已经躺到地窖下面的安菲娅又爬了出来,拉着她的手哭喊道:“呜啊——98姐姐,你别走!你别走……别扔下安菲娅……呜——”

用空着的右手按到女孩的头上,SV-98抚摸着安菲娅的同时,别过头盯住了正在火焰中崩塌的一侧墙壁,“安菲娅别哭,我很快就会回来的。”

雪还没有飘下来,火光在傍晚的黑暗中还是挺明显的。贝科夫他们想得救,只能寄希望于白桦站的人眼睛不瞎了。

“薇拉。”

“我知道。”

将仍哭个不停的安菲娅抱住,她躺到了窄小的地窖里。这地窖有通气孔,除非房屋崩塌后刚好把这儿压实,否则他们没有窒息的危险。

在盖上木板前,战术少女将自己的本名武器放到了指挥官的手边,拿起还有两个半个弹匣的AKM,SV-98微笑着向屋门走去。她的本职工作已经做完,接下来是超额任务了。

“咚——”

房门又一次遭到撞击,顶着它的桌子和火炉皆是一颤。最多再挨上五下,就是桌子和火炉还顶能住,房门也该崩了。

找准撞门牙狼后退的时机,SV-98将火炉拖远放到正对门的墙壁边,然后自己用手按住了旧桌子。当初在白桦站栅栏的时候,就应该多射杀几只。

“咚————”

又是一次撞击,尽管98撑着桌子顶住了没崩,但房门已不再只是皲裂那么简单。数块碎片从上面掉下来,门板结构稳定性岌岌可危。

趁着牙狼后退重新蓄力的机会,SV-98抬起桌子扔到了地窖上方。这样,就算房屋坍塌,薇拉也不至于推不开盖板。

白桦站的各位,请你们一定要来,一定要救救贝科夫长官……指挥官,再见了……

透过门上的裂缝,98已经能看到助跑后直冲而来的牙狼。是时候了———猛地拉开破木门,战术人形SV-98冲了出去。

“砰砰砰砰——”

侧身让过撞向屋门的牙狼,让它和坚硬的火炉比比谁头铁,SV-98抬起AKM,对着门前的众多牙狼就是一阵扫射。虽然武器名和人形名都是SV-98,可这并不代表她不会用别的武器。

猎物的反击超乎狼群意料,一轮扫射过去,数只牙狼倒下,却没有一只直接冲向SV-98反击。直到98打空弹匣,迈开腿全速逃走,一直在不远处压阵的头狼才嗷叫着让群狼追击。

……

“呼———”

高速奔跑让寒冷像荆棘一样刺向脸庞,为了减少热能消耗,SV-98索性关闭面部感知模块,单手提枪快速跃进。

供能充足的情况下,战术人形大多能以40公里每小时的速度连续奔跑30公里,至于短距爆发式冲锋,98这样的狙击类人形200米内可以跑出50公里的时速。

四五十公里每小时,对于双足类地面单位来说,这已经很快了,可98的对手,是变异前就能跑出55—60公里时速的狼。她最终是会被追上的。

“嗬~~”

狼的喘息声和四足踏地声就在身后,而且越来越近。她没时间回过头去看,只能尽量快地迈动双腿,储能核心在不过载的情况下以最大功率输出。

“电能、热能消耗过快,请尽快寻找高温点。”

能量调控组件已经在发出警报,SV-98的中控核心却只能选择忽略,身后追击的那些饿狼,应对等级更高。

身处白桦林中,爬树倒是个躲避牙狼的好方法,但夜幕降临的现在,如果爬上去,要不了一个小时,残余的热能就会被寒风吹光。那可比战死丢人多了。

“而且这样做,这些家伙很可能折回去。”

从声音判断,离自己最近的狼距离已经不到20米,最多再往前跑几秒钟,它们就会咬到脚后跟。逃跑,已经到此为止了。

“那就替他们多拖延点时间!”

纵身跃起,SV-98在身处半空的状态下用左手勾住一棵细白桦的树干,获得支点后,像灵巧的猿猴一样绕树旋转半圈,接着松手。

奔跑速度接近60公里的数只野兽“刹不住狼”,从树下一冲而过,战术少女就这样落到了追击者的身后。AKM保险关闭,后坐力抵消装置激活,SV-98抬起枪口极速转身,对着那些正在回转身体的野兽就是一阵快速点射。

铜头铁骨豆腐腰,说的就是狼。尽管与人类相比它的的腰不算羸弱,但在侵彻力强劲无比的7.62x39㎜中间威力弹面前,那腰确实和豆腐无异———严格来讲,会比豆腐吸收更多的动能,空腔效应更好。

牙狼的反应速度还是很快的,SV-98仅仅只打掉半个弹匣,没中弹的其余狼就已经再度扑来。这次它们学聪明了,没有全速奔跑,好让身躯随时处在可控的范围内。

吃一堑长一智———然后,SV-98就用精准点射告诉它们,跑得慢也不行。

“砰砰——砰砰———”

尽管后坐力抵消装置与AKM的后坐频率不同调,SV-98还是用这把只有机械瞄具的自动步枪放倒了两只返身冲来的牙狼,这还得感谢今晚的月光。黑暗中,没有夜视装备的她可不是牙狼的对手。

重新移动起来,估摸着弹匣内没剩几颗子弹的SV-98,左手松开护木想要换弹,可她还没来得及摸到弹匣,一道迅疾无比的黑影就从侧后方扑了上来。

“啊——!!”

头狼死死咬住了SV-98的左臂,这可不是金色熔炉站那些突变狐狸能比的。一口下去,狼牙径直咬透了98的纳米材质皮肤、复合材料缓冲层和仿生肌肉,直到触及金属材质骨骼,它才没能继续咬合。

尽管及时切断了中控核心与痛觉模块的链接,那痛楚对心智云图还是造成了一定的冲击。狼是很聪明的生物,能当上头狼,这只咬住SV-98手臂的大家伙,显然不是空有一身肌肉。

“呜——”

“唔!!”

头狼四脚发力试图将SV-98拽倒,98可不会如它的愿,弯曲双腿后仰身子降低重心,她把AKM在前顶,在这种贴脸对殴的距离扣下了扳机。

“砰——”

枪膛内的最后一发子弹打出,没有空仓挂机功能的AKM未能给98以提示,这导致她多扣了两次扳机。战场上,零点几秒的时间足以决定生死,这在狩猎上也一样。

“咕呜——”

子弹打中肩背,致命伤没造成,头狼的狠劲儿反倒被进一步激发。咬死SV-98的手臂疯狂甩动,这体型与狮子近似的头狼以自身翻倒为代价,终于让战术人形失去了平衡。

狼和人形同时侧倒在雪地上,为了重新站起来并使对方继续躺着,它们都使出了全力。手脚并用的SV-98抢先一步蹲起来,似乎占据了优势。

盯着正在侧翻的头狼,她的“作战”附件在尽量短的时间了选定了反击方式。

“咚——”

左臂被咬住,给AKM换弹匣是不可能了,所以SV-98将它抛起来———在其下坠的瞬间握住护木,用这件结实武器的枪托代替钝器砸起了狼脑袋。

无论多么结实的盔甲,面对冲量巨大的钝器打击,即便它本身能扛住,盔甲后面的肉体也会受伤。就算牙狼的骨骼极其坚硬,多这么砸上几下,照样能把它砸成脑震荡。

SV-98的反击很有效果,头狼顶着AKM枪托的猛砸又尝试着拖拽了几次,但放低重心的战术人形没有再被拽倒。似乎胜负已分?

“嗷——”

被砸到头破血流的头狼突然松口,保持单膝跪地姿势SV-98还没来得及做其他动作,好几头牙狼就从她身后扑了上来。98只能往侧面一滚,堪堪躲开尖利的狼牙。

她已经没有热能再用来高速奔跑,拉开距离是不可能了。AKM还有一个半弹匣,如果能换上……

牙狼们似乎猜到了SV-98的想法,顶着重砸和踢击轮番进攻,即使不能伤到98,也根本不给她更换弹匣的机会。它们很聪明,知道人类的枪械才是最大威胁。

“到此为止了吗……”

在和头狼对抗的同时SV-98还得抵御其它牙狼的袭击,热能消耗速度远远超过储备能转化速率。最终,再又一次打退头狼的正面扑击后,动作开始迟缓的她,被后方偷袭的牙狼咬住了脚腕。

“嘡——”

咬住SV-98脚腕的牙狼往后一带,失去平衡的她便趴到了雪地上——面部陷入洁白的雪中,她却只看到一片黑暗。尽管关闭了痛觉模块,伺服装置还是告诉她,数量不明的野兽正在撕咬自己。

战术人形的皮肤和人工肌肉都是合成材料,并不能吃,希望它们发现这点会比较迟。现在,只祈求白桦站的人,或者将自己带到这北方来的人,只要是人类,请你们快些看到火光来救援吧。

“嗷——”

凶狠的狼嚎声在身边响起,接着,伺服装置将受创停止的信息反馈给了中控核心。热能短缺导致SV-98无法趁此机会爬起来,但有什么“帮”了她一把。

身体不由自主地横翻半圈,黑暗被驱散,借着雪地反射的月光,SV-98能看到围在自己四周的数头成年牙狼。那头健硕的“狼王”也在其中,正是它咬住血肉模糊的臂膀给自己翻了个身。

都说狼很记仇,看来这位领袖,没忘记自己用枪托砸它呢。

“长官……真希望你是超人啊。”

SV-98已经做好被撕碎的准备,可头狼并没有那么做。在战术人形的注视下,它露出獠牙甩甩脖子,向视线之外的同类低吼了一声。片刻后,一头独目狼蹦了过来——它不仅牙齿缺了很多,还跛着腿。

在头狼的示意下,这头可以算是残废的狼靠近SV-98,张开了那张有些错位的嘴。颚下是7.62x54R弹造成的伤痕呢,栅栏外挨枪的狼之一吗?真是顽强。

“呼嗷——”

脖子被咬住,尽管并非人类,SV-98还是觉得很难受。明明已经关闭了痛觉模块,这到底是为什么?

视觉模块因为不明BUG离线,SV-98看不到东西了,但听觉模块还在运行——狼牙咬穿皮肉的声音直接从躯体上传导过来,比空气传声还快……伺服装置又开始提示身体受创,可没有足够的热能,她连挣扎都做不到。

要长眠在冰雪中了吗?也好,自己的设计原型,正巧就来自这片土地。

“…98,SV-98!”

是谁在叫……我……吗?听觉模块也出现了未知BUG,声音,似乎来自记忆模块。

“安全协议离线,深层记忆解锁。”

中控核心将这一讯息发给了平行的“日常”和“作战”附件,但SV-98在讯息后戳上“看”到,它发给的是“情感”和“作战”模块。有什么不应该出现的,趁限制解除钻出来了。

“活下去,这不应该是你背负的罪孽。”

并非视觉模块采集到的画面出现在了反馈模块中,一个很熟悉,但却想不起他身份和名字的人类男性出现在了视野中。他的背后,是断壁残垣。

“你……是谁?”

没有回答,只能听见不远处有激烈的交火声——有AK,有SVD,还有RPG。

他把自己抱起来,放进了一个轻轻摇晃着的载具里。是船吗?

“无论如何,无论被改变掉什么,活下去。”

那个人拿起武器从视野中消失了,自己所躺着的载具,则继续轻轻摇晃……

硝烟弥漫的火烧天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挂着一轮弯月的寒冷夜空。好像有什么本来应该忘掉的,又记起来了。

安全协议修改,所有感知模块均已重新连线。

“我还不能躺在这儿。”

化学储备能又转化了一部分成为热能和电能,将注意力挪回到眼前,SV-98通过伺服装置得知,眼前这头狼的犬齿已经刺进自己的颈部3公分深。缓冲层仍在进行阻挡,她装在颈椎附近的主控芯片还没有危险。

可以调动的热能和电能总量还是很小的,用拳头肯定是不行……武器?对了,还有它。

“嗤——”

“嗷——嗷呜———”

因砍树根而刃口变钝的匕首,最前端部分依然很尖。当它被SV-98狠狠**野兽仅剩的那只眼睛里,凄惨的嚎声刺破雪原上空的寂静,将众多牙狼吓一跳的同时,也引导了一些觅踪者。

原本咬在脖子上的臭嘴脱离,垂死野兽倒在旁边疯狂挣扎,SV-98却缓缓站了起来。尽管身上有多处开放性创口,但她并非人类,只要不去启动痛觉模块,这种程度的损伤算不了什么。

“要是有热能补充……对啊,热能……”

在群狼充满恐惧的目光中,SV-98缓缓走向毙命的跛腿牙狼。盯着那被匕首刺中,正在涌血的眼睛,她做出了决定。

“嗤——”

“嗷呜——”

在四周牙狼惊恐的嚎叫声中,SV-98将匕首猛地**,然后把头埋下去,开始痛饮牙狼喷涌而出的热血。只要有热能,她就能继续运转。

保护指挥官/贝科夫的任务,是她的,就算会丧失协议设定的类人性,她也在所不惜。她要赢,她要活下去!

身负重伤的SV-98没有倒下,反倒爬起来大口地喝着狼血,其它牙狼被吓得根本不敢上前,头狼虽然同样惊讶,却没有因此而胆怯。不声不响地绕到侧面,它看准SV-98背对自己的契机,低吼着冲了上去。

它的目标依然是98的脖颈。咬断动物的呼吸管,是千百万年来狼类刻到基因里的最优先级捕猎方式,同样也是最有效的攻击手段。

“嗤——”

它成功了,这一口重重地咬在了SV-98脖颈右侧,但没有像其它动物一样鲜血喷溅。巨大的阻力从牙上传来,头狼只感觉自己咬了一块皮肉包着的石头。

在头狼松口之前,已经喝了近千毫升血的SV-98突然直起身子,紧握在左手的带血匕首向右刺去,目标是牙狼脆弱的眼睛。

“呜!!”

野兽对危险太敏感,尽管SV-98用自己的脖颈做诱饵钓它上钩,头狼还是勉强让眼睛避开了98耗尽热能的全力反击,刀尖在它眼鼻之间留下了一道足以见骨的伤口。过载出力的战术人形,使出了三倍于人类的的力量。

一击不中,SV-98选择了躺到地上。她不是人类,它是战术人形,只要任务指令、中控核心和金属骨架还在,就算身躯被咬得血肉模糊,她照样能动弹。

当前可用热能不足,只能让头狼再咬几口了。

“嗷呜——”

头狼扑到躺倒的SV-98身上疯狂撕咬,以至于覆盖98脖颈缓冲层的人造皮肉全部脱落,在冰冷的月光下,这显得残忍而恐怖。

“哈呼……”

当身下的SV-98闭上眼睛一动不动,完全不抵抗,认为她已经死亡的头狼停了口。它损失这么多的同类,目的终于达到,这时候应该饱餐一顿,或者将猎物和同类的尸骸带回巢穴。

不过闹出这么大动静后,想离开就离开?好像晚了点儿。

“哒哒哒———”

尽管又一次被击倒,SV-98却并未像先前一样失去感知能力。通过声音,她判断这是PP-19冲锋枪在连续射击,而且弹着点就在自己附近。

是长官吗?还是薇拉?能在自己人处于射界的情况下,把连续射击打成这样,不是胡乱扫射的新手,就是有把握的精英。他们不该冒险这么做,人类不是战术人形,他们很容易就会死的。

“她在这儿!”

一个人踩着滑雪板突然从狼群中央穿过去,在打算彻底咬断SV-98脖子的头狼动口前,这个救援者算好距离侧过身紧急制动,将雪和加装防撞铁箍的冲锋枪塞进了它嘴里——弹筒里还有20多发子弹。

SV-98只听得枪声在耳边响起,接着便有滚烫的液体溅到脖子上。

“指挥官,她在这儿,我护住她了!”

引擎的轰鸣声传进耳朵里,睁开眼,SV-98看到了一个脚踩滑雪板,背对自己的女战士。视线跨过她,一辆开着大灯的钢铁战车正冲破风雪疾驰而来。它带来的光可真是耀眼。

“伊万尼沙,干掉它们!”

“没问题!”

刹车、猛打方向盘,动力强劲的乌拉尔越野车像重盾卫士一样冲破包围群,横起车身挡到了SV-98身前几米的地方。架在车后货箱里的德什卡机枪向狼群喷吐出火舌,12.7㎜大口径子弹的威力可不是血肉之躯能承受的,仅仅只是几个短点射,先前还追着98咬的牙狼,就大都成了四分五裂的尸体。

后货箱里的机枪手继续屠杀四散奔逃的野兽,乌拉尔越野车的驾驶员则打开驾驶室门,迅捷地跳了出来。这个身着冬季迷彩服的人类快步赶到女战士旁边,对着还有半口气的头狼补了两枪托。

“她还活着吗?”

“核心组件没受损,可以算活着。”

心智云图运行过载,储备的热能告磬,新吸收的热能还没补上……SV-98的视觉模块运行变得不太稳定,只能模糊看清一男一女两个人类来到了自己身边。终于是等来救援了呢。

“98,SV-98,你还在线上吗?我是PP-19,我们是一起被送到这儿来的。”

这是在感知模块离线前,SV-98接收到的最后讯息……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