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莱克文学网 > 小说库 > 记有生之年

更新时间:2020年06月24日

《记有生之年》精彩章节目录_北楼枭小说在线阅读

记有生之年

作者:北楼枭分类:古风小说类型:致郁

这是一本神奇的书,你永远不要指望你能看懂它在讲什么。你永远想象不出下一章会是写的什么鬼,简而言之,这是本作者胡思乱想下用来集结灵感和脑洞的产物。如果你看上瘾了,你就完了。“千万不要爱上我,我不是什么好人。”“你怕是想多了,我只是路过。”...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月光照映下三个人皆是没有影子的,边月收了扇子首先发动攻击。

璇玑镯像活的一样,从中断开后滑到手心凝散成长锥,上面镌刻着古老的花纹。

只一瞬间边月已然出现在女鬼背后,用手心的锥子猛地刺向女鬼的后脑勺。

谁知这时女鬼脖子突然扭转,一张脸瞬间到了背后,面朝着身后的边月笑了笑。

不经意地对上这样一张惊悚的脸,边月呼吸一滞第一锥就这样刺歪,直直戳破了女鬼的下巴。

翻身掠过女鬼落地一脚轻蹲,一脚在地上擦出了个半圆,一手撑地后稳住身形。

举起手中冰冷的长锥刺,被锥上挂着的一块脸皮恶心到了。没能扎穿鬼丹,只扯下来对方一块下巴部分的皮肉,这样的攻击除了激怒女鬼没有丝毫的用处。

果然,女鬼骷髅般的手摸到脸上明显少了块皮的地方有些怨愤了,没有眼珠子的脸转向边月在的地方,脖子扭得“咔嚓咔嚓”乱响。

女鬼飘过来的同时向边月甩了一袖子的水,边月一个翻滚退后几步,右手持锥,左手拿羽扇一挥,女鬼洒出来的水就这么又飞向了她自己,两相接触后女鬼被水滴飞回的力道撞飞。

“嚓!”的一声,倒飞的女鬼脖子和身体就这么分了家。边月呼了口气站起来,走向女鬼化成一滩水的地方,踏过水渍就是一个转角。

转过去就见刘大风正在女鬼消散的地方拿块步擦拭着手里的短刀。

“她去哪了?”边月走到刘大风身边问道。

“躲回水里了吧。”刘大风对着月光看了看擦得锃亮的刀面。

“结界破损这么大的事,冥王不管吗?”边月把锥子靠近手腕,它便化作手镯又环在了手上。

“如果冥界真的不管……”刘大风把短刀插回腰间的刀鞘里,执起边月的手,拇指轻拂着她腕上的璇玑镯,道:“小白不会离开地府的。”

“算上刚刚那两个,已经14个了吧?”边月问道

“不,15个。”刘大风稍作停顿后才说道。

“怎么会?还有一个在哪?”边月拍开刘大风的爪子。

“水里。”

说完两人惧是看向了“哗哗”流着的人鱼喷泉。

“夺舍?”

小白的声音突然响起,两人一抬头发现小白竟然站在人鱼肩上扛着的“瓦罐”上面。

“是夺舍,这不是一贯的作风么,你想怎么做?要我们帮忙么?”边月摇晃着手心的扇子,抱着双手悠哉悠哉的。

小白没有说话,只拿出大氅中拳头大小的葫芦,看着它迎风长大,变得和一个大西瓜差不多。

紧接着从葫芦口泄出一缕细长的白烟,不断涌出后笼罩了整个葫芦,包括托着葫芦的小白的手。末了浓烟散去,小白手心里赫然多了一只墨瞳红爪的白猫。舔了两下爪子后“扑通!”钻进了喷泉池了,溅起了少量的水花。

边月愣了一下,和刘大风对视一眼,再看向仍立在雕塑上的小白。

“那不是大白吗?你跟哪把他给收了?”边月惊讶了,在她看来,大白是个神出鬼没的性子,就是爱偷窥了点儿吧,也没犯事儿才对,怎么就落到小白手上了?

“我没收他,他自己不知道去哪鬼混回来,累极了没长眼睛地直接掉进我的酒里了,不用白不用。”

“……”刘大风按了按骤疼的眉心,当两个佛系碰到一块儿,整个世界都和平了。

“依你所见,这次夺舍的会是个什么东西?”边月抱着手晃着羽扇,看似漫不经心地抬眸看着小白问道。

“天池山的飞鼠,耿山的朱獳都逃出了地府,两只现在都是凶兽,都是食生魂,我不确定在这里的是哪一只。”

“飞鼠和朱獳一族不是灭绝了吗?这可都是上古的兽啊……”刘大风叼着牙签盯着虚空中的某个地方。

“人间是灭绝了,但是在地府还是有几只的,被锁在七层八层地狱里做了邢狱司。”

“阎王不让他们去投胎压着干嘛?”刘大风拧着眉有些不爽。

“不是人间的已经灭绝了吗,大概留着做标本吧。”小白冷淡的声音听起来感觉很严肃,刘大风和边月却很不给面子的笑了出来。

“这都什么鬼……”边月喃喃细语,风吹过传来水的腥气,隐隐约约夹杂了一丝诡谲的香气。

“噗!”的一声,变回原型的白猫大白破水而出,爪子底下按着一条黑色的东西。

站在水边上扑棱着抖了抖脑瓜子,溅了边月和刘大风满脸满身的水珠。

边月和刘大风倒是不恼,只是静静看着大白舔了两下爪子后把爪子底下的东西叼在嘴里,退后两步,脖子一扭从水底下拽出个“人”来。

“啪”的一声掉在地上,除了没有影子,这就是个人。

“哇塞,真不是一般的丑哇!简直颠覆老鸨我对丑的认知。”刘大风嫌弃地别开眼,呲牙咧嘴地感叹道。

边月拿扇子挡住一半脸,啼笑皆非地瞅着小白弯下腰去看那张鬼脸的动作。

“喵……”的一声,大白抖落一身水渍,好整以暇地坐在池子边上打了个哈欠。

“大白,这是你管辖的地界跑出来的,自己搞定吧。”仔细看了一眼水鬼失去眼珠的眼眶子,小白走到水池边把大白拎起来,说完把它丢到水鬼面前,自己在水池边上坐了下去。

“喵——”大白在看清水鬼的脸后眨了眨眼睛,随后猫身气势高涨,大有生撕了水鬼的架势,看得刘大风和边月面面相觑。

“大白这是怎么了?这可不是他一贯的作风。”边月胳膊肘捅了捅刘大风,示意刘大风低下头来对他耳语道。

刘大风听完双手一摊,他也搞不清楚是个什么情况,要是是大白的黑历史他倒是非常有兴趣。

小白似抬了下头,袖子伸进帽子里打了个哈欠,收手时无意间露出一节苍白的指尖,引得边月侧目看了一眼。

一鬼一猫对峙之时,小白好像刚睡醒的声音给刘大风二人解释起了这只水鬼的来历。

“天池山素来与世无争,不该掺和进人界,原本我因为是冥界飞鼠,毕竟有鼠疫的气息萦绕。结果我想多了,原来是只感染的血蝙蝠,还是天池山的物种……”

“天池山的妖怪不是不吃人吗?”刘大风迷惑了,北方的妖怪们比南方的有节操多了,天池山素有“灵山”之称,山中妖怪们深居简出,从未出现过吃人的现象。

“你刚刚说鼠疫?还有感染?难道感染了鼠疫之后死了就性情大变大开杀戒?”边月问道。

“是鼠疫,生前因为感染鼠疫死了,死后……应该是魂魄误入了不归山的乱葬岗……”小白说这话时稍有些吞吞吐吐的,带着不确定的语气。

“不归山是你的地儿吧,小白。”刘大风斜睨了小白一眼,不知道在想什么。

“……不关我的事。我在冥界数百年,前又在魔神洞沉睡数千年,都几千年没回去了。”小白这话倒是不假,刘大风和边月也是知情的。

万年前神魔大战,在不归山闭关的小白被人强制唤醒,伤了元气之后一怒之下联手魔界几位大佬硬生生把神殿糟蹋成了废墟。

后来东西南中四位天帝先后出面才让战事平息,又有北方白帝从沉睡中苏醒这才劝得小白离了神殿,从此不再入世。

神界第一位天帝——北方白帝,便是大白。

而小白,则是天道掌管者,时间之神——白泽。

“它妄想从不归山绕道黄泉,偷采引渡花投人道重生。结果碰上鬼门结界破损,冥界大肆抓捕逃脱的鬼魂。而且运气很不好的被鬼气侵扰心智成了厉鬼。”小白说完又打了个哈欠。

大白这边看起来和鬼“商量”地差不多了,只见女鬼一头曳地的长发逐渐被月光染成了银白,一身戾气归于双手尖利的指甲上。

收了戾气的女鬼露出了一张令人惊悚的脸,也应刘大风所说,被边月扯掉一部分下巴的脸皮在水中浸泡过,又似乎被大白挠了几爪子,破破烂烂像骷髅上搭着一张带血的蜘蛛网。

“天池也有这么丑的东西……”大白背对着边月,边月看了女鬼一眼后无声息地挪开了目光,但是随即背后有些凉飕飕的。

“不是吧,就这么走了?还有一堆的野鬼没收拾完呢!”刘大风看着大白小白和水鬼突然消失的地方呐呐道。

一回头脸边月也转身正走着呢!

“哟,今儿这是什么日子,你们仨怎么这么奇怪呢?”刘大风两步追上边月,与她并肩走着。

“平日里小白神经兮兮就算了,这回大白也不见了,你也是一声不吭的……就不打算解释解释?”刘大风忍不住上前两步挡在边月面前,叼着牙签问道。

“我说刘歪风,你是装傻呢?还是睁眼瞎了?”边月晃着扇子斜睨着比她高了一个头的刘大风。

“……没听懂。”刘大风歪头看了一眼暗处,抽出腰间短刀,在袖子上擦了擦,转过身去。

“那只蝠妖的眼珠子明显是被硬生生抠掉的,可是对于蝙蝠而已,眼珠子本事就没多大用处。”边月高跟鞋一转,和刘大风背靠背站着。

“所以你是想说……蝠妖的眼睛是在人形的情况下被人挖的,而且还是个女人。”刘大风擦完刀握在手心,抬眸看着面前的虚空。

“蝠妖成人形时那双血色的眼睛可是很漂亮的,不少恶心的术士会用它假冒菩提珠或者舍利卖给深院的贵妇人们,尤其民国时期这种交易更是在暗处泛滥。”

“传闻民国有个画师,画功犹如马良在世,最有名的一副《铁画银钩》。全银汤绘制,唯有画中一女子腕上所戴的一串舍利红丝交织,是整幅画唯一的异处。

你说一串舍利,要花多少颗珠子?”边月摇扇子的手停了下来,合并在手心里低眸看着。

“真是一笔烂账……我对那些项链手链不感兴趣,我只对夜黑风高易勾魂感兴趣。”

刘大风从腰封里摸出一把牙签来,在手上看了一眼后直直向暗处射去,牙签在月下拖出一道道金光,似在虚空中擦出的火花,照亮了暗处无数双眼睛……

………………………………………完结…………………………………………………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