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莱克文学网 > 小说库 > 关于圣女是男孩子这件事

更新时间:2020年06月24日

《关于圣女是男孩子这件事》精彩章节在线阅读_最强丶伪娘控小说

关于圣女是男孩子这件事

作者:最强丶伪娘控分类:魔幻小说类型:异世界

我成为圣女了???但我是男孩子啊???暴露了就会死???异世界的家伙是不是太不友好了!!!PS:这几年违禁词多了好多,然后我就改了好几个标题,结果审核的时候才发现名字起重复了_(-ω-`_)⌒)_...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悲哀堕落的神圣,

讥笑狂妄的罪孽,

这就是神明所要的我吗?

这就是我所要的神明吗?

主啊,我恳求您,拯救堕落的我吧……

出自《堕落的神明》五卷七章第三段。

————

对于我来说,清晨的第一缕阳光总是温柔的,尤其是在寒冽的冬日。它就好像和蔼的母亲,轻柔地拂过我的身体,让我整个身体都沐浴在温暖舒适的阳光里,就好像洗净了那些污秽的东西。

然而事实总是不会如我所愿。

“……”

我的身体正在散发着腥臭味道。

我知道这很叫人作呕,我也很讨厌这种味道,尤其是它们出现在我的嘴里的时候,那是让我想要吐出五脏六腑的恶心。

“……”无言地瞥了一眼还在熟睡的父亲牧林,发现他正露着满足的笑容。

那副笑容让我很厌恶,就好像是一头肮脏的猪骡似的,叫人作呕。

我需要去洗漱,在父亲牧林还没有醒过来的时候洗漱干净,否则还要再遭一次罪,我讨厌那种感觉。

抓上几件还算完好的衣裙后,我小心地跳下床,虽然有些腿软,但那并不妨碍我安稳落地,毕竟这么久早就已经习惯了。

再路过牧漓房间的时候,我稍微推开门瞅了一眼。她睡的很安稳,这让我的心情好了不少。

【哗啦~哗啦~】我费力地从水井里打着水。

对于自己嫩白的纤细胳膊,我很讨厌。

如果我能充满肌肉,我的力气就会大许多,也不至于打洗澡水都这么费力。但长肌肉的话父亲牧林可能就不会喜欢我的身体,我很害怕这一点。

因为这是我能从父亲牧林手中保护牧漓的唯一武器。

水很冷,当然这是句废话。贫民窟的人又怎么可能用得上热水呢,又或者说只有那些贵族们才能用上热水吧,毕竟这属于奢侈品,对我来说。

“还真是不像男孩子啊……”

坐在浴桶里,我轻柔地抚摸着自己嫩白的肌肤,不由自主的感叹道。

“如果现在有人不小心闯进来的话,说不定会把我当成女孩子呢……”

我把玩着自己的灰色长发,自顾自的轻笑着。

【咚!】突然,门被人撞开了。

“欸?”

我下意识拿起毛巾遮住了自己的身体。

『该不会是那头猪骡吧……』

我厌恶的想到,随后将目光看向了门口。

闯进来的是一个我不认识的人,长了头齐肩的金色短发,碧蓝的瞳孔看上去像是个贵族,这点在我看到那身看上去就价值不菲的服饰后就确定了。

不过这家伙现在的姿势却一点都不像贵族。狼狈地趴在地上,就像是条落难的小狗。

“唔……”那家伙眼里含着泪地揉着刚才着地的鼻梁,这下看上去更像了。

“噗……”我忍不住轻笑了出来。

“欸?”那家伙似乎才注意到我,惊讶地将目光转向了我。

这回我倒是看清了,这家伙是个男孩子。看上去年龄不怎么大的样子,估计比我还要小,但脸真的很可爱,光是看着都让人不禁想要揉揉他的脸蛋。

“女……女孩子?!”再看到我的模样后,他惊叫一声,随后快速地将头转到了别处。我能看到他藏在发梢里的耳朵都红透了,显然是害羞了。

“怎么了?”看到他害羞的可爱模样,我突然想恶作剧他一下,所以故作不解的问道。

“我……我什么都没看见……”他慌张地用手遮住了自己的双眼,声音充满了慌乱。

“看见什么?”我轻笑着问道。

“唔……”他支吾着,半天没有说出一句话。

“扑哧~”我忍不住笑了出来。

『这家伙怎么回事?未免也太可爱了吧~』

“欸……”显然,他对于我的笑声很不解,看上去十分的困扰。

“我是男的啦~”看到他那么困扰的样子,我决定不继续逗他了。

“啊?”

他吃惊地放下了手,但在看到我盖着毛巾的模样之后又瞬间盖了回去。

“骗子!”他愤愤的说道。

“噗哈哈,我真的是男的啦,不信你看~”我轻笑着,拿掉了遮在胸前的毛巾。

“我不信!”但他完全不信我,依旧用手遮着自己那副漂亮的眼睛。

“唉,怎么就不信呢~”我从浴桶里跨了出来,顺手将浴巾套到了身上。

“你看~”我拉过他的手,将它放到了我毫无起伏的胸上。

他的眼睛还是紧闭着的,哪怕是我将手拿开之后也是这样,脸更不用说,已经红透了。

“那只能说明你还没发育!”他紧闭双眼的慌张道。

“那,你是要我放到哪呢?”我凑到他的耳边,轻声说道。

“唔!”他迅速地将手从我的胸前抽走,然后踉跄着往后退。

“嘶……”因为他的手抽离很快的原因,我的胸前一阵剧痛,这让我不禁痛呼出了声。

“欸……”听到声音的他睁开了眼,担心的看着我。

“终于愿意睁开眼睛了吗?”忍着痛,我轻笑着说道。

“唔……你欺负人……”他委屈地撅起了嘴。

“乖啦,来,我给你摸摸头~”我轻笑着揉了揉他那头金发。

“唔……”他十分困扰的看着我,可能是因为我弄乱了他那头精心梳理的发型吧。

“你怎么会来这里?”我尽量温柔的轻声问道。要知道这里可是贫民窟的区域,像他这样精致可爱的男孩子是不可能一个人出现在这里的。

“被姐姐丢过来的……”他想了想,随后困扰的说道。

“丢……吗……”听见他的话,我牵强的笑了笑。

『丢?贵族都这么可怕吗……』

“小沐!”

突然,我被人粗暴地推开了。

“嘶~”我重重地撞到浴桶上,看样子推我的人力气不小呀。

“没事吧,小沐!”刚才的方向传来了一道女声,听上去很担心的样子。

『原来是叫小沐吗?』我的脑中想到。

“我没事啦,毕竟爷爷给了我那么多魔法道具。”被称作小沐的他面露难色的说道。

“太好了,都怪我太兴奋了。”抱住小沐的是个穿着银色盔甲的女人,看上去有点女骑士的风范。

“那位姐姐怎么样了?”小沐轻声朝我的方向问道,真是个温柔的孩子。

“没事的。”我轻声回应道。

但其实并不是没事,我现在浑身都痛的要死,也不知道那个女骑士哪来的力气,简直是要杀了我。

“抱歉,我刚才太心急了……”那个女骑士似乎也知道自己做的不对,红着脸低下了头道歉,丝毫没有在意自己和对方的年龄还有身份的差距。

“没事啦……”见对方那么恭敬,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摆摆手表示自己没有事。

“夏姐,仪式……”小沐拉了拉女骑士的衣角提醒道。

“啊,我忘了!”听到小沐的话,女骑士吓得一惊。

“抱歉抱歉,我们要赶着去举参加仪式,没时间向您好好表示歉意了……”女骑士不断地向我鞠着躬表示歉意。

“没事没事……”看见对面那么积极的道歉,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只能不断地摆着手表示自己没事。

『这就是过度的热情吗……』我困扰的想到。

“这样吧,你拿着这个去找喷泉那里教廷的人,他们看到之后会知道怎么做的!”思考一阵后,女骑士摘下了自己肩膀上的银制徽章,递给了我。

“欸……”

“我们先走了!”还没等我有什么反应,女骑士就抱着小沐飞似的离开了这里。

“欸……”看着手里这份有些沉重的银制徽章,我显得是十分困扰。

落樱镇位于诺瑟夏尔帝国,属于教廷的领地,不过位置较为偏僻,但这并不妨碍教廷的神圣照耀到这里。

城镇中央的喷泉处,总会有穿着白袍的教廷职员在那里摆着摊位,哦不,是讲座。

虽然都是些我完全听不懂的东西。

『想不到我也会有来这里的一天……』

瞥了眼怀里的银制徽章,我无奈的叹了口气。

因为牧漓一直没有起床,而我又没什么事可以做的缘故,所以在父亲牧林出门劳作之后,我就选择了前往城镇中央的喷泉处,也不知道会有什么事。

“……”感受到周围的视线后,我将戴在头上的兜帽又往下拉了拉。

独自出门的时候必须穿上这件带兜帽的黑色大衣,这不只是父亲牧林定下的规矩,也是我想要的。并不是我想要自夸什么的,而是因为我的模样实在是太不像男孩子了,如果不披上这件黑色大衣,可能刚出家门没几步路就被不知道谁绑走了

“这……这是……”再将银制徽章递给喷泉处的教廷人员后,他们都显得很惊讶。

“可以让我们看一下您的模样吗?”其中一位教廷人员小心翼翼的问道。

“一定要看吗?”我有些不情愿的问道。

“不,不是的,我们只是想确定一下您的模样。”那位教廷人员惶恐的说道。

“好吧……”看着他那副惶恐的模样,我无奈的同意了他的要求,轻轻地拉下了自己的兜帽。

“……”不出我所料,周围的人都呆住了,也包括眼前的教廷人员。

“怎么了?”我将兜帽重新戴了回去。

“不,没什么,只是被小姐您的美貌惊艳到了。”那位反应快的教廷人员恭敬的说道。

“……”对于他的话,我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毕竟他是教廷人员,如果贸然说出自己是男性的话,说不定会被送上处刑台烧死。

“那小姐您拿着这个,我们过段时间就会去找您。”一位教廷人员恭敬的将一根白色羽毛和银制徽章递给了我。

“嗯……”我伸手接过了他递过来的东西,手也不免会触碰到,而他似乎也知道这一点。

我触电似的收回了自己的手。

“小姐?”他困惑的问道,他不明白为什么自己的手刚接触到眼前的小姐,她就像被火烧到一样缩了回去。

“抱歉……”我低声的道了个歉,随后逃也似飞奔出去。

“呃……”他困扰地挠了挠自己的头。

“我长的很吓人吗?”他向自己的同伴问道。

“或许吧。”他的同伴毫不留情的回道。

『……』

『恶心……』

不知道跑了多久,我气喘吁吁地在某个小巷的附近停了下来。

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逃,只是自己的手和那个人接触的一瞬间,我就感觉到好恶心,让人反胃到作呕的恶心。

或许他会觉得我是个疯子吧。

“呕……”我掩住了自己的嘴,强忍着这份呕吐的感觉。

『好恶心……』

我讨厌这种感觉,真的很讨厌。

突然,我的手腕被一双粗糙的大手抓住了。

“唔!”我惊恐的抬起了头,向四周望去。

不知何时,周围被几个长相丑陋的男人围了起来。

“干……干什么……”我强忍着呕吐的感觉,紧张害怕的发问道。

“不干什么~”他们一边笑着,一边解着自己的衣服。

“唔……”我转身想要逃跑,但却被人紧紧地按到了墙上,嘴也被一只脏兮兮的大手紧紧地按住,发不出半点声音。

“真是幸运啊,没想到这个女娃娃会这么蠢,往这里跑。”我听见了他们在脱衣服的声音,也听到了他们互相讨论的淫笑声。

『好恶心……』

我痛苦地闭上了眼,任由他们褪去我的衣裙。

“哟,还是个男娃娃~”衣裙被褪去后,身体的情况自然而然的暴露了出来。

“那还真没想到呢……”很显然,他们讨论了起来,还不时用手抓着我的身体。

『好恶心……』

“呕……”

“靠,这小子竟然吐了!”按着我的嘴的那个人恶心的叫出了声。

“你管他呢,反正我们爽过就行了。”其中一人淫笑道。

“靠,我要废了这张嘴,弄得我脏死了。”那个人咒骂道,然后将什么药片一样的东西塞到了我的嘴里。

【咕噜……】混合着腥臭的液体,我将那片东西吞了下去。

『疼……』

『火辣辣的疼……』

『就好像被虫子撕咬一样,嗓子疼得扎心……』

『……』

我疼昏了过去,朦胧的视线里,我能看到我身上的男人换了一个又一个,没有任何人拯救我,模糊的意识中,我能感觉到只有绝望。

等我清醒的时候,夜已经深了,只有我一个人满身腥臭的躺倒在这里,身旁的衣服还算完整这一点倒是让我很欣慰。

嗓子还是火辣辣的疼,试着发了下声,但那份钻心的疼痛让我停下了这个举动。

我沉默着,将衣服一件一件地套到了自己身上。

“……”

对于自身的遭遇,老实说我已经绝望了,回家之后或许还要在被父亲牧林狠狠地批一顿,但那又有什么所谓呢?

只要小漓她还好好的……

『只要她还好好的……』

扶着墙壁,我步履蹒跚地朝着“家”的方向慢慢走去。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