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莱克文学网 > 小说库 > IceCRACK战双帕弥什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24日

《IceCRACK战双帕弥什》精彩章节目录_雨蛙恰鸽子小说在线阅读

IceCRACK战双帕弥什

作者:雨蛙恰鸽子分类:同人小说类型:战斗

一对兄妹,洛晨和洛沐。他们和这个世界太多人都一模一样,是普通的大学生和高中生,享受着生活和身边一切的同时,在某方面却和许多人完全不同。因为,这对有车有房父母双忙的兄妹二人刚好在游戏方面是大佬中的大佬。肝帝,氪佬,大神,等等称号不绝于.....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窗帘外就是浩瀚的宇宙,眼眶中的那颗蓝灰色相间的星球上,几乎没有一丝丝生命的光芒散发而出。

上面是怎样的光景?

躺在床上的伽凛望向床边这一整面的晶体状荧幕。硕大的房间内,年幼的小女孩独自坐在床上,那一抹似乎是来自窗外,无比真实的月光模拟影像映射在伽凛的床上。

开门声:吱——

女佣:伽凛小姐,您该休息了。

伽凛:父亲和母亲他们还不回来吗?

女佣:......

女佣:最近的民众运动开始愈发激烈。小姐请不要再多想,等事态平息后先生和夫人自然可以经常回家陪您了。

伽凛:可是......连哥哥他也不回家了......

女佣:烈曜少爷在先生的研究所工作,一旦结束研究马上就会回家。所以请放心吧,您如果休息不好先生也会责备我的。

伽凛:是吗......

伽凛:我明白了,晚安玛莎。

伽凛抓紧着手中洁白无瑕的兔子玩偶,僵硬地点了点头。

女佣:嗯,晚安小姐。

————今天的阳光显得格外冰冷。

【伽凛小姐,今天不能叫您起床真的很抱歉。今天一大早我就去接收今晚的食材货物了,早餐已经在餐桌上了。在中午之前我会回来的,请等着我......

爱您的

玛莎】

贴在门口的便条被一只手拎着兔子走出门外的伽凛撕下,看完后许久将纸条折叠了起来,走向了客厅将其放在了餐桌上。

一杯还冒着热气的牛奶。

一叠火腿鸡蛋三明治,几块笑脸薯饼。

伽凛:唉...

伽凛系上了餐巾,开始手持刀叉优雅地切割着三明治。

切成了一小块后,伽凛将其放入了嘴中开始咀嚼。

伽凛:三明治...不是玛莎手工切的。

伽凛站起来,双手搭在白石英餐桌上,双眼望着别墅内的构造,发现这个没有父母和哥哥...以及玛莎的房子原来是那么陌生。而且冰冷......

伽凛走向客厅的左侧,打开了这台被视为家中古董的留声机。每当只有特别重要的客人来家中做客时,父亲才会允许打开这台甚至于黄金时代之前的古董。播放着它带来的音乐。

那时父亲会亲自下令让哥哥去打开留声机,而我无论如何请求父亲却都无济于事。

我熟练的拿出了抽屉中,属于这台留声机唯一的唱片,明明没怎么操作过却无比熟悉如何使用。

伽凛:啊,可以了......

唱片的内环上有着一座雪山,中间却似乎被一团黑乎乎的圆圈覆盖着,那像是一个视觉障碍患者眼中的景象。

《Occasus》

唱片上面写着这串单词。

乐曲开始从留声机的喇叭中响出来。

这次和曾经不一样,这次伽凛亲自打开了这台留声机,播放出的音乐也和之前的感受截然不同。

伽凛:真美......

对于唱片中安静惬意的旋律,伽凛用美来形容。

把头靠在原木柱上的小伽凛穿着洁白可爱的小睡衣,手中还紧紧抱着那个毛绒绒的白兔子。

甜美的梦乡再一次拥抱住了伽凛,而这次它或许准备将伽凛沉溺在这片雪白的深海之下......

直到————

烈曜:伽凛!伽凛!

咣——!

玻璃破碎的声音和少年的呼唤声使伽凛惊醒了过来。

别墅的大门被重重的甩开了,冲进房间的烈曜四处寻找着伽凛,最后终于在沙发背后的留声机旁找到了她。

烈曜:伽凛你怎么躺在地上,快起来,立刻回房间,不要下楼!

伽凛本来睡得懵懵懂懂的状态被烈曜一下吼醒了,这个平时都和言细语的哥哥为什么突然那么紧张?比起服从烈曜的命令,伽凛却是一把抱住了烈曜。

伽凛:哥哥你终于回家了~太好了。

烈曜的声音突然哽住了...他抱起了伽凛走上了楼梯。

烈曜:乖...听哥哥的话,好好待在房间里......

伽凛双手握着兔子,双眼炯炯有神地看着烈曜。

伽凛:哥哥你的脸上流血了......

烈曜:没事的...哥哥没事的。

伽凛被带到了房间门口,已经接近成年的烈曜抱着这个明明才10几岁的小女孩才上一层楼而已,却不知道为什么一直大口喘着气,眼中除了疲惫还有好多伽凛看不出的复杂情感。

伽凛:哥哥你哭了......

烈曜想开口再说些什么,但是立刻关上了门,拿起了一边柜子中藏着的伽凛房门的钥匙。

伽凛的房间被设计成无内锁是很久前玛莎告诉他的,可能就是为了根本无法预料到的这种特殊时刻。

烈曜:伽凛,只有你......你必须平平安安的......

————外面好吵......

————哥哥看上去很奇怪......

————玛莎为什么还没回来...明明已经中午了。

玻璃瓶碎裂的声音在街道上传来,还有一阵阵听不清的呼声,突然...这些呼喊声中穿插了一些尖叫。

伽凛:怎么办...我好害怕。

伽凛把兔子玩偶举起来,和它四目对视,拇指还在不断地抚摸着它的白色绒毛。

——伽凛的8岁生日上——

这一天,家里除了小姐。先生和夫人依旧在外为着空中花园的内务忙碌着。

烈曜少爷从科研学院上课完回家已经是很晚了,我清楚的记得安抚少爷完之后他因为没有帮小姐过生日的原因,很自责的偷偷一个人哭了好久才睡。

这个兔子是我昨天在集市上找到的,一个来自旧时代的玩偶,但已经破旧不堪。用了专业的布料和材质加工了一整个晚上,我第二天居然和因为生日太兴奋没睡好的小姐一起睡懒觉了......呵呵呵。

玛莎:小姐,你喜欢它吗?

抱着兔子无比欣喜的伽凛:喜欢!!

玛莎:那就好。

我摸了摸她的头,也终于把小姐从没有家人陪伴过生日的失落中,挂上了一只能带给她笑容的小兔子。

这样的生活还能持续多久呢?

我不敢想象这个残酷的问题,我对着睡前的小姐这么说道。

“当小姐您感到孤单害怕,而我却在约定的时间外不在您身边的时候,就举起兔子先生,询问它能否陪着您度过这艰难的时刻,然后闭上眼睛数100只兔子,我就会来到您身边。”

好吧...我承认我不会编故事,或许做玩偶的水平倒还不错......

希望她永远都不会这样去用到那只兔子。

12月31日星期六

玛莎的日记

————

伽凛把兔子玩偶举起放在眼前,和它四目对视着,拇指还在不断地抚摸着它的白色绒毛。

伽凛:兔子先生,您能否陪着我度过这艰难的时刻......

白色的兔子,黑漆漆的眼球中似乎有着什么在靠近她。

(巨大的玻璃碎裂声和建筑崩塌声)

从半空中跳进房间内的玛莎,抱住伽凛在地上打了几个滚。

身体残破不堪的玛莎:小姐......快逃。

伽凛瞪大了眼睛,看着玛莎脱落了一半的机械手臂不断跳动的火星,和闪着碎光的电线在她的眼中远比血肉模糊的残肢似乎更加触动人心。她颤抖的手中握着房门的钥匙,轻轻地放在了伽凛的手上。

伽凛:为什么...玛莎你......

身体愈发崩溃的玛莎:伽凛小姐...您的父母...被冤枉了,一心为着......人类未来的贵族政治家和科学家......在迫害和流言辈语中倒...下了......

玛莎的语速开始加快,但破损的发声装置却开始破损和漏电,声音卡顿的同时还无比的干燥。

即将崩溃的玛莎:您一定要,和你烈曜少爷...一起活下去......

伽凛:玛莎...你怎么了...?

几个身着黑色标配构造体装甲的灰发男性构造体降落在了破碎的墙壁口。

构造体A:,报告,非法不明构造体已确认死亡...没错,她体内的帕弥什病毒消散了,就像是蒸发了一样。一路追捕以来,这个家伙身上的病毒居然和没有感染到人也没有扩散情况。

构造体B:那边的小女孩,是欧罗帕博士家的孩子对吧?

伽凛微微抬头,紧紧的咬着牙,一把抓起兔子玩偶的胳膊,用钥匙打开了房门冲了出去......

构造体C:回来!不要出去!

构造体A:这里是追捕分队,你们让建筑爆破小组延迟爆炸倒计时,这里发生了一点状况!

通讯中的声音:什么?我们这边早就安排好了,房屋拆迁倒计时好像只剩下......

「你一定要,和你哥哥一起活下去」

伽凛抹了把眼泪,开始冲下楼,即将跑到门口时却看到外头已经挤满了各种人。

通讯中的声音:哦对,现在开始只剩2秒了,应该要炸了吧。

轰————!!!

整座房屋倒塌,一个小女孩在执行部队和普通人们的视线中,消失在硕大的别墅废墟之中。

只剩下了飞出去,立在了门口的白毛兔子,身上虽然没什么污渍,却被建筑碎片割断了软绵绵的双腿......

————

「最近的这次事件性质无比恶劣,大概是空中花园伊甸舰进入航线以来最大内部的事件之一。欧罗帕博士作为科学理事会的成员之一,为了不引起不必要的反响和特殊事态,欧罗帕博士的特殊帕弥什病毒同化实验一直在秘密中持续了20多年,直到最近开始被谣言传出在非法研究帕弥什病毒,以及违法私人动用空中花园资源进行构造体实验......虽然以上消息从本质上讲确实属实,但一旦他的研究完毕,在科学理事会的研究结论下则是可以推动空中花园夺回地球几十年,甚至近百年的可能性。这一切却在欧罗帕夫妻二人被自己所研究的携带同化帕弥什构造体谋杀之后,全部化为乌有......其年仅将近13岁的女儿也在意外中惨遭致命伤,现已交于生命之心医疗共同体全面展开抢救......」

阿西莫夫把电视机关掉,当场将其硬拆下来用力的砸在了尼科拉的办公桌前。

阿西莫夫:这就是你口中为了保护全人类所需付出的代价?就是这篇胡编乱扯的报道!?

尼科拉却只是淡定地喝了一口水,双臂搭在办公桌上语气无比平缓。

尼科拉:这件事是科学理事会集体投票决定的,欧罗帕博士的实验如果成功固然非常好,但只要其背后拥有哪怕一点点风险却还想去做的,拿着整个人类存亡当自己实验筹码的,就是反人类行为,更何况是用着不确定是否稳定的帕弥什感染体作为自己的管家,比起科学家他更像个疯子。

阿西莫夫:欧罗帕博士曾经是我的导师!

尼科拉:所以我准备把未来生命之心观测站的领导位置无理由直接交给他的儿子。他和你一一样拥有着惊为天人的天赋,也是空中花园的日后新一代的天才。

阿西莫夫一巴掌拍在尼科拉的办公桌上,愤怒达到了临界点。

阿西莫夫:那么你的手段是什么?故意使用手中的空中花园民间力量在人们的信息圈中散播谣言!给欧罗帕这位本可以在空中花园反击时代历史上名垂千史的科学家抹黑!而欧罗帕夫妻的真正死因根本就不是他们早期研究一直作为管家的那个构造体干的......

阿西莫夫即使还压抑着无比强烈的情绪,也一把抓住了尼科拉的衣领,狠狠地瞪着他。

阿西莫夫:是你暗中引导的吧...谋杀犯......!

尼科拉一把推开了阿西莫夫,抖了抖自己的领子。

尼科拉:注意你的言辞,阿西莫夫技术官,你现在的言论程度我完全可以上报给军事法庭并直接判刑。

阿西莫夫冷笑着。

阿西莫夫:哈桑知道你干的这些事吗?

尼科拉的表情没有什么明显变化,只是单纯不经意间挑了挑眉毛。

尼科拉:我不希望警告你第二次。

阿西莫夫:生命之心不可能救的活那样一个濒死的小女孩,你以为这样的报道有用吗?

尼科拉:......

阿西莫夫:她的钽—193共聚物相性到达了目前普通构造体的峰值......我都不敢相信构造体改造实验,居然有朝一日成为了可以医学层面上救人的实验。

尼科拉的表情瞬间凝固了。

尼科拉:你说什么!

阿西莫夫:顺带一提,我的学生,我那名唯一的学生也一样......这可不是你能改变的事。他们会成为构造体,而何去何从......由他们自己决定。

【手术室的灯光再一次亮起,睁开眼的伽凛却模糊看见了烈曜的背影......也只看到了烈曜的背影。】

阿西莫夫转头走去,在尼科拉的门前淡淡的留下了两句话。

【你没错,就比如我一辈子也无法明白政治和你所谓的大局意识。】

【但我也没错,就像你一辈子也无法理解。究竟科学给人带来的是什么,而构造体和人之间到底又有什么可笑的区别......】

——PUNISHING——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