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莱克文学网 > 小说库 > 转生到异世界重拾漫画家之路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24日

《转生到异世界重拾漫画家之路》精彩章节在线阅读_苍之彼方的千叶君小说

转生到异世界重拾漫画家之路

作者:苍之彼方的千叶君分类:魔幻小说类型:战斗

「喂喂,真的假的……」初出茅庐便备受关注的新人漫画家——筱原天。为了拯救助手却不幸遭遇车祸。醒来后却发现自己以「格恩」的身份转生到了异世界。在父母(新?)的要求下,格恩前往王都的学院进修。途中,遭遇了受到袭击的商队,就此,格恩与那.....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今天是里维尔特学院开始招生的第一天,而我也因此才被早早地叫醒。

没错,我也是前往参加招生的其中一人,说起来也是巧,我居然刚好在这个时候觉醒前世的记忆。

布雷西距离王都艾尔卡亚——里维尔特学院的所在地有段挺长的距离,即使在今天早晨搭乘马车出发,最快也要明天上午到达,而招生时间只有三天,再加上到了王都还有各种事情要处理,因此时间非常紧。

「这样就…………结束了!」

门口已经停靠了一辆马车,我的父亲和彦正把我的最后一份行李搬上车。

「那个……我有这么多行李来着吗……」

「这你就要去问欧菲拉了,毕竟大部分都是她准备的……话说都好重啊,我的腰都有点吃不消了。」

「嗯嗯~谁叫小格恩是头一次要出远门呢,为此妈妈我准备的都是很必要的东西哦!」

原来如此,是必要的东西啊。我不禁抬头望向堆得满满的车仓内。

「…………怎么可能啊!哪来那么多必要的东西,又不是搬家!话说这车真的载得动吗?不对是马拉的动吗?而且我该往哪坐啊!」

「诶~可真的都是很必要的东西哦?全部都是格恩最爱吃的寿司哟~为了格恩我可是有好好努力把每种寿司都做了一遍哦?」

「不是这个问题啦!话说这么多我哪吃的完?你就不担心会放坏吗?」

「唔嗯…………说的也是呢,那就搬回来吧。辛苦你了哦,亲爱的~」

「啊哈哈…………」

哇你都没考虑过的吗,爸爸都要哭了哦?

「真是的,妈妈你操太多心了哦,不管怎么说我也十五岁了,自己的生活肯定能好好照顾的啦。」

「可是……一想到格恩就要离开我们去独自生活,我就怎么也放不下心来……不知不觉就做了多余的事。」

母亲欧菲拉显得有些沮丧地低下了头。

是呢,毕竟我从小到大都没怎么离开过这里,更别提独自一人去生活了,溺爱我的母亲会这么想也是正常的。而里维尔特学院是全寄宿制的,既然决定入学了就必须要做好独立生活的准备。

「……没事的,不用太担心我,倒是我反而挺期待的,能够前往外面的世界冒险可是一件非常令人激动的事情呢,就算遇到什么困难了我也一定会想办法解决的。」

这么说道的我轻轻地抱向母亲,这么一看才发现,不知不觉间我已经长的比母亲高了。

「对吧?就多相信相信我们的儿子吧,我们这么多年的培育才不会这么简单就白费的哦?」

「嗯……是呢,我相信我们的儿子哦!」

母亲朝我温柔地笑了,并紧紧地回抱住了我。

「格恩,马上到院子里来一下,我有重要的事情要托付给你。」

待父亲和彦搬掉一车的行李(食品)后,过来向我传达了这个消息。

「好的,马上来。」

听他那不带玩笑的说辞,想必的确有重要的事吧。

之后我按他的话来到了院子,父亲已经站在那里等着我了,而他的左手上正拿着一个被白色的布所包裹的长状物。

「来了啊,喏,拿着这个。」

看到我了后,父亲随即讲那个东西转手给了我。

「这是……唔……好重?」

接过手来发现,这是一个挺重的东西,拿在手里能感受到沉重的分量。

「难道……是剑吗?」

「嗯,你打开看看就知道了。」

我循着他的话解开了附在表面的白布,一把剑于是展现在了我的眼前。

这是一把单手剑,由于收在剑鞘里,所以并不清楚剑的实际构造,唯一露出来的剑柄部分呈淡金色,握手处的螺纹十分清晰,柄端还刻着一个我看不懂的纹路。

「…………我怎么觉得这把剑很眼熟呢?」

「哈哈哈,你发现啦?这可是你小时候天天都想着去偷玩的东西哦~」

「…………原来是那把插在祠堂里的祭祀用的剑啊!话说这不是传家宝之类的吗?」

「咦我说过吗?…………嘛确实是差不多的东西吧……不过呢——」

「这把剑————艾尔比达(希望),就送给你了。」

「…………诶?」

「啊,剑的性能你不用担心,虽说是被用来祭祀啦,但这也好歹是把货真价实的魔剑哦?」

「为什么会想到用魔剑去祭祀啊…………可就算这样,又为什么现在想起来把这把剑送给我?」

「嗯……我也是受人所托啊,它(艾尔比达)本来就是为你准备的。」

「受人所托?」

「对,总有一天你会离开这里,而到时侯再把它转交给你,今天的话就是那个时候。」

这么说到的父亲用双眼直直的看着我。

……怎么了?总感觉…………

「总之就是那么回事啦,你收下就行了……理由的话你总有一天会明白的。」

我刚想问些什么,父亲却移开了视线。

……总有一天会明白吗……

「对了,机会难得,你不**试试吗?其实你手早就痒痒了吧?」

「……说得也是,那我就不客气了。」

毕竟是小时候的憧憬呀。

不瞒你说,从拿到剑的时候开始,我就不断涌出想要**的欲望,这也是拜小时候的我(格恩)所赐吧?

噌————

伴随着剑刃与剑鞘摩擦所产生的清脆响声,我拔出了剑。

「哦哦…………这可确实…………」

剑身是与剑柄十分相称的银色,应该是好好打理了一番,剑身泛着与记忆中截然不同的冷冽银光,剑的构造也独具特色,剑刃宽曲有度而显得修长,本身这是一把轻质的长剑,分开手来拿发现分量全聚集在剑鞘上后才明白,光是这样拿着,就能感受到剑所传来的凛然的魄力,完全无法让人把它和普通的剑相提并论。

「怎么样?满你的意吧,好歹我也是定时保养的,这次也是专门叫人彻底整顿了一遍哦!」

「是呢,很难想象这居然是那个祭祀道具…………谢谢你,我会好好保养的。」

「那就好!既然你收下了,那接下来就做正事吧。」

说着,父亲周围的氛围突然沉重起来。

「机不可失,格恩,现在就用那把剑来和我战斗。」

「……哈?」

「我这次也会稍微动认真点,给我小心点哦?」

「……说的也是呢,这是最后一次了啊。」

「没错,给我睁大眼睛看好了哦!」

说着,父亲和我拉开了距离,只见他手一伸,一团炫目的金光逐渐凝聚在他的手中。

嗯,果然是要来真的呢。

那道光我十分有印象,小时候虽然只看见过一两次。

那是父亲的武器具现化时所产生的现象。

关于这方面的事父亲很少和我谈过,估计是属于魔法之类的吧。

从小父亲就给我教授剑术,像今天的实战也是常有的事,虽然一直都是用木剑。

但我要说的是,父亲他,很强,简直强的不像话(一部分是他自己吹的)。

毕竟我从来没有赢过…………不对,是从来没对他产生过威胁。

现在,父亲仍旧散发着赫人的魄力,脸上却挂着从小到大已经看惯的从容笑容。

光芒退散,显现出来的是一把十分阔气的黑色太刀,拿在父亲的手上竟意外地相称。

『武士』这个词比较适合他吧。

我将剑鞘靠墙放好,随后双手持剑做好了战斗的准备。

「那么,这次就我先上了。」

不知为何,父亲决定要先手。

那样也无所谓,因为……

「…………哼哼哼哼哼哼」

停不下来啊,全身的颤抖。

不是因为害怕,倒不如说这种程度早就习惯了,现在我所感受到的,是兴奋。

至于我为什么如此兴奋,当然是现在的我已经不一样了啊。

在另一个世界生活过的我,肯定想不到自己会有拿起货真价实的剑在异世界战斗的这一天呢。

啊啊……我的少年心燃烧起来了!

「那个……你真的准备好了吗,怎么感觉有点怪?」

「来吧,请不要在意。」

「……我知道了……我上了哦!」

伴着一声吼声,父亲突然消失在了我的视野中,我立马本能地转移注意力至周围,只见父亲侧身挤入我的右侧。

「哈!」

我将艾尔比达双手持握,横向抵在侧腹的位置,果不其然,一阵沉重的冲击从剑上扩散开来。

「呜……」

明明已不是第一次经历,但却又是第一次经历,如此矛盾的我却意外地能熟练接下这一击,多年的锻炼使得身体本能地记下了动作。

「哦哦哦!!」

这是什么啊,也太刺激了吧?就像突然代入到了自己在游戏里练的角色当中一样。

利用缓冲的瞬间,我得以拉开距离平复了一下胸口的燥热,而父亲似乎打算穷追不舍,只见他脚一蹬,再一次拉近了和我的距离。

「哼嗯!」

又是一次犀利的斩切,我顺着身体的感觉向后扭动,并将剑顺着惯性斜上挥出。

当然,父亲仗着他那极快的反应速度很轻松地躲开了,而我也不甘示弱,在稳住身体重心的同时改变剑的方向再次挥动,这是我最为拿手的连续斩击。

无法躲避的父亲被迫用刀格挡,不断承受着我的挥砍。

「喔喔喔喔!!」

不行了,越打越带劲,身体停不下来了。每一次挥剑的感觉都令我热血沸腾。

「…………喝啊!」

兴许是有些冲昏头脑,只见父亲露出一个破绽,很轻易地隔开了我的剑,随后踢出右脚,失去平衡的我只能接下这一击。

「呜……」

侧腹传来了疼痛,我也想当然地被踢倒在地。

「将军!」

父亲随后将刀指向倒地的我。

「…………哈哈哈,我认输。」

果然,我还是无法战胜这个人啊。

「嗯,辛苦你了。」

战斗结束,父亲收回了刀,伸出手把我拉了起来。

「怎么样,剑还上手吗?」

「是呢,比我想象的要轻好多。」

我看了看手中的这把剑,方才的战斗竟没有给他它留下一点瑕疵。

「刚才你的表现非常好,不仅能化解我的攻击,还能进行有效的反打,不得不说你的进步很大啊,但是……」

父亲向我投来了复杂的目光。

「你刚刚那是什么啊,一边大叫着『喔喔喔!!!』一边奔跑傻笑的样子,刚才我是忍着没说,那个样子真的好丢人啊!」

经父亲这么一说,我不禁审视起刚才自己的表现。

「…………」

「…………」

「不要沉默啊!刚才那是因为……没错!因为第一次用真的剑战斗,激动得有点忘我了而已!」

哇哇哇!真的好羞耻啊,平常的我绝对不会有这样的失态的。

「这、这样啊,总之——」

父亲咳嗽了一声走到我的面前。

「合格了哦,格恩。」

这么说到的父亲把手轻轻搭在了我的肩上,露出了微笑。

「你也长大了呢。」

「……嗯」

看着这样的父亲,胸口不禁涌出了莫名的辛酸。

和父亲的战斗结束后,我把艾尔比达收回了剑鞘。

「之前就想说了,这个剑鞘不是和艾尔比达是一套的吧?」

首先感觉上就不相称,重量也是明显的一边倒。

「哦?亏你能发现呢,正如你所说,它原本就没有剑鞘,这个剑鞘是我新配的,为了你拿的方便嘛。」

「嗯?那当初造这把剑的时候,为什么不顺便再配一副剑鞘呢?这么精美的剑却没有剑鞘怪可惜的。」

「这个嘛……」

父亲别过头挠了挠脸。

「因为没有必要啊,它(艾尔比达)。」

父亲的话语里透露着遗憾。

「听好了,格恩,剑不是装饰品,而是战斗用的工具,在战争爆发的时候,剑都是时刻处于备战状态的,当你收鞘出鞘的时候,敌人的武器说不定都架在你的脖子上了。」

「那『艾尔比达』也是战争的产物吗?」

「是呢,倒不如说…………不,比起这个,格恩你得学会魔剑的使用方法哦?」

「诶?还讲究使用方法的吗?」

「嗯,概念上来讲的话魔剑是附有魔力的剑,也就是说魔法是能够作用于魔剑的,不过这也取决于施术者本人的能力资质。」

「喔喔。」

「但是最重要也是最困难的,就是魔力的同调了。」

「同调?」

「没错,要构造与魔剑的魔力回路,必须要掌控魔剑自身的魔力特征,再以此构造同类的魔力…………话是这么说,真正的操作还是因人而异,有的人能够很快同调,有的人却好几年也做不到。」

「那你为什么不早点教我呢?偏偏在今天我要离开了,才告诉我这类事情,万一我就是那个好几年资质的人才呢?」

听了我的话,父亲的表情却僵硬了起来。

「这个嘛……主要是我一时兴起嘛,毕竟谁也没想到你突然有了魔力反应……更何况你老爸我也不是像你妈妈一样精通魔法,更别说魔剑了。不过格恩你,貌似有这个可能呢。」

父亲眯着眼盯着我看。

「欸欸欸……老爸的那把刀难道不是魔剑吗?」

「嘛……『黑铁』不是魔剑而是神刀啦。」

「神刀!?」

不得了,又冒出一个高级词汇。

「怎么说呢……就像契约一样的东西吧。」

原来是此,我的老爸是马猴烧酒。

「所以说,我们都没有办法教你啦,这些东西你正好可以在里维尔特学院学会不是吗?」

「恩~~也是呢。」

这种感觉真微妙,毕竟就连上辈子的我也没有在学校学习的经历呢。

「……话说老爸你真是让人羡慕呢,剑术这么厉害,还有神刀什么的,妈妈又是个美人,到底怎样才能混的像你一样啊?」

「哈哈哈…………我,运气好?」

「你骗人这怎么可能!?」

这人没救了,一边挠头一边脸红『嘿嘿』地笑的样子好恶心。

于是,在这个春天的早晨,我踏上了启程的道路。

虽然是边境的一个小城邦,但该有的城门还是十分雄伟坚固的,因为这一带的魔兽比较多。

而现在,我正在城门的入口处做着道别。

「那我们就送到这里啦。」

「嗯,好的,真是有劳您们了。」

和我们一同过来的,是镇上铁匠铺的莱特先生和花店的老板娘安娜女士,跟我们关系最好的他们也是从小看着我长大的人,因此特地前来送我。

「哎呀~小格恩也长大了呢,明明小时候还天天跑到咱们店里帮我打理花朵呢。」

「是呢,一直以来有劳您们照顾了。」

「没事没事,小少爷的欢送会昨晚也搞过了,至少最后就让我们代替大家来送你最后一程吧。」

「那个……希尔现在还在睡觉吧?」

「对呀,毕竟那孩子昨晚死缠着你不让你走,结果回去后又为了送你礼物专心给你挑选花束,一直忙到很晚呢。」

希尔是安娜女士的女儿,比我小个四岁,因为从小就一直跟着我一起玩,把我当哥哥一样十分粘我,之所以今天走这么早也是为了怕看到她伤心的一幕。

「呵呵,我是很感谢希尔啦,记得帮我想她问好哦。」

说着,我不禁望向靠在车厢内的那一束粉红鲜艳的小花。

「那么,最后…………」

我随即转向旁边一直微笑看着我们互动的父母。

「虽然这么说有点害羞,不过……一直以来感谢你们的照顾了!」

「……真是的,搞这么隆重干嘛啊,又不是见不到了,这样的话……唔哦!……看,你妈妈就会这样啦。」

就在父亲说着的同时,母亲一下扑进了他的怀里。

「嗯……我搞砸了?」

「不!才没有那回事!是我不对,明明作为母亲这时候应该更可靠一点才对呢!」

听了我的话,母亲一下抬起头向我辩解道,然后又一把扑向我的身上。

「但是我还是忍不住担心呢。」

母亲的话不禁让我内心一暖,这就是亲情的感觉吧。

「……谢谢你妈妈,这么为我操心,我肯定会好好照顾自己的。」

「嗯,既然格恩都这么说了那妈妈我当然是相信啦!」

之后在结束最后的寒暄后,我坐上了马车。

「那么……我出发了。」

「嗯,去吧,不需要羡慕老爸哦?格恩的话肯定有主角光环的加护所以不用担心,我期待着你的表现哦,不干些大事可不准回来见我啊,啊不是指坏的方面哦?」

「是呢,就算是小格恩突然带回来一个大着肚子的女性什么我也是很困扰的呢……」

「怎么可能啊!那种事能那么轻易办到吗?话说主角光环是个什么鬼啊!」

「哼…………父亲的直觉?」

「你骗人怎么可能?」

受不了,最后我的父母还是这么奇葩。

「总之,尽管加油吧。艾斯,我家的不孝子就交给你看护啦,请务必确保他的安全哦。」

这么说着的父亲朝着马车的驾驶位置喊到,只见一只竖着大拇指的手从车位旁伸了出来。

艾斯是一名旅行商人,和父亲也是老相熟,经常来往布雷西与王都之间运输物资,听说由于个人战斗力超群所以从来没有雇佣过护卫,还经常说着『护卫这种人其实是最危险的啦~』这类话。

不过一个肌肉男大叔很难想象会与经商挂钩啊……

「那么,一路顺风。」

马车缓缓地开动,父亲与母亲招手的身影逐渐消失在地平线的彼端。

我,好幸福。

作为格恩的第二人生,我得到到了从未有过的幸福。

我默默地在心中,向着养育我的父母致以由衷的感谢。

「……走掉了呢。」

「是呢。」

「……真是的,到最后还要逞能,就不能坦率一点吗?」

「这怎么行,我好歹是个父亲啊,可不能像某个人动不动就往别人怀里扑呢。」

「说什么呢,我生气咯?回去不给你做炸鸡块了。」

「别,我错了开玩笑的啦~~不过这样一来果然会有点寂寞啊。」

「…………这也和『那个人』所预言的一样呢。」

「…………是呢,这就是你今天如此担心格恩的原因吧。」

「嗯,不过我认为没有担心的必要哦,那孩子虽然是在逞强就是了。」

「这样啊,欧菲拉这么说的话我也不担心了。哎呀~今天一大早可是吓坏我了,没想到他居然能那么简单地抛弃『勇者』之身呢,留我一个人好孤单啊~」

「瞧你那坏心眼的说法,所以小格恩能够使用魔剑了?」

「算是吧,可惜的是我没办法教他啊,这方面就靠他自己去努力吧,以及这一切背后的『真相』,总有一天,他会明白的。」

格恩的父亲——和彦的目光一直没有离开远方。

「…………『漫画家』吗,真是怀念呢……」

「尽情挣扎吧,格恩,我和欧菲拉只能做到这了。有时候命运是很枯燥无味的,务必要记住————」

——不要输给希望(艾尔比达)啊。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