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莱克文学网 > 小说库 > 对你的心动不请自来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24日

《对你的心动不请自来》精彩章节全文免费阅读_纪舟小说

对你的心动不请自来

作者:纪舟分类:青春小说类型:宠文

乍见之欢,久处仍怦然。这大概就是郑休宁对宋茗叶的感觉。陪他的小朋友从晨间走向迟暮,从乡野走向人生,再回首,我们原来互相搀扶着,走出半生。...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八月仲夏,午后炎热冗长。

“醒醒,醒醒。”

水塘边,一个约十八岁的男生将跳入池中的少女救上岸后,不停的呼唤着。

“咳咳。”女孩子终于有了反应,重重的咳出声来。

男孩——郑休宁喘了口气,他本是当地富商之子,自从四年前母亲去世,他每年夏天总会来着母亲长大的小乡村住上一月,今日本是炎热,在水塘边散心,却有个瘦瘦小小的身影从后方的草丛中冲了出来,直扑入水,见女孩子在水中挣扎,他便跳下去救了人,好歹还算及时。

郑休宁没有想到会是她,心中暗自窃喜终于有了交集,却又心疼,若有下次,若没救回来,对他而言,又将会是怎样的可怕。

女孩——宋茗叶缓缓睁开了眼,身子本就瘦小,此时脸上更是一点血色都没有,她从田里回家,以为郑休宁在水边要跳河,年初的悲剧始终梗在她的心上,于是便二话不说冲出去想拉住郑秀宁,却不曾想被石子绊住了脚,扑入水中。

“我,我。。”宋茗叶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该从何说起,倒是又重重的咳了两声。

“行了,我没跳河,下次这种事,要记得看好路。”见宋茗叶醒来,郑休宁也站起身来,

他一边说着,一边捡起绊倒宋茗叶的石子,重重地扔入水中,湖面上顿时波澜惊起。

“噢,谢..谢谢。”少女的身子矮小瘦弱,干劳累活原本发黄的脸色此刻确是苍白,毫无血色。宋茗叶挣扎着从地上爬了起来,准备收拾自己的东西,眼前被一个高大的身影挡住,竹篓也被他背起,刚刚散落的工具被有序的放入篓内。

“走吧。”

背起竹篓的郑休宁眉眼疏朗,定睛倒让刚从鬼门关走了一趟的宋茗叶晃了神。

不待茗叶回复,郑休宁便向村子里径直走去。

“等等我。”

宋茗叶声音低低的,但前方的郑休宁倒是放缓了脚步。

一高一矮,落日将两人的影子拉长,乡村小道宁静,命运的兜兜转转,使得从一个点出发的两条线,终于再次有了交集。

郑休宁在四年前第一次一个人来到母亲的故里,刚经历丧母之痛的郑休宁在母亲的葬礼上也未曾落泪,不过到了这里,看到从前的母亲翻过的书,母亲走过的路,少年瞒着所有人偷偷潸然落下。楼下,传来一个女孩子的呼唤声:

“请问,有人在么?”

眼前的房子富丽堂皇,宋茗叶显然不敢贸然进入。

“我的毽子不小心掉在你家院子里了,请问我可以进来捡么?”

宋茗叶问的小心翼翼,带着天生的胆小。

郑休宁一个人坐在阁楼上,不想应答。

他站起身来,隔着二楼阁楼的窗户看着在门前试探着进门的女孩。

“那,我进来咯?”

小手紧紧地攥着灰尘仆仆的衣角,宋茗叶不安地踏进这座大宅的院子内,终于在角落里找到了被不小心踢进来的毽子,插着几根鸡毛,看上去破烂不堪,却是宋茗叶和姐姐宋茗筠最为珍惜的宝贝,只因这是母亲在未离家前给她们做的唯一一件玩具。

宋茗叶在跑出大门前,转了个身朝着恢弘气派的大宅喊了一声“谢谢”。

门外一个约莫14.5岁的少女正在焦急地等待着,是不是探头张望,在看到宋茗叶拿着毽子出来的时候,姐妹两高兴地对视笑了笑。

在阁楼上目睹一切的郑休宁:

“傻子。”

心境却豁然开朗,胡乱的擦掉眼角的肉眼可见的泪珠,郑休宁突然觉得一切安定又平和,就好像,母亲还在身边。

“爸,我回来了。”

告别了郑休宁,宋茗叶回到了那个死气沉沉的家里,两间平房,一间用作杂物和宋父的卧室,屋内脏乱不堪,另一间是厨房以及原来宋茗叶宋茗筠的卧室,虽然破旧,到底还算整齐,如今,却只剩下了宋茗叶一人和空落落的灶台为伴。

意料之中的,宋茗叶的呼唤并没有得到回应,将东西放进收杂物的平房内,确认了屋内没人,宋茗叶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几天没有开伙的灶台已落下了屡屡尘灰,宋茗叶轻车熟路的从柜子里拿出先前做好的饼大口大口吃起来,。

她知道,宋父一定是收到了工钱又去了赌场,她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才会输光了钱醉醺醺的回来,这是她过去十五年的生活。

宋茗叶父亲名为宋书,听上去温文尔雅的名,却是个好赌的酒鬼,是个木匠,手艺虽好,却每每在收到工钱之后去喝个烂醉,输个精光。母亲名为林初,患有精神障碍,在宋茗叶小的时候便离家不见,至今音讯全无。宋茗叶今年16,本有个大两岁的姐姐,名为宋茗筠,年初跳河自杀,不幸离世,宋父酒后打骂的对象少了一个,苦难都落到了宋茗叶的头上,父亲不在,她一个人吃饭,总几天做一次饭,收工回家吃些残羹冷食。

宋茗叶只念了小学,到了中学,父亲便以家里农活没人做为由,强行逼她退学,如今的宋茗叶,不同于其他16岁正年少的姑娘,她过于怯懦和瘦弱,眼里没有应有的光。宋茗叶本以为,自己的命运可能会和姐姐一样,再过两年,被父亲强行逼着嫁人,她也不知道,会不会遇到那样恶劣的人,明明要娶她,却非要逼得她跳河自杀。

宋茗叶不去想,也不敢想,她想到了今天傍晚发生的事,心中泛起一阵不宁,心想:

那个人..好像是不一样的人……

黑夜的另一头,郑休宁躺在床上久久未眠,他想到了宋茗叶,想到了以前来这看到的那个小姑娘,那个虽然辛苦但和姐姐在一起很快乐的小姑娘,如今眼里却没有了光,令人扼腕。

自从辍学以后,田地成了宋茗叶每天打卡的地方,虽然昨天出现了那个小插曲,今天晨光微煦,宋茗叶仍带着工具下了田,只是她没想到在这片刚撒下种子的地里,会多出来一个人——郑休宁。

“早啊。”郑休宁穿着一身运动装,与宋茗叶的简单朴素格格不入,自然却突兀的,站在了宋家的田地边。

“......早。”

宋茗叶低低得回了句,嗓音不似少女黄鹂般动听,反倒显得有些粗狂和沙哑。

郑休宁皱了皱眉。宋茗叶亦没再说什么,径直走向河边,准备打水,郑休宁见宋茗叶去做自己的事了,觉得无趣,也就随手找了个空地坐了下来,看着女孩干活的身影。

他或许也觉得世界有点不公平,他来于此,不过是休闲与怀念,郑父专门派了人来照顾他的起居,在这样一个村子里,郑休宁显得有些格格不入,不同于其他少年的或辛勤或散漫,他总是显得清风朗月,不与他人同论。

16岁的宋茗叶..郑休宁默默想着,在城市里16岁的女孩子应该是被当成掌上明珠宠爱的吧,没有人会像宋茗叶这般辛苦。

生活对每个人都公平,又好像不公平,郑休宁本是天之骄子,在同龄人之中活在了金字塔的顶端,可老天又非要夺走他的母亲,那是一场交通事故,醉驾的卡车司机将郑家的车碾成了烂泥,那车上,就坐着他的母亲。

14岁的郑休宁好像一下从天堂落到了寒冷的地狱,郑父生意繁忙,从小是母亲教导郑休宁长大,14岁以后,少年逐渐长成1米8的郑休宁,早早的进了公司熟悉,每年,只有这雷打不动的一个月,才是属于妈妈眼里“休宁”的假期,其他的,都是郑也清的儿子,亿万富豪的独生子而已。

那宋茗叶呢,郑休宁想来半天,他找不到生活对这个女孩子温柔的地方,想到以前偶然见过的,宋家姐妹互相照顾的样子,郑休宁在心底默默叹了口气,也许曾经有过,但那场噩梦,将一切都摧毁了。

“宋茗叶!”郑休宁站起身来,朝着田地另一头的小女孩喊道。

手上的动作一顿,宋茗叶抬起头,带着点好奇打量着朝自己跑过来的男孩。

8月清晨,骄阳之下,浓荫之中,蝉声喑哑,少年的清泉音在这寂寥无人的空旷田野显得格外清明。

“我知道你叫宋茗叶,你住村西,我住村东,我不常来,你不知道我罢了。”

郑休宁笑了,带着少年的意气与阳光,他对这个女孩产生了好奇,并且想要了解。

宋茗叶只是噢了一声,再无下文,又拿起了锄头开始刨地。

“你不好奇我是谁么?”郑休宁说完这句话,突然觉得自己有点中二,尴尬地挠了挠头,好看的眉毛也不自觉地皱成了“川”字。

“少皱眉。”宋茗叶突然又开口道。

郑休宁没有追问,只应了一句“好。”又开始滔滔不绝起来:

“我叫郑休宁,18,应该比你大个几岁,你喊我‘休宁’或者‘休宁哥都行’,我每年会来这住一个月,以后我们就算认识了。”

这是第一次有外人试图闯进宋茗叶的世界,很多年后,那阵从田野吹来的风,仍旧留在宋茗叶的心田。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