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莱克文学网 > 小说库 > 女主她以武服人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24日

《女主她以武服人》精彩章节目录_阿酥小说免费阅读

女主她以武服人

作者:阿酥分类:奇幻小说类型:欢喜冤家

灵气复苏,商都危急,宗师贺山海被请出山,贺苒随父出征,刚露面就被各家族列为联姻对象。贺苒在商都:“七阶可称宗师,我今年18,武四阶,你呢?”贺苒在中岳:“我斩杀的灵兽排名第一,你呢?”贺苒在历练场地:“我积分排名第一,你呢?”众家族:“对不起,犬子不配!告辞,打搅了!”...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贺苒跟随贺山海出山前,被贺山海科普过修行圈的格局,十大家族是不能绕过的话题,十大家族的青年才俊也都被提过名字。

秦一川,京都秦家嫡系长房长孙,唯一的正统继承人,未来的秦家家主。

眼前的人与贺苒脑中勾勒出的未来家主有些不太相符,想到贺山海讲过秦家内斗的厉害,秦一川所在的嫡系被旁系压制的抬不起头,又能理解了。

再看秦一川身上的伤势,有灵兽撕咬出的狰狞伤口,也有灵刃和灵器留下的齐整切口,说明他的敌人不是纯粹的灵兽,还有修行者!

秦一川刚苏醒时紧张又警惕,知道贺苒是六合局员工后立即自报身份,说明他的敌人与六合局无关,并且,他认为六合局员工会帮他!

事实也是,没有贺苒那颗中品回春丹,秦一川绝对醒不了那么快!

现在,秦一川再次陷入昏迷,贺苒不能让他一直在车顶躺着,不然等会儿雾散了,他们绝对是全场的焦点。

贺苒四下望望,选中了综合服务楼的楼顶。

综合服务楼一共三层,高速刚好十米,以贺苒武三阶后期的修为,选个没人的角落纵力一跃就能跳上去。

贺苒也是这么做的,武三阶后期一拳之力接近四千斤,抱着瘦成一把骨头的秦一川完全没压力。

大雾弥漫,没有阳光直射,就是在顶楼也不觉得热,不过,贺苒还是选了一个背阴处,因为她笃定,有贺山海在,这雾持续不了多久了。

也就七八分钟的样子,服务区忽然刮起了东风,搅乱了浓的似墨的雾,也就十几秒的功夫,就把令人感到烦躁和怯怕的浓雾清理干净了。

视野瞬间开阔,空气也清新了,躲在综合服务楼大厅的人们也纷纷走出大厅。

“这雾起的奇怪,散的也这么奇怪!”

贺苒辨认出这是那位大妈的声音,接着,又听到司机以自己的经验安抚大妈:“团雾嘛,就是这样的!我之前不是说啦,今天天气好,问题不大!”

“那咱们现在走吗?”

“听交警的,交警让走咱们就走。”司机说罢,又哎呦一声,“你们谁看到坐在最后那排的父女俩了?他俩还回不回来啊?”

贺苒在顶楼听得想笑,笑容还没收住呢,忽然听到身后传来连续的、压制的咳嗽声,扭头,发现秦一川坐起来了。

“不用刻意压着,咳出来会舒服些。”贺苒笑眯眯地对秦一川说。

秦一川顿了顿,松开了压在唇部的右拳。

“咳咳咳咳……”

一连串的咳嗽给秦一川的面部添了几分血色,又因为不是正经的白里透红,显得他无比孱弱。

贺苒想了想,取出一粒中品补血丹,蹲下递给秦一川。

秦一川眸光闪了闪,嘶哑着声音道谢。

中品补血丹对失血颇多的秦一川来说是救命良药,秦一川服下后,脸上总算添了一丁点儿的血色。

贺苒不太满意这个微薄效果,又取出两粒中品补血丹,示意秦一川继续吃。

秦一川微微蹙眉,抬头看向贺苒,目光深邃的说:“你不是普通的六合局员工。”

“哎?为什么这么说?”

秦一川目光落在两粒品相称得上良好的中品补血丹上。

全球灵气枯竭,灵植培育艰难,十分稀缺,丹药的也变得弥足珍贵。

普通的六合局员工出任务不带丹药,有危险的任务携带用来保命的下品丹药,极其危险的任务才会携带用来救命的中品丹药。

“这个啊,谭叔送我的。”

秦一川微微蹙眉:“谭局的谭?”

贺苒点头。

秦一川薄唇一抿,止住了话头。

贺苒也没多解释,把中品补血丹往前递了递:“以后再还我就是了。”

秦一川比谁都知道自己的情况,闻言也不推让了,双拳一拜,道:“……日后还你。”

贺苒笑笑,让秦一川快些吃。

中品补血丹确实是救命良药,秦一川服下第二粒的时候,面色已经好转,加上有两粒中品回春丹垫底,伤口恢复的速度都增快了。

秦一川内查过后,又还一粒给贺苒,问:“能换一粒补灵丹吗?我的灵力耗尽了,急需补充。”

“我是武修,没有补灵丹。不过我有灵石,你看能不能用得上!”贺苒说着,掏出三颗中品灵石,“够不够?不够还有!”

秦一川眉角跳了跳,知道不被看重的灵石一定也是谭局送的,抿着薄唇问:“还有多少?我全要。”

说完,顿了顿,又补充道,“日后还你。”

贺苒二话不说,取出一个小储物囊递向秦一川:“里面还有97颗。”

饶是秦一川出生在修行世家,也被贺苒的豪气惊了一跳,没有立即伸出手去接。

“还不够吗?”贺苒问。

秦一川抬眸打量贺苒,想看清楚贺苒是在试探还是真心借给他,四目相对,一双眼睛里全是探究和打量,一双眼睛亮如繁星,清澈纯净。

秦一川在秦家见过各种各样的眼神,从未见过这般纯净的眸子,刹那间看入了神,忘了回答。

“是不是不够呀?你先用着,我爸那儿应该还有!”

秦一川怔怔的回神,略显狼狈的垂下眼睑,并将右手移到储物囊上,停顿几秒,才从里面取出一只碧清润透的玉镯。

“压给你。”

贺苒噗嗤笑了。

秦一川取玉镯时有过停顿,想来是不舍得拿出来的,贺苒也识货,知道玉镯是一件品阶不低的灵器。

“不用啦,未来的秦家家主怎么会赖账呢。”

秦一川听到未来家主时,心脏猛跳了几下,问:“你不怕我在骗你吗?”

“我相信自己的分辨能力,如果你真的在骗我,只能说我依旧处于识人不清的阶段,被骗的是学费。”

贺苒笑容甜美,语态自信,隐隐还有安慰秦一川的意思。

秦一川收了贺苒的这份善意,微微颔首,收了玉镯,接了灵石。

如果用上比拟,修行者的身体像一个蓄水池,灵力就是蓄水池里面的水,会因为使用而耗空,如果没有及时的补充,耗尽了灵力的修行者与普通人无异。

秦一川是灵三阶初期的金丹修行者,100颗灵石能帮他恢复八成的灵力,是秦一川现在迫切需要的。

秦一川吸收灵石时闭着双眼,贺苒看他睫毛一颤一颤的,就知道他没有完全入定。

“你先在这儿修行,我去去就来。”

贺苒见秦一川听见她的话便睁开了眼,笑着强调道:“你要专心修行啊!”

秦一川微微颔首,再次闭上眼睛。

贺苒从跳上的地方下去,绕去综合服务楼的前面,去找大巴车的司机。

司机也在焦急的找贺苒,看见贺苒就抱怨:“你们说走就走也不给我留个信儿,眼看着交通就要恢复了,一车人是等你们还是不等你们。”

“不好意思,走得有点儿急。等会儿交通恢复你们就先走吧,我们晚会儿搭亲戚的车去商都。”

“要是还去商都就赶早去,太阳落山了有温差,更容易碰上团雾。”司机操心的叮嘱一句。

贺苒连连道谢。

司机在贺苒这儿得到了准信儿,就去张罗其他乘客了,很有职业操守的要照顾好每一位乘客。

贺苒辞别司机,忽然觉察到后方传来打量,扭头望过去,又没看见人。

贺苒想了想,绕回综合服务楼的后侧方,纵力一跃,跳上顶楼。

顶楼空无一人,秦一川坐的位置处留下一件干净的单衣,单衣上摆着一只碧清透亮的玉镯。

贺苒四下望望,左右不见秦一川的身影,咧咧嘴,小声嘟囔道:“走得挺快。”

贺苒小心地将玉镯用衣服裹好,一并收入储物囊中,继续坐在背阴处等贺山海。

大概过了半个小时,贺山海携一身血气跳上顶楼,贺苒正要打招呼,察觉到楼下还站着人,探头往下一看,是一胖一瘦两名少年,瘦的贺苒已经认识了,是去而复返的秦一川。

贺苒轻咦一声,问:“你怎么又回来了?”

“要救的人被贺宗师救了。”秦一川回答简短的说,说完又朝贺苒行了一个修行者的通用礼仪。

贺苒恍然大悟,原来秦一川走得那么急是去救人了,接着,贺苒才看向秦一川身侧的那位胖胖地少年,把他与贺山海提到过的朱谨安对上了号。

朱谨安,原是朱家旁系子弟,父母双亡后被秦一川的母亲收养,与秦一川一起长大。

朱谨安身上的衣服也带着血迹,胸前有一处血迹特别大,衣服也有撕裂,想来是被利器洞穿过。

现在的朱谨安面有血色,人也不是特别虚脱,想来已经服过丹药,但怎么说也是鬼门关前走了一遭。

联想秦一川身上的伤口,嫉恶如仇的贺苒愤愤然的问:“爸,追杀他们的人抓到了吗?”

贺山海对贺苒的问题有些意外,瞥一眼站在楼下的兄弟俩,道:“都死了,被五阶吞云兽撕咬而亡,尸骨十不存一。”

贺苒听得有点儿懵,她刚刚还以为五阶吞云兽和追杀秦一川的人是一伙的呢!

贺山海明白贺苒的疑惑,解释道:“他们在天青山游玩时遇到不明身份的修行者追杀,对战时惊扰了藏匿在天青山的五阶吞云兽,五阶吞云兽发狂杀了那几名凶徒,又接着追击秦一川,然后被咱们遇上了。”

贺苒听清楚前因后果,不禁对秦一川生出几分钦佩。

朱谨安的修为仅有灵一阶初期,又被凶徒重伤,如果不是秦一川冒险引走五阶吞云兽,朱谨安一定会和那些凶徒一样,被五阶吞云兽吃个尸骨无存!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