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莱克文学网 > 小说库 > 斗破苍穹之冰雪绝恋

更新时间:2020年04月23日

《斗破苍穹之冰雪绝恋》精彩章节目录_溯源轮回小说在线阅读

斗破苍穹之冰雪绝恋

作者:溯源轮回分类:同人小说类型:嫁人

更新是不可能更新的,哪怕我崩崩崩补给全保底,副本零掉落也不可能更新的!...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这时的柳席他突然停了下来

柳席现在很兴奋,而他的兴奋源头,就是那俏生生的站在面前不远处的青衣少女。

少女一身清雅装束,精致的小脸未曾施加任何粉饰,自然天成,一头滑顺青丝被短短的绿巾随意的束着,刚好齐及腰间,微风吹来,青丝飘动,撩动人心。

在少女那不堪盈盈一握的小蛮腰处,一条淡紫衣带,将那曼妙的曲线,勾勒得淋漓尽致,就连路人的视线,都是忍不住的偷偷在那腰间扫了扫,心头暗自想到,若是能将这等小蛮腰搂进怀中,那会是何种享受?

脸庞炽热的望着少女,柳席的手掌因为激动,有着轻微的颤抖,面前的清雅少女与他以前所玩过的女子完全不同,那犹如青莲般脱俗的气质,简直让得爱女如命的柳席恨不得马上将之夺入手中。

眼光扫了一眼那被他一掌轰翻在地的萧宁,柳席笑道:“护花可得需要些本事,你还差了点。”

被柳席一番嘲笑,萧宁脸庞通红,双眼赤红的怒视着前者,咬牙切齿的模样恨不得冲上去啃他一口。

“萧宁,回来,你不是他的对手。”萧玉脸颊略微有些冰寒,上前一步,轻声叱道。

萧宁咬了咬牙,衡量了一下双方的实力,只得不甘的退了回来,在心仪女孩面前如此丢脸,他只觉得羞愧欲死。

目光在萧玉身上扫了扫,最后柳席目光微亮的停留在后者那双性感高挑的长腿之上,不由得赞声道:“又是一个极品女子,看来今日我的运气还真不错。”

“呵呵,柳席大哥,他们都是萧家的人,这女的,名叫萧玉,不过她性子太辣,没点本事的男人,还真降服不了。”身后跟着一群彪形大汉的加列奥,笑眯眯的凑上前来,有些猥琐的笑道。

“呵呵,越辣才有味道。”柳席目光再次转移到那一直未曾开口说话的青衣少女身上,眼瞳释放着绿油油的光芒:“这位女孩子,又叫什么?”

望着柳席竟然打上了自己心仪之人的主意,加列奥嘴角略微抽搐,心中在恶狠狠的诅咒了一声这**上脑的王八蛋后,方才无奈的回道:“她叫萧熏儿。”

“好名字。”含笑点了点头,柳席不再与加列奥废话,上前两步,佯作绅士般的笑道:“在下柳席,不知能否邀请两位小姐一同逛逛坊市?呵呵,如果坊市中只要有两位小姐看上的东西,尽管算在在下头上。”说着,柳席手臂微微撤开,将自己胸口上的职业徽章,有点炫耀般的露了出来。

徽章之上,绘着一个古朴的药鼎,在药鼎表面,一道银色波纹,在日光的照射下,反射着异样光芒。

“一品炼药师?”见到柳席胸口处的职业徽章,周围的人群,顿时失声惊呼,而这些惊呼声,也让得柳席脸庞上的笑容越来越浓。

听着一品炼药师几字,萧玉俏脸微变,不过以她的性子,自然不可能因此就和这看上去贼眉鼠眼的家伙一起逛街,当下直接冷冷的出声:“没空,你另找别人吧。”说罢,一手拉起薰儿,转身欲走。

刚刚转身,人群中,几名大汉便是钻了出来,满脸淫笑的将之去路挡下。

望着拦路的几位大汉,萧玉俏脸一沉,回转过身,对着加列奥冷声道:“这里是我们萧家的地盘,你是不是太嚣张了点?”

“呵呵,萧家?很强么?不过就是靠着凝血散拉回了点人气罢了,若是我愿意,我可以很轻松的将你们萧家搞得元气大伤,回春散,不过是我随意而做的疗伤药罢了。”柳席抚着抚雪白的袖子,得意的道。

闻言,萧玉俏脸一怒,不过却并未怒骂出声,深知炼药师实力的她,也有些不敢将话说得太过刺人,以免为萧家惹来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然而萧玉会担心这些,可薰儿,却不会在意这些烦恼,她现在只知道,这块类似人形状的垃圾,已经耽搁了她见萧炎的时间。

轻抬了抬眼,望着那满脸得意的柳席,薰儿小嘴微启,轻灵动听的声音,所吐出来的话,却是让得所有人发愣:“垃圾就是垃圾,就算披上了炼药师的皮,那也依然只是个垃圾,象你这种有点本事就四处炫耀的人,用萧炎哥哥的话来讲,那就是一个…**。”

大街上略微寂静,很多人都是满脸错愕,这位看上去清雅动人的少女,骂起人来,竟然也并不比人逊色。

萧玉同样是愕然的望着身边的薰儿,半晌后方才无奈的撇嘴道:“我早就说过,你会被那小混蛋污染的…”

被薰儿在大庭广众下这番毫不客气的讽刺,心胸本来就并不开阔的柳席,脸庞上的笑容逐渐的收敛,阴沉的道:“这么多年来,你还是第一个敢这么和我说话的人。”

“真是…好傻的对白。”

小手揉了揉光洁的额头,薰儿现在几乎已经能够确定,面前的这位,如果不是白痴的话,那就应该是太过自视甚高了。

“加列奥,动手吧,本来还想采取正当手段的,可惜,她却不领情。”脸庞阴沉的挥了挥手,柳席寒声道。

“呃…”加列奥一怔,有些头疼的摸着脑袋,心头苦笑道:“这家伙究竟是在想些什么啊?父亲所说果然不假,他除了会炼药之外,简直一无是处,妈的,为什么这种人都能成为炼药师?”

叹了一口气,加列奥只得干笑道:“柳席大哥,我们加列家族,现在也惹不起萧家啊。”

“萧家?”冷笑了一声,柳席不屑的道:“只要我能得到她,那我便帮你们真正搞垮萧家,我手里除了回春散之外,还能炼制两三种别的丹药,若是炼出,保管萧家再次回到以前的那种境地。”

闻言,加列奥再次呆愣,他没想到,这家伙竟然如此轻易的就把自己的老底自曝了出来,心中在窃喜之余,又一次感叹了一声是不是智商越低,成为炼药师的几率越大后,加列奥手掌一挥:“抓住她们!”

见到加列奥开口,其身后的十多名大汉,立刻满脸凶悍的对着薰儿三人围拢而去。

望着对方如此嚣张,萧玉气得柳眉倒竖,冷笑了一声,玉手在腰间一抽,一根绿色的长鞭,狠狠的抽向那急扑而来的大汉,“啪”的一声,顿时,一条长长的血痕便是出现在了后者脸庞之上。

萧玉虽然是三星斗者,可对方的十多名大汉实力也在斗者级别左右,在打翻了两三名大汉之后,萧玉终于是逐渐的落入下风,有些狼狈的躲闪起来。

再次一掌将一名大汉轰得吐血倒退,萧玉也是俏脸微白的退后了几步,转头对着萧宁喝道:“带薰儿走,进去叫那小混蛋出来!”

萧宁急忙点了点头,脸庞忽然一变,急喝道:“姐,小心!”

听着萧宁的提醒声,萧玉赶忙回过头,只见先前那被她很甩了一鞭子的大汉,已经满脸狰狞的举起铁拳,狠狠的对着其胸部砸了过来。

见到这家伙竟然下流得攻击女人这种部位,萧玉俏脸气得有些铁青,斗气急速在掌心凝聚,刚欲狠扇而出,一道黑色影子却是快速闪现身旁,一道凶悍的劲风,狠狠的砸在大汉脸庞之上,巨大的力道,直接让得后者满脸鲜血的在地面上倒滑了好几米,方才缓缓止住。

“刚才凡是动了手的人,都废掉…”

少年手持着一根精钢铁棍,目光有些阴冷的瞥了一眼对面的柳席与加列奥,抿了抿嘴,淡淡的声音,有着许些森然。

听着少年的声音,人群中,几十名手持同样铁棍的大汉,顿时犹如虎狼之众一般,满脸狞笑的蜂拥而出。

白吟雪,全程都在看着,看向柳席的眼神愈加冰冷,就好像在看一个将死之人。

面对着几十名手持铁棍的四星斗者,先前还耀武扬威的十多名护卫,顿时脸色惨白,还未来得及逃跑,一根根漆黑的铁棍,便是狠狠的对着身体各处招呼而来,片刻时间,凄厉的惨叫声就已响彻了整条街道。

森冷的瞥了一眼对面脸色难看的加列奥,萧炎微偏过头,望着那因为羞怒而俏脸晕红的萧玉,语气稍微柔和了一点:“没事吧?你们过来也事先通知我一声吧,最近加列家族的那群混蛋一直想找点麻烦。”

头一次被萧炎如此轻言细语的对待,萧玉明显怔了一怔,俏脸上的晕红悄悄的更盛了一点,有些不知所措的胡乱移动着目光,嘴中道:“出来的时候遇到薰儿,她说想过来看看,我就陪她过来了,我哪知道会遇到这群混蛋。”

萧炎无奈的摇了摇头,目光跳到一旁那因为他的出现而满脸雀跃的青衣少女身上,脸庞的笑意越加柔和:“刚才骂得很痛快啊。”

听着萧炎的取笑,薰儿无辜的摊了摊手,抿着小嘴轻笑道:“我也不想的,只是很有些看不惯他那副模样罢了,要知道,即使是当年的萧炎哥哥,也不敢当街抢人的哦。”

被薰儿偷偷的反击了一次,萧炎干笑着摸了摸鼻子,当年他虽然有些张狂,可也不至于到这家伙的脑残地步吧?

“哟,这不是萧家小少爷么,一年点时间不见,听说你终于脱离了废物的名头?”望着那与心仪的女孩亲昵交谈的萧炎,加列奥眼角一阵抽搐,在嫉妒心的驱使下,发出阴阳怪气的笑声。

“他是谁?”柳席目光同样有些阴冷,先前那一直没对他正眼看待的薰儿,现在却和另外的男子谈笑,这种打击,实在是让得性子高傲得过了头的他难以接受。

“嘿嘿,柳席大哥,这可是萧家有名的“天才”,名叫萧炎,以前修炼了十多年,斗之气也才停留在三四段左右,不过最近不知道吃了什么东西,却是在几个月前,直接蹦到了八段斗之气。”加列奥在柳席身旁阴笑着介绍道。

“一个连斗者都不是的东西,再“天才”,那不也是废物?”柳席冷笑道。

听着柳席此话,薰儿小脸微寒,秋水眸中,金色火焰,闪掠而过。

伸手手掌轻拍了拍身子略微紧绷的薰儿,萧炎淡笑着摇了摇头,偏过头,望着那一身白衣的柳席,目光随意的瞥了一眼他胸口处的炼药师徽章,微笑道:“你应该就是炼制“回春散”的人吧?”

柳席一声冷笑,挺了挺胸口处的徽章,傲然道:“没错,我就是加列家族请来的炼药师。”

萧炎似是恍然的点了点头,笑吟吟的道:“难怪,如此低级药力的疗伤药,也只有您这种炼药师,才能炼制得出,您还真没愧对您老师的教导。”

听着萧炎此话,周围围观的佣兵,顿时发出轰然笑声,经过前段时间加列家族的暴利,这些佣兵对那回春散的制造者,也是有着不小的怨气,现在见到萧炎竟然敢当面嘲讽,都是有些感到畅快。

周围的大笑声让得柳席脸庞缓缓阴沉,双眼森冷的盯着萧炎:“你这是在给你们萧家遭惹一些惹不起的敌人。”

闻言,萧炎略微有些愕然,苦笑了一声,手掌揉了揉额头,他实在是对这位自视甚高的极品有些无语,他难道认为自己是哪位斗帝的亲传弟子不成?一个一品炼药师的确能够让萧家正视,不过若要说惹不起,却不过是一个笑话。

“唉,这种智商也能成为炼药师?”叹息着摇了摇头,萧炎心有戚戚焉的与薰儿对视了一眼,在与柳席交谈一会之后,他终于明白性子温婉柔和的薰儿为什么会对这家伙如此不感冒了。

手掌磨挲了一下脸庞,萧炎懒得再和这明显智商有些问题的家伙废话,对着身后几十名大汉扬了扬手,笑吟吟的道:“打,连主子一起,既然人家敢到我们萧家地盘闹事,那我们也不必客气,不然免得被人说笑。”

瞧着萧炎如此举动,加列奥脸庞微微一变,他可没想到萧炎竟然敢来真的,眼珠转了转,冷笑着嘲讽道:“还以为你长进了多少,原来还是一个只会依靠手下的废物罢了。”

“你的激将,很低级。”萧炎挥舞着手中的铁棍,轻声道。

“你愿意当做是激将,那便是激将吧,象你这种废物,根本没资格与薰儿小姐走在一起。”加列奥讥讽道,眼瞳中悄悄的掠过一抹寒光,不怀好意的道:“你应该进行过成人仪式了吧?嘿,那也就是说,我现在向你挑战,你已经没理由再拒绝了?”

“你还真够无耻的,萧炎今年才十七,你已经二十三了,这种挑战,亏你也说得出口,如果你想玩,本小姐陪你!”听着加列奥的挑战,萧玉柳眉微竖,手中长鞭一甩,在地板上带出一道浅浅的白痕,叱道。

嘴角微微抽搐,加列奥讥诮的道:“你艳福还真是不浅,又有女人替你出头,嘿,就知道躲在女人身后的软货。”

“***,这小白脸太嚣张了,小坊主,我们帮你陪他玩玩。”望着咄咄逼人的加列奥,周围一些平日与萧炎关系不错的佣兵顿时大声嚷嚷道。

见到自己一番话引起这么大的反应,加列奥脸庞一变,他的实力不过才三星斗者,若真是引起了众怒,他心中还真有点虚。

随后萧炎把加列奥的手给废了,加列奥老子加列毕把加列奥和柳席给带走了,而柳席走前还成功作了个死

晚上

漆黑的夜空之上,银月高悬,淡淡的月光,为大地披上了一层银纱,看上去分外神秘。

在经过白日的喧哗之后,深夜的乌坦城,也是陷入了一片黑暗与寂静,一些街道上的房屋中,偶尔会传出男人的喘息声以及女人的压抑呻吟。

萧家,后院的房间内,少年正仰面躺在床榻之上,与夜空同色的漆黑眸子,此时却是寒芒悄涨。

“老师,你现在的这种状态,实力底限是多少?”再次沉默了半晌,萧炎忽然轻声询问道。

“怎么?”手指上的漆黑戒指中传出一句随意的反问声,片刻后,药老含糊的道:“虽然现在只是灵魂状态,不过凭借着异火,对付一些大斗师或者斗灵这些小杂鱼,应该没什么问题吧。”

闻言,萧炎脸庞微喜,眼中却是掠过一抹寒意。

“你想去杀了白天那小子?”见到萧炎这模样,药老略微有些诧异的问道。

“加列奥还值不得我这么大费心。”萧炎笑了笑,淡淡的轻声道:“两月时间快要到了,我有点失去和加列家族继续耗下去的耐心了,所以,我要偷偷的把那叫柳席的炼药师给解决了,只要那炼药师一死,没有疗伤药来源的加列家族,就将会失去仅余的一点市场,到时候,就算家族还能生存,那也将会势力骤降,从此再难对萧家造成威胁。”

“唔,真是因为失去耐心了么?以你的性子,可不像是浮躁的人啊。”沉默了一下,戒指之中,传出药老的戏谑声:“看来你对那位叫做薰儿的妮子还真的很在意啊,那家伙不过是表现得下流了一些,你便是记恨下了心,还真是一个爱吃醋的小孩子啊。”

闻言,萧炎脸皮微微一烫,被揭穿了心底所想,他顿时有些恼羞成怒:“我时间本来就不多了,哪能陪他们一直玩下去?就算今天没遇见那家伙,我也会开始用些别的手段了。”

“好吧,好吧,不关那妮子的事…”瞧着萧炎这模样,药老大笑了几声,笑声中的戏谑,让得萧炎无奈的翻着白眼。

“既然想动手,那便动身吧,我是灵魂状态,所以还要借你的手。”停止了取笑,药老笑道。

急忙点了点头,萧炎飞快的跃下床榻,从怀中掏出暗红色的纳戒,然后取出一套早已经准备好的漆黑大斗篷,极其熟练的套在身上,顿时,身材单薄的少年,便是化成了臃肿的神秘黑袍人。

“走吧,你什么都不用做,我来控制你的身体就好,有我的灵魂包裹,你也不用担心被人从气息中分辩出身份。”见到萧炎准备完毕,药老笑着提醒了一声。

“嗯。”点了点头,萧炎轻手轻脚的行至窗边,犹如做贼一般的四处望了望,这才跻身跳了出去,身形在半空急落而下,一股莫名的强大力量从手指上的戒指中传了出来。

莫名的力量迅速的包裹了萧炎全身,顿时,急降的身形,竟然便是突兀的悬浮在了半空之上,脚掌在一处房顶之上轻轻一点,漆黑的身形,宛如一头隐藏在黑暗中的鹰鹫,悄无声息的掠出了萧家,最后消失在黑茫茫的夜色之中。

月黑风高夜,杀人好时机

这句话对萧炎,我还有熏儿都很适用

白吟雪的实力已经斗师3星了,平时都隐藏起来我直接跳上屋顶,准备把柳席给干掉

我来到柳席居住的房子不远处的楼顶,我还看到两道身影,不过我没理会,因为我只要发动攻击敛息书在不发动攻击时才有用,发动攻击时敛息书就有点鸡肋了,所以我来到地点后就关掉敛息术

不过萧炎和熏儿都没发现白吟雪,也只有药老发现白吟雪,不过药老也没说。

“嘎吱…”木门被缓缓退开,柳席那招牌似的声,顿时在房间中响起:“哈哈,宝贝,我回来了,今天晚上准备接受摧残吧。”

“真是个被**填满大脑的白痴,药老,准备动手吧。”冷笑着摇了摇头,萧炎在心中出声道。

“好…等等,有变故!”好字还未说完,药老的急喝声,让得萧炎心头猛然一紧。

额头上被药老的喝声吓出了一抹冷汗,萧炎身体立在原地,动也不敢动。

“左边!”心中,药老的轻声,再次传出。

听着提醒声,萧炎缓缓的扭转脑袋,将目光投向房间左边的窗口之处,眼瞳骤然一缩…

那原本紧闭的窗口,已经不知何时打开,淡淡的月光,挥洒而进,那在眨眼之前还空空荡荡的窗户边缘,此刻,一位身着金色裙袍的少女,却是诡异的坐立其上,金色裙袍之下,一对如玉般圆润雪白的小腿,在半空中划起诱人弧线。

月光洒进,照在少女那张精致的小脸上,宛如月光中的女神一般,绚丽而神秘。

望着那不知何时出现在此处的少女,萧炎忽然感到喉咙有些发涩,心中近乎呻吟般的呢喃出了一个名字。

“薰…薰儿?”

愣愣的望着那犹如鬼魅一般出现在窗缘上的少女,半晌之后,萧炎惊疑的轻声喃喃道:“她来这里干什么?”

“嘿嘿,看这情况,似乎她和你是一样的目的啊。”药老莫名的轻笑道。

眉头微皱了皱,萧炎将身体完全的缩进阴影之中,旋即有些迟疑的在心中询问道:“薰儿的实力…怎么变得这么强横了?看她先前出现的速度,恐怕不会弱于一名大斗师吧?”

“她的真实实力,的确是你平日所见到的,不过现在的她,明显是动用了一种秘法,使得自己在一段时间内提升了实力,以她的身份背景,拥有这种神奇的秘法,并不稀奇。”药老淡淡的笑道。

闻言,萧炎略微愕然,旋即苦笑了一声,心头对薰儿的神秘背景再次发出无奈的感叹,摇了摇头,不再说话,视线透过面前的纱帘,注视着略微有些诡异的房间之中。

房间内,鬼魅般出现的薰儿,并未引起柳席的注意,此时,这位被**冲昏了脑子的家伙,正双眼放光的盯着床榻上春光大泄的美貌女子,双手手忙脚乱的扯着身上的衣衫。

在某一刻,柳席扯动衣衫的手掌骤然一僵,身为六星斗者的他,也终于是有些察觉到一点不对劲的地方,略微迟疑了一下,然后缓缓的扭过脖子,目光投射到了那大开的窗户之上。

窗户上,身着金色裙袍的少女,慵懒的斜靠着窗缘,一对泛着许些金色火焰的眸子,淡漠的注视着房中衣衫不整的男子,素手之上,金色火焰,犹如精灵一般,跳动起妖异的轨迹。

柳席呆呆的望着那沐浴在月光下的少女,缓缓的移动的目光,停留在那张淡漠的精致小脸之上,眼瞳之中,不可自觉的浮现出一种醉意,绕是此刻气氛不对,可面对着少女那几乎毫无瑕疵的容貌与空灵脱俗的气质,柳席依然忍不住的有些失神。

然而在失神了瞬间之后,柳席极其突兀的猛然转身,脚掌在地面重重一点,身形犹如一道离弦的箭,疯狂的对着大门处冲去,在这种诡异的气氛之下,一股临近死亡的阴冷感觉,终于将他的**浇得完全熄灭,柳席虽然自大,不过他却不会真的认为,在这种时候,这位诡异出现的少女,会是专程过来找自己谈心的。

房间虽然宽敞,不过以柳席的速度,从床榻便到达门口,却不过是短短几秒时间罢了,望着那近在咫尺的木门,柳席眼瞳中闪过一抹喜意,只要出了房间,他就能大声吆喝,到时候,听到呼救声的加列毕,就能立刻赶来救援。

然而,就在柳席即将碰触到门板之时,双脚猛然一痛,快速奔跑的身形顿时倾斜而下,最后狠狠的砸在地面之上,几颗牙齿伴随着鲜血,被柳席一口喷了出来。

满脸恐惧的低下头,只见那双腿之上,不知何时出现了两个拳头大小的血洞,在血洞边缘,一片焦黑,隐隐有着焦糊之味传出。

“来人啊,有人要刺杀我!”

腿上的剧痛几乎让得柳席晕过去,不过此时,他却是咬牙抗了下来,张口拼命的嘶声大喊。

“不用叫了,房间被我的气息包裹了,没人听得见的。”窗缘之上,少女淡淡的道,纤指轻弹,一根金色的火焰利刺,便是在指尖凝聚成形,看来,柳席腿上的创伤,应该便是这东西所伤。

“你…你究竟想干什么?你要什么?钱?丹药?我什么都给你,只要放过我!”惊恐的望着少女,柳席脸色惨白,死亡的威胁,终于压下了他对美色的垂涎。

淡漠的瞟了一眼瘫在地上不断蠕动的柳席,少女轻灵的跃下窗台,莲步微移,缓缓走向后者。

望着那从窗户下跃下的薰儿,萧炎这才发现,原本薰儿那只是齐及腰间的青丝,现在确是一直垂至了娇臀,显然,这应该便是那所谓的秘法所致。

宽敞的房间之中,身披象征着高贵的金色裙袍,少女淡漠的对着那在地上不断哀嚎的柳席行去,在行至其面前时,顿住脚步,低下头,忽的轻轻一笑,霎那间的笑容,让得柳席心头狠狠一跳。

“你不是想让人把我捉过来么?”缓缓蹲下身子,薰儿轻灵的嗓音中,蕴含着淡淡的森冷。

柳席咽了一口唾沫,脸庞上的冷汗,因为恐惧,几乎打湿了整张脸。

“我其实很讨厌动手杀人的…”望着满脸恐惧的柳席,薰儿忽然轻叹了一口气。

闻言,柳席眼瞳中掠过一抹希冀,然而他还来不及出言求饶,少女那骤然寒起来的俏脸,却是将他打进了绝望的深渊。

“我其实也并不介意一些无谓目光的,可为什么你要出言侮辱他?你有什么资格侮辱他?虽然他或许不会在乎你这种垃圾,可我却不能!真的不能!”随着少女语气的骤然变冷,其纤指之上的金色火焰尖刺,猛然脱手而出,最后化为一抹金色闪电,狠狠的刺进柳席胸膛之处,顿时,血洞迅速浮现。

遭受致命重击,柳席眼瞳骤然一缩,惨白的脸庞缓缓灰暗,略微凸出的眼球,看上去极为的恐怖。

淡漠的瞥了一眼生机逐渐丧失的尸体,薰儿站直身子,轻叹了一口气,冷漠的小脸上流露出一抹无奈,低声喃喃道:“若不是怕萧炎哥哥怪我多事,这乌坦城,早就没了加列家族,哪还会有这么多麻烦事…”

轻摇了摇头,薰儿目光随意的在房间之内扫了扫,身形微动,再次出现之时,便已到了窗户之前,娇躯一跃,最后消失在夜色之中。

“啧啧,这妮子看起来温婉可人,没想到真要杀起人来,也是这般的干脆利落,嘿嘿,看来你这次捡到宝了。”在薰儿消失之后不久,药老戏谑的声音,在萧炎心中响了起来。

苦笑着摇了摇头,萧炎低叹道:“今天晚上,似乎是白来了。”

“嘿嘿,那可不一定,那妮子虽然下起手来不留情,不过毕竟年龄太小,经验还是太嫩。”药老淡淡的笑道。

闻言,萧炎一怔,愕然道:“什么意思?”

“看着吧…”药老神秘一笑,旋即沉寂。

见到药老这模样,萧炎只得无奈的摇了摇头,继续将身体缩进黑暗之中,目光紧紧的注视着房间之内的一举一动。

略显昏暗的房间之中,除了床榻上那昏过去的侍女轻轻的呼吸声之外,一片寂静。

再次静待了十多分钟,就在萧炎眉头开始皱起来之时,那偶尔瞟到柳席尸体之上的眼瞳,却是微微一缩。

大门之处,那原本已经失去了生机的柳席,手掌却是不可察觉的细微一动,片刻之后,那紧闭的眼睛竟然是缓缓的睁开,脸庞上的灰暗,居然也退去了许多。

“嘶…”望着胸口上的血洞,柳席轻吸了一口凉气,眼睛中充斥着怨毒:“该死的女人,要不是我在出来的时候从老师那里偷来一枚“龟息丹”,今天就真的要栽到这里了。”

艰难的伸出手掌,柳席从怀中掏出一个小玉瓶,小心翼翼的从中倒出一些白色粉末在伤口之上,然后再次掏出一枚淡青丹药,毫不迟疑的咽进肚中,做完这些轻微的动作,柳席的脸色,却是再次惨白了几分。

“这次的重伤,恐怕需要半年时间才能痊愈,明天便让加列家族送我回去,然后把老师请过来,只要有老师帮忙,萧家绝对没好日子过,到时候,我要把那女人玩死为止!”狰狞的咬着牙,柳席惨白的脸庞上,充斥着怨毒

萧炎看到柳席还没死,便准备下去补一刀时。

“等等小炎子,你后边有个人”药老这时开口说到萧炎听到这一回头便看见一个少女正站在不远处的屋顶,由于月亮被遮住的原因萧炎看不清少女也就是白吟雪的样貌只是见她有一头白色的长发。

“老师她什么修为”萧炎看完少女后变转过身问药老

“三星斗师了”药老回答着

“什么,她和我差不多年龄,竟然已经斗师了”萧炎惊讶的说 “小炎子,这世上的天才很多,所以你要超过他们就要更加努力的修炼,并付出比平时更多的努力”药老语重心长的说着

“我知道了,我一定会好好修炼的”说着萧炎眼中更加坚定了自己变强的渴望

本来我看见柳席被熏儿杀了,就打算走的时候,可是总感觉有点不对劲,就留下来一看,果然那柳席根本没死,在这里不得不说女人的第六感真恐怖

既然柳席刚刚没死透,那我当然是上去补一刀,不从纳戒里把我以前完成任务得到的武器拿出来,这武器是一把弓,弓身具有现代感,又有古风般的韵意,这把弓叫幻灭。

我左手拿着弓,右手拿着一柄细小的螺旋剑,这螺旋剑是我用冰之斗气所化,我把螺旋剑搭在弓上(请参考fate系列的红A)周围因大量的斗气聚集泛起一丝丝光亮。

拉满玄,对着柳席的方向直射过去。

这时的柳席刚把丹药服下,站起来,就被白吟雪这一箭射中瞬间柳席就挂了,而冻得不只是柳席连他所居住的屋子也瞬间被冻住。

萧炎看着柳席那已经没有生命的冰人,心里直抽冷气,有先心有余悸的说“这是斗师3星吗?怎么会那么强,如果打的是我的话我可能已经死了”“这一击甚至可以重创或斩杀寻常的一星斗灵”药老也倒吸一口冷气说到,因为药老从白吟雪身上感到危险的味道,因为白吟雪那冰箭(剑)可以冻结灵魂。

而这时萧炎回头一看哪还有少女的身影

“今天还真是白忙活了一晚”萧炎叹口气说到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