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莱克文学网 > 小说库 > 安桐森与她们的轻小说

更新时间:2020年04月23日

《安桐森与她们的轻小说》精彩章节目录_伏夏雪人小说在线阅读

安桐森与她们的轻小说

作者:伏夏雪人分类:校园小说类型:恋爱

轻小说部的副部长与他的部员们的校园恋爱喜剧。第一卷,轻小说部的部员们与从池塘里捡回来的小人鱼的二三事。...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五章

桐森记得佩萝在入部不久时曾问过自己,为什么轻小说部的活动内容是“在现实生活中谱写轻小说式的故事”这种奇怪的事情。

事实上,桐森以前也有问过他的部长同样的问题。

当时部长的回答是这样的——“因为所谓的轻小说,就是少年少女们的童话,在现实生活中谱写轻小说式的故事,正是为了实现和童话一样美好的青春哦!”

所以,桐森也曾以轻小说部副部长的身份,对佩萝给出同样的答案。

不过其实只要稍微想想就能明白,这样的社团活动内容是多么的荒谬——撇开“绝对无法重现幻想系轻小说”这一点,即便是不存在架空要素的轻小说,当中的大量桥段,也几乎是没有机会在日常生活中上演的。毕竟正如他的部长所说,轻小说是“童话”。

总而言之,他的部长是个异想天开的傻瓜。

即便如此,桐森还是遵循了部长的意志,继续将如此荒谬的事情作为轻小说部的活动内容。

在从池塘里发现同班同学筱芢萸的第二天,桐森还是和平时一样,早上来到教室,在第一节课前进行早自习。

这时桐森发现,教室中有一个位置空着,那正是芢萸的座位。

平时的他不会特意去留意班上的人员出勤情况,毕竟他不是班委,今天之所以会例外地注意芢萸,是因为昨天发生了那种事情。

——应该是惹上感冒了吧?

桐森如此想到。

这是理所当然地会联想到的情况。在天气逐渐转凉的初秋,一个女孩子在黄昏时分半裸着泡在池塘里那么久,不感冒才怪了。

而且现在的她,恐怕是不会愿意上学的。

因为,在学校里等待着她的,是那些以她的懦弱为粮食的无形恶意。

患上感冒的话,就有完美的借口躲在家里了。

——如果这些恶意能像《小豆子》里一样,化成有实体的魔物就好了。

如果恶意是有实体的话,那么桐森就有信心一拳就能把它打飞。很可惜,三次元(现实)跟二次元(幻想)还是存在着绝对性的不同的。

现实中的战斗,永远比轻小说(童话)要来得艰难。

关于芢萸遭到霸凌的原因,昨天她曾说自己是因为和不该亲近的人亲近了才会遭到霸凌的。桐森一直对这句话很在意,但后来因为喜鹊的闯入,所以他才没法听到芢萸后续的解释。

——她所亲近的人,到底是谁呢?

轻小说部的活动内容,在现实生活中谱写轻小说式的故事,所以在遇到一位遭遇与《小豆子》中的女主角如此相似的女生的现在,桐森对这位女生产生了必要以上的好奇心。

况且,这位女生在高一时有恩于他。

此刻,桐森的脑海中浮现出的,是一个出于责任感、每天都抱着当日的作业和笔记往某个正受停学处分的问题学生家里跑的女生。

下午放学后,桐森先是到了教师办公室问到芢萸的住址,之后才来到社团活动室。

今天佩萝并没有搞什么广大吃瓜群众喜闻乐见的工口恋爱喜剧,而是乖乖地坐在角落看书。

铃今天比昨天要来得要早,她手中捧着的,是《小豆子》的第三卷。

“学长,你来啦~”

看到桐森后,铃马上绽放出笑颜。她那自然散发的小动物气息与无杂质的笑容,让桐森心身都受到治愈,尤其是那两条柔柔的下绑式双马尾,单是存在在那里就让人感到舒心——想到这些,桐森就不禁对铃加入轻小说部一事感到庆幸。

反观角落中的佩萝,她依旧跟桐森认知中的一样,就像一具被遗弃在冷藏库的人偶般,全身上下像是散发着会将人冻伤的冷气。虽然桐森已经习惯了佩萝的温度,不会因为这种事情而对她感到厌烦,但是他还是希望她能更多地展现笑颜,不要白白地浪费掉这么可爱的一张脸蛋。

“小铃,昨晚已经看完《小豆子》的第二卷了吗?”

“嗯!突然出现的邪恶魔法少女兼情敌坑害小豆子的情节实在太让人气愤了,不过结尾小豆子凭着自己的努力摆脱危机的那一段也很让人感动啊!”

铃的双眼闪闪发光,嘴上哗啦哗啦地说个不停,可见她真的很喜欢这部作品。因为找到同好,桐森也感到很高兴。

“对了小铃,部长的阅读报告读了吗?”

“嗯,读了好几篇,本来我以为读书报告是枯燥无味的东西,但部长的阅读报告读起来却很有意思,而且在读了《月下的骑士团》和《天空上的鲸鱼》的读书报告之后,现在变得超想读原作了!”

“你说的那两个系列在书架上都有哦?”

“咦?有吗?太好了!等看完《小豆子》之后我就看!”铃双眼放出了期待的神彩,接着,像是想起了似的,她轻轻地拍了拍手,“对了,桐森学长,说起来部长的名字到底是……”

正当铃想要问出昨天就一直悬在心头的问题时,桐森却突然将双手重重地拍了一声,将平日的音量提高了两分:

“轻小说部的在座诸君,今天我们就要正式开展我部的主要社团活动了!”

“先不论开展社团活动的话题,这里不就只有你、我和贫乳呆萌三人而已吗?‘在座诸君’这个词听上去还以为我们部员很多一样。”

最先反应的是固守在角落的佩萝,她连头也不抬,维持着低头看书的姿势冷冷地挑出无关紧要的地方进行吐槽。

“终于要开始了吗?在现实生活中谱写轻小说中的故事!”

相对的,铃用一双充满着期待眼神的眼睛注视着桐森,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

感受着这一冷一热的反应,桐森不禁露出苦笑:

“没错!我们这次的参考剧本,就是你手上的那本《魔法少女小豆子》!”

“嗯!”铃有力地回应到,但一秒后却有马上发出了“诶”的一声疑问,“但《小豆子》不是魔幻系作品吗?”

佩萝只是稍稍地往这边看一眼,便一话不说再度低下头看书。

“就算是魔幻系,也总会有办法的!”桐森以灿烂的笑容将一个不容忽视的要素敷衍过去后,便走到白板前,拿起大头笔在白板顶端唰唰地写下了“魔法少女小豆子”七个大字,“总之我们先来确定角色的分配吧!”

又是唰唰几笔,桐森写下了“女主角(小豆子)”几个字,并在后方添上了一道破折号。

铃紧张地注视着大头笔的笔尖,期待着桐森接下来要写出的名字,就连本来一副毫无兴趣的样子的佩萝,也开始频繁地向白板这边偷瞄。

但是,就像是故意吊两人的胃口一般,桐森停下了笔,向在座的两人问道:

“关于女主角,你们心目中有理想的人选吗?”

“有!”最先反应的依然是蹲守在角落口吐冰息的18禁人偶,“女主角是我,男主角是学长,主线剧情就是我和学长之间发生的各种**色恋爱喜剧,某次因为过程中没有做好避孕措施,男主角与女主角因为有了小宝宝顺势结婚白头偕老儿孙绕膝,最后双手紧握一起在睡梦中安详地走完一生,完。反派,贫乳呆萌,没有她什么剧情。”

“你这18禁人偶!这哪里是原小说的剧本,根本只是18禁妄想大放送嘛!驳回!桐森学长,这种提案只能驳回,对吧?对吧!”

铃使劲地摇着头,柔柔的下绑式双马尾全力地摇摆着,就像是想要将投手(佩萝)向捕手(桐森)投出的这发超直球打回去一样。

“嗯,我同意小铃的意见,现在不是要重新构思剧本,而是选择符合《小豆子》剧情和人设的女主角,二比一,提案驳回。”桐森清爽地微笑着,今天一如既往地对佩萝立起铜墙铁壁,“那小铃你呢,你有什么人选吗?”

“诶……嗯、啊……我觉、觉得……”

接过话茬的铃支支吾吾,她心中的人选当然是自己,男主角无疑也是桐森,而剧情恐怕也就是佩萝那段妄想的全年龄版。

但若明说出自己的妄想,就等于变相地向桐森告白,迫于羞耻心,她最后只好丧气地摇摇头,两条马尾也变得跟主人一样没什么精神。

“哼~胆小鬼。”

结果,角落里的佩萝马上发出让人不爽的冷笑。

——这个18禁人偶,嘎嗷嗷嗷嗷!

就在两只贫乳角色暗中角力起来时,桐森再度在白板上挥动大头笔:

“如果两人都没有合适人选的话,那就由我来决定吧。”

他在“女主角”后写下的名字,正是“筱芢萸”。

一段谜一般的沉默后,原本还在用眼神战得个你死我活的两名女性部员,竟以完美的同步率齐声表态:

“驳回——!”

“请问……是为什么?”

一心认为自己的提案无比合适的桐森,因为没有察觉到女生们的小心思而一脸懵然。

一分钟后,本来激烈反对桐森提案的铃与佩萝,现在已经一致表态赞同——这并不是因为桐森搬出什么理由说服了她们,而是因为桐森决定让他们轻小说部三人共同担任 “魔法精灵露可”一角。

小豆子在青梅竹马濒死之际,向她施以援手的,是露可。

而芢萸在浸泡在池塘之时,将她救上来的,是轻小说部的三人。

所以,这个角色分配对他们来说是再合理不过了。

但对于铃与佩萝来说,在女主角不是她们的情况话,只要男主角不是桐森的话,怎么都行。

又过了十五分钟,轻小说部的三人并行在商店街上,顺带一提,他在不知不觉间就已经被两人不动声色地夹在了中间。

现在三人前往的目的地是芢萸的家,为的是探病并将今天的课堂笔记交给芢萸。

“学长,”佩萝冷冷地望着桐森右手的塑料袋,那里装有刚从甜品店买来的探病用布丁,“你跟昨天那个落汤鸡学姐关系很好吗?”

“我家的佩萝学妹还真是无时无刻都毒舌属性全开啊……”

“答我。”

佩萝无视桐森转移话题的话术,再度释出寒气。

“病娇力也全开吗……”

被这个18禁人偶又是一瞪后,桐森总算正面回答:

“昨天在社团活动室也提到过,高一高二同一个班,虽然没怎么说过话。”

“仅仅如此的话,那这就完全不是足以探病的深交。”

佩萝的视线变得更加冷淡了。

察觉到这具冰霜人偶言语中上散发出的醋味的桐森,只是报以浅浅的笑颜:

“的确是这样,但我欠个她一个人情。”

“人情?说起来,昨晚学长你把落汤鸡学姐捡回来之后,曾经说过在你高一停学的那个星期里她天天都往你家跑吧?那件事就是你欠她的‘人情’吗?”

“嗯,那段时间她每天都会为我送作业和笔记。”

“明明没怎么说过话,却主动担当跑腿,我想那大概是一只盯上了你肉体的蜘蛛。”

“我又不是三藏法师,肉一点都不好吃啦。”

“不,如果换作是我,在腕力比学长强的场合,早就已经将你按在床上吃个精光,所以请你对自己的肉体鲜美程度抱有自信。”

“啊哈哈,总之……先谢谢赞赏?”桐森不禁对佩萝的推倒宣言苦笑,“总之,筱芢萸会担任跑腿,单纯是因为她家离我家很近,而且她又是那副人善被人欺的样子,所以才不幸地被班主任选中而已。”

“是吗?”佩萝的眼神中依然残留着不满,她再度将目光转移到桐森手上的那袋探病用布丁,“那她一年前为你送作业也有准备甜品吗?”

“并没有。”

这是来自桐森的爽快的回答。

“嚯~?哼~?”

结果,佩萝对桐森特意带甜品探病一事而产生的醋意,依然没有消解。

至于铃,只是一直默默地听着两人的对话。她对桐森的过去感到好奇,同时也对了解桐森过去的佩萝感到嫉妒。虽然有好几次她都想插口询问桐森高一时期停学的原因,但却因为害怕触碰到桐森身上不该触碰到的伤痕而迟迟不敢问出口。

察觉到铃的异常的桐森,轻轻地摇了摇手中的袋子:

“布丁的话我买了四份,大家都有份,所以小铃你可别像佩萝那样因为馋嘴而闹别扭啊!”

“你明明知道我不是贪吃才闹别扭的,你这假装迟钝的处男学长!”

比起铃,倒是佩萝先一步作出反应并怒恼地往桐森的小腿肚踢上一脚,而桐森则是露出让人生厌的笑容避开踢击。

被这两人的小闹剧吹散了心中纠结的铃,总算露出了平日那份花一般的灿烂笑容:

“嗯,布丁❤布丁❤马上就可以吃到学长买的布~丁~❤”

“反正你吃了营养也不会跑到**去。”

结果这朵笑容之花马上遭到了来自某18禁人偶的冰霜打击。

又过了不久,轻小说部三人到达芢萸家中,那是位于住宅街某大楼中的一套中型公寓。

前来迎接桐森等人的是芢萸的母亲,这位女性亲切和蔼地招待三人的态度,会让人觉得有芢萸这么一个温和内向的女儿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她在为三人泡好茶后,就回到厨房准备晚饭。

让三人意外的是,芢萸的身体并没有什么大碍。她本来就穿着睡衣躺在客厅沙发上看电视,但在三人按响门铃时因为仪容关系吓得缩回了自己的房间,足足十分钟后才换上校服畏畏缩缩地回到客厅。

“寄居蟹。”

这份畏缩,马上就遭到了佩萝的毒舌。

往失礼的学妹额头送上一记弹指后,桐森开始向芢萸搭话:

“身体没什么大碍吧?”

“嗯……”

“那就好,毕竟这种天气掉进水里搞不好会重感冒啊。”

“啊,昨天的事,谢谢你……”

“别客气,”说着,桐森向芢萸递出数张复印纸:“这是今天的课堂笔记和作业,因为是直接用我自己的笔记复印的,所以有看不懂的地方之后可以问我。”

“嗯,谢谢你……”

在用低得几乎被电视声完全覆盖的音量道谢后,在芢萸腼腆地接下复印纸。

这时,捂着被桐森弹红的额头的佩萝,低声地对两人的互动发出不满的吐槽:

“‘有看不懂的地方之后可以问我’,竟然留下了这么精妙的flag,区区处男还真是嚣张啊,桐森学长。”

“好吵,你就不能乖乖地闭上嘴当你的18禁人偶吗?”

“男主角在立起新的flag,难道你这贫乳呆萌就一点危机感都没有吗?你该不会以为这个世界是以你为女主角来运转的少女漫画吧?”

“哈、哈啊?你、你、你在说什么嘛!不知所云!布、布丁!准备吃布丁!”

“嘁,好懂的家伙就少装疯卖傻了。”

在桐森与芢萸进行着生硬的对话时,轻小说部这两小女生也在低声密语,那副对对方毫不客气的态度,很难想象她们认识不到三天。

寒暄过后,四人总算开始享用布丁。

性格在四人中最为活泼的铃一直主动地向芢萸抛出话题,面对黏人小狗般的铃,芢萸无所适从,只好一直地含糊着附和着。

人偶一般默不作声的佩萝,看似安分地吃着自己的布丁,但实际上却一直窥觎着桐森的份,与其说她是一个甜品爱好者,不如说她只是盯上了“桐森吃过的布丁”。

察觉到佩萝邪念的桐森虽然表面装作毫不知情,但私底下防得密不透风,让她无可趁之机。与此同时,他也在观察着本次社团活动的“女主角”的举动,一如既往地用被他的部长所荼毒的思维,在心中概括着她的萌点。

——虽说算得上是个工整美人,但不仅不懂得打扮,外貌方面的确没有什么特别让人印象深刻的特征啊,硬要说是黑长直的话,那头黑发又只是恰巧过肩。明显的特征,大概就是性格方面吧……

弱气,这是桐森脑内最先浮现的的、最能概括芢萸这位女生的氛围的词。

——而且说话的音量也很低,已经低到只要稍不留神就会听不清的程度了。就连面对人畜无害的小铃,也紧张得像一只缩到笼子角落的仓鼠,简直就是女生社会中最底层阶级的典范啊,也难怪会被人欺负到池塘里去了。

虽然芢萸的性格确实很软弱,但受过她照顾的桐森明白,她同时也是个善良而尽责的女孩。

——筱芢萸,你无疑是最适合成为“小豆子”的人。可以的话,我希望能为你完成一个轻小说式的故事,就当是报答高一时欠你的人情吧。

所谓的轻小说,那是少年少女们的童话——这是桐森的部长的论点。

而遵循着部长意志的桐森,所希望的正是让芢萸体验一次直通happy end的“童话”,将蛮不讲理地施加在她身上的恶意——将“魔法少女的敌人”给击溃。

本来,以两人淡泊如水的交情,桐森没有做到这一步的理由,即便如此,他依然想为她做点什么。因为,一年前那位少女一周内从未间断的探望,那份小小的人情,对于某匹受伤的孤兽来说,是一份足以长久铭记的温暖。

“筱芢萸,”桐森先是回头望了厨房处忙得顾不上这边的芢萸母亲一眼,之后便压低声量向芢萸问道,“昨天的事情,有跟伯父伯母说吗?”

芢萸先是微微一惊,在畏缩地看了厨房的母亲一眼后,才苦闷地摇起头。

“这样啊……”

桐森能理解芢萸的想法,一旦将遭到霸凌的事情告知父母,父母必定会向学校投诉,这样的话事件或许能在表面上能够得以解决,但这也会让芢萸的立场变得更加危险。

无疑,这种懦弱的想法是错误的——恶意是以懦弱为粮食才能得以成长的怪物。

但桐森明白,要马上劝服现在的芢萸是不可能的。现在首先要做的,是让她对他放下心防,将他作为同伴来认知。

“担心自己在学校被进一步孤立,对吧?”

“……嗯。”

“所以你是希望通过远离那个‘不能亲近的人’,让这件事自然平息,对吧?”

无声地、点头。

这时,出于好奇,铃加入了两人的对话:

“学姐,你昨天所说的那个‘不能亲近的人’到底是谁?”

面对唐突的提问,芢萸抿起了双唇。

作为代替,桐森轻轻地说道:

“是我校三大王子中的‘白银的钢琴王子’——通称‘王子’的王子白,对吧?”

听到桐森的话后,芢萸露出了仿佛在说着“你怎么会知道的”惊讶表情,铃也是一副目瞪口呆的样子,只有佩萝,只是稍稍停下手中的匙羹一瞬,之后便继续事不关己地享受着布丁。

“因为有点在意,所以今天向消息比较灵通的朋友问了一下。”稍作解释后,桐森将佩萝偷偷伸向自己布丁的手拍走,继续向芢萸询问事情的经过,“我听说今年合唱部跟奏乐部要联合排演歌剧,你跟‘钢琴王子’就是在这过程中认识的吗?”

或许是被甜品的糖分弱化了心理防线,或许是被桐森温和的声音减低了警惕,芢萸开始以微弱的声音道出与“王子”之间的邂逅——

合唱部和吹奏部今年联合排演的是以童话《灰姑娘》为剧本改编而成的歌剧,芢萸被选为女主角“灰姑娘”的饰演者,而“钢琴王子”王子白无疑是奏乐部的领军人物,两人都肩负着重要的职位,于是开始有所接触。

但两人真正的邂逅,是发生在暑假某日排练结束后图书馆后的生态园中。

“那天我一个人在生态园进行自主练习。那个时候王子碰巧到那里散步,听到我的歌声后就跟我搭起话了。”说到与王子有关的话题后,芢萸的眼神中多了几分苦笑,“那是一个对谁都很友善的人,对我也不例外。难怪他能成为大家的‘王子’。”

“好!好!**到此结束,麻烦进入正题。”

芢萸才说完开头,本来默不作声的佩萝就突然不耐烦地喷出冰霜,大概是受不了这种黏糊糊的剧情了吧。同时,因为受不住芢萸那像是弥留病人的呓语一般的声量,她拿起遥控器直接将从刚才就没有人在看的电视给关掉了。

相反的,铃不满地抱怨起身边那台气氛破坏机,喜爱着少女漫画的她跟佩萝不同,特别喜欢听这种恋爱喜剧预感浓烈的情节。

淋浴了佩萝一次冰霜喷吐后,芢萸的声量就进一步地下降了。

根据她接下来的叙述,以那次邂逅为契机,王子开始经常到生态园找自主练习中的她搭话。

“就是因为在这个过程中跟王子变得亲近起来,所以才被王子的粉丝们联手霸凌,对吧?”

“嗯,毕竟王子是大家的王子啊,像我这样的人总是呆在王子身边,被她们那样对待也罪有应得。”

听到芢萸自卑的话语后,桐森没有马上说什么,只是皱了皱眉头。

然而佩萝并不顾芢萸心情,再度吐出冰霜:

“像你这种只懂得将别人的过错全归到自己头的家伙,到底是妄自菲薄还是妄自尊大呢?而且如果你没撒谎撑场面的话,是那个王子主动撩你的吧?好吧,虽然也难保你没有主动对他张开大腿。”

“佩萝,乖!”

像是呵斥小孩一般, 桐森轻拍佩萝的小头止住了她。

但芢萸却苦笑着摇头:

“不,她说得对。在最开始的时候我就从他的身边逃开……一切就都不会发生了……”

“……”芢萸的话,让桐森再度皱起眉头,在那之后,他以尽可能温柔的语气向芢萸问道,“但是,难得跟王子关系变好,就这样疏远的话不觉得可惜吗?”

“不,一点都不会可惜……”

那蚊蝇之声的否定,在桐森听来就像是在逞强。

“一点都不想跟王子的关系变得更好吗?”

“不,一点都没有想过……”

“我觉得,王子能够从恶意中保护你,而你也不需要疏远他。”

“不,我不需要他的保护……从一开始就不需要……”

“但是,独占恋慕的人的欲望,一点都没有吗?”

就连自己也没有察觉到,桐森为了翻开“童话”的扉页,变得像梅菲斯特那般,试图诱惑少女追求自己的欲望。

但是,在听到“恋慕”一词后,芢萸先是双颊一红,随后开始拼命地摇着头,盯着桐森双眼竭尽全力地否认着,那本来小得犹如金鱼吐泡的声音,突然高昂得占据了整个客厅:

“不对,那不是恋慕!绝对不是!”

激昂的宣言后,除却成功偷走桐森那份布丁的佩萝外,包括芢萸本人在内,三人都呆然了。

被厨房处传来的抽油烟机声持续占据了这份沉默十余秒后,芢萸才再次发出微弱的声音:

“我对王子所抱有的感情,就只有羡慕而已啊……”

“就只有羡慕而已……吗?”

桐森重复芢萸的话,咀嚼着其中的意思。

但是,芢萸再度的开口打断了他的思考。

“而且……”这位灰姑娘摸着前发,露出了解脱般的笑容,“站在王子身边的人,当然是公主才行啊……”

又聊了大概十分钟,轻小说部三人终于打算结束这次的探病。

在站在玄关时,桐森向芢萸问道:

“明天会来学校吗?”

芢萸没有回答。

看着这位弱气的同班同学,桐森忍不住坏心眼说出“明明已经挺精神了不是吗”这样的话,而实际上并无大碍的芢萸在听到这句话之后也只能羞红地低下头。

别过后,三人再度行走在喧闹的商店街上,秋日的夕阳早已将灰色的水泥地面染成橘色。

不久,因为归途不同,铃与两人道别离去,地上的连影,回到了轻小说部还只有两人时的数量。

望着天上那残留着余热的赤红巨轮,桐森抹去额上的汗珠,长长地呼出一口热气。

“学长,是看到我被汗水浸湿而透出的内衣而**焚身了吗?”

这是来自佩萝的语气毫无起伏的挑逗。

“谢谢,我现在凉快多了♪”

将这挑逗强行曲解成冷笑话后,桐森便到附近的便利店买下冰淇淋塞到佩萝手中。

冰霜人偶吃冰淇淋——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也算得上是一种自相残杀吧。

浅尝一口后,佩萝便释出了远胜于冰淇淋的寒气:

“学长,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做?看你的样子,似乎是打算撮合那个落汤鸡学姐和那个‘**的什么王子’吧?”

“是‘白银的钢琴王子’……”

“名字什么的怎么都好。为什么你会有这种想法?就因为昨晚在池塘里捡到落汤鸡学姐的事情正好跟《小豆子》的情景重合的关系吗?”

“起因或许是这个没错。但你看不出筱芢萸是喜欢那个王子的吗?”

“为什么你会这么认为?”

“你不也是这么认为的吗?还跟她说‘不要**’这类的话。”

“一开始我也是这么认为的。但她刚刚不是发狂一样地对着你大吼,她对王子抱有的感情只是‘羡慕’吗?”

“才没有‘发狂大吼’这么夸张啦,而且那不是她用来掩饰害羞而已吗?很明显是傲娇表现嘛!”

“先不论是不是‘发狂大吼’,刚刚她可是盯着你的双眼拼命否定的啊!”

“所以我才说那是傲娇表现啦!就是‘我才不喜欢那家伙呢,哼!’的模板啊!”

“那为什么她在一年前你停学的那一周天天往你家里跑啊?”

“哈?在探病之前不是说过了吗?是因为她好欺负而且又离我家比较近啊!话说我们现在在讨论的是她是否喜欢王子的问题吧?”

“啧,明明平时总是心思细密,为什么偏要在这种时候耍智障,所以说处男学长真是好废耶,早点夺掉我的贞操然后从处男毕业Level Up不行吗?”

“总·而·言·之,你不觉得将两人撮合起来能成就一段美好的灰姑娘式恋爱喜剧吗?”

“你刚刚又轻描淡写地扯开话题了吧!”

“明明扯开话题的是佩萝你!”

“……算了,反正成功撮合那两人的话,最终受益者是我。”

“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总之我会适当地出点力就是了,谁叫这是社团活动。”

“佩萝……”虽然不太明白佩萝突然妥协的原因,但桐森还是为得到了她的支持这一事感到高兴,“那回到正题吧,现在摆在眼前的问题是,筱芢萸已经不再是‘灰姑娘’了。”

在探病时,芢萸曾向三人说过,“站在王子身边的人,当然是公主才行”。

就在昨天芢萸被推下池塘前,合唱部的指导老师突然宣布,芢萸在歌剧《丑下鸭》中的女主角位置由另外一人——某位“公主”顶替了。

“不再是女主角的筱芢萸,肯定认为自己像零点后失去魔法庇护的灰姑娘,失去了与高高在上的“王子”对话的权利吧。”

但听了桐森的感想后,佩萝却冒出了一句与现在的话题完全搭不上边的话:

“学长,为什么我们的社团是‘轻小说部’而不是‘童话部’?”

桐森只是浅笑:

“这种问题就只有问部长才知道了。”

“那就没办法了。”佩萝耸耸肩,重新将话题引回正轨,“那学长你打算怎么解决这个问题?”

“既然‘灰姑娘’当不成,那干脆就将她变成‘公主’吧。”

“哈?”

“换言之,要让筱芢萸脱胎换骨,摆脱现在这副不起眼的形象。”

“脱胎换骨吗……也对,就算以同性的角度来看,那个落汤鸡学姐也是个美人,只是不懂得打扮而已。”

“佩萝你也只是不懂得打扮而已啦,在我的角度来看,你也是个美人……苗子。”

“……反、反正我喜欢素颜,而且‘苗子’是多余的!”人偶冰冷的表情出现了短暂的动摇,但很快又恢复到平时的状态,“咳咳!回到歌剧女主角更换的话题上,学长,不觉得这次的替换散发着腐臭的味道吗?”

“这算是女生的直觉吗?”

“谢谢你没有说这是‘18禁暗黑人偶娃娃’的灵能力。”

看着这具人偶冰冷的脸蛋,桐森宛尔一笑。

这时,因为顾着谈话而一直没有吃的关系,佩萝手中的冰淇淋因融化而摇摇欲坠。

“要掉了!”

反射性地,少年将人偶的小手拉到面前,咬掉快要掉下的那一部分。

而人偶,也因为突如其来的小小幸福而措手不及,脸上的红晕,在夕阳的掩饰下偷偷绽放。

意识到自己对本来就对自己心存爱意的学妹做了不得了的事情后,桐森少有地慌了手脚,连忙编出拙劣的解释来吹散这份本应好好品尝的酸甜:

“说起来恋爱喜剧中不是经常会有这样的一幕吗——天真无邪的女主角傻乎乎地舔掉男主角嘴边沾上的可丽饼、弄得男主角小鹿乱撞的‘舔舐play’。虽然刚刚冰淇淋只是快要掉下来而不是沾在你的嘴边,但难得有机会所以我还是进行了场景模拟用以取材了,搞不好以后写小说时会用上。”

“这种时候你就不能识趣地闭嘴吗,难得的气氛都被你弄没了。唉,没用的处男学长。”

人偶的周围的空气凝固了,那娇小的躯体中,然后有什么在凝聚,最后,爆发——

“既然你要取材,我就让你见识一下正牌的‘舔舐play’吧——学长,嘴边沾到了。”

小小的双脚,踮高,缩短了身高差带来的距离,冰凉的小唇,撅起,往向往之人的嘴角印去。

触碰到了,那是暖暖的、软软的、咸咸的——少年那曾保护过某个初吻的、手心。

“嘁!高得无谓的防御值!处男!软蛋!没JJ!”

佩萝将双唇离开桐森的手心后,立即释出了一连串黑色寒气。

将学妹的毒舌尽数收下后,桐森苦笑着再度望向西沉的夕阳:

“佩萝,谢谢你,总是陪我进行这种蠢得要命的社团活动。”

“你能对我们的社团活动是蠢事这一点有所自觉,作为学妹的我实在感到松一口气。”佩萝盯了桐森的侧颜几秒后,也望向了他的目指之处,那绯红的巨轮,是一天的社团活动结束的标志,“不过不必客气,这也是为了报答你‘杀了’我姐姐的恩。”

“……”

“为了报答这份恩情,今后我也会一直陪着你的……继续陪着你做各种无谓的蠢事,直到‘杀死’我们的部长为止。不,在那之后,如果你允许的话,我希望能够继续陪着你。”

那是一匹曾经受过重伤的孤单野兽与一具曾经空无一物的冰霜人偶,半年前两者因为一场戏剧性的邂逅而相识后,已经不知不觉地一同度过了半年的时光。

“别把我们的社团说得像暗杀部一样啦!”

被人偶半年以来的触抚日渐疗愈的孤兽,笑了。

“说不定就是暗杀部啊?”

被野兽恒常不变的体温日渐融化的人偶,也笑了。

被夕阳拉长的两影,其中一人的影子,今天,显得没有那么孤单。

这是两人的日常的、另一种风景。

……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