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莱克文学网 > 小说库 > 重生之前世劫

更新时间:2020年06月23日

《重生之前世劫》精彩章节目录_玉锦小说免费阅读

重生之前世劫

作者:玉锦分类:古言小说类型:宫廷斗争

盛世公主心念高僧,原本只道事与愿违,却不想,父皇病重贵妃当权,皇兄被囚,母后被废,好不容易随军抗敌,却只见旧人不如故,原来这一切都只是一场静心策划的阴谋。血撒边疆终得芳魂重生。这一世,该报仇的报仇,该拆穿的拆穿,什么忍让高贵,都不敌本宫一腔怒火。...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公主您…”

“木樨”紫瑾轻轻摇了摇头,拉起木樨的手出了正殿,眼睛中却写满了担忧。

木樨皱了皱眉,回头看了一眼正盯着正红喜服出神的燕婉芩,低声道:“紫瑾姐姐,公主她已经不吃不喝一日了,这样可如何是好?”

“皇命难违,只是苦了公主一片痴心。”紫瑾叹了口气,蹙眉道:“已定之事多说无益,便让公主静一静吧。”

“可是~”木樨双目微闪,一抹泪痕从眼角缓缓滑落,这三年里公主的心意她是看在眼中的,也是实打实的心疼公主。有时候她真的怀疑皇上是不是真的心疼公主,疼惜她的一片痴心。

白微看着木樨的泪珠,自己也忍不了了,嗓子一紧也酸涩的问道:“公主这些年,绝食,自残,怕是什么法子都用过了,可皇上怎么就铁了心了,偏偏要拆散这对有情之人,现在又是送走了空师傅,又是给公主赐婚,可不是将公主往绝路上逼吗?呜呜~”

“白微!”紫瑾闻言赶忙厉声喝止道:“你这可是在翠微宫中,此话可是我等能说的,你我均知公主与了空师傅两情相悦,可公主是什么身份?了空是什么身份?且不说一个是燕国嫡公主,一个是西越质子身边的小和尚,就算他是白马寺的住持,皇上也段段不会同意。”

“可是…”紫苏看着紫瑾严肃的神色顿了顿,低声道:“他可是公主的救命恩人呀。”

“是,我知道,他不仅救了公主,救了你,甚至还救了未来姑爷,可是,你们一个个愤愤不平又能如何?皇上能不能答应,皇后娘娘能不能答应,这满朝的宗亲权贵能不能答应?我知道,你们均是看不得公主受苦,可现在又什么办法呢?至少,姑爷也是真心的。”紫瑾抬目压下呼之欲出的泪痕,推着三人去小厨房熬些血燕粥来。

而此刻的燕婉芩早已满脸泪痕。凤凰锦、九尾彩凤祥云绣、真金为线珠为扣,这一席火红的嫁衣燕婉芩曾经无数次幻想过,可这一刻她恨不得一把烧掉。

“公主慢着些,了空师傅正于皇上论禅呢。”身后的宫女扬声唤着,公主刚刚苏醒又失了一段记忆,最是轻率不得。

燕婉芩笑盈盈回头道:“父皇论禅本宫便在一旁听着便是,既是说这了空师傅救了本宫,本宫哪有不去谢的道理?”正说着便直直撞入一个结实的胸膛,燕婉芩心中一惊抬头望去正对上一双柔和谦卑的双目,那一刻龙涎香在这淡淡的草木香气中便也不再厚重不适。那一日,燕婉芩十四岁,了空十八岁,与西越七皇子同岁。

“若是那一年你不救我,那一年我不遇你,是不是此刻便不会心疼至此。”燕婉芩痴痴的从怀中取出一帧小小的画像,那是她及笄之日了空为她画的小样,只是可惜,这一刻,那人已被押送出了燕国皇宫,此后,天南地北,只怕再无相见一日。

——大婚——

嫡出九公主与上官府嫡长子上官子启大婚,独宠的公主和上官府的名望就足够满朝文武大臣期待的。这一日,十里红妆、彩灯高悬,从皇宫道上官府那一个时辰的道路上张灯结彩,无疑不彰显着皇家威望。燕婉芩抬眉看着眼前丝丝垂下的赤金流苏,眼底却无一丝欢喜,似乎这一切都与她无关一般。她如一只木偶一般,拜别父皇母后,任由礼官吩咐安排着做着僵硬的动作,空洞的似乎失去了灵魂。只是,她不知道,看着她这副模样,上官子启又何尝开心。

“礼成”

随着公公尖细的音调,周围顿时响起或松了口气,或失望,或嘲讽的声音,燕婉芩隔着轻薄的云霄纱微微皱眉,不觉抬眼看着眼前的男子。只见上官子启墨发束冠,鲜红的四爪蛟龙金丝绣直裾,腰系墨玉金龙金玉扣,腰间却系着一只有些格格不入的青烟色兰草荷包。燕婉芩不觉双瞳一震,扶着紫瑾的手也不觉紧了紧。

“我还以为九公主得逃婚呢。倒是少了一出好戏。”

燕婉芩闻声刚刚打乱的思绪一下子被拉回了现实,是了,这一场婚礼可是多少人眼中的笑话,这声音好似是宁国侯府主母王夫人,倒是没想到王夫人在这宫外倒是连伪装都不愿了。正当燕婉芩不满时,周边又响起了不和谐的声音。

“王夫人倒是不知,这了空小和尚的命可都在皇上手上握着呢,九公主怕就是刀山火海也得嫁了不是。”礼部侍郎和夫人半是讽刺的冷声说道,那模样倒是打量着连上官府也拉下水了。这两人均是贵妃的党羽,这一唱一和的倒是搭配和谐极了。

燕婉芩眼中一冷,抬头看去,只见上官子启双目微暗,一脸心疼的看着燕婉芩,随后嘴角一扬浮出一抹温柔的笑颜上前轻轻拉过燕婉芩的手,转身朝门前走去。

“芩儿莫怕,不过是一些妇人之见”上官子启语调如常,似乎只是在说一句日常之事,只是那指尖早就不会燕婉芩熟悉的温暖,而是微微颤抖的冰凉。“了空师傅他,很好,你放心。”

“了空,他如何了?”燕婉芩闻声眼中一震,猛然偏头望向一脸心疼的上官子启,只是那如玉的面庞上的失落却如光芒一般刺痛了燕婉芩,这名京城贵公子曾是多少女子心中的如意郎君,就连六皇姐也心慕多年,只是可惜…燕婉芩贝齿轻咬,低下头去。刚刚那婚宴的一幕还有什么不清楚的,这一场婚礼到底有多少人是真心关切的呢?不过是当个笑话而已。嫡出公主钟情和尚,还搭上了一个兵部侍郎,只怕这上官府早就成了全京城眼中的笑话。

上官子启看着薄纱里燕婉芩模糊的面容,一抹苦涩喷涌而来,却唯独换来一句:“我已打点好一切,此刻了空师傅应已到了江州境界,芩儿放心。”

燕婉芩闻声被上官子启拉着的手不觉一颤,低声道:“多谢子启哥哥。”

“这一声倒是许久未闻了。我送你回房休息。”上官子启眼底一痛,脸上却依旧带着得体的笑容,在众人或是同情,或者嘲讽的眼神中,护送着燕婉芩离开大厅。

过了一会,上官子启依旧一副喜气洋洋的模样出现在大厅之中,这样的场面他还是应付的来的。

“上官”

上官子启闻声偏头只见燕瑾琛端着鎏金喜鹊盏立于身侧,胞妹出嫁,又是少年之谊,二殿下今日自是不会缺席,可今日的大婚却并不是燕瑾琛所希望的,至少,不是他们三个期待的。

“多谢二殿下”上官子启看着幼年挚友,心中的苦涩不觉犯上嘴角,接过喜鹊盏一饮而尽。燕瑾琛微微皱眉,一抬手陪着上官子启道:“今日我两不醉不归。”

“嗯”上官子启点了点头,与燕瑾琛一同应付着来贺的一众人等,不过有这位嫡长子在倒是没有再敢乱说什么。只是两人依旧不停的灌酒。

夜渐深,风轻轻吹过满园的红色琉璃宫灯,阵阵酒香在空荡的大厅徘徊。燕瑾琛带着醉意抬手搭上上官子启的肩道:“子启,我知道今儿苦了你。”

“何谈有苦,今儿我很高兴,非常高兴,三生~有幸。”上官子启含糊的笑道:“即使是梦也罢,是虚幻也罢,至少…”

上官子启仰头灌下一壶烈酒,辛辣的烧灼感从口腔直冲胃底,将心底的酸涩直直压下。

燕瑾琛双眉紧皱,两人均知了空身份诡异,也知燕婉芩的恣意妄为以让皇室不满,若不是上官子启执意请旨,只怕纵有父皇疼爱,燕婉芩的婚嫁也会困难重重,燕瑾琛微微叹气,看着上官子启低声道:“多谢,芩儿就拜托你了。”

“喝!”上官子启也不应声,拎起一壶酒打开便灌。

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

芩儿,你可知只要你回头,只要你看看我,我便心满意足,哪怕是护着了空,哪怕我只能远远的守护,哪怕这场婚姻不过是虚假的空壳,哪怕身负重伤粉身碎骨,只要你开心,只要你幸福,我都愿意,我都可以,可是,你能看看我吗?只是一眼也好。

“芩儿~”上官子启靠着酒坛无意识的唤到。

燕瑾琛看状,轻轻摇了摇头道:“哎,两个痴儿,来人,扶你家侍郎去婚房。”

“回二殿下,少爷吩咐说,今日,书房安歇。”浩然有些为难的看向二殿下低声回道。

“书房?”燕瑾琛顿了顿,低头看向已经睡死过去的上官子启,低声道:“给你们少爷扔书房,扶本宫回,回~”

红烛垂泪,鸾凤帐冷,这一夜终究没有赢家。

“主子。”

“说”

“九公主已嫁”

“嗯”

咔嚓一声,绳断珠落,月终究还是不动不变。男子嘴角一扬,冷声道:“没用的女人,回去盯着,马上就是我们的大好时机,别忘了告诉那个白痴,宫中都不是傻子,给本宫收着点。”

“是,主子”黑衣人低声应和,一边不忘观察周围的动静。

“四皇子那边如何了?”男子阴沉的低声问道,在这个安静的马车上显得格外冰冷。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