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莱克文学网 > 小说库 > 惯宠女将军:魔君少粘人

更新时间:2020年06月23日

《惯宠女将军:魔君少粘人》精彩章节目录_月殇辕小说免费阅读

惯宠女将军:魔君少粘人

作者:月殇辕分类:奇幻小说类型:半甜半虐

樊溪在想,自己的遭遇还能不能再凄惨一丢丢。好吧,不是凄惨,是奇葩。她也没想到,随便捡回来一只羊,最后蹦出来的是一个小哥哥。随便要把扇子,结果就被扇子的主人扛了回去。随随便便摸把镜子,就被扣了下来,开始当兵。当兵很苦的好不好。好在姐姐我是小聪明~小聪明~好不容易当个将军,安安稳稳过日子不好吗,又有绿茶小菇凉挑事,很好,本姐姐拿兰花扇一扇,什么都灰飞烟灭,但是魔尊陛下啊,你确定,你要这么死皮赖脸的的跟着我吗?好吧好吧,这么跟着也不错,外面渣男那么多,知道你是真心爱本将军的~所以,一个魔君,一个超级无敌小天才(就要这么说!哼唧)在阅尽世间百态和酸甜苦辣后,牵着手永永远远的,幸福快乐的在一起了。...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这一年的雪下的好不嚣张,足足下了两个月,使一直四季如春的芙月国,好好领略了一番,晶莹剔透的美。

这千年内都不曾有的奇观,被视为,上天对于芙月国邻国楚国国亡的这一事情伤感的流泪。

楚国,是近十年内迅速崛起的国度,人人都以为,它会愈发的强大,却不料盛开的花季未到,它便提前进入了衰败期,被其邻国芙月国和齐国所灭。据传,在皇宫被破那一日,楚国国君邱毅炎早无踪影,而他的皇后樊氏,没有被找到,只是在皇宫宫门前的阁楼下,发现了她的耳环和一滩血迹,据人猜测,樊氏应该是已经被杀了,可寻遍皇城,也无她的一抹魅影。

一时间,谣言纷纷,楚国末代皇后的下落,成为了人们饭后津津乐道的东西。

话说回来,那末代皇后,堪称是一位传奇人物。她的身世是个谜,年龄是个谜,连真正的姓名也是个谜,人们知晓她的时候,是在楚国第一位也是最后一位国君登基大典的那日,之前从未有人听说过她,这可是极其罕见的,夫君是一国之君,她是他的夫人,自然也该随着他一样,到不了名扬万里,至少也应该很早就被众人所熟知了,可她,却没有。

她当皇后的这些年,不能说的上是母仪天下,但确也是个合格的皇后,可是,从未见过宫内过千秋节(皇后的生日),这又让人好奇,但宫内从未给出个理由来,任凭宫外流言纷纷。有人说是皇后自己不想过,也有人说是因为国君对这位皇后厌恶至极,连她生日,都不愿意敷衍一下走个排场,宫内就不过千秋节了,反正,是什么样荒唐的说法都有。

整个芙月国,都沉浸在这场大雪的美丽和末代皇后的神秘之中,整个国度,都热闹起来,三三两两去观雪,一边看雪景,一边聊着他们对于这位末代皇后的一切猜测。

不不不,还有个地方,似乎没有被这热闹的气氛所感染,在鹅毛大雪中,似乎是静悄悄的,没有一点动静,那是芙月国国都郊区的一栋小房子,它外表简陋的让人难以相信里头有人住着,茅草屋顶早已是掉了一半,只剩下一层腐朽的木头盖在上面,屋檐间挂满了蛛网,偶尔,会有一两只老鼠,从墙的这一脚,奔到墙的那一脚。

屋内时不时飘出阵阵药香,这让人确定,的确,里头还有住户。

里头住的,是曾经楚国以手工制作扇子为生的王白琳,王老爷,他虽然没有过富甲一方,但家产是可观的,却不料,一年前。不知什么原因,生意越来越差,很快就破产了,原本想来芙月国重新开始生意,但最后,仍是生意惨淡,只得与自己的夫人,搬到了郊区找了一户没人要的破房子,暂时安歇下。

许是从未过过艰苦的生活,王夫人很快就病倒了,再加上遇到了百年难遇的大雪,自然是好的慢。

经过这一场又一场的大起大落而脸上满是沧桑的痕迹的王老爷,此时,正坐在门旁,熬着药,担忧地看向睡在榻上随自己受尽磨难的妻子,愧疚之意一下子涌上心头,转过头去不再看她,只听她在梦中呢喃着些他听不懂的东西。

“诶,我可是得罪了老天,老天就全折磨老夫吧,别折磨老夫的妻子了,她也是命苦啊,嫁给了我这种人,一生无子无女也就罢了,到了晚年,还要日日随着我吃不饱,穿不暖。”

王老爷对着窗外若隐若现的落雪天空自言自语,眼里满是忧愁和痛苦。

浓浓的药香中,忽然掺杂着一股花的香气,很轻轻地,但足以让王老爷闻到清,淡,雅。

“什么东西香的如此别致。”王老爷皱了皱眉,眉梢却又温柔地舒展了开去,老爷心中的苦闷被那香味拂下,愣是拂去了一大半。

渐渐的,香味变浓了,可是一点也不俗气,更不呛人,在整个房间弥漫了开来,王老爷再闻了闻。那香味,似是从门外来的,而且,该是就在门口。

“荒郊野外的,这外面是个什么东西。”王老爷嘟囔了两句。

缓缓起身,王老爷抖了抖身上似有似无的灰尘,动了动僵硬的关节,起身欲去开门,想一探究竟,却听得门外忽又传来婴孩大声的哭啼,一阵又一阵,哭的撕心裂肺。王老爷心下一颤,“糟了,是个孩子,这么冷的天,该不是要冻坏了。”原本缓慢的动作变得快速,三步并作两步的走到门口,“哗!”的一下,门随声而开,扑鼻而来雪的冷和着花的浓香。

花香沁鼻,是不属于这个季节的芳香。

雪纷纷飘进来,王老爷俯下身,看到了地下尚在襁褓里的孩子,原本在哭的孩子看到人出来了,忽然又不哭了,瞪着不大的眼睛,看着王老爷,发出咯咯的声音,然后又露出一个纯洁的笑容,笑着对王老爷,看着呆着的他。

一笑惊动白雪,纯洁的比雪还洁白,鹅毛大雪戛然而止,过去的旧事,终是可以暂时的翻篇,掩盖住过去的伤,但未能掩盖住兰花的香。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