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莱克文学网 > 小说库 > 鬼七

更新时间:2020年06月23日

《鬼七》精彩章节目录_解与小说免费阅读

鬼七

作者:解与分类:耽美小说类型:地府

我一直在向前,恨过一个人,爱过一个人,最后遇到你非即墨,我以为你是终点,没想到你是我万事的根源。我是鬼将花泷七我一直再原地回望,你人生的每一步都有我,我的爱偏执而绝望,我以为到了一切的终点,花泷七,你回头看看我。我是阎帝非即墨我隔岸观火远远遥望,我机关算尽,最后输给了你的眸光。我是......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报。。。花将军已成功击败黎边人,请阎帝下令准许花将军回朝”

地狱 酆都城内一遍又一遍的响起捷报,直到最后一声传入那高座在大殿之上的阎帝耳里

蓦然麻木的眸中闪过一丝光,那人缓缓地从鬼椅上站起身来,看着那传来捷报的小鬼多次欲言又止“罢了,拟令让她即刻班师回朝”

“是”

看着那小鬼一步一步退下,那人面带笑意,黑色的华服一展坐在鬼椅上,大殿之下的九王共行鬼神之礼振臂齐声高喊“恭喜阎帝收复黎边,恭喜花将军战胜归来!”此时的酆都城喊声直冲云霄

黎边属地

军帐内,军事图前橘黄色的烛光忽明忽暗映在女人鲜红的面具上,没有面具遮挡的小半张脸藏在黑暗里看不见神情。

“启禀将军,阎帝下令,令你即刻出发回往酆都”曼妙的身影负手而立,纹丝不动。传令的小鬼瑟瑟发抖正不知如何是好时,只听听那人轻笑一声声音格外妖娆“传令回去,臣花泷七,遵旨”

军帐外,火光冲天,夜如白昼,尽数黎边人齐聚在祭台前,那高台之上只有一袭红衣女子迎风独立,炽热的眼神穿透冰冷的面具藐视着那一张张带着绝望与愤怒的面孔

“地狱边境黎边,既然是我花泷七攻打下来的,按道理那就是我酆都的附属边境,可阎帝厚恩不强求你们俯首称臣,也着令不必赶尽杀绝,但是你们要清楚这黎边是天庭与地府交界的重要关口,眼下天地两方大有剑拔弩张之势,你们是选择做我酆都的附属国还是天庭的苦命奴隶呢?”

那人声音不大却字字刺人心骨,不同于刚刚的妖娆,此时的声音格外清冽仿佛淬了冰一般的寒冷。

只听那人说罢,纤手一挥顿时有七八个小鬼抬着他们刚刚缴获的所有兵器一口气全部扔到了祭台下,顿时人群议论纷纷,副将齐汝南立刻想上来来制止,却被人一眼撇了回去,只能心中暗骂,花泷七嘴角带笑轻轻的咳了一声,人群中顿时寂静无声,众人的目光又一次齐聚在那鬼魅女子身上,只听她缓缓说到“这刀呢、我递到你们手里,护我还是杀我,你们随意”

人群攒动却没有一个人敢上前,火把燃烧的噼啪声在这寂静的夜里分外刺耳,又过了许久,夜鸦盘旋悲叫,人群静如死水,台上的人却是十分的有耐心,捋了捋胸前的发丝,墨色的眸子转来转去不停地打量着众人,突然一个只有十几岁模样的男孩挤出人群走到祭台下,蹲下身去挑出自己的兵器,抬头看着高台之上一脸笑意的花泷七,只见他拖着长剑一步一步的迈上高台,铁剑划过石头祭台发出让人毛骨悚然的呲啦声,一时之间气氛十分沉重,那女人却一点也不在意,嘴角笑意不减的看着少年一步一步走上来,为什么有一丝熟悉的感觉?花泷七面带疑惑微微侧头看向面前的少年,思虑转瞬而逝取而代之的是眼神里透露出异常的兴奋。

祭台左侧的火把因为燃烧的太久在那少年站稳之后呼的一声熄灭了,花泷七半张脸一下隐没在黑暗里,没有面具的半张脸一下子让许多人失神,可那人毫不在意,灼灼的目光始终停留在这个清秀的少年的身上,只见那少年顿了一下稳了稳心神,开口说到“在下黎边二皇子黎澶渊,敢问花将军,倘若我黎边归顺地狱,能否不在伤我大黎子民?能否保证让我大黎子民不在受战乱之苦?”

“小孩,究竟是哪一方挑起的战乱,哪一方费尽心思要攻略你们这要地,哪一方杀了你皇父,这你可得清楚,这不在饱受战乱之苦我不敢给你打包票,不过我保证假以时日你们黎边人将悉数成为我地府的民,只要地狱鬼府酆都城还在你们黎边人就不会灭族”只听花泷七回答的干脆利落随即话锋一转“但是。。。”

黎澶渊谨慎的看着面前这个鬼魅异常的女人握紧了手中的长剑,沉声说到“大将军有什么条件?”

那女人又是一声轻笑“聪明,既然你黎边选择归顺就不在需要什么皇子皇族,不过我的麾下倒是缺少一名勇将”

旁边的齐汝南楞了一下骂道“疯女人”

台上的两人明显听到了什么,一同回头看向他,只不过一个是震惊另一个是一记眼刀。

少年看了看面前睥睨台下,目空一切的女人,顺着它的目光看向自己的臣民,这哪是给他选择的机会,或者说他根本就没有选择的权利,为了这些百姓,为了那些逝去的生灵,他也不得不从。

花泷七负手而立,看着眼前的少年,即使衣衫褴褛,满身血污也无法掩藏他超逸绝伦的气质,少年忽然抬头,如星点墨的眼定定的看着自己,眼波流动难掩思绪奔涌,随即单膝下跪高呼“臣黎澶渊,愿进思尽忠,退思不过,全力效忠阎罗王,今歃血为盟,求阎帝庇佑”说罢据刀便向左臂划去,想象中的刺痛并没有传来,而是在刀碰到手臂的间瞬被一股力量打飞了。

黎澶渊抬头看着花泷七面露不解,后者不知何时收起潋滟的笑容,目光阴沉,冰冷刺骨“原来你不只是武功低,连脑子也不好使”说罢转身离去,只留他一人莫名的跪在高台上。

齐汝南指挥小鬼收了兵器,驱散战俘,见少年还在 于心不忍一举跃上高台道“小孩,你可知我们是地狱兵将?”这一句话瞬间点醒了少年,地府鬼兵,嗜血凶残,勇猛异常,现在两边战事将歇,刚刚他若是见了血。。。

黎澶渊心里暗骂自己怎会如此愚蠢,在一抬头哪里还有齐汝南的影子。

 

丑时,军帐内

“花泷七!你这是养虎为患!”

“是猫是虎一试便知”

“试?怎么试?拿咱们战士的性命来试?还是拿整个酆都来试?即使是你要拿这位二皇子震慑其他黎族子民,斩杀便是,为何要纳入军中?你还嫌咱们军营不够乱是不是?”

“副将,你今日大胆的很”

齐汝南看着面前的女子,闭了嘴,只是眼神一刻也未离开过花泷七,只见她放下茶杯挥了挥手,自始至终都没有抬头看他一眼,齐汝南自知无趣行了一礼转身便走,刚走到营帐边上便听身后的女人出声“等等,我说过很多次不要叫我名字,齐副将怎么总是记不住?”

与此同时

天庭

凌霄宝殿

众神面色凝重,忧心忡忡的看着宝座上的天帝,良久终于有人开口说道“天帝,那黎边地势险要,易守难攻且黎人骁勇善战不按常理出牌,太馗在时也是束手无策,可那花泷七只用十数万人,不足七月就攻破了军事要地黎边,而我天兵天将与黎边苦战数年多次征战无果,此等鬼才乃我天庭之大患啊”一时间个神众说纷纭,却论不出个所以然来,那天帝也是皱紧了眉头一脸沉思,此时只见一小兵匆匆来禀“报天帝,地府已下令命大将军花泷七即刻带兵回朝”说完抬头看了天帝一眼,天帝心领神会挥手让小兵上前,众神只见小兵上前一阵耳语天帝蓦然喜笑颜开一扫眼底的阴霾

得到情报的天帝得意的望向坐下众神笑道“众卿勿扰,勿扰,朕自有办法”

一抹殷红色照在大地上,巍峨的城墙在夕阳的辉映下呈现出似焰火一般的炽热,酆都城三个大字仿佛熔在冥冥暮色之中。

“花将军战胜归来 花将军战胜归来”

酆都城内又一次响起了捷报声

城外百姓跪了一地来迎接他们的勇士,浩大的军队肃穆威严,肃穆的走在这片由他们守卫的土地上,领头的女子一袭红衣高坐在战马之上,高傲冷漠,目空一切,脸上凶神恶煞一般的面具显示着她的威严,城门缓缓打开一行人鱼贯而入,再次关闭的城门只留下飞舞的尘埃映在落日的余晖里。。。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