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莱克文学网 > 小说库 > 男神原来是女神

更新时间:2020年06月23日

《男神原来是女神》精彩章节目录_AnaneMar小说在线阅读

男神原来是女神

作者:AnaneMar分类:游戏小说类型:热血

男神不在的第三十二天······啊好想男神,好想那个一剑光寒十四州的男神!······男神不在的第二个月······啊,好想男神······欸,那个女玩家好厉害······男神不在的第六个月······嗯,女神好帅,求嫁!····.....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李寻欢坐在马车之中,将酒扔在一边,用心地雕刻着手中的雕像,目光之深情,注意力之集中,连酒液滴落到了衣领之下的脖子里都没有发现。

雕像雕刻的是一个女子的身形,面目秀美,身形姣好,虽然只是木像,但在小李飞刀神乎其技的雕刻技艺还有心中藏着的一抹情思的关注下,这座木雕却好像是活过来一般,女子的眉宇之间还流露出了一丝灵秀之气。

然而,就在这个雕像就要进行最后的一点修饰的时候,马车却忽然停了下来。李寻欢看着女子下裳上一丝肉眼几乎不可见的缺口,叹了口气,翻手间,将它藏在了袖子里。

做完这一切,他抬起头,打开了车厢的门。

“传甲,出了什么事了?”

“少爷,前面有一个姑娘。”驾车的虬髯大汉转过头来回道。

“一个姑娘?”李寻欢来了兴趣,他收起雕刻用的小刀,直接从车上跳了下去。

果不其然,他在下车后的第一眼,就看到了马车左前方的那个姑娘。

姑娘穿着一身简单的布衣,身上没有兵器,也没有佩戴首饰,甚至于以李寻欢的眼力看去,她身上竟然是没有丝毫内力的——不管怎么看,这人都像是一个中原大地上一个普普通通,不涉及江湖的良家女。

除了那一身气质。

李寻欢眼睛眯起,他看得清楚,面前的姑娘虽然身上没有丝毫的内力,但是就她站在那里的站姿来看,她绝对是懂的武学的,甚至于,在某些方面,她的武学造诣比起李寻欢来只强不弱。她的站姿,看似平平常常,但是敌人无论从哪个方向进攻,这人都能在第一时间反应过来,并开始反击。

那么,这就很奇怪了,在风雪里,在连绵千里不见人烟的关外,怎么会出现这样一个看起来就不是平凡人的姑娘?

李寻欢这样想着,但是他却没有将这个问题问出来,反而很关切的问了一句:“姑娘,可要我载你一程”

他已经看出来,虽然面前的这个姑娘武学造诣极高,但是身上一点内力都没有的她,在这个风雪天里,是走不了多远的。

这个姑娘正是等了小李探花很久的陆攸。

于是,她就顺势答应了李寻欢,搭上了小李探花的马车。

陆攸进了马车,而李寻欢,却从袖中拿出那个有些瑕疵的雕像,埋在了一旁的雪堆里,站着看了很久,直到身上都披满白色之后,才闪身回了马车之中。

陆攸看了他一眼,拦下了李寻欢想要拿酒的右手。

“就算你再伤心,也不应该这样想方设法的让自己死的快一些。”

李寻欢停下了向前探的右手,直直地看着她:“你我好像只是刚刚认识的陌路人。”

“刚刚陌路,现在同路了。”

陆攸展颜笑道:“而且作为一个大夫,我实在没办法看着别人在我的面前糟蹋自己的身体。”

“你是大夫?”李寻欢问道。

“算是吧。”陆攸道:“毕竟我也医死过几个人。”

“我第一次见到在第一次见病人的时候就说自己医死过人人的大夫。”李寻欢脸上已经有了笑意。

“我也第一次见到明明知道是在自杀,却还是不醉不欢的酒鬼。”陆攸道。

“既然知道我是酒鬼,那么为什么还要劝我?”李寻欢问道。

陆攸叹了口气。

“旧习难改而已。”

“哦?姑娘也有一个酒鬼朋友?”李寻欢饶有兴致的问道。

“曾今有过这样一个,他在对待酒上,比你好不了多少。”陆攸想起俱乐部里某个号称酒神的胖子,不由笑出声来。

“哦,那姑娘想必也是一个有趣的人,不然的话,恐怕交不到这样的朋友。”李寻欢觉察到笑容中隐藏的一丝惆怅,明智地将这个话题转了过去。

他看了一眼陆攸,笑问道:

“不知道姑娘想不想再有一个这样的朋友?”

“听起来,这像是某个人想要喝酒的借口。”陆攸看着李寻欢,脸上绽出一个春水映梨花一般的笑容,霎时间,温暖了这个小小的马车。

“不过,这个借口,确是这么多年来我从病人身上听到的最义正言辞,也是最诚意的一个借口。”

她拿出旁边的烧刀子,递给了李寻欢。

“用内力热一热,对身体好。”

李寻欢闻言,也是大笑,在笑的咳嗽的时候,他接过了陆攸递过去的两壶酒,依言用内力热了一热之后,递给了陆攸一壶。

“李寻欢。”他说着,就打开封口,一股脑饮下了半壶。

“陆幽。”

陆攸接过烧刀子,却是一饮而尽。

“我第一次发现,原来劝人不喝酒的大夫,酒量也可以这么好。”李寻欢放下还剩小半壶的烧刀子,看着双颊只是有些微红的陆攸,挑眉笑道。

“你如果戒酒十年,好好养病,那再喝酒的时候,酒量也不会比我差到哪儿去。”陆攸亦是笑道。

“幽姑娘果然还是大夫,一言一行都在想着法的劝人养病。”李寻欢笑道:“只可惜,我这种病人对待这类医嘱,从来都是听一套做一套的。”

“也幸亏你这种病人不多,不然的话,天下的大夫恐怕都是要跳河的。”陆攸叹道。

“就算全天下的大夫都跳河了,我想幽姑娘你也不会跳河的。”李寻欢打趣道:“毕竟同时拥有两个这样的酒鬼朋友的大夫可并不常见。”

“大夫常见,只是接二连三就碰见不好打交道的病人的大夫并不常见。”

苏陌叹了口气,似乎是对着李寻欢,又似乎是对着马车外的某个人说道。

“的确是个不好打交道的。”

李寻欢点了点头,朝着马车前面喊道:“传甲,停车。”

“是,少爷。”铁传甲回了一句,然后马车就在这漫天风雪之中稳稳当当地停了下来。

李寻欢和陆攸两人推开车门走了出去。

在马车地前方,一个只穿了一件单薄,比刚刚地陆攸还要狼狈的少年倒在路旁的雪地里,红色的鲜血从他的腰间慢慢渗出,然后在关外凌冽的冷风中化作一簇簇暗红的冰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